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见鬼的家暴,重生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阑人静,蝉鸣声声。

本该好梦正酣之际,半山别墅却闹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

“出、出什么事了?”

“楼上二少爷房里在闹,大家小心点!”

“准是二少夫人又挨打了,真是作孽啊!”

“嘘!你这小蹄子,老秦家待了这么长时间,脑子怎地还没长齐?这种话,也是你个下人该说的?”

“可……二少夫人真的很惨啊!”

那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家,哪里经得起二少爷拳打脚踢?

已经不止一回两回,偏偏这二少夫人也是个倔驴子……

“惨不惨不是我们说了算,人家荣华富贵,高床软枕,指不定乐呵着,小丫头片子不知道就甭乱讲!”

中年妇人厉声斥道,眉眼冷漠。

众人表情讪然,议论方歇。

“怎、怎么了?!”

安静的状态不过持续短短几十秒,又一名下人傻鸟似的扎进围观人群,两眼发懵,一看就是刚醒。

“唉哟,我跟你讲,二少爷又发脾气了,正抽咱二少奶奶呢……”

一人开口,众人随,七嘴八舌,议论再起。

……

“鞭子呢?我的鞭子……”

装潢精致的卧室,灯光昏暗,一片狼藉。

矮几被踹翻在地,梳妆台上镶嵌的镜面支离破碎,而墙上悬挂的相框或歪或斜。

照片中,女子一身白裙,男人西装革履,竟是婚纱照!

大红喜字张贴床头,尚未褪色——这里,俨然一对小夫妻的新婚蜜巢。

只可惜,女人倒地不起,伤痕累累。

男人怒目而瞪,眸底隐有一丝快慰飞闪。

昏黄的灯光映照在男人扭曲的脸上,他的手在颤抖,心里藏着一头野兽,随时都会破体而出。

肆虐——毁灭——

这是他脑海里唯一的念头。

鞭子!他的鞭子……

“巧心——巧心——”

转身出了卧室,男人站在廊间,朝楼下大喊。

堵在楼梯口、伸长脖颈观望的佣人纷纷后退,二少爷太恐怖了……

只有一个人站在原地,其他人一退反倒把她凸显出来。

“二、少爷……”

“我的马鞭呢?”

“昨天三小姐去马场试马,借走了……”

男人有些怔忡,似回想,下一秒,眼中怒火更甚——

“我什么时候答应借给她了?!自作主张的贱婢!”

言罢,转身回到卧室,边走边抽出了系在腰间的皮带。

“你以为没有鞭子,我就收拾不了你?!”

“贱人,我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当个好老婆……”

皮带乱舞,劲风烈烈,一鞭接着一鞭抽打在女人光裸的背部。

“唔……”

炎兮是被痛醒的,低声闷哼,她一贯能忍。

等等!痛……

为什么会感觉到痛?

她不是死了吗?

死人也会痛?!

前有悬崖,后有追兵,她仍然记得纵身一跃之际,那种飞翔的快感,伸出双手,拥抱死亡……

提心吊胆的生活,终于得以结束。

那一刻,她无比坦然。

可……眼前……

质感上乘的地毯,雕花柜脚,还有Kingsize大床……

触目所及,不像崖底,更不是什么山洞。

难道……玉皇大帝不收她,转手让给上帝解决?

啪——

“卧槽!”惊痛传来,后背灼如火烧。

疼得全身痉挛,下意识蜷成虾米状。

男人扯回皮带,重重甩出,如游走长蛇,破空而来。

“唔——操你……娘的……”冷汗滑进眼里,五脏六腑都在颤抖。

奈何声音沙哑,男人听得不甚分明。

“既然没死,就给我叫出声!”

双眸猩红,疯狂的情绪急剧上涌,看着女人血淋淋的后背,空虚被瞬间填满,他只觉无比快慰。

“贱人,抽死你……”

笑声狰狞,犹如魔音灌耳。

炎兮咬牙,头疼欲裂,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被硬生生塞进脑海……

恍惚间,她看见一个十八岁的美丽女孩儿,安安静静坐在窗前,一身雪白嫁纱,面如死灰。

“熙熙,你是嫁过去享福的,秦家那么有钱,别不识好歹……”

“熙熙,听说秦二少俊朗帅气,风度翩翩……”

“……”

她是炎兮,还是……谈熙?

彻底陷入黑暗前,一声冷斥乍响——

“住手!”

脚步声由远及近。

炎兮莞尔勾唇,救兵来了……

微风入窗,洁白帘脚轻晃。

六月的天,难得清凉。

炎兮,不,如今,应该是谈熙,收回目光,伸手从篮子里抓了个苹果,不料动作太大,牵动背部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

“臭男人,老娘迟早抽回来!丫丫个熊!”

嘎嘣,果香满口。

住院半个月,其实送医第二天她就醒了,却不想睁眼。

没有特殊理由,纯粹是,想赖床,懒得睁。

第三天,伤口感染,开始发炎,没日没夜地挂了几天吊针,这才稳住病情。

第七天,终于能够下床如厕,天知道,用尿壶躺着撒的日子有多蛋疼!

看着镜中全然陌生的面孔,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却仍然不免一惊。

不是“惊讶”的“惊”,而是,“惊艳”的“惊”。

明眸皓齿,檀口琼鼻,尖尖的下巴,线条精致,这些都是时下美人的标配,炎兮觉得漂亮,却不至于惊艳。

反而是那对剑眉,生在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儿脸上,青涩之中,英气逼人。

若非父母双亡,困于豪门,她本不该这样安分。

抚上心口,仿佛触碰到原主怯弱的灵魂。

你不敢的,我来做;你惧怕的,我无惧。

既然重获新生,嚣张一回又何妨?

