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李逸/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循声望去,竟然是昨日在清风楼见到三皇子李逸,只见他手中摇晃着一把长扇,慢悠悠的从院门口走了进来。

“三表哥,这里是将军府的后院,你来做什么?”安玲珑瞧着李逸,没好气道。

“安妹妹,我是来寻萧将军的。谁知道你们这里动静如此大,便好奇过来瞧瞧咯!”

李逸一副好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模样,一双漂亮的眼睛往地上和屋内瞧了瞧,便立马下了个结论:

“这是上演恶婆婆狠虐儿媳妇的戏码啊!”

李秀玲听着他的话,端庄的面容微微一皱眉,声音恭敬道:

“三皇子,还请您谨言慎行,民妇不过是瞧着毅儿屋子乱,帮他收拾一下罢了!”

“是吗?”李逸挑了挑眉头,略微沉思了一会儿后又道:

“本皇子可瞧着不像啊~”李逸说话时,目光在李秀玲的身上转了几圈,连声冷笑了一会儿才继续:

“萧夫人,如今边关战事吃惊,萧将军不日就要去出征了,昨儿父皇才刚下旨让朝中大臣及其夫人无事便不得打扰将军休息,好让萧将军养精蓄锐,可你今日却来闹这么一出,莫不是没将父皇的旨意放在眼里?”

“三皇子这话真真是让民妇惶恐了!”李秀玲素来是个沉得住气的,闻言轻轻屏息,声音清越毫无害怕之意:

“这里地上的胭脂还有屋内剪毁的衣裳,都是因为民妇觉得不适合儿媳罢了,待扔了之后,民妇只会派人再送来新的给儿媳!”

李逸听此神色稍稍松弛,脸上略带满意道:

“原来如此啊,那倒是本皇子理解错误了!”说完,又望向安玲珑道:

“安妹妹,你今日还未进宫去见皇祖母吧?”

“怎么了?”

安玲珑对于李逸明显是在维护我的事情感到十分不悦,连带着对他说话时的态度也是极为的不好,口气十分的冲,不过,李逸且好似没有察觉一般,依旧笑呵呵道:

“难怪你不知道啊,安宁那丫头已经回京了,如今正在太后跟前伺候着呢!”

“什么?”安玲珑一听这话,立马就不淡定了:

“安宁不是南下游玩去了,她何时回来的?”

“好像是昨晚上吧。今早就带了她在南边买的东西来看皇祖母了!皇祖母瞧了她的东西,直夸她比你又孝心!”李逸一番的添油加醋后,安玲珑二话不说就丢下众人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将军府。

没了安玲珑,李秀玲一个人撑着场面倒是有些尴尬了。又被李逸这么带着笑意一瞬不瞬的盯着,没过一会儿便借口府中有事也想离开。

“萧夫人,莫要忘记待会儿让人将你要给儿媳妇准备的东西送来将军府,本皇子这几日可是日日都会来瞧瞧的!”

听着李逸的话。李秀玲气的脚下一个踉跄,幸亏王嬷嬷扶着倒也没出什么事情。

这两人一走,主院内瞬间安静了下来,从偏厅出来的秦嬷嬷冷冷望着李逸,声音不苟言笑:

“三皇子,安宁公主什么回来的,老奴怎的不知道!”

李逸一瞧面色严肃的秦嬷嬷,立马露出顽皮的笑容。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道:

“本皇子不过就是同表妹开个玩笑罢了,谁知道,她还当真了!”

京城所有人都知道,皇上的七公主李安宁与安王府的郡主安玲珑从小就水火不相容。而对于后宫中权力最大的太后,两人又是极力的讨好,也因此,安玲珑得知安宁公主回宫后。便火急火燎的回去了。

“什么?”我听着他满不在乎的话心中真真是有些无语,这也能够开玩笑,不怕安玲珑那样的人知道真相后冲他撒泼吗?

“你刚刚那语气是什么意思?”李逸听着我的声音立马望向我道:

“要知道,刚刚我可是为了帮你才撒谎的!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竟还用那样不屑的语气,怎么难道是想要过河拆桥吗?”

听完面前男人的话,我竟无言以对,不过,在赶走李秀玲和安玲珑的这件事情上,他确确实实帮了我,于是,我面带微笑的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之后便吩咐杏儿和香穗将这满院子的凌乱收拾好。又对秦嬷嬷道:

“咱们继续练习吧!”

“好!”秦嬷嬷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李逸见我一副不愿意理他的样子,立马整个人横在了我的面前,十分厚颜无耻道:

“你就这么对待帮助过你的人啊!”

“三皇子,您到底想怎么样?”我强忍着心中的不悦。对着面前男人含笑恭敬道。

“本皇子的要求其实很简单!”李逸嘴角勾着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了!”见我不言语,李逸就继续道:

“你同萧将军是如何认识的?”

“……”

“听说你是个寡妇,那你第一任丈夫是谁?”

“……”

“还有还有,萧将军在床上的功力如何?勇猛无敌吗?”

“……”

听着李逸这一个个让人无语的问题,我干脆选择了将其忽视,与秦嬷嬷对视了一眼后,两人就干脆往偏厅去了。

“哎。你怎的都不回答我呢,好歹我也是帮过你的啊,别,你别走这么快啊!”

李逸见我从他跟前走过。立马就如一个跟屁虫般迎了上来,待我与秦嬷嬷进了偏厅后,二话不说便将这厅子的大门给合上了。

“嘭”的一声响,直接将碎嘴的李逸关在了门外。我的后背靠着房门,心中有些刺激和害怕,毕竟这男人可是堂堂的三皇子啊。

“少夫人,我们开始吧!”秦嬷嬷手中端着一杯茶,对着我不苟言笑道。

“好!”望着丝毫不受影响的秦嬷嬷,但见她的脸上依旧毫无表情,于是我也深深吸了一口气便继续开始了。

李逸的敲门声依旧持续着,而嘴里的问题也越来越尖锐:

“你同萧将军的第一次是在哪里啊?萧将军以前能与敌军大战三天三夜不觉吃力。那他在床上,是否也会这般的狂放无节制啊?”

我从来不知道,这皇家中还有这样厚颜无耻,专门问别人一些害羞问题的人,李逸的敲门声配合着提问声,真真是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原本端茶、品茶的动作一连好几次都失败了。

最终,实在是忍无可忍之下。我便放了茶盏起身往门口走去,十分大力的打开了房门,对着刚要伸手敲门的李逸道:

“你究竟想要如何?”

“我只是对你同萧将军的过去比较感兴趣罢了!”李逸眨了眨眼睛,脸上还是那样一副欠揍的模样。

“那这一切你该是问萧将军才最清楚的!”我无奈而强忍着体内的怒气道。

“你们要问我什么?”话音才刚落下,随后赶来的萧震毅声音苍劲有力道。

可瞧着满院子狼藉时,原本略带笑容的面孔立马暗沉了下来,浑身都透着一股子的低气压,咬着后牙槽道: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我第一次听萧震毅爆粗口,而那李逸则屁颠屁颠儿跑到了萧震毅的面前又将前面发生的一切重复了一遍,说话时还带着一骨子迫不及待的欲望,只想萧震毅定是能够表扬他的。

可惜,这男人的如意算盘最终还是打错了,萧震毅不仅没有表扬他,反而还将他直接赶出了将军府,在这男人离开将军府前,萧震毅塞了一个红色信封给她。

将信封打开,读完里面的字儿,男人立马黑了脸,这竟然是一张喜帖,还是萧震毅和自己妻子的喜帖,这上面还说,将在两人成亲那一日,公开一个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