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死相!就知道欺负人家/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诶,商量个事儿。咱能别张口闭口就32B吗?这会让我,”话音一顿,邪肆扬唇,“觉得你有企图。”

“企图?”轻嗤,带讽。

“Sure,一个男人对女人的企图。”凑近,呵气如兰。

掏出一支烟,含在嘴里,把玩着银制打火机,却并不点燃,冷厉之下,玩世不恭的痞气一览无余。

谈熙瞳孔微缩。

没办法,她喜欢爷们儿的男人。

就跟驯马一个道理,桀骜的烈马往往比那些温顺的驽马更有趣,毕竟,能把烈马骑在胯下,肆意蹂躏,想想都令人发狂。

这叫——征服的快感。

眼前,就有一匹,不仅烈,还有些痞。

相当诱人。

如果不是顾忌场合,某妞儿的口水早就顺着嘴角,淌落一地。

就连规规矩矩静立一旁的服务员也不由看呆。

陆征却恍若未觉,叼着烟,深邃的眼眸紧盯谈熙,凛冽迫人。

后者不闪不避,直勾勾迎上去,带着邪妄,以及……不怀好意的狎昵。

“这么好的餐厅,如此曼妙的气氛,不喝点酒是不是太浪费?”眨眼,轻笑。

男人没理她,直接转向呆立的服务员,“就是这些。”

“呃……好的,二位稍等。”

落荒而逃。

谈熙撇嘴,耸耸肩,“好吧,听你的。谁让,你是我舅?”

陆征笑得轻狂,一双冷眸难掩得意。

他喜欢谈熙吃瘪的样子,敢怒不敢言,亮晶晶的两颗瞳仁儿像在发光。

下一秒,面色急转直下,黑得能与锅底媲美——

“毕竟,尊老爱幼是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您老可宝贝得很,敬着才行!”

“嗬,拐着弯骂我老?”

“你要这样认为,我也没办法。要知道,我这个人特实诚,从来不说假话。”

狗屁!

陆征咬牙,烟也丢了,拳头攥紧又松开,反复几次才平静下来。

谈熙哼哼,看向落地窗外,她曾经挥汗如雨的战场……

上菜完毕,谈熙终于可以敞开肚皮,祭祀馋虫。

天知道,她快被医院清汤寡水的饭菜逼疯了!

甚至,一度怀疑童子鸡开小灶,那厮养得油光水滑,肯定吃了不少肉……

陆征出身部队,吃饭速度自然比普通人快,而谈熙纯粹是饿到极点,一个劲儿往嘴里猛塞。

两个人都不说话,一心一意对付盘中餐。

终于,饱了。

几乎同时放下刀叉。

谈熙一个响指,“麻烦给我香槟。”

陆征冷笑,服务员愣在原地,目露为难。

“老二,人要学会适可而止,懂否?”意味深长,说教起来有模有样。

“不懂。”装傻的陆征,笑中带痞。

“OK,”谈妞儿咬牙,“没关系,姑奶奶今儿言传身教,当一回免费的老师。首先,你要明白,任何事情都是第一次香,第二次臭,三次四次脸皮厚。”

“所以?”

“不给红酒,成啊,现在香槟也不让喝,是不是有点过分?”

“哦,你可能忘了,这顿饭是要我结账,你想喝自己掏钱买啊……”

卧槽!老娘有钱还轮得到你丫嚣张?

某妞儿憋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容易嘛她?!

这男人也真是绝了,心眼儿比石头缝儿还小,表面一本正经,骨子里闷骚到家!

“没那个款,就别充大爷。”赤裸裸的鄙视。

“你!”

晃眼一看,恰好瞥见耐心等候的服务员,不是之前那个。

眼珠子一溜,精光乍现。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

“死相!就知道欺负人家啦~”兰花指一挥,挑眉,睨眼。

最后一个音故意拖长,端的是婉转风流,娇嗲十足。

是谁说,撒娇女人最好命?

陆征不吃她这套,没关系,反正有人看,不愁没观众。

果然,男人全身一抖,目光霎时冷凝,看她的眼神像看怪物。

“我知道,你怕我喝醉,可人家就是想喝嘛~”

“谈熙,你给我好好说话!”

陆征面色发青,女人阴阳怪气的腔调让他头皮发麻,心脏也跟着紧缩。

“唉哟,怕什么嘛,你不是就喜欢人家酱紫跟你说话吗?知道你害羞,我也很害羞呢!征征,就让我喝一杯嘛,只一杯哦,一杯就好了啦!”

最后,连服务员都听不下去了,陆征才松口。

“算你狠!”

谈熙捧着香槟,呷了口,半眯双眸,心满意足。

“征征,你要来一口吗?”

男人眼皮一跳。

“谈熙,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鹰眸凌厉,带着苛刻的审视和打量,似要将面前的女孩儿灼出一个洞来。

“你以为,被秦家人虐待之后,我还能继续软弱下去?”

陆征抿唇,眸中暗潮汹涌。

“求生是人的本能,没有谁会心甘情愿沦为炮灰。”

------题外话------

谈妞儿:看我发嗲神功!

陆二:爷心都酥了~

谈妞儿:老娘想骑马。

陆二:哈?

谈妞儿:嗯哼,没错,就是你这匹老烈马咯~

瞬间黑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