上辈子,经手黑钱无数,即便坐拥金山,荣华富贵,却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直面死亡的那一刻,炎兮便发誓,若有来生,势必不羁,随性随心!

眼睑微垂,敛下眸底暗芒,再抬眼,清澈如水。

一抹痞笑爬上唇角,对着镜子眨眨眼,“真是个小美人儿……”

嘎嘣——

思绪回归,咬下一块果肉,如果这是秦天霖那死男人的脸就好了。

她肯定咬得一口不剩!

家暴的男人最没品——渣!

秦天霖,这具身体的老公,B市四大财阀之一秦家二公子,富二代里的领军人物,长相不赖,却是个变态的抖S,以虐打女人为乐。

要说,这原主也是系出名门,可惜父母双亡,养在二叔二婶名下,吃过的苦不少,受过的委屈无数。

以为隐忍就能换来平静的生活,可最后还是被黑心二叔连哄带骗地嫁了。

还好,她没到法定婚龄,秦家把领证这事儿缓了下来,也就是说,从法律上讲,她婚嫁自由。

不幸中的万幸?

谈熙笑笑,眼底精光流转。

叩叩叩——

象征性敲门,不等回应,身穿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推门而入。

笑容干净,如沐春风。

不错,是个帅小伙。

谈熙摸着下巴,兀自打量。

“今天好点了吗?”

嘎嘣——

“还唔错。”塞了一嘴苹果,说话有些囫囵。

“我看看。”

“你确定?”

“我是医生。”

“哦,那脱吧。”

“……”

要说,这半个月里,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谈熙还有一个乐子——调戏纯情小医生。

果然,脸红了,不自然地轻咳,眼神闪躲。

抬手一扔,果核精准入洞。

他递来纸巾,谈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接过,把手擦干净。

然后开始解纽扣,他连忙背过身。

“好了。”

她安静地趴在床上,头朝一边,露出光裸的后背,红横交错,血痂凝结。

“恢复得不错,可以出院了。”

拿出专业严谨的态度,却无法克制内心的颤抖。

他无法想象,什么人才狠得下心对一个女孩子下这种毒手。

“其实……你可以报警。”

“报警?”谈熙偏着头,看他,大眼天真,“我为什么要报警?”

就是这样的眼神,纯真无知,却勾得人心神荡漾。

顿时,怒其不争。

“难道你就这样纵容那个伤害你的人?!”

“纵容谁?”低沉阴鸷的嗓音传来,谈熙隐隐勾唇。

终于来了……

抬眼望去,只见男人西装笔挺,冷着一张俊脸,站在进门处,直勾勾盯着室内两人。

女子后背裸露,而男人的手正搭在上面,有种无言的亲密。

眸光微闪,再联想到刚才那句似是而非的话,秦天霖冷笑,目露嘲讽。

“不介绍一下,老婆?”

谈熙笑着看向年轻医生,“我……老公。”

“你……你们……”

“很惊讶?”

揽过女人不盈一握的纤腰,丝毫不顾及还未痊愈的伤口,秦天霖笑得狠戾又狂妄。

“看来,你日子过得不错。”牙齿缝里挤出一句。

谈熙盈盈带笑,“托你的福。”

男人一愣,下意识皱眉,“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欲擒故纵?”

谈熙会对他笑?

打死秦天霖也不会相信!

年轻医生见状,识趣地退出病房,原来,她已经结婚了……

挥开腰上那只爪子,她翻身坐起,顺势将前襟一拢。

男人厌恶地别开眼。

突然邪笑起来,上下扫视:“怎么他看得,我就看不得?”

“你想看吗?”

“想看如何?不想看,又如何?”

“想看就赶紧,不想看就滚,少来恶心我!”

“看不看?不看我系扣子了……”

秦天霖像看怪物一样盯着她,“谈熙,你……有病吧?!”

她沉下脸,一本正经:“抖S是病,得治!”

“你!”抬起巴掌,却无意间撞入一双淬冷的眼眸,定睛一看,分明还是那双小鹿大眼,无辜澄澈。

他竟然下不了手?!

真他妈见鬼!

“收拾东西,回家。”发号施令,不容置喙。

谈熙向后一靠,“不回。”

“你!”

“伤没好。”

“那你永远别回来了!待在医院等死!”

咆哮完毕,拂袖而去。

谈熙掏掏耳朵,又擦擦脸,说话打标枪,真不是个好习惯。

瞧瞧这口水,喷得到处都是……

“那谁——护工小姐,我要擦脸!”

等着吧……过不了几天,姑奶奶要你姓秦的全家来接……

这笔账,咱们好好算!

------题外话------

今天四月一号,愚人节(渝人节),春暖花开的季节,如此美腻的节日,小鱼新书《纨绔拽媳》跟大家见面了。首先,感谢大家对《孕妻》的支持,希望接下来的《拽媳》还能看到乃们可爱的身影。么么哒~快来一起啪啪啪!

注意:本文先【占坑】,将在五月初,也就是《孕妻》正式完结以后,开始更新,大家可以先收藏,每天都来留留言,调戏调戏小鱼。另外,群里还有针对此次新坑的活动详情,大量精美礼品等你来拿,赶快行动吧~

最后一点,《拽媳》打榜,钻石榜,千万不要心疼鱼的脑袋哦~闪亮亮的钻石尽管砸来!鱼么么送上!mu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