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再不醒就扒光/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扶她躺好,陆征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壁灯昏黄,影影绰绰。

突然,手机震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响起。

转身,去到阳台,烟味散尽,夜风送来几许清冽的味道。

“喂。”

“臭小子,长这么大不会叫人?!部队待几年,最基本的礼貌也忘了?”炮筒子一样,连轰带炸。

“有什么事,说。”

“我是你爷爷!”咆哮乍起,伴随着拍桌的巨响。

陆征皱眉,“有事说事,没事的话,我挂了。”

“你敢?!”

通话切断。

“明天回来吃……喂?陆征?!臭小子,还真挂——”

两手撑在桌沿,陆觉民气得直喘,精瘦的胸膛上下起伏,身上宽大的睡衣也跟着一晃一荡。

“大半夜不睡觉,怎么跑书房来了?”温婉柔雅的嗓音,带着关切和担忧。

啪嗒——

灯光骤亮。

“谁又惹你生气了?”上前,替他顺气,“当心血压……”

叹息逸出唇边,责怪的话,难掩关切。

陆觉民抬手一挥,老眼怒瞪:“一边儿待着去!”

妇人收手,把桌上的茶杯端给他,“你呀,活了大半辈子,咋还是这副臭德性?难怪阿征不待见你!”

“别跟我提那小白眼儿狼!还不都是你作的妖!”

“嘶……老头子,说话凭良心!你跟孙子闹,干嘛往我身上扯?”

“臭小子敢气我,还不是被你给惯出来的?!”

“哦,小时候你就没惯着?”

“……”嘴角一动,没吱声儿。

“行了,阿征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气呢?”

“我看他要翻天!”

“以前他还在的部队的时候,你骂他没出息;现在照你的意思接手陆氏,你又嫌他太嚣张。非得鸡蛋里面挑骨头,是吧?”

“嗬,看看,还在替你乖孙子说话!”

妇人眼波一横,“敢情那不是你孙子?”

陆觉民喉头发哽,半晌,才虎着脸憋出一句:“懒得跟你一般见识。”

伸手,摊开,目光示意。

“你做什么?”

“电话给我。”

“不给。”

“这个周末还想不想让阿征回来吃饭了?”

老脸一红,“拿去。”

“你呀!从星期一盼到星期五,不就是想他回来吃顿饭吗?还非得摆个谱儿,结果被甩脸子了吧?该!”

“嘿,我说你……”

“喂,阿征呐,是奶奶……”

陆觉民闭口,两只耳朵竖起来。

“……这个周末回来吃饭吧,奶奶炖了你最喜欢的甲鱼汤,很鲜的……不累不累……知道你工作忙,可是再忙,也要吃饭是不是?开车很快就到了……好,那奶奶就等你回来了……拜拜……”

“怎么说?”老爷子轻咳两声,正襟危坐。

“答应了。”

“这么容易?”

“你以为有多难?”

“……”

“哟,快三点了?这个时候打电话,亏你想得出来!”

“臭小子肯定没睡!”

“就你事儿多!”剜了他一眼,“大半夜尽折腾人。”

“你今天吃豹子胆了?”居然敢对他大小声?

“懒得跟你掰,睡觉!”

“诶!怎么说走就走?等等我……臭小子答应要回来是吧?”

“……”

“你保证!”

“我保证,你乖孙子肯定按时到家,行了吗?”

“这还差不多……”

“……”

抽完最后一口,手机放回裤兜,陆征返回室内。

枕边,放着一只白色药膏。

伸手,先摸她的额头,再摸自己的,温度倒是降下去了,又开始冒冷汗。

“谈熙?”凑近,在她耳边低声开口。

“……”

“涂药了。”

“……”

“给你五秒钟,醒不过来就等着被扒光!”目露狠色。

床上的人,依然没动静。

二爷不愧是二爷,脸不红,气不喘,直接伸手掀被,把人翻过来,背朝上。

咔嚓——

领口处撕裂一方小口,顺势下剥,女孩儿纤细的后背跃然眼前,触手一片滑腻,只是斑驳的红痕却有些破坏美感。

几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

红与白的对比,宛若暴雨中被摧残的桃夭,破败,苍凉,依旧难掩风华。

怜惜的同时,油然而生一种想要蹂躏的冲动。

白纸滴墨,静湖坠石。

带着一种破坏、摧毁的邪恶,明知是错,偏偏控制不住要犯,清楚是罪,却依然我行我素。

瞳孔骤然一缩,陆征移开视线。

眼前的女孩儿,有种令人疯魔的怪力。

谈熙穿的是睡裙,不能从下往上撩,就只能从领口向下剪。

“好凉……”一声嘤咛。

男人涂药的动作顿住,下一秒,继续,直到抹遍所有伤处。

谈熙紧皱的眉头也渐趋舒缓,抿紧的唇瓣勾起一抹无意识的轻弧。

陆征替她拢好后襟,托住腰,正准备把人翻过来,不料一开始还安稳沉睡的某妞儿,突然挣扎起来。

男人措不及防,手一晃,谈熙俯面朝下,栽进枕头里。

“疼……”

------题外话------

昨天的答案是C哦,二爷就是这么不解风情

问:如果陆二骂熙熙,会用什么称呼?

A、小东西

B、小疯子

C、小痞子

D、狗东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