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 大掌的魔力/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缸温水,五滴黄瓜味精油,整个浴室蒙上一层轻雾。

脱衣服的时候,谈熙才惊觉,自己身上裹的不是从小南國顺出来的廉价浴巾,而是一件衣服。

长袖长摆,宽腰高领,像个褐色的水桶,从脖颈罩到膝盖。

一个字,丑!

两个字,巨丑!

这种东西,怎么能穿在她酱紫青春朝气的小美眉身上呢?!

阿弥陀佛,简直就是罪过嘛!

也不知道是谁帮她换的……

眼前掠过童子鸡那张温润清隽的脸,下一秒,切换成陆征冷面无情的样子。

眼珠一转,丝毫不见羞赧,反倒嘚瑟起来,毕竟,这兄弟俩,一个俊,一个冷,都是不可多得的极品男人。

甭管哪一个,貌似她都赚到了。

突然,目光一顿,落在胸前两只瘪瘪的小笼包上,顿时底气全无。

“你们啥时候才能汹涌起来诶?”

神烦!

放到八分满,关水,精油的味儿已经出来了,鲜鲜嫩嫩,清香扑鼻。

脱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拿换洗衣物,蹦到卧室,哗啦——

柜门大开。

衬衣、西装归类整齐,很陆征的颜色,很陆征的风格。

谈熙嘴角抽抽,随手抓起一件,也不看,一头扎进浴室。

脱光,扒光,迫不及待投入浴缸的怀抱。

三十分钟后,谈熙从浴室出来。

辅一接触到新鲜的空气,顿觉神清气爽,感觉整个人又重新活过来。

吸吸鼻子,有点塞,再探探额头,应该没烧。

她想给陆征打电话,让他买内衣裤,却悲催地发现,没有那厮的手机号码。

嗯,可以先打给庞绍勋。

“喂,你好。”文质彬彬,疏淡有理,很官方的开场白。

“童子鸡!”

“……你又想折腾什么?”那头微愣,紧接着满满嫌弃,疏离却在无形间消散。

“陆……我舅的手机号码,你应该知道吧?”

“不知道。”

“睁眼说瞎话。”

“你找他?”

“对啊!”

“有事?”

“哦,让他给我买小可爱。”

那头呛咳一声,不敢置信地重复:“小可爱?!”

谈熙咧嘴,“看来庞医生知道的不少嘛!”

“咳咳……别胡说八道!还有,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

“多亏善解人意的护士姐姐们。”

“流氓!”

“啧,童子鸡就是童子鸡,经不起调戏!没劲……”

臭贫半晌,总算把陆征的号码搞到手。

谈熙默了一遍,记下,然后用座机拨过去。

她的手机和钱包全都落在小南國,不过,里面为数不多的联系人号码都在脑子里,门儿清!

丢了就丢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嘟嘟……”

拨了两遍,没人接?

第三遍还是老样子,谈熙闷闷地放下电话。

踱到阳台,天灰蒙蒙的,像夜幕降临前,又像太阳还没冒头的清晨。

女孩儿眼底闪过迷茫,她到底睡了多久?

回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

四点五十。

原来是早上。

“唉~”托着下巴,手肘撑在栏杆上,谈熙看看远处的天,又瞅瞅近处烟波浩渺的江景。

别说,水汽一氲,再加上初晨未散的雾,还真有几分桃源仙境的朦胧。

倒也不枉叫了“蓬莱”这个仙味儿十足的名儿。

难怪前段时间炒得热火朝天,进可揽江,退可观山,还能享受俯视睥睨的视觉快感,足以勾起每个男人的征服欲和英雄欲。

外表看上去,再简单不过的公寓式格局,价格却比一般别墅还高。

什么叫低调的奢华,这就是!

谈熙骂了句“闷骚”,不过心里却自有掂量。

都说男人的血性和精力挂钩,而精力又直接影响到床上战斗力。

而血性有三个指标——车、房、枪。

首先,是有没有的区别;再者,是品质上的差距。

而陆征,他有,且质量不低。

门锁转动的声响拉回某妞儿天马行空的思绪,转身,不等她进到客厅,男人高大的身躯已经堵在阳台门口。

嘶……动作够快啊!

“舅舅!”她笑,脆生生开口。

男人脸上一阵怪异,“洗澡了?”

“嗯啊!”

“阿勋呢?”

“接了个电话,说医院有事,他先走。”

男人“嗯”了声,蓦地,目光一顿,在谈熙怔愣的目光下,拨开她额前碎发,覆上额头。

大掌很暖,很宽,略带薄茧的指腹抵在娇嫩的肌肤上,有种坚硬的质感。

一颗乱跳的心,突然安定下来。

谈熙眨眨眼,叫他。

陆征眉眼微动,“退烧了。”

她刚想开口说什么,他却更快,指着垂耷两侧的长发,流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没吹干?”

谈熙摇头,一双水眸直勾勾盯着他,大大咧咧,不闪不避。

------题外话------

看吧,我都说了,不是套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