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分明是流氓/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不得你。”沉声冷喝,谈熙忍不住手抖。

“不是……我说你谁啊?姑奶奶回不回秦家,跟你毛关系?!”

“受人之托。”

“谁?”

“……”

“反正,不管是谁,我说不回就不回!”

“事到如今,有你反抗的余地吗?”男人嗤笑,目光冷若冰霜。

如果不是炎炎夏日,谈熙怀疑这人身上会掉冰渣吧?

撇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从辈分上讲,你应该叫我——舅、舅。”

“切……分明是流氓!”

倚老卖老!

下颌一痛,被迫直视他。

“流氓?”玩味,高深,似笑非笑。

谈熙脖颈一缩,无奈下巴被扣住,水眸圆瞪,怒火翻飞。

“放开!”

“暴露狂?”

“你放不放?!”

“变态?”

“你丫弄疼我了!”

“编得真不错。”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谈熙抓狂,这人怎么油盐不进?

你来我往,却牛头不对马嘴。

“陆、征!”咬牙切齿,记忆中的名字脱口而出。

“不装了?”黑眸骤沉,笑容秒变冷厉。

“OK,”两手一摊,“我知道,你是秦天霖他舅,但不妨碍你暴露狂的身份!”

“嗬……”凑近,冷笑,“别忘了,那是男厕。”

挑眉,“这么说,你还露得有理了?”

“天经地义。”

“你!”

“见过有人上厕所不脱裤子的?”

谈熙:“……”

“我只是解了拉链。”

“有本事你别遛鸟啊!”

话一出口,谈熙就后悔了。

猪脑子!

不打自招!

“现在,到底谁是流氓?”把玩着银制火机,眉眼俱寒。

“我近视,没看清。”

一声嗤笑。

“你想怎样?”深吸口气,冷静下来,谈熙开门见山。

这男人又冷又邪,她惹不起,还躲不起?!

“送你回秦家。”

“嗬,你还真是他亲舅!”

发动引擎,朝秦家老宅驶去。

谈熙闭眼,周身弥漫沉郁气质,颓唐,沮丧,如秋季开败的花。

陆征目不斜视,余光却不自觉落到副驾驶位上。

张牙舞爪的某人,此刻如同沉默羔羊,睫羽轻颤,阳光透过车窗,映照在女孩儿雪白皎洁的侧脸之上。

男人拧眉,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

谈熙摆出“哀兵”之态,大脑却急速运转。

坐以待毙向来不是她的风格!

生命不息,战斗不歇,打死变态,干死陆征!

欧耶!

“停、车。”谈熙咬牙。

陆征充耳不闻。

把人送到秦家,趁早脱手,他已经后悔招惹这个祸害。

“我、难受……”

瞳孔一缩,陆征转眸,便见女孩儿面色惨白,用手捂住胸口,正红着眼眶看他,眸底晶莹涌动。

嘎吱——

刹车一踩到底,高大的路虎停在马路中央,突兀又扎眼。

下一刻,副驾驶车门打开。

纤细身影狼狈窜出,冲到马路边,“呕——”

胃里翻江倒海,吐得天昏地暗。

陆征停好车,走到她身边,眉头下意识拧紧。

谈熙抬眼瞪他,黑亮瞳孔好似被水洗过,泪意朦胧,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

“都怪你!害人精……”

男人没说话,薄唇紧抿如刀,转身,回走。

谈熙气不打一处来,“丫丫的!臭男人,你他妈有种别走!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脚步微顿,背影苍绝,下一秒,继续迈开。

啊呸——

没品的扑克脸!

臭东西!死男人!

“呕……”

转身,继续吐。

打从陆征把她扛在肩上,谈熙就很不舒服,一番挣扎,再加上车内空气密闭,不吐才怪!

吐着吐着,委屈上涌,她咋就这么倒霉呢?!

死而复生,又被几鞭子抽进医院,眼看悠闲日子没过几天,又从天而降一尊黑煞神!

她就是现代版的小白菜——苦啊!

正哀怨之际,骨节分明的大掌伸到面前,手心摊开,一包纸巾跃然眼前。

“干嘛?”她撇嘴,“你不是走了吗?回来干啥?不留我在荒山野岭,自生自灭?”

皱眉,“拿着。”

谈熙不接。

姑奶奶傲娇了。

原来是给她拿纸巾去了……

“拿着。擦。”

“不要!”

男人咬牙,直接砸给她,谈熙接住。

“啊喂!你就不能文明一点?温柔一点?”

陆征不说话,把矿泉水递给她。

“只有一瓶,你不要,我喝。”

谈熙没法儿拿乔。

万一这厮来真的,她岂不是要顶着一口怪味?!

想想都恶寒。

赶紧一把抢过来,抱在怀里,跟护犊子似的。

“德性!”

男人嗤笑。

“咋地,看不惯啊?没叫你看!”

“不可理喻。”

“没风度没品!”

相看两相厌!

------题外话------

5月20号——520!爱泥萌!么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