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不会赖你太久/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盗女娼。”

“你说什么?”

“不是吗?男人寻欢,女人卖笑,你不也去了,我为什么不能去?”

再说,她就想喝杯鸡尾酒,蒸个桑拿,招谁惹谁了?

“我跟你不一样。”

“狡辩!”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喂——你别走啊!”顾不上穿鞋,追上去,拽住男人袖口。

陆征冷眼一扫,停下。

“舅舅,我饿了……”

五分钟后,热腾腾的瘦肉粥,外加一盘软白软白的小馒头摆在面前。

谈熙凑近,闻了闻,抬眼看他。

“怎么变出来的?”

陆征拿起筷子,替她夹了一个,冷冷开口:“食不言。”

“臭规矩。”咕哝一声,倒也没再废话,填饱肚子才是当务之急。

这些东西从哪儿来,她当然知道,包装盒还在呢!不过是想趁机和他多说几句话罢了,还真不是一般的木!

“棒槌”没白叫。

“嗝,好饱……”拍拍肚皮,抽了张纸巾擦嘴,筷子却握在手里不放,意犹未尽。

“收拾一下,送你回秦家。”

动作僵滞,眉眼骤冷,“你说什么?”

不哭,不闹,没有大吼大叫,也并未胡搅蛮缠,只是冷得瘆人。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整整一夜,你该回去了。”低眉敛目,平静无波。

朝阳暖光洒在男人线条刚毅的侧脸,站在谈熙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他规律颤动的睫羽,明明是金橙色,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暖意。

还是那个陆征,冷漠入骨,不近人情。

啪——

筷子扣在桌上,谈熙起身,钢制椅脚划过地面,发出刺啦怪响。

“我困了。”

“谈熙……”

她竟然听出了无奈?

可笑!

“放心,不会赖你太久,睡醒就走。”

转身进了卧室,关门落锁。

看着女孩儿纤弱的背影,陆征皱眉,一声几不可察的轻叹伴随着关门声响起。

他们之间隔着那样一层关系,又怎么允许他拿她当孩子看?

外甥媳妇……

一抹冷笑爬上唇角,带着无奈,难掩自嘲。

背抵在门后,谈熙仰头,一抹晨辉映照在天花板上,伸手抹了抹眼角——干的。

这种时候,不应该哽咽无声,狂洒泪珠儿吗?

话说,她还挺郁闷的,可就是哭不出来啊,怪谁?

不就是扫地出门,被个臭男人嫌弃嘛,屁大点儿事儿!

委屈?

一点点。

挫败?

一丢丢。

伤心?

抱歉,还真没有!

毕竟,这妞儿脸皮够厚,经得起摔打,挨得过磨搓。

想了想,还是决定先睡一觉。

她真困了……

陆征听闻响动,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谈熙正开门。

转身,笑意明媚,“谢谢你收留我一晚,”挥挥爪子,“先走了,拜~”

“我送你。”

“打住!”

“谈熙,你别犟。”

两手一摊,“我啥时候犟了?这不挺好的嘛……行了,我下楼叫个的士,也就四五十分钟车程。您贵人事忙,不打扰咯。”

砰——

大门阖上,干脆爽利。

男人站在原地,目光晦暗不明,半晌,抬步行至阳台,俯视而下,便见女孩儿绕过花坛,刚好遇上一辆的士正下客。

“师傅,半山别墅去不?”

“上车吧。”

“好嘞!”谈熙回以甜笑。

司机大叔挠挠头,这姑娘笑起来贼俏咧!

错过了上班高峰,一路顺畅,刚好半个小时。

“姑娘,你住这儿?”

“嗯,我婆家。”

大叔惊了,“你恁个年轻就嫁人啦?”

“其实我快三十了。”一本正经说谎。

“不像啊……”

“可能我不怎么显老吧。”

“年轻好啊,漂亮!”

“谢谢,呀……”谈熙一咋呼。

“怎、怎么了?”

“我钱包忘带了,这样,您稍等片刻,我进屋拿钱。”

大叔很豪爽,“没问题,你去吧。”

谈熙跳下车,脚上还趿着人字拖,头发随意挽成花苞,几缕耳发迎风飘扬,高腰衬衣,不伦不类的热裤,这副尊荣恰好落在某人眼底。

“天霖?”

“嗯?”

“你看什么呢?”

“有趣。”一声轻嗤,笑容玩味。

女伴顺势望去,却见一个不修边幅的身影,顿时心生鄙夷,当然更多的是醋意,因为此刻坐在她身边的男人正目不转睛盯着邋遢女看!

“亲爱的,咱们该下车了。”藤蔓般缠上男人手臂,美女莞尔浅笑。

“不急。”

“你说,我就这样莽莽撞撞地跟着来了,你太太会不会……不开心?”

“太太?”冷声一笑,目露寒光,“不过是个摆设,一件玩意儿,你怕什么?”

看来,真如传言所说,秦家二房夫妻不睦,女伴长舒口气,放下心来。

旋即,窃喜上涌。

也许,抓紧身旁这个男人,她也有机会飞上枝头?

------题外话------

唉,二爷这臭德性,熙宝委屈了,一朝回到解放前欸!笨蛋阿征,就知道作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