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 不是应该叫他舅舅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去医院……”

彻底失去意识前,她抓着男人衣袖,倔强地叮嘱。

陆征把人抱上车,平放后座。

伸手探了探额头,又覆上双颊,眉心纠结成一团。

……

谈熙是被热醒的,像闷在蒸拿房里,全身黏腻。

蒸拿房?!

乍然一个激灵,翻身坐起。

警惕的目光环顾四周,半晌,长吁口气。

作势掀被,这才觉察手背扎着针头,连接输液管,斜上方正倒挂输液瓶。

“醒了?”

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谈熙挑眉,“童子鸡?”

男人面色一黑,“你叫我什么?”

“童、子、鸡。”

“你再说一遍试试?”

“童……唔!”

“你还真敢!”

“唔唔!”放手!

“还敢不敢乱喊?”

谈熙瞪大眼,摇头。

“算你识相。”言罢,捂嘴的手改摸额头,“还不错,总算退烧了。”

“童子鸡,这个怎么办?”她直直手背上的针头。

“什么怎么办……丫的还叫?!”

谈熙扯掉输液管,一个翻身,滚到最里面,后背抵着墙壁。

幸好这床够大。

“看来我哥说得没错,你丫就是作!”咬牙切齿。

“你哥?”眼珠一转,“陆征吗?”

“不然?”

谈熙“啧”了声,“怎么哪儿都有他亲戚?”

“过来。”

“干嘛?”瞬间警惕。

“量体温!”

“哦,那你把温度计扔过来,我自己量。”

庞绍勋:“……”

“他……人呢?”谈熙咬唇,俩眼珠子乱窜。

“谁?”

“陆征。”

“你不是应该叫他舅舅吗?”

谈熙耸肩,“称呼而已,叫什么重要吗?”

“称呼不重要,但辈分还在。”

“所以?”女孩儿偏着头,似笑非笑看他。

庞绍勋摇头,“当我没说。”眼底却划过深色。

女人呐,智多近妖,兼持“色”之利刃。

温柔乡,英雄冢,不是没有道理。

他还想开口说什么,手机响了,“温度计给你,夹在腋下,七分钟。”

“哦。”谈熙老老实实接过,夹紧。

庞绍勋转身出门,“喂,你好……我是……”

谈熙松了口气,平躺下来,开始仔细打量起这间卧室。

棕灰色系装修格调,除了床和左右两个床头柜,就剩正前方那面移动电视墙最为扎眼,墙后一张办公桌,旁边一个书架,架上整齐堆码着书籍。

简单到一丝不苟,冷硬,刚性。

很像某人的风格。

谈熙跳下床,光脚踩在木地板上也不觉得凉,夹着胳膊蹭到书架前,随手抽出一本。

《世界军事》。

再抽,德尔·哈特《战略论》。

抽了不下十回才发现了一本稍微感兴趣的——《拿破仑外传》。

此书又名《拿破仑的私生活》,作者是一法国佬,主讲拿破仑之香艳情史。

谈熙翻了两页,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勇气。

裹汉字的皮,卖法语的肉?!

缺德!

到洗手间转悠一圈儿,惊喜地发现有个按摩浴缸,洗手台上摆放着各种香味的精油。

谈熙一一扫过,居然还有黄瓜味?

黄瓜?

全身一抖,恶趣丛生。

“谈熙,十分钟到了。”庞绍勋叫她。

“哦,就来。”

灯光下,男人捏着温度计,指节修长,“37度,正常。”

“不会有后遗症吧?”

“虎狼之药,图一时欢快,尤其伤身。好在,是新药,尚在试验期,加之摄入分量不多,也并非静脉注射的方式,你也算福大命大。”

“我听说,没解药?”

“有,交媾。”

谈熙嘴角一抽。

“那我现在没事了?”

“暂时。以防万一,退烧药我搁桌上。”

“哦。”

“阿征应该很快回来,我医院有事,先走一步。”

谈熙送他出门,靠在门边,笑眯眯挥手,“童子鸡拜拜,记得想我,mua~”

男人险些一个踉跄。

再抬眼,门砰的一声,关了。

仰头,看天,“哥,祝你好运……”

不到十分钟,谈熙就把屋子逛了个遍。

三室一厅,一厨两卫,再加一个大阳台,搁了张躺椅,外加一张圆形咖啡桌。

除了必须的家用电器之外,杂物很少。

规规矩矩,条理分明,连沙发上的靠枕也是一个同一个面,同一个朝向。

“处女座?洁癖?”

谈熙翘着二郎腿,摇啊摇,兀自沉思。

一阵凉风刮过,掀动帘脚,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才发现自己全身湿透,凑近一闻,汗酸味儿浓。

想起卫生间里的按摩浴缸,“姑奶奶决定,先去洗个白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