114、做贼/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那一日走后,便鲜少再来主院了,听杏儿说他十分的忙碌,每日早早的就出去了,一直到夜深人静才回来。

寒冷的冬季很快就过去了,暖人心脾的春天到了,在万物生长的季节里,我却依旧沉浸在悲伤中,对于萧震毅依旧不热络,那种被欺骗的感觉久久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我隐隐觉得当我入睡后,便会有个男人来抱住我,依旧宛如过去般的萧震毅似得,可每每第二日的清晨醒来时,我的身旁却空落落的,而且,平坦的枕头根本就是没有人睡过的痕迹。

这让我疑惑重重,不死心的我又问过杏儿和香穗好几次,她们的回答都是不可能。

于是,我只能安慰自己。定是自己做梦所致。

虽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可我所在的主院却死寂的很,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也是小心翼翼的,在我面前从不提萧震毅,卫夫人听我回了将军府后来看过我几次。见我一蹶不振的憔悴模样便再三安慰我,却毫无作用,后来她也就来的少了。

“夫人,这都多长时间了,你可不能再这样与将军生闷气了,万一哪天,将军厌烦了再娶一个回来,那您可怎么办啊?”杏儿是个直肠子,但凡有什么就说什么,如今瞧我这般的冷落的萧震毅。心中自然是替我着急的。

“他若是想去,那便去娶的,大不了我带着山儿回芙蓉村去!”我听了杏儿的话,越发赌气道。

“哎呦,夫人,您可真真是想的开啊!”杏儿被我一番自暴自弃的话弄的有些无语,语气中透出恨铁不成刚的气意:

“您可以不要荣华富贵,可山儿少爷呢,您就不为他考虑考虑?”

“山儿?”我喃喃道。

“是啊,夫人,山儿少爷是将军的长子,本该是要继承将军爵位的,您若是带他回了芙蓉村,难道就让他一辈子都过面朝黄土的日子吗?你有没有问过山儿少爷,他愿意吗?让山儿少爷放着将军府的少东家不当,去当泥腿子,您忍心吗?”

我闻言不由一愣,杏儿见我如此,立马继续劝说:

“可您若是不离开,将军到时候又娶了别的女人。等那些个女人生下孩子后,一个不受将军疼宠的母亲,她的孩子也只会在府中被人欺负罢了!”

因着杏儿的这一番话,原本萎靡不振的我竟有些不知所措了,杏儿与香穗对视了一眼。旁边一直不说话的香穗弯腰倒了一杯茶给我,声音婉转温言说出真意:

“在深宅后院中,女人们都是想着如何巴结自己的男人,像夫人您这般的与将军置气,只会让将军对您越发的失望。尤其是像将军这般的人物,有多少女人希望能够嫁给他,您这般的闹脾气,对您可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可他欺骗了我,是他毁了我的一生,难道我还要涂了胭脂,穿的花红柳绿的对他笑脸相迎吗?”

我知道面前的两人都是为我好,我也知道在京城,后宅的女人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将自己的男人勾住,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我心无芥蒂的去面对萧震毅。我真真是办不到。

若不是他,如今我怕也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嫁娘,在芙蓉村里过起了最平凡简单的生活,若不是他,我怎会被陈家赶出去。遭受村里人的白眼和毒骂,有一年我和山儿差点儿在寒冬饿死,过往的苦难历历在目,无声的眼泪滑落下来,不由得对萧震毅的心也冷却了下来。

杏儿和香穗见此。原本想了一肚子的话也只能戛然而止了,最终两人默默退下了,而等在外面的清风瞧着两人出来时候的模样,也只能叹了一口气,回了书房去禀告萧震毅。

“她还是不肯原谅我?”书房内,萧震毅搁置下手中的笔,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清风安静的站在一旁,半响后才叫了一声:“将军……”

听着清风略带无奈的说话声,萧震毅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只淡淡的继续问道:“这几日。她的胃口如何?”

“回将军,杏儿说,夫人依旧没有胃口,且吃的越来越少了!”清风略微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将实话说了出来:

“大夫说。夫人心中有郁结,若是长此以往,恐怕伤身又伤心啊!”

萧震毅听着后面那一句,倏地睁开了眼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重复了一遍后,突然对清风道:

“明日你让王福派人去青山镇的芙蓉村一趟,将……”

清风听完,眼睛立马一亮,略微有些疑惑道:

“将军。这样能行吗?”

“行与不行,且就试试吧!”萧震毅说话时,深邃的眸心透出幽暗的光芒,眉宇间浮现淡淡的倦意:

“我与她已是这般模样,且就司马当活马医吧!”说完,又想起另外一件事情,问道;

“西边的院子修葺的如何?”

“回将军的话,工匠们已经在日夜赶工了,想来不出一个月就能造好!”清风恭敬道。

“嗯,告诉他们,若是能够提前完工,每人再得赏银十两!”

听着萧震毅的话,清风就连眼睛都亮堂了一下,心中暗暗咋舌,为了讨夫人欢心。将军真真是挥钱如土啊。

倒了晚间,月亮爬上天空,将军府中一抹黑影穿梭在其中,没过一会儿就来到了将军府的主院,先是贴着耳朵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待知道里面没有动静后,这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屋内的夜明珠闪烁着昏暗的光亮,黑衣男子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床榻上熟睡的女子,有些粗粝的手指划过她略微瘦削的脸颊。最终弯下腰将嘴唇印在她的额头。

“锦初,你何时才能原谅我啊?”萧震毅无奈又怜惜的感叹了一句后,便开始解开自己外面的衣服,接着,掀开被子轻轻钻了进去。

才刚躺下,身旁的女子已经自动自发的钻进了他的话中,双手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肢,就连双脚也架在了他的腿上,嘴里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后,才甜甜入睡了。

萧震毅见此。嘴角露出一丝甜蜜又心酸的笑容,他的女孩在睡梦中是这般的温柔可人,奈何一睁开眼睛清醒过来,便如那有了利爪的小猫儿一般,这般偷偷摸摸的行为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微微侧身。锐利的视线在身旁沉睡的女孩面孔上看了许久,薄凉的嘴唇从额头亲到了下巴,口中诉说着这几日里对女孩的相思,可这一切却犹如饮鸩止渴般,让他更加的难受。

一直在外面守着的清风听着屋内的动静,心疼自家将军的同时,又担心明日早上他起不来,于是斟酌一番后,只能朝着里面提醒道:

“将军,两个时辰后天就亮了,您赶紧休息吧!”

听着清风的话,萧震毅面上露出无奈,进自己的卧房,还要让自己的随从把风,这跟做贼又有何区别呢?

可惜。饶是主仆二人这一内一外都把守着,且两人都告诉自己明日天一亮就要醒来的,可偏偏到了第二日天大亮的时候,这两个最近今日都分外疲劳的人儿却还是睡过了头。

当清晨温煦的阳光照入屋内,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脸上一片幸福表情,因为昨晚上我梦到了自己回到了以前的芙蓉村,自己睡在那张土炕上,身旁躺着萧震毅,他就如一个父亲般紧紧的将我搂在怀中拍着我的后背哄我入睡。

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才刚要起床,后知后觉的我才发现,身旁竟然真的睡了一个人,再瞧着那人熟睡的面孔后,我直接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