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32B能值几个钱?/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时候,没必要鸡蛋碰石头。

谈熙乖乖坐好。

内心贼亮堂,什么叫“能屈能伸”,她就是最好的范本儿!

陆征刚做好发飙的准备,才呛出第一声儿,就碰了颗软钉子。

有什么比两军对阵,你蓄势待发,准备大干一场,对方却摇着白旗,主动投降更来得憋屈?!

好像他所有战前准备、兵力部署、行军谋略,通通白瞎。

谈熙面上紧绷,心里却狂笑不止。

哀兵策略,大获全胜。

噢耶!

很快,车从荒凉的郊外开回市中心地段。

终于不用再看见那条宽得能同时挤过一百个肥妹的柏油路,也不用顶着烈日,拼命狂奔。

“诶,我们现在去哪儿?”

“……”

“问你话咧,咱能配合点儿不?”

“……”

“我说,你这耳朵不用扇蚊子吧?况且,这里也没蚊子给你扇啊?”

骂他是牛!

“有求于人还这么嚣张,你就不怕我反悔?”

“怕啊,”两手一摊,“可你不会。”

陆征冷笑,“你还真是自信。”

“错!不是我自信,而是对你有信心。”

陆征:“……”

“出尔反尔,不算男人。你这么爷们儿,肯定不会没种,对吧?”

“……”

“诶,你还没回答我,要去哪儿?”

“……我不叫‘诶’。”

“那叫什么?”眼珠一溜,“陆征?阿征?陆二爷?老二?你还真是不损这排行——二到家了!”

言罢,捧腹大笑。

一张冷脸,顿时黑如锅底。

“我、是、你、舅。”

“错!你是秦天霖他舅,”伸出一根食指,轻晃,“跟我没关系。”

话锋一转,“如果,非要有关系,也不是不可以。男人和女人,想有点什么还不简单?”

床上滚一圈儿,十万八千里的两个人也能相亲相爱。

想想飞龙虎虎生威的模样,再瞅瞅男人高挺的鼻梁,果然成正比。

就是不知道用起来感觉如何?

陆征被她看得心里发毛。

冷冷一哼,目露嘲讽:“收起你那些龌蹉的想法。”

“咦?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大眼眨巴,澄澈透亮。

“没兴趣。”

“我在想……你。”

心下咯噔,连呼吸都在一瞬间变轻变缓。

“活好不好。”

“谈、熙!”

“我的名字很好听吗?你咋就这么喜欢?”

“给我好好说话!再敢犯浑,扔你下车,我说到做到!”

铁血冷硬,折戟沉沙。

谈熙撇嘴,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只好悻悻作罢。

三分钟后。

“陆征,这都开半天了,咱们到底去哪儿欸?你不会把我卖了吧?”

“就你?”一声冷嗤,“值几个钱?”

“去死!”

“32B,初中生。”

谈熙整个人都懵了,天雷滚滚,全砸她一个人身上。

龇牙,目露凶狠,“咬死你!”

唇角翘起一抹隐秘的弧度,男人挑眉,“不与恶犬斗。”

嗷!

丫丫个熊,这男人太他妈可恶了。

谈熙鼓着腮帮,暗生闷气。

只听风声掠过的轻响,发动机低声咆哮。

一时静谧。

突然——

“舅,我饿了。”

陆征一愣,女孩儿随口吐出的称呼,竟让他有瞬间不适,浑身都别扭起来。

舅?

他是哪门子舅舅?

想起秦家人做的那些荒唐事,眼底一派寒光。

“舅,我真饿,快饿死了,从早上到现在只啃了一个苹果,刚才都吐光了。”

“……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眼泛绿光。

天知道,她在医院吃的是什么猪食?

二十分钟后。

敞亮的大厅,装潢精致,小提琴音飘逸悠扬。

两人桌,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这家法国餐厅还不错。”谈熙点点头,还是记忆中的模样,透过落地窗,恰好可以将街对面高耸伫立的经融大厦尽收眼底。

视线往上,定格在28层,那是她成功的起始点。

第一家投资公司……

“这是菜单,两位需要点什么?”

陆征看她。

谈熙盯着窗外,径直开口:“一客牛排,七分熟,鱼子酱,番茄色拉,不用给我芥末。”

“好的。这位先生呢?”

“羊排,全熟,烟熏鲑鱼,蛋黄酱明虾。”

“需要红酒吗?”

“不用。”

“需要。”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

目光交错,互不相让。

陆征冷眼,“我要开车。”

唇角微扬,谈熙耸耸肩,“我不用开车。”

“大白天喝什么酒?”

“谁规定白天不能喝酒了”

“不准。”

“你自己不能喝,也不让别人喝,真是够野蛮!”

“别忘了,这餐饭是我掏钱。”

“小气!”

“那……两位还需不需要红酒?”

“不用。”

“要!”

相持不下,眼神交汇处,火光噼里啪啦。

“未成年人,不提供酒水。”

“姑奶奶十九岁了,OK?”火大。

“32B,十九岁?”嗤笑。

“陆、征!”抓狂。

------题外话------

胸小,是罪!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