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扑朔迷离的曾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呼……”

出了半山别墅区,卫影长舒口气。

蓦地,眼神一顿,侧首。

谈熙挑眉,“看我干嘛?”

“熙子,我怎么觉得……你不大对劲!”

“……”

“比如?”

咬唇,冥思,半晌挤出一句:“我也不知道。”

谈熙:“……”

“反正就是感觉不对。”皱眉,一本正经。

“我前段时间,进过一次医院,”伸手,指着头,“这里已经把很多人和事忘了。”

吱——

一个急刹,车轮摩擦地面发出刺耳尖鸣。

“什么?!”一声惊嚎,“你再说一遍!”

谈熙觉得,自己耳朵要聋。

深呼吸,“我说,生病住院,以前的事记不全了。”

目光急剧变幻,卫影怔愣。

谈熙不知道,原来一张脸上能够同时容纳这么多表情——皱眉,抿唇,嘴角下拉,眼底复杂翻涌,鼻翼张弛含愤,最终化作轻描淡写的一叹。

伸手,搭她肩头,“熙子,你要挺住!”

谈熙觉得,自己被雷劈中,七窍冒烟。

说好的义愤填膺呢?

说好的怒不可遏呢?

“没义气!”撇嘴,目露嫌弃。

卫影耸肩,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支矿泉水,拧开瓶盖,递给她,“其实,忘了也好。”

谈熙眉眼微动。

“你和秦天霖那档子……”话音猛顿,啧了声,“你真忘,还是假忘?不会逗我玩儿吧?那你怎么没把我忘了?”

按照狗血言情剧的套路,不是应该连自己都忘了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谈熙目露郑重,“我什么都记得,却唯独忘了和秦天霖的事。”

卫影目露惊诧,“你……真忘了?”

谈熙看了她一眼,头靠在车窗上,不说话。

“好吧,我信你。”

谈熙默默比了个“V”。

“难怪我觉得你跟之前不大一样……”

“那我之前什么样?”

卫影摆摆手,“既然你都忘了,还提它干嘛?”似想到什么,眼神愤恨起来,陡变凌厉,“他是不是动手打你了?”

谈熙没说话。

毕竟,这事儿太丢脸。

快二十岁的人了,还挨打,想想都憋屈,更何况亲口承认?

“你倒是吱个声儿啊!”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卫影整个人都焦躁起来。

怒其不争啊!

“吱。”

“……”

“熙子,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用怀疑,肯定是被你给气的!”

谈熙嘴角一抽,“猜到还问,该!”

“妈的!”一脚踹门上,“我就知道秦天霖那龟孙不会对你好!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对!禽兽!败类!”谈熙点头,学舌附和。

“还有你!”

“我?”谈熙很无辜。

“他动手,你就傻站着让他揍?不知道跑啊?!脑子被门夹了你!”

“说不定是被驴踢了……”

“瞎嘀咕什么呢?”

“哦,没什么。人都有犯傻的时候。”

“唉,”沉声一叹,卫影眼底划过心疼,“他这是拿你撒气……”

眼底暗光忽闪,“撒什么气?”

“还不是为了奚……”

“为了谁?”

卫影怪异地看了她一眼,“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

摇头。

“熙子,既然你潜意识选择遗忘,为什么还要问,还要想?当个无忧无虑的傻姑娘不好吗?”

到底是闺蜜,原主的心思被她摸得很透彻。

忘记,只为重新开始。

或许,她只想留一个干干净净的“谈熙”给后来人?

抑或,她爱他,得不到人,也要带着记忆去转世投胎?

不管哪种原因,逝者已矣,再执着于曾经的纠葛,除了满足无聊的八卦心理外,毫无意义。

“好,听你的,不问不想!”

“Good!”一个响指,卫影如释重负,说实话,那些事她也不知从何说起……

想了想,犹疑再三,还是决定开口,“如果,你真想知道,翻翻以前的日记本,应该会有答案……”

“日记?”

“别告诉我,你连写日记的习惯也忘了?”

“呵呵……”

原主还真是煞费苦心,一点儿线索也不留,抹得干干净净。

可想而知,那段“曾经”有多惨烈……

------题外话------

我知道宝宝们的心——很痒!(正经脸)

因为——鱼在挠!(邪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