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当年事(二)/温水煮相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喝吧。”鲫鱼汤熬够了火候,一砂锅的水熬成了不到半砂锅汤。

小鲫鱼已经被煮的散了架,细碎的鱼肉和鱼骨分了开来,落在奶白色的鱼汤里。

燕之盛了一小碗鱼汤先细细的看了,确定碗里没有鱼刺才把它递到景行手里:“自己行吗?要不我喂你?”

“爷自己来,你也吃。”景行接了汤碗闻了闻:“香!”

“咸淡够不够?就放了一点盐,你还是吃清淡些好。”燕之紧张地看着景行把一勺汤送进了嘴里。

连续的高烧让景行没有半点食欲,每一次吞咽喉咙都是火烧火燎的疼。

他知道只要把这一小碗鱼汤喝了,坐在旁边的那个女人就能心安一会儿。

“正好。”使劲咽了口中的鱼汤,景行对着燕之笑道:“怎么老看着爷?这么喜欢爷?”

眼睛看不清了,旁的感官便分外的敏锐。每次燕之看着他的时候,景行都能感觉到。

“喜欢,我喜欢你呀……”燕之站了起来,抱住了他:“景行……景行……”

景行抬着两只手,一手托着汤碗一手拿着汤匙,听着她一声一声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笑着说道:“傻妞儿,爷知道。”

燕之抱着他,心疼的要碎掉。

他强忍着吞咽的动作如何能瞒得住她,燕之死过,自然明白连口水都难以下咽的时候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这么喜欢你,你怎么还是要死呢……”燕之喃喃的说道:“儿子还没出生呢,你舍得我们娘俩……”

“爷使劲活……”景行放下了碗勺拥住了她:“爷跟你说的话你也得记住了。”

“以后不管爷在不在了,你都得好好的,儿子都没爹了,你这个当娘的得好好疼他……”

燕之眼睛红着却没有流泪。

她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悲凉却又无能为力。

生而为人,生死却由不得自己。

“别哭,爷见不得你哭……”景行听到她洗了下鼻子轻声道。

“没哭。”燕之松开了手拉了椅子坐下。

景行一愣:“爷以为你得哭一场。”

“你现在不是还好好的?我不哭。”燕之把砂锅拉到了跟前,尝了一口:“没凉,还热着。来,张嘴。”

燕之把汤匙送到了景行的唇边。

景行想张嘴,毫无食欲的胃却拒绝收入任何食物。

“一定得吃。”燕之坚持着不肯收回手:“用进废退,人的五脏六腑也是一样,得用!”

景行沉了口气,才把嘴长了条缝儿,一口温热的鱼汤已经被喂了进来。

“待会儿我去看看咱大侄子去,你教教我,见了他说什么啊。”燕之不等他琢磨鱼汤的滋味已经岔开了话题,景行随着她的话茬思考,一时忘了嘴里还有东西,不知不觉地咽了。

燕之看着他小子脖子上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下,暗自出了口气:吃口东西还得斗智斗勇……

“这个,爷早就想好了。”景行才说了半句,勺子又送到了唇边,他只得吞了那口汤才接着说道:“劫人的事儿绝不能认,你告诉那小子,是你在回门的路上遇见有人看着昏迷不醒的他,是你救了他。”

“这他能信?”

“爷告诉你,越是说谎话越要说的跟真的一般!燕之咬定了是救人,到时候让他父皇找凶手去吧……”景行嗤嗤笑道:“皇帝陛下得看谁都像是凶手,唯独不会怀疑到咱们头上来!”

“为什么?”这回燕之是真没听明白。

为什么?

景行含着一口鱼汤意味深长地一笑,话却没有说出来:因为爷已是将死之人,我这样的人是不会惦记着他的皇位的。

……

喝了鱼汤,又喂了药,伺候着景行在床上躺下已是入夜时分。

燕之让人把泥炉搬走,又换了个烧的旺的火盆。

景行怕冷,现在屋里放着两个大火盆,热的让人穿不住棉衣。

看着床上的人似睡非睡地躺着,燕之推门出了屋。

“王爷都歇着了,丫头还不赶紧歇着去?”羽从楼上跃了下来,落地无声。

燕之看地好生羡慕!

