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陆征,不敢的是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棒槌?

谈熙抿唇,不说话,保持俯身撑膝盖的姿势没动,直勾勾盯他,似要灼出个洞来。

男人手里夹着烟,眉心拧成疙瘩,居高临下的优势让他可以清晰看见女孩儿因俯身放空的前胸,锁骨精致,两团白嫩比想象中小,不过胜在形状好,标准半球形,略带水滴状,摸起来应该……

“呦,您怎么回来了?”

陆征别开眼,神情冷肃。

谈熙撇嘴,这人可以升级了,从棒槌到廊柱,多牛掰的进阶?

呵呵哒!

“站好。”低且沉。

“啥?”

“我让你站好。”一字一顿。

“啧,我说你烦不烦?闲得蛋蛋疼?怎么啥都要管呢?”

一挥手,“切”了声,擦肩而过。

“站住。”

谈熙置若罔闻。

抬起的脚还来不及落下,高大的身躯已经挡在面前,岿然不动。

奈何前方大道宽敞明亮,吾却为肉墙所堵?

其状可悲,其人可怜,其心——可诛!

“陆征!你到底要干嘛?!”磨牙,怒视。

“叫你站住,没听见?”黑眸沉凛,寒凉如刀。

“嗬,你谁啊?你让我站住就站住,那万一有天,你叫我上床,姑奶奶是不是要乖乖脱衣服,任君采撷?”

话一出口,谈熙就后悔了。

抬眼一瞄,男人面色沉得发黑,幽蓝火光隐隐跳动。

暗道不妙!

想趁机脱身,却为时已晚。

大掌一捞,抓住女孩儿那头乌黑长发,向后一拽,谈熙头皮发麻,痛感接踵而至。

“有本事再说一遍?”声音冷得发寒,硬如铁石。

目光一闪,“说就说,你让我上床……”

力道收紧,谈熙整张脸都扭曲起来,她突然怕了,这个男人比想象中更狠、更可恶!

“说啊?怎么不继续?”呼吸都带着冷。

“变态!”咬牙,眼眶泛红。

“好,很好!”

瞳孔一缩,“陆征,你想干嘛?放开我,听见没有!”

谈熙手脚并用,剧烈挣扎。

男人的表情太可怕,让她联想到荒原猎食的饿狼……

“这就怂了?”冷笑,一点点凑近,盘旋在唇畔的笑沾染了狠戾,挟裹着乖张。

“你不是很敢吗?爷今天给你这个机会。”

上半身被他强势扣入怀中,谈熙被迫仰头,四目相对,男人薄唇擦过耳畔,惊起一身战栗,最后停在樱唇上方。

一近,再近。

鼻尖碰撞,呼吸纠缠。

谈熙惊悚地瞪大眼,忘了呼吸。

只需要向上一点,就能轻易触碰到男人饱满的棱唇。

“敢吗?”轻笑勾唇,痞气四溢。

“为什么不敢?”

犟脾气上来,拦都拦不住。

她这辈子,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什么都怕,就是不怯场。

他狠。

她倔。

亲密如恋人的姿态,却用看敌人目光打量对方。

眼神微软,盯着男人近在咫尺的唇瓣,谈熙笑了。

“陆征,不敢的人,是你。”

言罢,猛然向前,眼看两唇相近,即将贴合,男人却骤然松手,狠狠一推。

后背撞在墙上,谈熙疼得直冒冷汗。

“卧槽!”

陆征抿唇,从牙齿缝里挤出一个单音——“该!”

眼泪花花儿在打转儿,委屈层层翻涌:她疼啊!

“变态!暴力狂!跟秦天霖一样!”

“拿爷跟他比?”

“你是他亲娘舅!蛇鼠一窝,狗苟蝇营!”

“成语用得不错。”

吸吸鼻子,“那你怎么不鼓掌?”

陆征:“……”

“撞疼了?”话音软下来。

谈熙瘪嘴,一双水汽迷蒙的大眼看他: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不说!

拧眉,长腿一迈,“我看看。”

侧身,躲开。

“别闹。”

还是不说话,眸色如水,晶莹流光,视死如归的姿态捍卫后背。

陆征很无奈,头疼到无以复加!

当了二十几年的老爷们儿,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哄女人,尤其,这个女人又疯又痞,无法无天!

谈熙面上淡定,像模像样,其实脑子里早就糊成一团。

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刚才,她离他很近,近得能数清男人的睫毛,也能闻到他呼吸间喷洒的烟味,夹杂着洗衣皂的清香,顽强钻进鼻孔,沁入心脾。

心,怦然而动。

如果说,前面的挑逗只是不肯服输的犟性作祟,那之后主动凑上去,作势落下的一吻,便是情不自禁的产物。

那一瞬间,她是真的想尝尝这个男人是何滋味。

无关爱与不爱,动不动情,只有一点,谈熙很确定,那就是——她对这根棒槌很好奇。

陆卉同父异母的弟弟,秦天霖的舅舅,陆氏财阀掌舵者,当过兵,听说还毙过人,行事决绝,杀伐果断……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长得帅,身材好,家伙够大!

谈熙咽了咽口水,眼冒绿光……

------题外话------

6·2,要比6·1更快乐哦!大宝宝们,Loveyou!

正确答案是A,咱家陆老二呦!恭喜答对的宝宝们,答错的宝宝别灰心,下次还有机会哒~

另外,嫌《拽媳》不够肥的宝宝可以移步隔壁《孕妻》,已经完结,肥美多汁,欢迎跳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