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二流子配狗犊子/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速渐慢,最终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

市中心地段,装修奢华,抬眼望去,只觉金碧辉煌。

“诶,你还真打算把我扔酒店了?”

“不然?”熄火,拔钥匙,开门下车。

谈熙解开安全带,追上去,“你慢点!腿长了不起啊?”

陆征充耳不闻,大步向前。

“靠!装聋作哑是吧?臭男人,还真能耐!”

握拳,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胸中火焰,噼里啪啦。

“陆征!你给我站住!”

男人脚下一滞,很快,又重新迈开。

谈熙伸手,抓他衣袖,“我说,你脑子没问题吧?”

脚步微顿,就是这个时候!

谈熙顺势反超,眨眼间,两人调换了方位,从身后跃居正面,肉墙似的堵在男人跟前儿。

距离,很近。

陆征冷笑,后退半步。

“带我来酒店干嘛?”不等他回应,谈妞儿径直发问。

“千万别说,你想把我丢在这儿,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恭喜,答对了。”皮笑肉不笑。

谈熙整个都蔫下去,耷拉着头,眼睑低垂。

男人眉心一紧。

他已经准备好接受她的死缠烂打外加狂轰滥炸,却没想到会是这种反应……

站在他的方位,恰好能看见女孩儿因低头露出的雪白后颈,肤质细腻,线条完美,比白天鹅优雅。

风过无声,阵阵幽香。

“铁了心让我住酒店?”头未抬,声音低沉。

“嗯。”

“我身上没有任何证件。”

“用我的。”

“一个人住不安全。”

“酒店的保全系统很完善。”

“我不想一个人住。”

“谈熙,你没得选……”

交谈到此结束,女孩儿耷拉的肩头慢慢挺直。

深呼吸,“好。”

转身,朝酒店大门走。

男人心下怪异,似是没料到她会轻易服软。

做好了恶战一场的准备,对方却不战而降。

明明是他想要的结果,却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诡异层层翻涌。

目光乍然一厉,事出反常,必作妖!

三两步迈开,追上,“你……”

下一秒,狠狠愣住。

雪白的脸,鼻子眼眶红成一片,贝齿紧咬下唇,泪洒无声。

谈熙侧身一避,恶狠狠瞪他,“看什么看,一大把年纪了,没见过美女啊!”

“你也算美女?”

“姑奶奶盘儿正,条儿顺!”吸吸鼻子,逼退眼泪。

陆征轻嗤,“小朋友。”视线停在她空荡荡的胸前。

“二流子!”抬手一掩,目露防备。

偌大的京都皇城,敢指着他陆征鼻子骂的,除了谈熙,找不出第二个。

就算陆征的亲外公,庞老爷子都不敢这么跟他讲话。

“狗犊子!还会咬人了?”

谈熙龇牙,红眼睛红鼻头,整个一寒风中冻僵的胡萝卜。

嘴上却半点不示弱,“二流子配狗犊子,天生一对!”

陆征气极反笑,“怎么就堵不上你这张嘴?”

“很简单啊!亲一口,不就堵上了?”

“……”

“喏,我不介意你来堵。”红唇一撅,大眼妩媚。

果然,张牙舞爪更适合她。

两人走进大厅,谈熙一身蓝白病号服本就扎眼,外加冷脸帅哥保驾护航,顿时吸睛无数。

谈熙淡定,陆征目不斜视。

同样高傲,出奇自我的两个人,又怎么会在意别人的眼光?

“两位有什么需要?”前台接待笑脸相迎。

“一间房。”

“请出示身份证,或护照。”

谈熙靠在一旁,百无聊赖,眼眶还有些红,眼珠子却不安分地乱转。

随眼一瞥,呦,根正苗红一小伙儿,应该是早年的照片,稍显青涩,只有那双眼睛,冷得吓人。

付了钱,拿到门卡,陆征递给她。

“这两天你就乖乖住在这里,后天,我会通知秦家,让他们派车过来。”

谈熙后退一步,没接。

“你就不怕我跑了?”

“没有证件,没有钱,能跑到哪里去?”

“出不了四方城,总能躲起来,避开秦氏酒会应该没问题吧?”

陆征看了她一眼,冷笑,“随你。”

“所以,你不管秦家咯?”

“秦家,从来不归我管。”

“你确定要放弃一个和美女独处的机会?”踮起脚尖,凑近男人耳畔,“要知道,更深露重,长夜漫漫……”

“美女?”轻笑,抱臂环胸,“你吗?”

目光往她胸口扫。

“美不美,尝过才知道,嗯?”

“可惜,品相不好的,爷没法儿下口。”

丫丫个熊!

门卡丢给她,陆征拔腿就走。

伸手,拖住,无尾熊一样紧缠男人手臂。

“松开。”

“不要。”

“谈熙,你非要犯浑是吧?”

“送佛送到西,你跟我上楼。”

……

1206号房间,向阳,宽敞。

“床太硬,地板滑,灯光太暗,正对步行街,噪音太大,两个字——差评!”

谈熙坐在布艺沙发上,挑剔的目光扫过四周,满眼嫌弃。

陆征站在落地窗前,嘴里叼着烟,一双漆黑深邃的瞳孔明暗不定。

“我走了。”

“等等!”

“你还想做什么?”

谈熙耸肩,两手摊开,“我现在光杆司令一个,你就这么走了?”

“不然?”

“最起码带我去买身像样的衣服吧?”

伸手,掏钱,红红一沓软妹币,“自己去。”

谈熙吹了声口哨,男人什么时候最帅?

当然是掏钱的时候!

“陪我一起去。”

厉眸半眯。

“谈熙,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适可而止。”

“舅,您老恐怕忘了,我后背有伤,要用处方药。当然,如果你不介意把证件全部放我这儿,我自己去买也OK啊。”

陆征没说话。

靠在椅背上,谈熙伸了个懒腰,两腿随意交叠。

“你把我从医院扛出来的时候,很得意,很张扬嘛,这才过了两三个钟,就不管我死活了?”

“唉,男人呐,果然是得到手就不珍惜,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一句换,到底陪不陪?!”

“……走。”

谈熙跳起来,“Yes!您就是我亲舅,那些犯贱的普通男人怎么能跟如此高大光辉的您相提并论?”

“犯贱?”冷冷挑眉。

“是啊,没得到就死缠烂打,得到了反而不珍惜,俗称——犯贱。”

“你呢?”

谈熙愣住,“啥?”

------题外话------

二爷:老子很犯贱吗?

谈妞儿(笑):不贱不贱,您老贼好。

二爷:哪儿好?

谈妞儿: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