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谁敢往前我弄死他!(求收)/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喝酒需要下药?

喝酒用得着一副逮人的架势?

谈熙想呵呵他一脸,竖中指!

赵斌面色骤沉,笑容僵硬在唇角。

作为地产大亨的独子,金钱堆儿养出来的纨绔,什么时候像这样被人指着鼻子骂?

况且,还是个女人!

他可以对宋白曲意逢迎,那是因为需要仰仗宋家的权势,却不代表随便什么人都能在他面前口出狂言!

“臭婊子,你找死!”

“满嘴喷粪!”

“你已经逃不掉了,还敢嚣张?”

言罢,朝红姨使了个眼色,示意给她点教训。

红姨等的就是这句话!

右胸位置还抽搐着疼,加之半年前才装了假体,现下被撞的地方又麻又胀,似要爆开。

恨恨看了谈熙一眼,目露狰狞,也不说话,直接伸手往她脸上招呼。

“熙子,小心!”

伴随着卫影的惊呼,女人哭天抢地的哀嚎接踵而至。

却不是本该挨打的谈熙。

只见红裙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红姨捂着左胸后退几步,直至背抵墙面才勉强稳住身形。

忽略那张扭曲的面孔,倒有几分“病弱西子胜三分”的情态,可惜,被横亘胸口的脚印破坏了美感。

谈熙淡定地收回右腿,也让众人见识到“一字马”的最高境界,瞧瞧那腿,又直又长,关键还能站着劈叉。

不仅好看,准头十足。

赵斌面色不豫,宋白却忍不住笑出声,唇畔肆意勾起的弧度,挟裹着不羁和叛逆。

谈熙朝他看去。

“你好像很厉害?”

“厉害谈不上,踹个八婆不成问题。”

“练过?”

“你猜。”

“不介意请你喝一杯吧?”

“谁请?”

“我。”

“这就是你请人的方式?”

“抱歉,他们太急。”

“所以?”

宋白轻飘飘的目光落在赵斌身上。

后者会意,即便心里有气,也不得不忍住,看宋白的样子应该想保她。

赵斌抬手一挥,黑衣保镖后退三步。

谈熙心下稍定。

红姨却突然想起什么,桀桀怪笑起来。

“死丫头,别白费心机了,你撑不了多久的!三分钟之内,‘神仙醉’就会生效,玉女变欲女,到时候求着男人轮你啊!”

谈熙默默飚了句脏话!

其实,情况远比老东西说的更糟!

意识到被下药的时候,她已经感觉四肢酸软,又经之前那番亡命奔逃,血液加速流动,药效吸收更快,所以,她现在除了手脚无力外,还隐约感受到一股自小腹攀升而起的灼热。

心一狠,咬破舌尖,疼痛让她暂时保持清醒。

莞尔勾唇,明眸澄澈。

视线穿过众人,最后落到宋白身上,笔直且无畏。

“你说,要请我喝酒?”

“美女肯赏脸?”

“让这些人滚开。”

宋白笑意渐收,“小爷疼女人,却不惯女人。”

“是嘛?真可惜……”

“不过,”话锋一转,“你例外。”

在赵斌诧异的目光下,宋白接过侍者递来的红酒朝她走去。

“喝了这杯,我就放你走如何?”

“还有她。”谈熙看向卫影,小妮子已经双颊绯红,两眼迷蒙。

“好。”

男人的手,骨节分明,白得令人惊叹,勃艮第葡萄酒杯在他指间稳扣,气球状的杯身,却并非最理想的10盎司容量,而是被灌注到杯口位置。

满满一杯血红酒液,挥发出极致醇香。

“喝光。洒一滴,你今天就别出这个门了。”轻描淡写,却难掩乖张。

他看不上赵斌,却对他送的大礼十分满意。

递到嘴边的美味,他没有理由不张口。

谈熙目光微闪,心思急转。

她还没有傻到相信这个男人的话,费这么多口舌,不过是缓兵之计。

瞳孔聚起一簇亮光,却在眨眼间消弭无形。

她突然笑起来,牵扯出苦涩的意味。

浓密纤长的睫羽轻颤,像羽毛拂过男人心尖儿,宋白呼吸一滞,下腹邪火直冲大脑!

“好,我喝。”

伸手去接。

“欺负熙子!该死——”卫影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头撞上宋白腹部,哼哧着粗气,像被激怒的母牛。

谈熙目光骤沉,迅速夺过男人手上的酒杯,碎裂声乍起,下一秒,碎片已然抵在宋白喉间。

“都别过来!谁敢往前一步,我弄死他!”

谈熙红着眼,一手紧握碎片,一手圈住人质的脖颈,“放下手里的东西,后退!听见没有?!”

力道一紧,碎片刺破皮肤,在男人颈间开出一朵血色小花。

赵斌面色剧变!

“所有人东西扔掉!退后!”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

如果宋白有个三长两短,宋家绝对不会放过他!

红姨也顾不上叫疼,瑟缩在角落里,目露惊恐,看向谈熙的目光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题外话------

二轮PK第三天!大家猜猜二大爷会不会在下章粗线咧?两人会啪啪啪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