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花圈敬上/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这样的女儿,炎武痛心之余,更多的是愧疚。

每每醉时,兮兮像只温驯的小猫,安安静静靠在他肩头流泪,嘴里喊的是……“妈妈”。

一颗慈父心,顿时柔结百般,软到滴出水来。

再看女儿光洁的额间,浅浅一道细痕,愧疚更深。

所以,任凭江蕙用尽手段,炎武始终没有给她一个正式名分。

小三儿的身份,加上炎兮不时在圈子里“无意”泄露的八卦,一时间,江蕙沦为笑柄。

没有人知道,那次受伤,是她自己撞上去的。

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堕落在令炎武愧疚的同时,也为自己积累了大笔宝贵的人脉资源。

纨绔对纨绔,好比王八看绿豆。

没点资本,怎么出来玩?

能跟她混一起,要么富二代,要么官三代,个个都是寻欢作乐的高手。

刚回国那会儿,这些狐朋狗友,没少为炎兮忙前跑后。

当然,出来混,就免不了闯祸。

炎武进局子领人,成了家常便饭。

因此,去江蕙那儿的时间大大缩短。

江蕙也不是吃素的,想方设法留人,缠得男人无法招架。

这一大一小,互不相让,现实版宫心计拉开帷幕,好多人等着看笑话。

有个时绣那样厉害的妈,炎兮能怂?

青出于蓝,青于蓝,比狠,江蕙那把老骨头确实拼不过,可耐不住这女人活好,在床上把炎武收拾得服服帖帖。

不时,吹一吹枕头风,即便男人心里有愧,也经不起这番柔情攻势。

炎兮会傻到坐以待毙?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

十八岁生日那天,炎武替她准备了一辆价值千万的小跑当成人礼。

炎兮想都不想,直接拒绝,声泪俱下忏悔了以前的荒唐行为,发誓重新做人,并说出自己出国求学的想法。

江蕙暗喜,炎武愧疚。

“但是,我一天不同意,你就一天不许娶这个女人进门,一切等我学成归国再说。”

当着所有宾客,炎兮给了江小三儿一个响亮的巴掌。

炎武答应了。

“你看,赢的人还是我。”女孩儿亭亭玉立,笑得恬静温雅,只是眼底的恶劣让人毛骨悚然。

“别高兴得太早!”

几年蹉跎,江蕙老了,粉底比以前更厚,唇红得能滴血——外强中干。

“麻雀永远变不成凤凰,就算金鸡,你也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炎兮,你是个魔鬼!”

“当不成鬼,怎么找你索命?江蕙,我们之间,还没完呢。”

半个月后,一只行李箱,一张银行卡,炎兮直飞美利坚。

起初,还是玩,毕竟,当了这么多年女纨绔,有些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轻易改变。

甚至,比在国内的时候,更野更疯。

除了不碰毒,不涉黄,其他缺德事没少干。

一时间,“Yan”的名号在斯坦福那叫一个响当当,几乎全校皆知。

很快,炎兮凭着那股嗜玩的冲劲儿,成功跻身校园“高干圈”,和那些所谓的“风云人物”打成一片。

彼时,她头上还扣着顶“学渣”帽,又高调得离谱,引来不少非议。

最后,实在被闹烦了,躲到图书馆,泡了半个月,谁知月考冲到系前三,还上了全校红榜,拿到三千美金奖励。

所有人目瞪口呆,专业课教授惊掉下巴。

当然,斯坦福这种地方从来不缺学霸,炎兮顶多就是玩票性质,加上运气不错。

而她的风云事迹能传唱至今,还得归功于蹲局子这类鸟事。

就在小日子倍感滋润,乐不思蜀之际,国内传来炎武和江蕙订婚的消息。

当时,炎兮正和一群狐朋狗友在中式烧烤店撸串,半打瓶酒下肚,已经头昏脑涨,等对方说完,瞬间一个激灵,彻底清醒。

火急火燎赶回国内,从机场直奔4S店,开着从十八岁封存至今的小跑,直接撞开教堂大门。

一对新人正含情凝望对方,准备交换婚戒。

“狗男女。”

不顾尚有宾客在场,炎兮撂下花圈,径直走人。

花圈正中缠绕着一截白条:时绣敬上!

婚礼搞砸了,炎武沦为笑柄,江蕙气得住进医院。

三年未见,这才打了个照面,女儿就把他一张老脸给丢尽了,炎武大怒,下定决心要好好管教这个女儿。

然而,不等他有所动作,炎兮已经单方面见过律师,以年满二十岁为由,要求执行当初炎武立下的财产转让协议——

持股一半,财产平分!

那个时候,她只想得到更多,最好一毛钱也别给江小三儿留。

对炎武,已经失望透顶。

说她不孝也好,忘恩负义也罢,有些事,只为争口气。

以前,还住乡下的时候,经常听隔壁老人念叨:兮兮和时绣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姐妹花,漂亮着咧!

其实,她和母亲最像的地方并非容貌,而是——性、格!

倔强偏激,死磕到底,即便自损一万,也要破敌三千。

江蕙说:炎兮,你比毒蛇还狠!

狠吗?

看着头顶天花板,谈熙自嘲一笑。

出手不狠,江山难稳。

只有让敌人痛了,下次才不敢轻易来犯。

母亲说,这叫——

立威!

------题外话------

昨天是粽子节,所以,恭喜选A的妹砸!么么啪~(吃了个肉粽,里面全是肥油,一丢丢瘦的都没有,恶心死鱼哒╭(╯^╰)╮)

问:接下来剧情

A、炎兮斗老爸

B、炎兮斗江蕙

C、时绣身份之谜

D、回忆结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