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喜服/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过一会儿,成衣铺子的伙计手中捧着一个用紫檀木做的精致盒子走了出来,得了萧震毅的示意后,伙计就将盒子打开了,待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展现在众人面前时,我深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喜欢吗?”萧震毅见我面露惊喜之色,心中已是知晓,不过只觉得不够,非得听我亲口说出来。

“这是给我的吗?”双眸无法从那华丽的衣服上移开眼睛,我喃喃道。

那是一件极其华丽的新嫁娘喜服。可比之大金朝的喜服却又有些不同,长长的裙摆是层层叠叠的轻纱,而最上面一层则用金丝线秀了鸳鸯戏水的图案,好一番的斑斓华丽,除了面儿上的好看之外,这喜服里面的料子用的竟是云锦,触手一片滑腻,处处透着精工不凡。

“自然是为你而做!”萧震毅说完,便推着我迫不及待道:

“快去换上让我瞧瞧!”

语毕,又让掌柜的唤了一个女人帮着我一起试衣服,自古女人皆爱美,尤其是瞧着如此漂亮的衣服,我自然也是如此。

那女人一边帮着我穿衣服,一边笑着道:“夫人可真真是好福气啊,像萧将军这样有心的夫君,那可真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呢!”

听她这话,我的脸儿一红,只轻轻“嗯”了一声,女人见我并不多话,于是,又抿着唇儿边笑边道:

“我可是头一次见一个男人挑起布料来如此的耐心和讲究,而且,这衣服的款式也是萧将军自己设计的呢!”

我正低头细细打量那薄如蝉翼的轻纱上的刺绣,听女人这么一讲,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这些个料子都是他挑选的?”

“可不是!”女人笑着睨了我一眼,手上的事情没有停下来:

“光是挑这料子啊,他就在咱们铺子里呆了一天呢,这做里衣的云锦可是我家那口子专门去了南方好不容易订到的!”女人说话是,面上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咱们这铺子在京城都开了十几年了,可还是头一次瞧见如此上心的男人呢,往常有些个疼爱娘子的也来咱们店铺里买布料,只觉得挑最贵的便是最好的,可你家这位不同啊,专挑最金贵的不说,还为了让你穿的舒服点儿,专门仔仔细细的研究了料子呢!”

我被这女人说的心里又暖又甜,嘴角的笑容怎么收都收不住。

“对了!”女人说着,就从旁边的柜子里面翻出一个匣子,打开后递到我的面前问道:

“夫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一瞧她手里的东西,“腾”的一下脸颊涨得通红,见我不说话,女人便自言自语道:

“这东西萧将军让我们做了十几个,且各个花色都不一样,我和我家那口子还从未见过如此东西。昨晚上对着油灯钻研了半天也没研究出什么来!”

听她这样讲,我的脸儿更红了,最终纠结了半天后,凑到她的耳朵旁解释了一通,待解释完后。女人的眼睛立马一亮,恍然大悟道:

“胸罩?原来还有这用处!”

以前我每日都会带着的,不过,最近同萧震毅吵架后便瞧着那东西生气就不带了,所以。今日她帮我换衣服时,我只穿着肚兜儿罢了。

女人将胸罩收起放回木匣子里面,似有想起了什么,“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我略微不解的瞧了她一眼,女人便连忙解释道:

“夫人,您是不知道啊,前面做这胸罩时,萧将军可是比喜服还要严格呢,但凡不够软和的他都不要。而且,还非得是颜色艳丽的锦缎,我还纳闷用这般好的料子做两个圈儿,如今想来倒是想通了呢!”

我被女人说的耳根子都烧红了,只低着头不敢去瞧她。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子的话后便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

当我身着红色嫁衣站在萧震毅身旁时,原本耐心等待的男人立马露出了惊艳的表情,瞧着他几乎呆滞的双眸,我的脸颊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好看吗?”

“好看,真真是没有比你更好看的人儿了!”

说话间。铺子外面吹来一阵风,原本层层叠叠的轻纱徐徐飞舞,再加上这闪闪发光的金线,恍如从天宫而来的仙子一般,铺子内的所有人都看呆了。就连路过的人儿也纷纷咋舌,说我是九天玄女下凡。

一旁的掌柜见效果这般好,想来几天的操劳是没有白忙活,心下倒也欢喜了,不过,依着往常的惯例,他还是上前询问了一下:

“将军,您看这喜服还需要修改的地方吗?”

萧震毅却恍若未听见,依旧似痴傻儿一般的看着我,直到我轻声提醒他这男人才反应过来。右手握成拳头,轻轻咳嗽了一声化解尴尬道:

“不需要了!”

