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兮兮要喝水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甩甩头,暂时摆脱困顿,扶着床沿站起来。

从购物袋里取出矿泉水,拧了半天,瓶盖稳稳盘踞瓶口,没开。

“唉~”

叹了口气,摸黑坐到床上,果然,人一倒霉,喝口水都要出问题。

歇了半分钟,实在太渴,索性用牙齿咬住瓶盖,两只手死命掰瓶身——

呼!

终于拧开了。

猛灌两口,水渍顺着唇角滑进脖颈,湿了前襟,却冰冰凉凉,格外舒爽。

躺回床上,再次沉入梦乡。

没一会儿,又渴了,只是这回谈熙没能爬起来。

半梦半醒间,只觉口干舌燥,出了汗,浸进后背还未痊愈伤口,火辣辣疼。

不知道熬了多久,直到眼皮被人撑开,强光射进眼里,她才安心昏睡过去。

“怎么样?”沉凛的嗓音,仿佛天生带冷。

庞绍勋收回手电筒,站直,“睡过去了。”

“还用你说?人就没醒过!”

“啧,你陆二也有眼拙的时候,”庞绍勋摇头,“没想到啊!”

“什么意思?”

“这丫头,虽然烧得迷迷糊糊,意识却相当清醒,甚至可以说高度戒备。应该是怕没人发现,把命交待在这儿。我敢保证,就算今天咱们都不来,她也能伺机自救。”

陆征眉眼一动,若有所思。

庞绍勋看了眼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女孩儿,视线定格在丝丝渗血的唇瓣上,摇头,一声轻叹逸出唇边。

一个女孩子,逞什么强?

有时候,野得像只猴子,有时候又犟得像头牛,谜一样的眼睛,谜一样的人……

“现在情况如何?”

“打了退烧针,温度还没降下去,消炎药喂了,再处理一下后背伤口,应该就差不多了。”

“怎么处理?”

庞绍勋抽出一只药膏递给他,“外敷,每两小时一次。”

眼皮一跳,“给我?”

“不然?Well,你也可以让她自己涂,前提是,把人叫醒。”

陆征:“……”

“我很好奇,”抱臂环胸,庞绍勋一脸戏谑,“上午还好好一姑娘让你扛走了,不到一天,就把人折腾成这幅鬼样,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滚犊子!”

“哟!这就跟我恼上了?”

“赶紧走!”

“嘶……大半夜把我从床上挖起来,用完就撵人,这也忒不厚道了!卸磨杀驴玩儿得可劲儿呢?”

“杀的就是你这头笨驴。”

庞绍勋:“……”

“明天上午过来一趟。”

“啥?还使唤我上瘾了?”

“作为医务工作者,不该对你的病人负责到底吗?”

“……算你狠!”

庞绍勋走了,留下一只药膏,还有床上昏睡的某人。

陆征脱了外套,抓起烟盒、打火机拐进阳台。

已经凌晨两点,四方城在霓虹装点下,依旧绚烂璀璨。

夜风轻拂,烟头火星忽明忽暗,男人一张俊脸朦胧在烟雾之中,莫测难辨。

如果,不是钥匙落下,他不会去而复返。

如果,他没有去而复返,谈熙现在会怎样?

高烧三十九度八……

“不死也变成小傻子。”

一声轻嗤在暗夜中响起,男人灭了烟头,吐出最后一口,转身进入室内。

“水……”

床上突起的身影正不安份地乱动,嘤咛出声。

“病了还不老实!”

男人低咒,迈向床边的脚步却丝毫未停。

“水水……兮兮要喝水水……”

女孩儿软软糯糯的呢喃犹如轻羽,拂过男人心尖,又痒又麻。

陆征眸色一暗,视线从女孩儿嫣红的两腮移开,落在干涸的唇上。

几个小时前,还活蹦乱跳、无法无天,现在却蔫蔫地躺在床上,昏睡不醒。

比起蔫巴的喵,他还是喜欢上蹿下跳的猴子。

顺眼!

“热……兮兮热……要喝水水……”

环视一周,没有看到饮水机,也没有温水瓶,倒是有一只崭新的水壶。

目光落在床脚边的购物袋上,翻出一瓶矿泉水。

倒进玻璃杯。

“起来。”

“渴……水水……”

认命轻叹,把人扶起来,一手穿过脖颈,另一只手扶住水杯,送到嘴边。

辅一接触到清凉,谈熙大口吞咽。

男人扶着杯子,缓缓倾斜,动作下意识放柔。

“还要……”

“麻烦!”

扶着她躺回去,陆征又倒了半杯,照先前的姿势喂她喝下。

“还要吗?”

沉凛之中潜藏一丝柔和,或许连他自己都未能察觉。

谈熙摇头,突然,抿唇一笑,“饱……”

没有了玩世不恭的痞态,眉眼间,一派恬淡。

陆征动作一缓,黑亮的瞳孔在灯光下泛起深邃幽光,如平静湖面晕开的微波,层层荡漾……

悠远,神秘。

------题外话------

昨天的答案是C哦!嘿嘿,猜中的人比较少

今天继续——

问:接下来二爷会干嘛?

A、细细打量,认真端详,发现咱们熙熙是朵小娇花

B、忍不住,亲下去

C、没反应,扶着熙熙躺回床上

D、闻到熙熙身上的香味,心猿意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