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要公主抱呦/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吐够了,撑着树干,大口喘息。

烈日当空,把人都照蔫了。

又饿,又热。

这种时候,要是有家西餐厅,冷气充足,环境优美,七分熟的牛排搭配法国鹅肝酱,再来支冰镇后的帕图斯——Perfect!

下一秒,整个人耷拉下来,情绪down到最低点。

荒山野岭,除了路,就是山,连个街边小店都没有。

“啊——”谈熙很烦躁,徘徊在抓狂边缘,状若鬼嚎。

“闭嘴。”一声冷喝,沉凛,狠戾,匪气十足。

谈熙目露恨色,下一秒,整个人都酥了……

男人坐在车盖上,两腿弯曲,略分开,很标准的M形,右手夹着烟,腕部随意搭在膝头,慵懒,流痞,浑身上下带着阳刚气。

就连被她暗中吐槽过无数次的寸板头也顿时可爱起来。

谈熙忍不住想,摸上去什么感觉呢?

水眸荡漾,双颊含嫣。

原谅她,对于美的事物向来没有任何抵抗力。

俗称,花痴。

“上车。”

“不要。”

男人跳下车盖,碾灭烟头,一步步靠近。

谈熙心肝儿猛颤,不停后退,下一秒,反身狂奔。

不垂死挣扎一番,不是她谈熙的风格,OK?

即便任人宰割,那也是块哈拉带筋、难以下嘴的滚刀肉!

“干!”男人低咒,拔腿就追。

天光敞亮,烈日灼烁,宽敞的柏油路上,正拉开一场生死追捕。

“谈熙,你站住。”

“啊呸——你当老娘傻……”

话音未落,右肩猛然一重,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掌如铁钳将她牢牢扣住。

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起来。”

心脏剧烈跳动,声声回响,她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都不想听。

从停止奔跑那一刻起,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干。

谈熙只想睡觉……

“你给我起来!”

人中一痛,恍惚睁眼,“滚!”

丫的!敢掐老娘……

男人似乎松了口气,目光冷却下来,又恢复成不近人情的扑克脸。

谈熙坐在地上,佝着背,剧烈喘息。

整个人像从水里打捞上来,狼狈不堪。

“站起来,听见没有?!”

“我累。”

“起来!”

“我说,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不跟我唱反调你会死啊?”

“起、来。”男人咬牙,额上青筋暴突。

对上他吃人的目光,谈熙略怂。

“我就坐地上歇会儿怎么了?!反正也跑不过你……”

“如果,你想第二次休克,那随便!”

啥?!

休克?!还第二次?

想起刚才,自己云里雾里的状态,如果不是陆征掐她人中,估计就睡过去了……

噌的一下站起来,她还不想死。

无奈,两边小腿僵硬如铁,根本无法站稳。

一声轻叹逸出唇畔,看来要和大地母亲来个激烈拥吻。

谈熙认命。

这人一倒霉,喝口水都塞牙缝。

唉~

忧桑。

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发生,却在某个瞬间燥热难当。

睁眼,一堵肉墙。

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挟裹着汗味,却缭绕洗衣皂的清香。

微醺,半醉。

懵圈儿三秒。

一颗心怦怦直跳。

人间极品!

既然如此,那就……玩玩儿呗!

这个时候还无动于衷,那她可以去死了。

“站好。”除了冷,还是冷,即便烈日炎炎,也难挡寒意。

“腿僵。”

“……”

面对这样一座巍峨雪山,谈熙心下盘算,是上呢?上呢?还是上呢?

嘿嘿嘿……

仰头,正面捕捉到男人的目光,瞬间胶着。

谈熙伸手。

“你又想做什么?”警惕,提防。

男人眼底一片烦躁。

“不是要送我回秦家?”

“所以?”

“走不动了,你抱。”

“异想天开。”厉声冷斥,喉结上下轻动。

“哦,那就耗着呗,反正秦家那个金丝牢笼我也不想回。”

“你!”

“别想再用扛的,信不信我吐你一身?!”恶狠狠龇牙,某妞儿目露凶光。

男人眼皮一跳。

“抱,还是不抱?一句话!”

俯身,抬手。

“记得,要公主抱呦~”

陆征:“……”

跟想象中一样,男人的胸膛很硬很宽,双臂沉稳有力,托起她轻而易举。

“我重吗?”谈熙开口,双手攀附在男人肩头,指尖不安份地摩挲。

“……”

“干嘛不说话?能不能有点情趣?”

“……”

“喂,你什么意思啊?跟我说句话会死?”

“……”

“你真是秦天霖他舅?今年贵庚?”

“……”

“哥们儿,咱能不这么酷吗?你这样还怎么找女朋友?唔……不会已经是有妇之夫了吧?”

“闭嘴。”

陆征实在忍无可忍。

瞥见女孩儿一开一阖、喋喋不休的小嘴,他就忍不住烦躁。

好像心里装着一团火,烧着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喷涌而出——

野火燎原。

------题外话------

谈妞儿:看,我腻害不?

鱼鼓掌。

陆二:回家再收拾你。

谈妞儿(眼前一亮):皮鞭?蜡烛?还是手铐?

鱼掩面(不忍直视)

陆二(笑):大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