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公共场所严禁遛鸟/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肝儿一颤,咋是这祖宗?!

前脚刚看了人家“兄弟”,后脚就找上门儿了?

我靠!比顺丰还快。

谈妞儿心思急转,这丫看上去人模狗样,该不会让她赔精神损失费吧?

“那个……”

“是你。”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不是我!”分贝陡然一提,谈熙转身开溜。

“站住。”又冷又硬。

谈熙头皮发麻,这人属企鹅吧?天生就该待在南极,瞎晃悠个啥?

关键她两条腿已经软成面条,动都动不了!

麻烦要上门,真是想躲都不成!

既然如此,不如先发制人!

谈妞儿深呼吸,转身,回眸,樱唇扬笑,“呦,是你啊哥们儿,来得正好,咱们商量一下赔偿的事儿呗!”

“赔偿?”

谈熙正经脸,“我一个黄花大姑娘,被迫看了你家老二,身心俱创,遭受严重伤害。”

男人瞳孔微缩。

见对方不吱声儿,欺善怕恶的某妞儿顿时来劲。

“公众场所,随意遛鸟,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对祖国下一代造成多大伤害?譬如说,我。好在,姑奶奶心理承受能力不错,没被你放出笼的巨鸟吓趴。”

谈熙一脸“你伤害了我,可我忍着不说”,委屈的小表情十分到位。

男人不说话。

挥挥手,状似洒脱:“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谁让本姑娘颜好心善,原谅你咯~OK,事情完美解决,大门在此,慢走不送。”

躬身,做请。

丫的!赶紧滚……

男人站在原地,不动,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高深难测。

“谈、熙。”

珠落玉盘,钟鸣击缶。

自己的名字就这样从一个陌生男人口中逸出,却……该死的好听!

目光一扫,不得不承认,此男极品。

宽肩窄臀,完美倒三角;眉目清隽,侧脸轮廓尤为深邃。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下盘够稳,鼻梁够挺,再加上两条大长腿,透过现象看本质,此人体力绝佳!

想起晃眼一过的那活儿,嗯,有点资本,难怪这么嚣张。

“收起你意淫的眼神。”冷到刺骨。

“啧,要你管。”桀骜不驯。

她怎么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而且,声音也像在哪里听过……

正当思忖之际,一声冷斥乍响:

“谈熙!我警告你——”

糟糕!童子鸡来了。

“阿征?”庞绍勋保持推门的动作,另一只手摊开病例,目光稍显错愕。

谈熙往旁边一让,尽量降低存在感。

阿征?

这两人早就认识?

等等!阿、阿征?!

一道闪电当头劈下,谈熙嘴唇哆嗦。

不会吧?

秦天霖亲娘舅貌似也叫什么征来着……没这么狗血吧?

陆征颔首,以作回应。

“你怎么来了?”庞绍勋合上病例,状似随意,余光却放在某妞身上,暗自思忖。

气氛,有点奇怪。

前段时间还说不会再插手秦家私事的人,竟然出现在这里。

看来,事情不简单。

其实,陆征也挺无奈。

一大早,陆卉就带着秦天美,气势汹汹出门,准备直接杀到医院,“就是绑也得把那小妮子给我弄回来”陆卉原话。

还有两天,秦氏周年庆,谈熙现身与否直接关系到外界对“秦天霖家暴”事件的评价,已经上升到公司形象的高度。

难怪秦家人急了。

陆征接到陆卉电话的时候,正准备开会。

想起庞绍勋的话,以及秦天霖被狗咬,竟鬼使神差把活儿给揽下了。

没办法,只好走一趟。

来之前他坐在车上,努力回想有关这个外甥媳妇的事。

除了婚礼上,远远瞥过一眼,最深的印象只停留在从秦天霖手上救下她的一刻,皮开肉绽、浑身是血,已经疼晕过去。

再无其他。

好几次去秦家,只能看到一个安静到死寂的身影,长发披肩,永远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胆怯、文静、沉默寡言——陆征对她的整体印象。

和庞绍勋口中那个古灵精怪的麻烦丫头,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今天之前,陆征是不信的。

如今,深信不疑。

尤其,从她嘴里听见“遛鸟”、“姑奶奶”这样的词后,陆征觉得,很有必要关照一下这个外甥媳妇。

“接人。”冷沉短促,掷地有声。

庞绍勋一愣。

谈熙心下咯噔,正想开溜,下一秒就被人抓着后领提拉回来。

干燥温热的指尖触碰到颈部柔软的肌肤,顿时全身酥麻,如同被两千伏高压电击中。

分不清东南西北,看不见冬雷夏雨。

“想逃?嗯?”

上翘的尾音如琴弦颤动,袅袅勾人。

谈熙整个人都懵了,数秒后,反应过来——

“卧槽!姑奶奶是水壶吗?提个毛线!”

------题外话------

呦呵,杠上了!

谈熙:你就那龟孙子的舅?

陆二:也是你舅!

谈熙:滚!

陆二:不是毛线怎么滚?

谈熙:不跟随处遛鸟的人一般见识。

陆二:狗东西,不让遛想憋死爷?

谈熙(花枝乱颤):活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