她现在肚子已经隆了起来,站久了会觉得累,行动也比原来慢了些,有了孕妇稍显笨拙的模样。

“出来透口气儿。”燕之拍着肚子低声道。

“孩子动的好不好?”羽垂眸,温柔的视线落在她的腹部:“这几日长得快,丫头都显怀了。”

“是呢。”燕之低头笑着说道:“姑姑也看出来啦?我也觉得他忽然就长了起来。”

“还有好几个月呢,往后更要辛苦。”

“我倒是盼着他快些长,早点生下来让他爹抱抱。”

隔着门板,景行睁着眼听着羽和燕之说话,脑子里想象着孩子的模样,有些失神。

没有人比他更期盼着见到这个孩子了,只可惜他们父子似乎注定了缘分浅,一死一生,怕是要见不到……

“这是什么声儿?”

燕之回头:“那几个小子还没睡?”

后院传来高一声低一声地大呼小叫,燕之听出里头有小幺的声音。

“怎么还打呢?”羽皱眉道:“到底是小小子,几个人打了一天了,我还说他们吃了晚饭能消停会儿,估摸着还是那秃小子先动的手。”

“小幺,阿文再加上小山子都打不过他?”燕之也好奇起来。家里这三个半大小子,阿文和小幺可都是会点功夫的,几个孩子年岁有差不多,怎么会三个都打不过一个呢?

“姑姑看了也生气!”羽背着手就往后院走:“明儿,家里的几个小子都得起来练功!五音身边的小子连个会半吊功夫的小子都揍不趴下,不是让人笑话么!”

“丫头干什么去?”听见后头的脚步声,羽停步回身,拦住了跟在自己身后的燕之。

“这小子是王爷的亲侄子,我得瞅瞅他去。”

“亲侄子……”羽嘴一撇冷笑出声:“像!那小子脾气活驴似得混不讲理,一身蛮劲,练得是很正的外家功夫。”

“什么意思?”燕之对于习武之道是一窍不通,只得不耻下问。

“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羽解释道:“意思就是,那小子平日练得都是保命的功夫,抗揍!”

“这样啊。”燕之提步往后院走去:“那我更得瞧瞧去了。”

“瞧可以。”羽一步赶到燕之的前头挡住了她:“丫头不许往前站,离那个小子远点儿。”

“好。”

俩人才进了小院,就见穆兮板着脸堵在小幺住的屋子门口,屋里小幺呼哧带喘地喝道:“你能不能小点声儿?是爷们儿就闭嘴!别吵到我师父睡觉!”

“你们松手让我走。”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没人拦着你走,但是得我姑姑点头才成,你这么走了,我们怎么和姑姑交代?”

“你们这些无耻小人!说好了,只要我能踏出这个屋子就可以走,你们言而无信……”

“你走啊,小爷要是拦着你就不是英雄好汉!阿文你也松手,小山子松手,让他走!”

“把衣服给我!赤身露体的如何能出去?”

“大伙看见了吧,别抓着他,让他走他都不走,咱家饭多好吃啊,顿顿有肉,比他在庙里就着大白萝卜啃大白菜强百倍!”

院子里扔了一地的被褥枕头,还散落着几件撕碎了的衣服。

燕之拿起来看了看笑道:“这主意倒是不错,辛未要脸就出不了这间屋子。”

“哼!不是正经路子。”羽摇了摇头。

燕之却不以为然。

她认为自己养的这几个孩子挺聪明,会用脑子。

穆兮转过身来给燕之和羽行了礼,躬身弯腰的功夫,就看见屋里人影一闪,有人已经冲了过来!

“比卢,其连婶婶!快出来看光腚猴儿啊!”小幺对着屋外叫道。

“你当我还会上当么?她们根本不敢出来……”

辛未才冲到门口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站在院子里的燕之,他一愣之下,抬手把两扇门板扣死!

