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唱念做打一场好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这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可细细寻思,其中深意竟让人不寒而栗。

先捅出秦天霖的错,却不站在道德制高点一味指责,而是拿秦家的脸面说事。

偏偏秦晋辉是个极顾面子的人,一听这话还得了?

当即,目光一冷,直射小儿子。

秦天霖咬牙,握拳的右手轻颤,眼底狂暴翻涌。

谈熙看在眼里,目露畏惧,恰好被秦晋辉看到,当即怒意更盛!

“天霖,你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不知道轻重?!”

“爸,你听我解释。”

“好,那你解释给我听,看你有什么新奇的说法!”

秦天霖一时语塞。

他另带女伴是事实,当众和谈熙起争执也是事实,不管他如何解释,都撇不干净。

“你姓秦,代表的是整个秦家,不能有任何行差踏错,更何况,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其中,有公司员工,也有生意伙伴,传出去,秦氏的名声也会被拖累!

“爸,都是我不好,但凡能忍,我也绝不出声。咱们关上门闹,总比在外人面前丢丑来得好。”

谈熙适时开口,气度海量。

陆卉登时一惊,看着眼前的二儿媳妇,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仅半个月,她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

脸还是那张脸,可谈吐气质却好像换作另一个人……

岑云儿心里也不是滋味,以前的谈熙可没有现在这般伶牙俐齿,只怕今后不好拿捏了。

秦晋辉闻言,面色稍缓,“难为你替这个家着想。”

以前,他总觉得二儿媳妇小家子气,说话做事不够爽利,如今看来,倒是他眼拙。

抬手,抹掉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谈熙再次开口——

“我知道,谈家和秦家结亲,有高攀的嫌疑,但我一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嫁过来,不是让他秦天霖随意打骂、糟蹋的!一次两次,好,我忍,就当是他压力大,需要发泄,可如果长此以往,不是逼我去死吗?!”

秦晋辉全身一震,陆卉也被谈熙那句“逼我去死”煞住。

只有秦天霖,目露嘲讽,隐忍的怒气令他额上青筋暴突。

那种恨不得把人撕碎的眼神,让谈熙顿觉心惊。

她几乎可以确定,原主和秦天霖之间肯定有一段隐晦的过去,且并不美好。

否则,谈熙不会固执地封存有关秦天霖的回忆,让她摸不到任何苗头。

心里痒痒的,极度好奇……

“熙熙,你……别说傻话。”陆卉僵硬着笑脸,试图放缓语气。

“妈,我真的受够了!”女孩儿眼底浮现出崩溃,情绪也激动起来,“天霖是怎么对我的,你看得一清二楚。我也是人,不是宠物,当初答应二叔二婶嫁过来,是因为秦家名声在外,总不会亏待我,可如今呢?何止亏待?那是家暴!虐待!”

自嘲一笑,谈熙目露凄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秦家,太让人失望……”

得益于秦晋辉的看重,以及陆卉的苦心钻营,秦家的名声有口皆碑,现在却被谈熙贬得一文不值,两人当场像被甩了一耳光,面色难看。

“孽子!”秦晋辉拍桌而起,“都是你做的好事!”

厅内一寂,众人噤声,只有谈熙抽抽搭搭的呜咽。

“爸,是她先挑衅,我才……”

“闭嘴!作为男人,你不该对女人动手;作为丈夫,你不该对妻子动手!做错了,还有理?”

“妻子?”冷讽勾唇,“她也配?”

“当初不是你指名道姓要娶她?现在,你一句‘不配’,就想撇得干干净净?!”

陆卉面色一变。

谈熙惊怔。

居然是秦天霖主动要娶的?那他为什么对自己是这种态度?

拿婚姻当儿戏?

或者……他想报复谁?

看陆卉的表情,她应该是知情者……

“爸,这是我和她的事,不用你管。”男人腮帮僵硬,已是忍到极致。

陆卉顺势上前,替丈夫顺气,还不忘狠瞪谈熙一眼。

“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不气,由着他们去折腾啊!”说着眼眶红了,眼底的关切和担忧不加掩饰,秦晋辉登时就心软了。

拍拍她的手,无声安慰。

陆卉点头,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得逞的快慰。

夫妻三十年,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秦晋辉。

谈熙眼观鼻,鼻观心,不再开口。

她公爹炸开的毛已经被厉害婆婆三言两语给捋顺,她这个时候再找事,恐怕会惹人厌烦,遂作沉默状。

至少,目前看来,她还是受害者,占据绝对的优势和主动权。

秦晋辉再偏心,也不会颠倒是非,否则如何维系他一家之主的威严?

“行了,”沉声一叹,“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管不着,也不想管!但是有一点,你们的所作所为绝不能影响整个秦家,拖累秦氏!否则,不管亲儿子,还是儿媳妇,我一个也不轻饶!”

秦天霖低眉敛目,“爸,我有分寸。”

“哼!最好是这样。还有,别让我发现你对自己媳妇儿动粗!”

“……嗯。”

陆卉挽着秦晋辉上楼,岑云儿和秦天奇也相携回房。

偌大的客厅只剩谈熙,还有秦天霖。

------题外话------

猜猜这两个人会做什么?

1、破口大骂

2、大打出手

3、阴阳怪气

4、虚与委蛇

PS:这是一道排序题!请叫我“脑细胞杀手小鱼鱼”!哒哒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