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重归秦家众人审/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知道回来?”陆卉责怪地看了她一眼,面色不豫。

“厅里太闷,我出来透口气。”

“嗤——就你事多!”秦天美冷嗤。

岑云儿挽着老公,但笑不语,眼底幸灾乐祸却显而易见。

“车来了,回家再说。”秦晋辉发话,众人噤声。

谈熙被安排和秦天霖坐在一起,临上车前,她忍不住往停车场的方向看了眼,目之所及,没有路虎车的影子。

“半个月不见,你变了很多。”平稳前行的车内,秦天霖淡淡开口。

谈熙“哦”了声,看着窗外。

一路无话。

半个钟后,秦家老宅。

谈熙一进门,便径直就往楼上走,她很困,又吹了一夜冷风,这个时候,只想睡觉。

“站住。”陆卉的声音。

脚步一顿,转身,“有事吗?”

陆卉面色一僵,谈熙的表现太镇定,好像有什么事正在脱离掌控,这种感觉令她极度烦躁,隐约……恐慌。

秦晋辉在沙发上坐下,一言不发。

谈熙压下睡意,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最终化作唇畔一抹若有似无的轻笑。

秋后算账?

也好,迟早都要摊牌。

索性在长沙发另一头拣了个位置坐下,顺便蹬掉了脚上高跟鞋,光脚踩在地毯上。

秦天霖目光一闪。

岑云儿拉着老公在另一边坐下,俨然看客的姿态。

“今天晚上的事,你怎么说?”陆卉作为这个家的女主人,又是谈熙的婆婆,率先发话。

“晚上的事?晚上发生过什么吗?”

“谈熙,你少在我面前装!”

“妈,”清雅一笑,“你真的把我弄糊涂了,今晚不是周年酒会吗?宾主尽欢,还需要什么解释?”

言下之意,可以揭过的事,你非要小题大做。

“宾主尽欢?”陆卉冷笑,“你和天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闹起来,还说什么宾主尽欢?!”

“哦,所以,你是要我解释为什么和秦天霖闹吗?”

“你!”

“爸,”谈熙不想和陆卉多做纠缠,直接转向秦晋辉,“我知道您对公司的重视,又怎么会故意捣乱?”

重点在“故意”二字上,秦晋辉听懂了。

威严的目光扫过小儿子,旋即落在谈熙身上。

陆卉正准备开口,被他抬手拦下,“老二媳妇,你说。”

谈熙不意外。

秦晋辉是只老狐狸,表面威严大气,刚正不阿,可商人该有的自私和精明,他一样不差。

而且,这人最好面子!

她和秦天霖这一闹,相当于在众人面前,狠狠扇了他一耳刮子,面上不显,心里只怕藏着火药桶。

稍有不慎,谈熙就很可能成为炮灰。

陆卉这是想把她推出来,让秦晋辉撒气!

真是好心思。

“其实,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轻声一叹,换了个坐姿,“我住院期间……”

话音一顿,这是在提醒你儿子打了我!

“伤口并没有痊愈,想着自己到底是秦家的人,虽然和天霖……关系不好,但也不能无故缺席周年酒会,让秦家难堪。况且,现在家暴传闻甚嚣尘上,如果我没出现,不就让那些别有居心的人找到攻讦秦氏的借口?”

“我嫁过来不久,可也知道夫唱妇随、一损俱损的道理,我既然来了,又怎么会存心给秦家丢脸?”

“照你这么说,全是我们天霖的错,亏得你一片苦心?!”

陆卉就势发难,对于谈熙跳过她,直接找秦晋辉说项的举动明显心存不满。

抿唇,怯怯的目光望向陆卉,半晌,似下了好大决心,唇瓣咬得发白,谈熙这才开口:“妈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纠结的眼神,哽咽的嗓音,怎么看都是被欺负的模样。

倒把陆卉气得两眼直瞪,暗呸一声:惺惺作态!

没错,谈熙就是要恶心恶心她。

帮儿子,谈熙理解,人之常情;但是非不分,黑白颠倒,那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

陆卉接收到丈夫警告的眼神,心里把谈熙骂了个底儿朝天,明面上却不敢再放肆。

显然,她也意识到,这件事的重点不在谁对谁错,而是扫了秦晋辉的面子,谁来承受怒气。

“我记得,在宴会上,可是弟妹先发火的?”

岑云儿突然开口,秦天奇想阻止都来不及,只能暗自握拳。

这个关口,傻子才搅和进去!

“谈熙,你怎么说?”音调骤沉,“老二媳妇”不喊了,直接叫名字,看来秦晋辉这心,真不是一般的偏!

“早知道,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谈熙咬唇,眼底晶莹浮动,“可……可是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啊!”

秦天霖笑容猛滞,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天霖明明知道我会来,还带着别的女人出席,搂搂抱抱不说,还当着我的面极尽亲昵。爸,我好歹是秦家堂堂正正的儿媳妇,他这样做,我的脸,整个老秦家的脸往哪儿搁?那些在场的宾客又会怎么想?”

秦晋辉面色一变,陆卉心道——

完了!

------题外话------

熙熙正经起来,是不是很有贵妇范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