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隔靴搔痒和真枪实弹/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

男人双颊爆红。

“哟,害羞了?”谈熙凑近,发现这厮不仅脸红了,脖颈也泛起蜜色。

庞绍勋眼神闪躲,谈熙步步紧逼。

猛然间,一阵香风拂过,不期然抬眼,撞入一双黑亮的瞳眸。

心,漏跳半拍。

待反应过来,下意识后倾,竟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谈熙魔爪一伸,敞开的白大褂前襟皱成一团,彪悍小妞儿直瞪眼——

“躲什么躲?我是洪水猛兽?!就这点儿出息?怂!”

“咳咳……那个,你先放开。”

女孩儿清丽的容颜近在眼前,肤质细腻,甚至看不见毛孔。

他竟有摸上去,一试手感的冲动。

“别扭什么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非礼你!”

这难道还不算非礼?!

男人额上青筋直跳。

深吸口气,面色逐渐冷沉,“放、开。”

谈熙撇嘴,正好捕捉到男人眼底一闪即逝的冷肃。

逗得差不多,适可而止的道理,她懂。

莞尔一笑,收手,半路拐了个弯儿,食指勾住男人下巴,凑近,呵气如兰:“看我多听话……”

瞳孔一缩,庞绍勋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声,响如擂鼓。

“东西给你买回来了,要不要是你的事。”板着脸,低头整理白袍,将两团褶皱一一抚平。

“啧……买错东西还理直气壮?”谈小妞撇嘴,“说吧!”

“说什么?”

“杜先生和杰先生的区别。”

“……”

男人一张脸又红了。

谈熙心头一动,“你……不会没用过吧?”

“出去!”近乎低咆。

“得!真没用过。”

庞绍勋:“……”

“小和尚贵庚?”大眼眨巴,直勾勾盯着他,戏谑之色不加掩饰。

男人面色黑如锅底。

偏偏某妞不依不饶:“二十六?三十?”

真是好大一只童子鸡!

谈熙提着大包小包,是被轰出办公室的。

“等等!”

男人站在门边,而谈熙已经被推到走廊上,险些一个踉跄摔倒。

不就说了句老实话嘛!小肚鸡肠……

“你叽叽咕咕念叨什么?”

“嘿嘿嘿……没、没什么。”

“慢走不送。”言罢,作势关门。

“其实,答案很简单……”

庞绍勋掩门的动作微顿,稍慢半拍。

“一厚一薄,哪怕只有零点几毫米的差距,也会直接影响……”话音一顿,双眸不自觉半眯,黠笑爬上唇畔,“影、响、快、感。”

“好比,隔靴搔痒和真枪实弹,完全是两种境界,Understand?”

……

谈熙打了个呵欠,拎着东西往病房走。

想起“童子鸡”那张跟煮熟大虾一样红的俊脸,眯眼,偷笑。

以前的炎兮,打架撩汉、把妹泡妞,可谓无一不精。

谁叫她死鬼老爸去得早,留下一笔巨额遗产供她挥霍,从国内的富二代圈子,混到国外中上名流圈,吃喝玩乐,经验丰富。

说好听点,叫纨绔风流;说难听点,就是不学无术!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眼前掠过一片纯白,衬衣西裤的少年,背影挺拔,阳光下,侧颜如玉。

美得令人心惊,俊得让人……自惭形秽。

眼神放空,目光投向窗外,半坡上大片丁香花随风摇曳,传来阵阵幽香。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原来你的名字就是它,多么忧郁的花……”

“女神”秒变“女神经”,蹦跶着,一路又唱又跳。

炎兮?谈熙?

都一样!

上辈子戒不掉纨绔,这辈子继续!

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宾果!

一脚踹开病房大门,再来几声流氓哨:“那坟前开满鲜花……”

嘎——

下一秒,顿住,敛笑挑眉。

秦天美等了足足二十分钟,眉头紧得能夹死苍蝇。

此刻见到人,满腔火气终于找到发泄口,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谈熙!你死哪儿去了?!难怪我哥不待见你,就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懂事的人!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谈家这样的小门小户,再怎么费心,也养不出一个大家闺秀,到头来,还不是要靠卖女儿抱秦家大腿!”

居高临下的眼神,带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轻蔑一览无遗。

谈熙狂翻白眼儿,手里东西往床上一丢,乱七八糟一大堆,也不急着收拾,半个身体倒在床上,两条腿顺势一搭,抖啊都。

汉子的做派,自带痞气。

张嘴,一个呵欠;伸手,一个懒腰。

直接把人当空气无视。

秦天美目瞪口呆,某一瞬间,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见了大街上的流氓!

“你真的是谈熙?!”疑问脱口而出。

谈小妞正困,懒得理她。

一闭眼,歪脖睡去。

对于苍蝇,无视就好。

“姓谈的!”秦天美跳脚,怒目圆瞪。

某妞纹丝不动。

闭着眼,脑海里却不停闪过自己和这位小姑子的恩恩怨怨。

婚礼当天,新郎夜不归宿,秦天美冷嘲热讽挖苦她一顿不说,还闹得人尽皆知。

秦家老两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真没人管她。

一夜之间,二少爷和二少奶奶之间的龃龉,传得沸沸扬扬。

说什么“强买强卖”、“谈家死乞白赖想攀高枝儿”、“二少奶奶死缠烂打”,搞得所有下人都戴有色眼镜看她。

第二天,围桌吃早餐。

谈熙拘谨地坐在位置上,低眉敛目,尽量降低存在感。

秦天美突发奇想要给她奉茶,说什么“长嫂如母”,必须一敬才能聊表孝心。

结果,一杯滚烫的热茶泼在她胸口上,疼得谈熙倒抽气,只好紧咬牙关硬撑。

“哎呀!真不好意思,都怪我笨手笨脚。看来,天都不想让你喝这杯茶。也对,‘长嫂如母’,上面还有大嫂呢,你算个什么东西?”言罢,娇笑起来,声音清脆悦耳。

秦天美的刻薄,公公的漠视,婆婆的不闻不问,如三座大山压在谈熙身上,连呼吸都带着小心翼翼。

而秦天霖的虐打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十九岁,如花般美好的年纪,香消玉殒。

“谈熙,你聋了?!听见不我说话吗?!”

骤然睁眼,谲光暗涌……

------题外话------

妞儿们,多多点击,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哦!追文的小妞妞们最乖啦!么么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