“你慢点儿……好悬没把你的东西夹下来……”屋里小幺嘻嘻哈哈的说道。

燕之把手里的袍子抖开看了看,是件撕得不能穿了僧衣,

把破衣服扔在地上,她捡起一床被子拍打了几下递给穆兮:“给他。”

“是。”穆兮单手抱着被子一推门板竟没有推开:“开门。少主来了。”

屋里一片兵荒马乱!

鸡飞狗跳声过后,小幺开了门接了穆兮手上的被子:“再拿一条,一条盖不住!”

穆兮回身又把地上的褥子头捡起递了进去。

很快,小幺喊道:“师父,门开着,您请进!”

“不许进!哎呦……”

“闭嘴!这里是我姑姑家,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穆兮推开了门,仍旧站在门口,羽和燕之一前一后进了屋。

屋里乱成了一锅粥,桌椅板凳全部移了位置,燕之家的三个小子裹在一床棉被个个鼻青脸肿,辛未则分到了一条褥子,褥子又窄又短裹不住全身,他只好把褥子围在了腰上,光着腿露着上半身。

“热成这样儿?”燕之搬起一把椅子来坐下,把几个小小子挨个看了看,小幺脸上的伤最重,阿文的唇角肿着挂着一缕血丝。

“小山子还不错,没伤到。”燕之笑着说道:“比他们俩强。”

“什么啊,您看看……”小幺掀开被子把小山子推了出去:“那秃驴恨着呢,咬人!”

“你干嘛呀!”小山子身上的衣服也被扯得衣不遮体,肩膀上一片血肉模糊,以这样的面貌面对了燕之,小山子大惊之下就要往被里钻:“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燕之低了头忍住笑,心里却道:转眼的功夫,孩子们是真大了,都知道寒碜了……

“不识好歹。”再抬头的时候,燕之脸上依然笼了一层寒气,她直视着辛未说道。

“你说谁!”辛未也抬头看向燕之,他的视线在燕之的脸上转了一圈,露出个狐疑的表情来:“你是谁?认识我?”

“呵呵!”燕之冷笑道:“你连我是谁都没弄清楚就打伤了我家的人?”

“谁让他们拦着我。”辛未一瞪眼:“我问了,到底是谁把我劫到此处的,可他们不说!”

“嗯?”燕之皱眉:“怎么是我劫的你?难不成你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从家里出来的?”

辛未的眼神飘忽了下,最终摇了头:“我醒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嗯,是我带你回来的。”燕之放缓了语气说道:“昨日晚间我回府的时候,见有人把你丢在护城河的桥下,若不救你,今日就能少了你这番折腾。”

“冻死你!”

“姑姑就不该救他!好心没好报!”

小幺和阿文并不知道辛未从何而来,燕之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因此马上你一言我一语地骂上了辛未。

“我……”辛未是在一天夜里被人从报国寺里掳了出来,期间稀里糊涂地醒过几次,黑灯瞎火地被人喂饭喂水,但喂饭喂水的人他一个也没看到过,甚至连他们的声音都未曾听到。

因此燕之一说他也犯了疑,迷迷糊糊间他觉出露他的人都是男人,并且还是武夫,手指上都有厚茧,糙的很。绝对不是女人或是……他扫了眼拥在大被中的三个少年,肯定也不会是他们……

“我认识你。”沉吟了片刻之后,他似乎是下了决心:“你几年前去过报国寺参加素食竞技,还拿了头名。”

“啊!姑姑,我也记起来了!”阿文往前走了几步,小幺和小山子忙也跟着他一起往前走:“他长大了,所以我开始没认出他来,就说怎么看着眼熟呢!”

“我知道你是谁。”辛未抿了下嘴唇:“有人告诉我,说……你是我婶婶。”

“嗯?”燕之假装糊涂,追问道:“我是你婶婶?!”

“不要脸!”小幺对着燕之说道:“师父,别信他的话,这东西定是看您好说话,就要攀亲戚呢!您可千万别信,他就想赖上您呢!吃一辈子白食!”

嗯。燕之心里忍着笑想到:要照小幺说的,这叔侄俩还真一样。一个赖着我吃软饭,一个赖着我吃白食……

“我才不会赖呢!”辛未被气的脱口而出:“贤王是我的亲叔叔!我叫他一声王叔,自然要叫你婶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