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大结局/锦绣农家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震毅听着李秀玲的话,一张脸上面无表情,双眸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后,沉声对她道:

“回府再说!”

李秀玲见他面色不善,又加上他刚刚凯旋而归,心中到底有些忌惮,便点了点头,可才抬脚进将军府,就听见萧震毅又对着陈家人命令道:

“你们也进来!”

陈金宝一听萧震毅这话,脸上立马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就知道,经过这一番的大闹,萧震毅不可能不顾及外面人的闲言碎语,只得把自己请进府内。好好商量。

我看着陈金宝这样子,心中一阵气愤,想要出口劝说萧震毅,却被他拍了拍手背,安慰我道:“放心,我自有分寸!”

听他这样讲,我倒也是没话说了,只能拉着山儿,跟在萧震毅的身旁也都进了将军府。

一进府内,萧震毅就命令人将大门关上,原本整个将军府高兴的气氛因为这些个不相干人的出现而变得异常冷淡。

“来人!”萧震毅才刚在客厅的主座坐下,就立马扬声道。

瞬间,客厅内涌入好几个身形高大的魁梧将士,这些都是跟着萧震毅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人,不仅瞧着壮硕,而且,浑身都透着一股子令人胆寒的肃杀之气,看的陈金宝等人一阵害怕。

“将军,有何吩咐!”为首的男人双手抱拳,气势汹汹问道。

“把这几个为非作歹的刁民抓起来,明日送去边城之地,筑城墙、服苦役!”萧震毅的话音刚落下,原本还一脸得意之色的陈金宝立马“唰”的一下变了脸色,对着萧震毅大声嚷嚷:

“凭什么让我们去服苦役,我们可是陈锦初的娘家人,你这样做,就不怕被人唾骂吗?”

萧震毅听完陈金宝的话,高大的身体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强劲有力的右脚朝着他的膝盖一踢,男人立马跪倒在地上,接着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陈金宝,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整个京城,有多少人知道你是陈锦初的娘家人,还有。把你们送去边城之地你以为我会大张旗鼓的办吗?”

很显然,陈金宝就是个头脑简单的小地痞,从一个小乡村出来,又如何知道京城那些个有权有势人的手段呢?

“晚上麻袋一套,直接送上囚车,对外就说你们是被判刑的犯人,谁会关心你们这种没背景,没身份的乡下人的死活?”萧震毅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捏住了他的脖子,两指渐渐嵌入肉中,惹得陈金宝面颊通红,一旁的陈家二老看着心惊胆战,却双腿打颤,根本不敢上前劝说。

“要知道,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在陈金宝就要喘不过起来时,萧震毅突然松手,男人就这么瘫软在地上,脸上是一片惊恐。

“我不会像我夫人一样,对你们好言好语相劝,你们于她而言,还算有点儿血缘关系,可于我而言,却是令人作呕的吸血虫,所以,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赶紧给我滚出京城。这辈子都不许在踏入,二、若是还想打将军府的主意,那么,今晚上就收拾了你们去边城服役,两个选择,你们自己看着办!”

萧震毅办事爽快,这一番威逼利诱下来。陈家人若是还不知道该怎么做,那他们就真的是一群傻子了,果然陈金宝二话不说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根本不管陈家二老,就屁滚尿流的往将军府外跑去。

等陈家人走后,萧震毅再次将视线对上了看完整一出好戏的李秀玲,被自己的儿子看的有些尴尬。李秀玲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恢复神情,声音有些尖锐道:

“你就这样放过了陈家人?要知道,那些个人可是厚颜无耻的地痞流氓,你娶这样一个女人在家,难道就不怕那陈家人反水,再找你上门吗?”

萧震毅听着李秀玲的话。嘴角微微一扯,眼睛盯着李秀玲,语气十分冷漠道:

“所以,为了一劳永逸,你想让我休了锦绣,娶安郡主过门是吗?”

李秀玲听着萧震毅的话,脸上划过一阵心虚,轻轻咳嗽了一声道:

“我可没这么说!”

“你虽没说,可你这段时间做的事情还少吗?”萧震毅冷冷盯着面前的女人,语气更差了:

“从我出征开始,呆着机会就来将军府寻事,还有那个安玲珑,你们俩在谋划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

“萧震毅!”李秀玲一听他的话。脸色大变,立马扯着嗓子喊道:

“你这是对母亲说话该有的态度吗?”

“母亲?”萧震毅露出讽刺的笑容,一双锐利的眼睛看的她心中害怕:

“一个不过是被父亲从外面抱养回来的孩子,有什么资格叫你一声母亲!”

“你……你在瞎说什么?”李秀玲听着萧震毅的话,脸色一白,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双眸之中充满了震惊的表情。

“当年你生不出孩子,父亲就从外面抱养了个孩子回来……”萧震毅一字一句的望着李秀玲道:

“我曾经觉得十分不公平,为什么你对萧瑾年和颜悦色,而对我却一直冷冷淡淡,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根本不是你所生,而且。你还一直怀疑,我是不是父亲在外面与别的女人所生养的孩子!”

