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出征/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婚的第一顿早饭自然吃的十分丰盛,周围的丫鬟也是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吃饭中间,王福走了过来,说是昨日喜宴吃剩下的饭菜该如何办。

萧震毅知道我素来是爱节省的,肯定不欢喜将食物浪费了,于是,思索了一会儿后。便嘱咐王福在京城的郊外设个点儿,将剩下还能吃的食物都派送给一些个穷苦人家。

听萧震毅这样讲,我的心中十分开心,连连称赞他的想法十分好。

吃过早饭后,萧震毅便迫不及待的牵着我的手朝着西院走去:

“相公,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

我紧紧跟随着他的脚步,可内心却是一阵的好奇和不解,从早上醒来后便一直嚷嚷着说要给我一个惊喜,这惊喜到底是什么啊!

“你跟着我便对了!”萧震毅转头神秘一笑后又继续往前走,待绕过弯弯曲曲的回廊后,终于在一处院子前停了下来。

我抬头望了一眼院子上面的字儿,我虽不认识字儿,可前面两个字却是我从小看到大的,那就是芙蓉二字,至于第三个便是个院字,所以合在一起就是芙蓉院三字。

我看着那三个字。抬头朝着身旁的萧震毅疑惑的望去,男人对着我微微一笑后,就耸了耸肩膀道:

“快,去打开瞧瞧!”

“好!”我点了点头。心中也是想着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带着忐忑伸手推开了紧闭的房门。

随着院门的一点点打开,入目的一切让我惊讶的张开了嘴巴,望着眼前的景色,我惊讶到语无伦次:

“这……这是……”

“怎么样,对我的这一切还满意吗?”萧震毅搂着我走进来后,便轻轻将院门关上了。

“你,你是如何办到的?”我一边说,一边吃惊的继续往前走。

芙蓉院内的陈设竟然和我们过去在芙蓉村时候的小茅屋一模一样,不仅如此,就是那个小茅屋也是和那里的分毫不差,除了后来砌起的围墙没有外,我就好似回到了过去的生活一样。

“进屋子里面瞧瞧!”萧震毅看着我面上的表情,心中十分的满意。

“嗯!”我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推开茅草屋的大门后,破旧的桌子、墙角的锄头还有屋顶的蜘蛛网。就连里面的气味儿都是一样的。

“你……你是如何办到的?”

我走进屋内,伸手摸了摸以前一家三口一起吃饭的桌子,又蹲到墙角细细看了看以前经常带着去后山挖野菜的锄头,心中的激动真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我知道你在这宅子里住的不习惯。所以,很早以前我就让请了一批工匠,按照咱们在芙蓉村里茅草屋的样子又造了一个,至于这些个家具和摆设。则是我让人去请梨花婶子和李叔时,顺道搬过来的!”

萧震毅说着,就拉着我的手继续往里间走去,同样的一个土炕。不过倒是比在芙蓉村的那个崭新了一些,上面的被褥也是新的,萧震毅让我上了炕,自己也脱鞋坐了上去。

“以后啊,你若是想家了,咱们就来这院子里住住好不好?”男人将我搂入他的怀中,双手环抱住我整个身体,宠溺道。

“嗯!”我静静的靠在他的身上,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场景,不知怎么了,鼻尖一酸涩,眼泪便不由自主的流淌了下来。

“这怎么好好的,流起眼泪来了?”萧震毅低头看着我红红的眼眶,十分心疼道:

“我做这一切,可是想着让你高兴的,你若是哭鼻子了,那我该是要伤心了!”

“我是感动的!”听着男人的话,我轻轻捶了他一下,嘟囔道:

“若不是你这般的为我着想,我能哭吗?”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行不行?”萧震毅的声音款款温存,听的我脸上绯红,轻轻睨了他一眼便安静的不说话了。

春日里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我与萧震毅分外舒服的躺在土炕上,两人的手紧握着,可却彼此都没有说话,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和甜蜜。

“相公……”许久之后,我轻轻唤了他一声,平躺的身体翻了个身,侧卧在萧震毅的身旁道:

“咱们还会回芙蓉村吗?”

听着我的话,萧震毅也迎上了我的视线,思索了片刻后,认真道:

“会的!”

他这辈子的目的从来都不是荣华富贵,他要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翱翔生活,若不是背负的仇恨,或许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回这个大牢笼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我问出的这个问题,似乎在过去的某一个时刻也问过一边,我记得当时的这个男人根本给不出答案,那么如今呢?

“等我处理好了这边的事情,咱们就回去!”萧震毅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后,语气略带凝重道。

“哦!”我早已经料到了这个答案,因此听他这样讲,我倒也不感到意外。

“锦初?”萧震毅突然唤了我一声。

“嗯?”

“过几日我要离开京城一趟!”

一听萧震毅这话。原本平躺的身体立马做了起来,我的神色略带紧张道:

“你是不是要去打仗?”

早前便听萧瑾年说过,要不是因为他中了刀剑上的毒,恐怕早已经率兵出征了。而如今他提及离开京城的事情,跳入脑海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打仗。

“嗯!”萧震毅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已经耽搁的太久了,邻国敌军已经多次进犯我大金,若我再不出征,那边大金国土恐怕不保!”

“可……可我们才刚成亲啊!”

我哽咽着声音道,在这件事情上,我想任凭一个女人再坚强,遇着新婚的丈夫要出兵打仗怕也是无法接受的。

“我知道……”萧震毅坐起身体,再次揽住了我的肩膀,叹了口气道:

“皇帝答应我,只要我在这次战争中凯旋而归,他就将那个屠杀部落的凶手交给我处置!”“你已经查到那个凶手了吗?”我听他这样讲,立马吸了吸鼻子道。

“嗯,父亲其实暗地里早已经派瑾年调查过了,再加上我回京后,又翻查了当年兵部和皇宫侍卫的调遣记录。幕后的凶手自然浮出了水面!”

“那凶手是谁?”我立马抓着萧震毅的衣服问道。

萧震毅见我如此紧张,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臂,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

“这个你不必知道的!”

“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与皇帝有紧密关系的人。否则,他为何要你帮他平定战事后,才能将人交出来!”我轻轻道。

朝堂的事情我不懂,可我经过在京城的这一段时间知道,皇帝那是十分看重萧震毅的,但凡他提出的要求都会满足他,可如今一个凶手皇帝却不愿意,这只能说明。那个凶手对于皇帝而言也是有些分量的。

“我的小娘子真真是越来越聪明了!”萧震毅轻点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完后却隐去了嘴角的笑容,语气略带凝重和嘲讽:

“是啊,那个人对皇帝而言的确是个重要的,可惜,在江山面前,他还是选择了江山!”就如几十年前,他在母亲和江山面前,选择了后者一样。

“相公,那你何时出发啊?”我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问道。

“七天后!”萧震毅说完,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便伸手将我靠在他肩膀上的脑袋扶正了,略微认真道:

“锦初,明日我带你和山儿去见一个人,我若是离开京城,我怕有人会对你和山儿不利,那个人或许能够帮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