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 我们几分熟?/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顿晚餐,谈熙吃得格外顺心。

一来,菜品合她口味;二来,不用见到陆卉、秦天霖母子二人。

倒是秦天美,居然下楼吃饭了,莫非……哭得太猛,饿狠了?

“老公,尝尝这个,王嫂手艺不错。”岑云儿笑着往丈夫碗里夹了块扣肉。

“嗯,还行。”尝过之后,中肯评价。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吃饭就吃饭,发什么狗粮……

“大嫂,你对我哥真体贴。不像某人,下黑手!”

岑云儿不接话,笑容却深了几分。

谈熙正夹一块个头不小的红烧肉,啪嗒——

所有人朝她行注目礼,“那个……手滑。”

秦天奇、岑云儿离得远,没受影响,可秦天美就坐旁边,汤汁溅到手背上,烫得她跳起来。

“你故意的!”

谈熙头也不抬,吃得津津有味。

“嗯,这个爆炒腰花挺香,大哥大嫂尝尝。”

秦天奇看了妹妹一眼,“坐下,好好吃饭。”

言罢,真的伸筷去夹那盘东西,“我怎么记得王嫂是负责清洁这块儿?”

“哦,林嫂还在医院养伤,恐怕还有段日子,我就临时调了王嫂过来帮忙。”岑云儿随后应道。

作为长房儿媳,她在家务事上有一定话语权。

“既然这样,不如把王嫂换到厨房,这么多年,也该变变口味……”

饭后,谈熙去花园散步,美其名曰——消食。

秦天美憋了一肚子气,又不敢和谈熙正面杠上,只好灰溜溜上楼。

她算看明白了,这就是条疯狗,你打她,她就能从你身上咬掉下块肉,然后当着你的面儿,吞进肚子里,最后还咂咂嘴,朝你示威。

说白了,就是死不要命!

狠起来,就算自伤八百,也要杀敌一千。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如果秦天美够聪明,就该明白主动招惹谈熙,不会有好果子吃。

八月的天,即便太阳下山也依旧燥热。

谈熙转了小半圈儿就浑身是汗,身上的衬衫也湿透,紧贴后背前胸,每个毛孔都在蒸腾。

话说,她这身儿还是陆二那轴货的。

也不知道那男人会不会有负罪感?

正准备回去,就撞上一身运动服准备起跑的秦天奇。

“大哥?”

“弟妹也在。”

“你要跑步?”

“嗯。”

“不是才刚吃完饭?”这个时候跑,真的不会胃疼吗?

男人抬腕,“四十分钟消化时间,足够。”

“哦,那你慢慢跑,我先回了。”

“等等!”

脚步稍顿,目露询问。

男人再三斟酌,“你和天霖的事,我听人说了。”

谈熙挑眉,静候下文。

秦天奇摇头,摆了摆手,“你不用紧张,也不必防备什么,我不是来讨伐谁,也没想规劝谁。”

“那你来干嘛了?”

“我代天霖向你道歉,他做的事确实有些过分。”

谈熙啧了声,围着他,左三圈右三圈,赤裸裸的眼神让秦天奇再也忍不住低咳一声,以示提醒。

却被谈熙当耳旁风忽略,照看不误。

“你看我做什么?”

女孩儿端着下巴,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整个秦家,就你没长歪,不容易呀!”

男人憋笑,双颊带红。

“行了,想笑就笑呗!真搞不懂你们男人,明明比谁都骚,偏要藏起来,装什么闷骚?俩字儿——虚伪!”

秦天奇无语半晌,突然来了句,“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如此活泼的一面?”

“那是因为咱俩不熟。”

“现在呢?”

“两分熟吧。”

男人嘴角一抽,“那什么才叫十分熟?”

谈熙奇怪地瞄了他一眼,“秦大公子,你傻啊?”

男人发愣,第一次,有人用“傻”这个字形容他。

“十分熟那不成老牛肉了?还怎么下口?只能扔。”

“那你喜欢几分熟?”不经大脑,就这么脱口而出。

谈熙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妥,秦天奇给她的总体印象还算不错,挺公道一小伙子,就是娶老婆的眼光low了点。

总之,比秦变态那渣货要好。

因此,也不介意多说几句。

“这得看情况。比如,君子之交淡如水,一分熟就成;蓝颜知己三分;闺蜜五分;情人六分;老公七分;肚子里爬出来的娃八分。”

“那两分算什么?”

“不讨厌,也不喜欢。”谈熙言简意赅。

男人呛住,半晌,才挤出一句,“你很直接。”

女孩儿两手一摊,丝毫不知谦虚为何物。

“Sure!(当然)”

------题外话------

谈妞儿有个特点,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那就是,她—的—脸—皮—炒—鸡—厚!像我!嘿嘿……

对了,乃们对我几分熟?好好想了再回答!不然鱼要发飙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