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不是二爷的风格/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分两头。

陆征刚从秦家出来,手机就响了。

“喂。”

“不是说这个周末回家吗?!人呢?!”那头,陆老爷子中气十足,辅一开嗓,陆征就迅速撤走了手机。

五秒钟后,恢复正常。

“你小子说话!别以为不开口就能蒙混过关,现在是翅膀硬了,心大了,脾气也一天比一天臭,说了让你早点回……”

“来的路上。”

呃——

抱怨戛然而止。

陆觉民顿住,胡子被哼出来的气吹得一翘一翘,像蔫了气的皮球,满腔怒火烟消云散。

对上老伴儿疑惑的眼神,轻咳两声掩饰尴尬,“哦,那个……注意安全。”

陆老太太瞋了他一眼,伸手。

“那个,你奶奶有话问你。”

言罢,将电话递到老伴儿手里。

“阿征,开车呢?”

“嗯。”

“哟,那我不跟你说了,一边开车,一边听电话多危险?”

“我用蓝牙。”想了想,补充道,“不影响。”

“这样啊……”老太太有些犹豫。

“奶奶,您有什么事?”

“哦,就是上次跟你提过宋夫人发起的慈善晚宴,我昨天已经拿到请帖,你的那份应该会送去公司。”

“嗯。”

“收到了?”

“嗯。我让姐陪您去。”

“小卉?”老太太一愣,眼神有些复杂。

陆觉民一听“陆卉”的名字,老脸顿时阴沉。

“公司忙,走不开。”理由简单粗暴。

老太太看了丈夫一眼,示意稍安勿躁,“这样也好。”

转眼去看墙上的挂钟,话锋一转,不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还要多久才到?汤已经在灶上煨着了……”

“最多四十分钟。”

想着马上就要见到乖孙,老太太顿时眉开眼笑,“那我开始摆饭,等你到了,时间刚刚好。”

挂断,收线。

陆征系好安全带,发动引擎,车身庞大的路虎一蹿而出。

消失在一片飞扬的尘土之中。

那头,老爷子正瞅老太太,好几次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

“想问什么直说,多大年纪了还别扭?”

老脸一红,“谁、谁别扭了?!”分贝高到离谱。

夫妻几十年,一看就是心虚,人老太太聪明,心里门儿清,面上却不动声色。

“是吗?那你嚎什么?”

“我!”

老太太瞅他,老爷子避开,老两口倒像热恋中的小情侣,撒了一地狗粮。

“那小子说什么?”

“路上呢,正往回赶。”

“这我知道。”

“那你想问什么?”

老脸微沉,目光也陡然郑重起来,“宋家的晚宴他准备让小卉跟你去?”

老太太一默,“我估摸着,应该是刚从那边出来,送帖子去了。”

“嘶……这不像那小子的风格啊!”陆觉民若有所思。

老太太想了想,点头,“确实不像。”

以前类似的应酬,说不去就不去,绝对没有转手下家,让人替的道理。

“有问题。”

“老头子,你别吓我。”

“送帖子是假,倒像……借着由头往秦家钻。”

那厢,谈熙好不容易摆脱“秦氏三妖”的刁难,跑回房间。

第一件事,关门;第二件事,上锁。

然后,身体一歪,栽进被窝。

伸了个懒腰,喟叹出声。

说实话,她还真有点舍不得这张床,Frette限量款,外观一流,舒适度更没话说。

之前,秦天霖要么夜不归宿,要么就是醉成一滩烂泥,可以说,打从谈熙住进这间卧房,床就一直是她在睡。

昨晚才体验过,跟医院的病床自然不在一个档次。

“唉……”

左滚三圈,右滚三圈,磨磨蹭蹭,虽然不情愿,不过想着能远离秦变态,瞬间又活力满满。

收拾好自己并不算多的换洗衣物、生活用品,从厕所到卧室彻头彻尾检查一遍,确定没有任何东西遗漏,谈熙把箱子拖到楼梯口。

“欸!你上来,替我搭把手。”

楼下路过的佣人目不斜视,像没听见一样。

谈熙怔讷,旋即冷笑勾唇。

还真被陆二那张乌鸦嘴给说中了,这是要……孤立她?

若真是这样,那陆卉的心眼儿可不是一般的小,亏她还是个豪门夫人。

苛待儿媳?

没胸襟,更没脑子。

明面儿上端得公正,做起事来却有失偏颇,想必,也是个拎不清的。

就不怕她狗急跳墙,鱼死网破?谈熙咬牙暗想,不过,除非情势所逼,否则她还是很惜命滴!

只是不知道该说陆卉是真不懂呢,还是太有信心?

把两口箱子堆码到楼梯一旁,谈熙转身去关卧室的门。

突然,动作一顿——

趿着拖鞋调头就便跑,哒哒哒下楼,开了冰箱,在手心捏了件东西,又兴冲冲跑回楼上。

风一样迅速,闪电般敏捷。

只是眼底的邪恶怎么压也压不住……

------题外话------

二爷是个大闷骚,哇咔咔!

问:熙熙拿了神马?

A、芥末

B、辣椒

C、酱油

D、胡椒

PS:熙熙身体里的小恶魔在蠢蠢欲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