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除非爷瞎才对你这款感性趣/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狠狠一悸。

“舅舅”二字从她嘴里说出来,硬且直,带着威胁和警告的意味,偏偏沾染了三分桀骜,七分邪性。

陆征只觉头皮发麻。

“别忘了,是你先对我动手。”

男人拧眉。

谈熙以手扶额,虚弱状,眸底晶莹涌动,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你!”

陆征咬牙,一肚子鸟气没地儿撒。

憋屈!

“陆征?大爷?亲娘舅?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咯?”

“我……”

“一二三,OK!就知道你人好,肯定会答应。”

陆征:“……”

“啧,别皱眉啊?白瞎了一张俊脸,暴殄天物。”

“闭、嘴。”

“……有没有纸巾?”

“后座。”

吸吸鼻子,谈熙伸手,半侧着身体,从两人座位中间的缝隙去拿。

就差一丁点儿……

提气,咬牙,卯足劲儿一抓。

“呼!”

总算拿到了。

赶紧抽出两张,擦干眼泪,再擦鼻涕,揉成团,开窗,丢!

转眼,恰好对上男人诡异的目光。

谈熙眨眼,“你……看我干嘛?”

薄唇微抿,下一秒,移开视线。

靠!

这人简直莫名其妙!

“懒得理你……”

闭眼,假寐。

风一吹,脸颊紧绷,似要皴裂一般,早知道意思意思就行咯,哭得那么真干啥?

得流失多少水分和盐分?

失策!

正当懊悔之际,陆征突然开口——

“如果我是你,不会等所有扣子都开了,才发现不对劲。”

啥?

扣、扣子……

猛然低头,下一秒,谈熙悲催了。

精致的锁骨,滑腻白皙的肌肤,最最重要的是,她粉粉嫩嫩的小可爱露脸了。

可耻的32B……

无法直视的痛!谈小妞一颗心在哗啦啦淌血。

这得吃多少个木瓜,啃多少只猪脚才能隆起来?

顿觉前路渺茫,黯淡无光。

剑眉一竖,怒火直线转移,“丫的臭流氓!”

男人眼皮一跳,方向盘拐了小半圈儿,连带整个车身都跑偏。

谈熙本来还挺直腰板儿,这一偏,好死不死,直接砸男人腿上。

鼻尖正对……咳咳……某个部位。

轰——

惊雷乍响!傻了,愣了,直线懵逼!

“起来!”

谈熙没动静儿。

飞龙正跟她sayhello。

“别逼我动手。”每个字都像从牙齿缝儿里蹦出来,压抑,紧绷。

谈熙一颤,赶紧爬起来,坐好。

咂咂嘴,状若回味,意犹未尽的小眼神儿直勾勾盯着男人瞧。

“混账!”暴喝出声,冷峻眉眼淬染冰霜,车内气压降至最低。

“啧,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先骂起我来了?!”

开口,顶回去,眼尾上挑,目光睥睨。

陆征没开腔,他忍!

不跟泼妇一般见识。

“敢偷瞄姑奶奶!果然,人不可貌相,乍一看人模狗样,实际上就是个偷窥狂!”

“……”

“话说,您老暴露、偷窥两不误,忙得过来嘛?”

“谈、熙!”

“诶~我在呢?”

“你以为,我会对飞机场感兴趣?”

一刀捅进心窝,直戳要害。

“嗬,32B,初中生发育水平,”凑近,翘起的唇角邪肆带痞,“除非爷瞎,才对你这款感性趣。”

一口老血哽住,谈妞儿严重内伤。

胸啊!

为什么是32B?!

陆征总算出了口恶气,通体舒畅,神清气爽,比抽一包烟还来得管用。

谈熙已经在心里,默默画了无数个圈——

喝水塞牙缝;

吃饭有蟑螂;

蹲号不带纸;

飞龙变软虫!

“你看上去,好像很不服气?”男人凉飕飕开口,幸灾乐祸。

谈熙恨恨,怒目而视。

如果,她手上有刀,毫无疑问,陆征就是杀猪凳上待宰的那头,没有之一!

“说不定,你这个变态,就好我这口儿呢?”

眨眨眼,纯与媚的结合,浑然天成。

陆征瞬间黑脸。

“电影里不都演了,什么怪蜀黍爱上小萝莉啊,变态虐童犯之类的……想想也是,一把嫩草搁面前儿,几只老牛不来吃?”

“你!”

“哦,除非那老牛没牙,别说嫩草,连枯草都吃不到。舅,您说是这个理儿吧?”

“谈熙,不要试图惹怒我,代价你付不起。”

男人整张脸阴沉下来,眸中狠色令人心惊。

没有谁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挑衅,尤其,这个人还是天之骄子的陆征,陆二爷。

“警告?”谈熙挑眉。

即便心里发虚,面上也要出奇冷静。

股市浮沉二十多年,除了挣钱,炎兮还有一个绝活——面不改色!

哪怕下一秒即将崩盘,前一刻,你也必须从容优雅。

“或许,‘威胁’更恰当。”

森寒,冷戾,凉彻心骨。

靠!

老虎发威了。

------题外话------

陆二(嘚瑟):爷帅不?

谈熙(冷笑):坐等你丫啪啪打脸。

鱼(好奇):能搬个小板凳围观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