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狗东西,滚去刷牙/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这么听话,陆征倒是别扭了。

心里毛毛的,顿觉诡异。

谈熙倒没想这么多,她是真的很累。加之,陆征刚才的话,让她很烦,所以才不想说话。

昨晚发烧,伤口发炎,她虽然意识不清,却也知道,有个人一直在照顾自己。

一开始,她觉得可能在医院,照顾她的人多半是童子鸡。

但是味儿不对,没有闻到刺鼻的消毒水。

可转念一想,管他是谁,能照顾自己就成,死不了就好。

没想到,是陆征这个二愣子。

嗯……原来冷硬的汉子也会照顾人,谈小妞很是受用。

“好了。”男人收手的同时,也把药膏放下。

她爬起来,拢好睡衣。

换来男人一声轻嗤,又不是没看过,还藏什么?

女人,就是矫情!

“我饿。”双手叉腰,一脸娇蛮。

“所以?”

“咱们去吃麻辣香锅吧!”咂咂嘴,已经开始咽口水。

“玩儿命呢,是吧?”

刚退烧,伤口发炎,还想吃辣的东西?

一个字儿——作!

“嘴里没味儿,不信你自己闻。啊~”

“狗东西,滚去刷牙!”额上青筋暴跳,男人怒斥,满眼嫌弃。

“你个棒槌,骂谁狗东西呢?!”

“谁应就骂谁。”

“你!”

“五分钟,时间一到,爷走人,饿死活该。”

“啥?”

“四分五十七秒。”

“算你狠!”

五四三二……

“OK!”

白色短T,热裤,头发束成高马尾,露出光洁前额,脚上一双人字拖,露出十个圆润的脚趾头,趾甲盖是健康的浅粉色。

英气剑眉一挑,莞尔娇笑,“收拾好了。”

陆征转身,迈步。

“等等!你确定就这样出门?”

发丝凌乱,衬衣褶皱,知道你脸俊,可也经不起这么个糟蹋法儿吧?

果然,这年头,有颜就是任性!

陆征脚步一顿,调转方向往洗手间走。

砰——

关门。

谈熙傻愣,半晌,才反应过来,笑得前俯后仰。

早知道她还多什么嘴啊?!大街上一遛,保管丢人丢到姥姥家。

“欸,你快点啊!给你两分钟,时间一到,姑奶奶立马走人,信不信?还剩一分五十八秒……”

半个小时后,谈熙站在一家粤菜馆门口,面目扭曲。

陆征停好车,上前,“不是饿了?进去。”

谈熙站在原地,没动。

“嗬,这又跟爷耍什么浑呢?”

“嘿嘿……”扭头看他,笑得那叫一个谄媚,“爷,咱打个商量呗?”

陆征摘了墨镜,“说。”

“能不能换一家?”

“原因。”

“不想吃甜。”

像粤菜馆这种番茄炒鸡蛋都能放糖的地儿,谈熙敬而远之。

想当年,她并不讨厌吃甜,只是躲进大凉山后,口味就向川菜跑偏了,到后来,那叫一个无辣不欢。

想想浸了层辣椒油的冒菜,再想想热气翻腾的火锅,馋虫蠢蠢欲动。

“舅,您就是我亲舅!答应嘛答应嘛……”拱手,两眼弯弯,像只耍赖的哈巴狗。

陆征心头一动,有种伸手在她脸上狠掐一把的欲望。

那娇俏的小脸儿,白白嫩嫩,只怕得拧出水来……

想归想,到底是当过兵的,意志力和自控力皆非常人能及。

握拳,按捺,轻咳两声借以掩饰,陆征这么些年的部队生活绝非白混,隐藏真实情绪这招儿练得那叫一个炉火纯青。

明明心里发暗骚,面儿上却看不出丝毫端倪,一脸正气。

“不吃甜?”

“嗯啊!”点头,大眼瞅他,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讨好。

“你想吃什么?”

“麻辣香锅!”脱口而出。

“不行。”

“舅~”

心肝脾肺齐齐一颤,男人面色骤沉,“不准。”

“小气!”

“不识好歹!”

一番磨搓,两人都不肯让步,谈熙性子倔,无奈肚子不争气,饿得前胸贴后背,最后只能任由男人宰割。

没办法,兜里有钱才是大爷。

谈熙想反抗,可她没底气啊!

吃过午饭,两人从馆子出来,谈熙嘴里除了甜,还是甜。

冷不防闻到葱姜蒜杂在一起融了醋味儿传来,顿时口舌生津,咂咂嘴,循着味道往街对面望去。

酸辣粉小摊,歪歪斜斜的红色招牌上几个白色大字分外惹眼——“不酸不收钱,不辣自打脸。”

“舅,有零钱不?”

“你又瞎犯什么浑?”

“别啊,瞧瞧你俩眼珠子,什么眼神儿嘛?盯恐怖分子似的……”

冷笑,好整以暇。

反正一遇到狗东西,注定不会有好事!

如果谈熙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估计会一鞋底子拍上去——呵呵他一脸。

“先回答我,有没有零钱?”

“有。”

“瞧见没,”伸手,直指街对面,“那小摊儿?”

“所以?”

嘿嘿嘿……

------题外话------

问:熙熙接下来会干啥?

A、叫陆二替她去买

B、要零钱

C、提议一起去吃

D、一起去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