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碎嘴婆子/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他怎么会在这屋内!

我一双眼眸呆呆的看着躺在床边的男人,心中涌起无数的情绪和念头!

我问我自己,想他吗?答案无疑是肯定的,可怨他吗?答应亦是肯定的!

当我看他出神时,只见男人疲倦的面孔上,睫毛微微一抖,这是他要醒来的前兆,那样的情况下,我连忙钻回了被窝中,合上眼睛就如前面我不曾醒来时候的模样,因为我不知道面对他时,该说什么!

身旁的男人很快就起身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想来是在轻手轻脚的穿衣服,待声音过去后,我的额头一热,那是他的吻。

当与他的肌肤相触时只觉得十分苦涩。以前我最欢喜的就是他吻我,而如今,时过境迁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对待他的吻。

“清风,走了!”开门的声音响起。萧震毅对着守在门外,怕睡的今夕不知是何年的清风道。

“哦,好!”清风依旧带着睡意的声音响起。

待这主仆二人离开后,躺在床上的我再次睁开了眼睛。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一阵阵发紧,原来,每晚做的那个梦都是真的!

等到杏儿和香穗来伺候我洗漱时,望着神色如常的两人。我又再次提及晚上睡觉的话题,杏儿微微咳嗽了一声来掩饰自己面上神色,接着从容不迫依旧拿着过去的话来搪塞我,我见此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夫人,您一直都呆在屋内,今日天气不错,不若出去走走吧?”香穗接过我手中的帕子,微笑着提议道。

“好啊,如今这天气,府中的桃花该是开了!”杏儿立马高兴道:

“夫人,山儿少爷的院中就栽了不少桃花,您就带着奴婢们去瞧瞧吧!”

瞧着杏儿这般祈求的模样,我抬头望了一眼窗外的明媚阳光,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两个丫鬟见我同意,真真是高兴坏了。

将军府中的院子一般都是以花命名。就如山儿所住的院子就叫做春桃院,顾名思义,这院子里载满了桃花。

才刚到桃园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两个婆子的说话声。原本以为这两人不过是话话家常罢了,倒也没有怎么注意,可抬脚刚要进去,只听其中一个婆子道:

“你说咱们这将军傻不傻。放着外面一大堆的黄花大闺女不要,非得娶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如今,还日日的去给那寡妇儿子请宫中最好的教书先生,也是不怕养出条白眼狼来!”

因着这些个话,我原本跨出去的脚再次收了回来,跟在身后的杏儿听着那婆子的话,气的撸了袖子就要同人家去理论,却被香穗拦住了。

“那可不。我听说啊,就连萧家的当家主母都是不同意那个女人的,好似在家将军生病期间,还把她给狠狠折磨了一顿呢!可惜。这乡下来的女人皮糙肉厚,竟办点儿事情都没有的回来了!”另外一个抹了一脸红色胭脂的女人嗑着瓜子,刻意压低了声音碎嘴道。

两人交谈之极,屋内出来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看着石凳上两个婆子瞧着二郎腿儿,手中抓着一把瓜子,一边朝地上吐壳,一边说的津津有味。便上前好声好语道:

“两位嬷嬷,山儿少爷说他饿了,问饭食什么时候送来?”

抹了脂粉的婆子直接睨了小丫头一眼,提高了声音故意朝着里屋大声道:

“着什么急啊,他非大将军的亲身儿子,说穿了不过就是寄居在将军府的蛀虫罢了,也好意思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就是,也是他好命,摊上这么个惯会勾引男人的娘,弄的将军神魂颠倒,如今这少爷日子哪样不是将军出钱给置办的,赶紧的知足吧。不就是饭晚了点儿嘛,就催成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饿死鬼投胎呢!”

“孙嬷嬷,瞧你这话说的!”旁边的婆子“呸”的将嘴里的瓜子壳吐了出来,接着又吊高了嗓子道:

“这乡下来的娃子上不得台面,怕以前是饿怕了,如今一日不按时吃啊,就原形毕露了!”

那个女人一唱一和时,好多的口水都喷洒在了一旁瘦瘦弱弱的小丫鬟身上,那丫头许是被这两婆子吓惯了,只低着头不敢躲,也不敢出声。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回去告诉里头的小少爷一声,这饭菜到了自然就会给他送过去!”婆子见小丫鬟依旧似木头般站在面前,脸上立马不耐烦道。

“是!”小丫鬟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就往屋内去。

“站住!”我从院门口走了进去,将小丫鬟唤住了,瞧着两个婆子手中的瓜子,还有还未隐去的得意表情,我冷冷道;

“你们就是这般对待我儿子的?”

往日里,对于将军府的丫鬟和婆子懒散的行为我也是不太管的。可今日这两婆子的行为真真是碰触了我的逆鳞,她们就这般毫无顾忌的在山儿院子内说如此不堪的话,我若是再不教训她们,可真真是枉为母亲了。

院内的婆子和丫鬟听着声音像是一愣。待看清楚来人后,便慢悠悠的将手里的瓜子揣入了自己的兜儿里,略显不情愿的对我行了个礼后,还未等我发话两人便已经自顾自的起来了。

“大胆!”杏儿瞧着这两婆子完全没将我当场主子看待的模样,气的直接道:

“夫人还未发话,你们如何能够起来!”

萧震毅刚接手这将军府时,李秀玲安排了不少萧府的人进来,这两婆子就是其中之一,以前萧震毅还未回来时,王福掌管前院,这两人便替管着厨房和后院,久而久之,便仗着自己的身份越发的放肆起来。

这番动静之下,原本屋外的山儿立马跑了出来,直接扑在了我的怀中。

“山儿?”我摸了摸他的脑袋,心中满是愧疚之情。我真真是个不称职的母亲,自从来了将军府后便对他的关怀少了,就连他受欺负我的都不知道。

“杏儿姑娘,你也莫要这般的狐假虎威了,谁人不知道这些日子来将军宁愿睡书房也不愿意进这主卧一步啊,如今你家夫人已经失宠了,婆子我还是劝你收起这颐指气使的模样,否则,往后新主子进门了,你可是要受大罪的!”婆子瞧着我与山儿相拥的画面,只冷冷一笑便对着杏儿警告道。

“新主子?”我听着这话抬起头,但见这两婆子有恃无恐的样子,很显然人家这是后面有靠山的模样,便问道:

“要进门的新主子是谁?”

“自然是安郡主!”另外一个婆子扬起高高的头颅,好不得意道:

“萧夫人已经说了,等安郡主进门,就派我俩去伺候!所以,我劝你们还是对我们俩好些,休要惹恼了我们,不然日后有你们苦头吃!”

一旁默不作声的香穗冷笑了一声:“我倒是不知道,这将军府竟也是萧家主母掌管的!”一边说着,一边漫步走到了这两婆子面前,还未等人反应过来,香穗已经朝着她们狠狠扇了两巴掌。

那婆子哪里是能够受的住这番亏,叫嚣着就要同香穗纠缠起来:

“倒也是好的,平日里陪着夫人窝在院中倒也是好久没有锻炼了,今日就陪你们万万!”

两婆子见她如此气势汹汹,毫不畏惧的模样,心中知道她是个练家子,便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你看看我,看看你,最终谁也不敢贸然出手了。

“既你们不打,那我便不客气了!”香穗眼睛一眯,双手握拳便朝着这婆子打去,杏儿不知从哪里弄来个粗木棍,二话不说也加入了战斗中。

最终打的两人抱头鼠窜,哀声求饶,一旁呆站的丫鬟早已经傻了眼,院子内求饶声、尖叫声不绝于耳,一直到震慑力十足的声音响起:

“住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