“你……你怎么知道?”此刻的李秀玲,脸上写满了害怕和心虚,望着萧震毅的眼神,就像在看鬼怪一样。

“其实,早在我离开萧府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不过是父亲为了不让你伤心,所以,一直让我瞒着你罢了!”萧震毅说着,又上前了一步,脸上的凝重表情更甚:

“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当年害死我母亲的,竟然也有你的功劳!”

“什么。什么害死?”李秀玲惊讶的脸上露出疑惑,可看在萧震毅的眼中,却觉得分外讽刺:

“还记得那个被你和太后活活折磨死的宫女吗?”

“你……你是纤柔的孩子?”李秀玲双脚一软,这一次,直接跌坐在地上,双眸充满了惊恐:

“不,不可能的,她已经死了,她的孩子也早已经被人沉塘了,怎……怎么可能还活着!”

“老宫女要将我沉塘时,是父亲突然出现将我救了,并且,禀告了皇帝!原本皇帝想要将我留在宫中,却又害怕太后再次耍计害死我,就将让父亲将我抱了回来,一直养在他的身边!”

萧震毅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此刻跌坐在地上的李秀玲死死盯着他,嘴里一直喃喃自语: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你虽然养育了我,可却害死了我母亲,虽然我答应了瑾年不会杀了,可母亲的仇我不能不报!”萧震毅说完,突然从腰际拔出一把软剑,朝着李秀玲的脑袋砍去,我看着这场景,吓得直接闭上了眼睛。

“啊~”李秀玲大声尖叫。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却见李秀玲原本挽起的长发落地。脑袋上空空如也,萧震毅竟然将她的头发削去了。

“救命啊,杀人了!”李秀玲抱着自己的脑袋,吓得四处逃窜,看着已经被吓坏的女人,萧震毅对着外面吩咐道:

“来人,把萧夫人送回萧府,以后除了萧老将军外,不许其他人进入将军府!”

“是!”

今日从萧震毅凯旋而归开始,便一件件的事情起起落落,我看着面色依旧不太好的男人,轻轻拉起他的手,原本面色严肃的萧震毅渐渐露出温柔之色,伸手摸了摸的脑袋。柔声安慰道:

“放心,我没事情!”

后来我才知道,虽然这个男人出征讨伐,可对于在京城的所有事情却是掌握的极其清楚,而且,萧瑾年对于萧震毅出生时候的事情一直在追查,到了前几日终于有了眉头。萧瑾年虽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却还是在今日萧震毅一回来就告诉了他。

萧瑾年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放过自己的母亲!

萧震毅同意了!

一个月后,发生了震惊朝野的一件大事情,大皇子在内勾结匪帮,在外私通敌国,被皇帝削去皇子之位,且打入大牢,听候发落。

原本皇帝念在到底是父子一场的份儿上,打算只囚禁他罢了,可没有想到,这大皇子狼子野心,竟然买通了皇帝身边的太监,打算弑父杀君的大逆不道,最终被皇帝发现,一气之下,直接在午门斩首示众。

经历这一场变故后,皇帝的身体更加大不如前,索性他也是个看得开的人,就干脆将皇位传给了朝野上下原本最不看好的那个人五皇子李逸,从此,自己就做起了太上皇,过起了清闲日子。

而安玲珑早在大皇子叛变前,被以和亲的名义嫁到了邻国,听说那个皇帝蛮横异常,也不知道安玲珑过的到底怎么样,不过,这已经不是我能够担心的事情了。

因为在不久前。我竟然经大夫诊断怀有身孕了,这可让萧震毅还有山儿欢喜的很,尤其是那个男人,在听完大夫说,我体质偏弱后,更是时时刻刻粘着我,深怕我一个不小心。就摔着了。

第二年的开春,将军府的一声婴儿啼哭响起,站在产房外面的萧震毅听着那声音红了眼眶,等到产婆将一个红红的婴儿抱着出来时,这男人几乎激动的要昏厥过去。

“恭喜将军大人,夫人生的是千金!”

听着产婆的话,萧震毅连连说着好。可一双大手抬起又放下,对于这个常年耍惯了刀枪的男人,如今看着眼前软软的粉色一团,倒是有些不知所措。

产婆见此,倒也觉得稀奇,只耐心的教他该如何抱孩子,我满头大汗,整个人就像从水中被捞出来一样,安静的躺在床上,看着萧震毅学着如何抱孩子,其中还夹杂着山儿略微有些不满的声音,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辈子有这么个疼惜我的男人,还有一儿一女,这是我以前做梦都没有想过的!

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和萧震毅的生活依旧在继续,而属于我们俩的幸福也不会停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