试穿完衣服后,我又小心翼翼的脱了下来,待走出成衣铺子后,我才对这萧震毅道:

“相公。这般珍贵的衣服让我穿上,会不会有些糟蹋了?”

萧震毅听我这话,略带无奈道:

“说什么混话,如今你可是堂堂的将军夫人,这样的衣服你若是配不上,那世间就无人再能穿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便来到了一间胭脂铺子,从里面隐隐传来脂粉味儿,萧震毅二话不说就领着我进去了,掌柜的一瞧来人,一双原本黯淡的眼睛立马亮堂起来。二话不说就让店里伙计将铺子里最贵的几盒脂粉和香膏拿了出来。

果不其然,萧震毅又似土豪财主般狠狠的一扫而空,凡是那掌柜的说是对我好的东西,他全部照单全收不说还多了买了好几盒,我在一旁连阻止都是来不及的。胭脂铺子的掌柜倒是喜的就连胡须都是一颤一颤的。

逛完胭脂铺又去了首饰店,等一圈儿逛下来,已是日暮时分,再次来到清风楼时,山儿早已经与清风坐在大堂的一张桌子上。两人似还点了不少东西,大老远就瞧着山儿吃的欢喜的不得了。

逛了近半天的街,我早已经饥肠辘辘,一行四人干脆就在清风楼吃完了晚饭才回去,待我们欢欢喜喜的回到将军府时,愁容满面的王管家立马迎了上来,对这萧震毅道:

“将军,您可算是回来了,这……这些个东西该如何处置,是收入库房还是……”

寻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大厅内的东西堆积如山,都是今日我们四人买的,我走进一瞧,里面不乏一些稀奇古怪的玩具,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山儿和清风回来时除了手里的糕点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原本我以为这小人儿乖巧只买吃的,合着都是让人送到将军府来了。

“把小少爷的东西搬到他的院子去,至于夫人的则送去主院!”对于王福来说十分困惑的事情。萧震毅简简单单就处理好了。

守了半天院子的杏儿和香穗瞧着下人们搬进来的东西,一个个眼睛都瞪直了,这个盒子看看,那个盒子瞧瞧,真真是一副小老鼠儿掉入了米缸的模样。

“今日你们也是辛苦了,这里的东西,你们若是看的欢喜就挑几样去吧!”两人一听这话,真真是高兴坏了,最终几个人都挑了几样胭脂水粉欢欢喜喜的下去了。

“这两丫头倒也不手软,专捡着贵的脂粉拿!”萧震毅看了看梳妆台上剩下的东西,面上竟露出了一丝不悦,惹得我无奈的笑了:

“你这人什么时候竟也如此小家子气!她们已算是聪慧的,旁边那些个价值不菲的头钗首饰一个都没拿,只挑了这些个胭脂罢了!”

“我倒是宁愿她们拿了那些个首饰!”萧震毅说完又盯着我瞧了一会儿,有些迟疑道:

“女人家对于胭脂水粉的东西向来是不嫌多的,我怎瞧着你似比刚刚心情还好些,莫不是今日今日买的这些个东西不合心意?”

“没有!”我耐心解释道:

“我素来不怎么用胭脂水粉,况且那股子太过香甜的味道只觉得有些刺鼻子!”

萧震毅听完,仔仔细细的端详了我的面容好一会儿才绽出一抹笑容:

“也是,我的娘子就是不梳妆打扮也是最好看的!”

“休要贫嘴!”

我自己的容貌心里清楚,在美女如云的京城真真是算不得出众的,顶多勉强是个清秀,不过瞧着萧震毅说的如此认真,我的心里倒还是甜蜜蜜的。

萧震毅被我瞪眼的可爱模样逗笑了,高大的身体猛的凑了过来,大手捧起我的脸颊就是一顿狼啃,眼眸中还有一簇小火苗在燃烧:

“娘子,时辰不早了,咱们歇下吧!”

也不等我同意,男人就已经打横抱起我直接走到了床边,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尤其是萧震毅正直壮年,这会儿子就如饿了好几天的猛虎被放出了笼子,早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搂着我就是一顿啃食,最终化身为色狼将我吞噬个干净。

第二天早上,萧震毅神清气爽的去上早朝了,而被他折腾了一夜精疲力竭的我则是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一直到杏儿略带焦急的声音响起,我才浑身酸软无力的睁开眼睛:

“杏儿,怎么了?”

杏儿跟了我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是知道我的,所以,这般不懂规矩的吵醒我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夫人,不好了,萧家还有宫中都来人了!如今正往这边来呢!”杏儿面色不太好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