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二爷成宫婢/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到了不珍惜,你会这样吗?”

“呃……发烧了?”

居然问她这种问题!

陆征移开视线,抬步往外走。

“等等!你确定让我穿成这样跟你出去?”

“无所谓。”低头,点烟,雾气缭绕,模糊了男人一张俊脸。

“等我两分钟。”

某妞儿开始翻箱倒柜。

斜倚门边,看着女孩儿上蹿下跳的背影,陆征突然觉得好笑。

他放下公司一堆事情,就为了陪这狗犊子疯?

现在,居然还答应陪她买衣服?

妈的!真是活见鬼……

“征二爷,麻烦挪一下您的尊臀,OK?”

“你做什么?”

“拿剪刀。”

目光一紧。

“放心,不会自杀,姑奶奶我惜命!赶紧的,有急用。”

移开,顺势抬腕,“还剩一分二十三秒。”

哀嚎乍响,“你还真计时啊?我说的两分钟是虚数!虚数啊!”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哪来这么多借口?”男人冷斥,一身大老爷们儿的铁血气息。

谈熙咬牙,“算你丫狠!”

拿起剪刀,转身往洗手间走。

突然,脚步一顿,回眸,樱唇含笑,“有句话您还真说对了——二、就、是、二!”

砰——

关门,闪人。

陆征吸烟的动作一顿,眉头紧拧,半晌,才反应过来。

“狗东西……”

“还剩最后十秒。九、八、七、六……”

“OK,搞定!”

男人抬眼,下一秒,愣住。

还是那件蓝白条纹交错的病号服,宽大的下摆从侧面剪开,分别向前向后挽起两个结,露出女孩儿纤细凝脂的蛮腰,就连肚脐也煞是可爱。

长裤则被她改成热裤,还剪出几缕流苏以作装饰,两条长腿又白又直,脚上一双粉红人字拖,饱满圆润的脚趾,趾甲盖泛起健康的樱花粉色。

转了个圈,停在他面前。

“怎么样?”

“不怎么样。”低头,吸烟。

“切——没眼光,不懂欣赏!”

谈熙本尊是个极有天赋的西洋画高手,无论素描还是水粉,都能游刃有余,许是对色彩有着天生敏锐的触觉,谈熙的时尚眼光很好。总能在第一时间抓住当季流行元素,穿衣品位自然不俗。

可惜爹妈死得早,被狼心狗肺、霸占家产的二叔二婶骑在头上,顶着“谈家大小姐”的光环,却过着下人一样的生活。

堂妹谈薇穿的是当季新款,她身上永远是五十块一件的地摊货。

即便这样,她的衣服永远干干净净,坚持每天一换,雷打不动。

就算简单的牛仔裤配白T,她也能穿出和别人不一样的韵味。

干净,整齐,好似青青竹林中,最挺拔劲瘦的那株。

昂首向上,野蛮生长。

伸手,将长发拢起,蓦地,笑容僵硬在唇畔,谈熙倒抽一口凉气。

男人灭了烟,大步上前,“怎么回事?”

却见女孩儿一张脸白得吓人,细密的汗珠挂满额际。

“谈熙,你做什么?!”

“卧槽!姑奶奶疼着呢,你丫吼个毛线!”

“……”

“扯到后背伤口了,不敢动。你过来点……”

陆征往前挪动一步,“做什么?”

谈熙白了他一眼,不搭腔,举起的两只手慢慢放下,中途一直紧皱眉头。

终于,长舒口气。

“喏,这个。”

“橡皮筋?”下意识皱眉,“给我?”

“嗯哼。”点头。

“做什么?”

“帮我把头发束起来”

“什么?”黑眸一定,幽光摄人。

“替我绑头发啊!听不懂中文?”

塞还给她,“不会绑。”

“你不是在部队待过吗?”

“然后?”

“有野外生存训练,对否?”

“嗯。”

“那应该捆过柴火吧?”

“所以?”

“就照那方法,捆起来就行,很难吗?”

“听上去不难,所以,你完全可以做到。”

一记大白眼儿,“我要是自己能绑,还叫你干嘛?又不是闲得蛋疼……”

陆征皱眉,“女孩子别张口闭口就是粗话。”

“粗话?我说什么粗……哦,你说蛋啊?”

陆征:“……”

“别跟我东拉西扯,赶紧动手,绑好就出门,去晚了商场打烊,还买个鸡……。”

男人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伸手,按捺住突突跳疼的眉心——“再说一遍,我、不、会!”

“唉哟,你试试嘛~我一举手,后背也跟着疼,现在就靠你了。Comeon,baby,姐无条件相信你,尊哒!”

“你就不能披着吗?!”

“不能!大夏天,想热死我啊?再说,姑奶奶现在这样,全是你好外甥作的妖!你是他舅舅,上梁不正下梁歪,也有责任。”

“强词夺理!”

“陆征,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让你绑头发,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至于忸怩成麻花不?”

谈熙撇嘴,绞着头发,慵懒一叹,“你丫就俩字儿——矫情!”

大掌摊开,“拿来。”

瞬间笑意明媚,乖乖奉上皮筋,转身,后脑勺留给他。

“束到头顶,越高越好。如果能挽成花苞头就更完美了……”

“闭嘴!废话真多。”

谈熙撇嘴,唇角却隐隐上翘。

她现在算不算太后级待遇?

至于,陆二是什么?

答案很明显——

宫婢咯!

------题外话------

二爷:丫丫的,日了狗,爷就是个宫婢?

谈妞儿(叉腰笑):不当宫婢,太监也成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