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 贱男配鸡如胶似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襟口半敞,谈熙瞄了眼,忍不住撇嘴。

不禁联想到另一具胸膛,她虽看得不多,却能想象掩藏在衣领下健康的古铜色和贲张的肌理线条……

很爷们儿,很陆征。

至于女人,蜂腰翘臀,该肥的地方有肉,该瘦的地方有骨,胸前更是波涛汹涌,紧裹在浴袍下,欲遮还露。

是个尤物,至少这张脸称得上绝色风华。

可惜,她不是男人,对美色也仅限欣赏,并不能勾起性趣。

于是,看过一眼后,便埋首面碗,不时喝口凉茶解辣。

厅内陷入沉寂,因而吸面条的哧溜声变得格外响亮。

秦天霖眸色暗沉,嘴角绷成一个尖利的弧度,揽在女伴腰侧的手不自觉收紧。

“二少爷……”王嫂看看这方,又瞅瞅那头,面露尴尬。

“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先出去……”

“天霖,人家饿了~”尤物小姐突然开口,言下之意,要吃东西?

“那麻烦王嫂再等一等,”搂着娇躯,另一头落座,正对谈熙,“宝贝儿想吃什么?”

话是对怀里人说的,眼睛却猛盯着对面。

尤物小姐面色一僵,暗生幽怨。

不是说,商业联姻,没有感情吗?

秦天霖管不了这么多,他只想快点弄清楚,下午那番话究竟什么意思?

瞎子?人渣?Out?

女人那张苍白的脸不时浮现眼前,上一刻还看到她被泪水沾湿的睫羽,后一秒却收起所有沉痛,无喜无悲。

一种惊惶蓦地攥紧心脏,他想问什么,张了张嘴,竟不知如何开口,只能看着她翩然走远。

纤细的背影仿佛在记忆里生根,就连趴伏耕耘、挥汗如雨之际也无法摒弃。

第一次,在床上分心,草草结束。

“嗯……吃什么呢?就跟她一样咯。”葱白指尖对准谈熙,笑意明媚。

林嫂询问的目光投向男人,后者点头。

“稍等。”言罢,转身进了厨房。

谈熙吹开面上一层漂浮的辣油,端碗喝汤,咕噜几口下肚,连打三个响嗝——爽!

男人嘴角一抽,尤物小姐先是惊疑不定,最后只剩鄙夷。

太粗俗了!

谈熙可不管,她姑奶奶怎么爽快怎么来,别人怎么看,跟她毛关系?

放筷擦嘴,起身走人。

“姐姐留步……”

谈熙惊到了,转身,两眼瞪得比铜铃还大:“你……叫我?”

轻声一嗯,赧然娇怯。

谈熙目露羞愤,女人暗自得意。

突然,砰!

一巴掌撂桌上,碗筷齐震。

“老娘年龄一十九,人格一米九,你他妈长没长心?确定只是姐、姐?!”那叫一个痛心疾首。

尤物小姐两眼发懵。

“不该叫俺老祖宗咩?!要不姑奶奶也成啊!自己身高矮,年龄大,人格low,当然,这些都不要紧。可是,你不能把什么人都看得跟你一样低下诶!很伤人的好吗?”

语重心长,谆谆教诲。

“你……我……天霖……”九曲回肠,一咏三叹。

秦天霖皱眉,看着女人泫然欲泣的面庞,隐约升起一抹烦躁,却在余光瞥见某人的时候,强制压下,抬手,轻抚女人后背,柔声安慰:“别哭……”

谈熙咂咂嘴,好一个贱男配鸡,如胶似漆。

“道歉。”

“啥?”掏掏耳朵,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道歉。”贱男重复。

“哦,对不起……”

秦天霖挑眉,目露惊诧,尤物小姐倚在他怀里,讽笑勾唇。

只是,下一秒——

“我不该把事实说得这么露骨,也不该在心里默默吐槽你是只鸡,哦,还有不该骂你是贱男。这也太虚伪了,反正奸夫淫妇早就没皮没脸,我应该大声说出心里话!这回不算,下次一定改!”

就差拍胸脯保证。

二人目瞪口呆,谈熙眨眨眼,结案陈词:“所以,姐姐不能乱喊,尤其是,贱男身边的一只鸡!”

挥手,走远,嘴里咕哝,“笑话,这一叫不成‘鸡姐’了?恶寒……”

------题外话------

谈熙:请叫我反转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