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轻轻擦过的一吻/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抱歉,孩子不懂事。”

谈熙低着头,闷闷回了句:“没关系。”

顾子航两颗黑眼珠丢溜溜乱转,贴到他叔耳边嘀咕了什么,然后顾怀琛抱着孩子走到谈熙身边。

“航航说,他见过你。”缓声慢调,温凉沁人。

“哦。”谈熙想,连声音都这么好听呢……

“在医院。”

“哦。”

“疯女人,你只会‘哦’吗?!”顾小盆友很愤怒。

“哦。”

顾子航:“……”

“我叫顾怀琛,是航航的三叔。”

谈熙抬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顾怀琛……

男人微怔,好一双漂亮的眼睛,比琉璃通透,似冰芯凉淡,扑闪间,灵气漫溢,诱人沉醉不醒……

只一眼,他便垂敛双眸,不敢再看。

“谈熙,”扬唇轻笑,眉眼飞扬,“谈话的谈,熙熙攘攘的熙。”

“你好。”淡笑颔首,温润如玉。

“疯女人。”顾小盆友瘪嘴,想学大人冷哼,没想到五音不全,“哼”变成了“夯(hang)”,瞬间把谈熙给乐得哟……

“哈哈哈哈……叫得比牛还难听!”

“你!”小拳头攥得紧紧,葡萄似的瞳仁积攒起幽幽怒意,嘴角一耷,眉心一蹙,身上每根汗毛好像随时都会变成倒刺竖起来。

很纯,很萌,很想亲一口。

而谈熙真的就这样做了,膝头并拢,微微一屈,达到齐平男人肩头的高度,大眼眨巴眨巴,然后,mua~

响亮一个啵。

顾小盆友呆了,就连顾怀琛也愣在原地,手足无措。

顾子航是顾家唯一的孙辈,有多受宠,可想而知。

偏偏这崽子性格乖僻,从生下来就不喜欢人抱,除了他父母和顾怀琛这个三叔,其他人一碰就哭,哭了还不够,得洗澡,所以家里没人敢招惹他。

就连姥姥、姥爷都不给碰,更别说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去看心理医生,说是轻微洁癖,略微有点强迫症。

这下可好,跳过了抱,还直接亲上了。

顾怀琛苦笑,他甚至能够预想,下一秒小东西嚎啕大哭,而他束手无策时的窘状。

谈熙不知道这么多,她想就做了,毕竟小奶娃娃细皮嫩肉,看上去真的很可口欸。

亲完,咂咂嘴,似回味。

婴儿独有的奶香,夹杂着六神花露水的味道,明明普通到不行,可就是好闻,特别香,很想下嘴咬一口。

然后,顾小底迪脸红了,从颊边蔓延到耳根,仿佛打了腮红,在原本奶油白的肤色映衬下,艳丽非凡。

“疯女人,讨厌!”偏头,不看她,瞳孔一闪一闪的,睫毛也颤动得厉害。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才几岁,就知道矫情,长大还得了?

她移了移脚,转到他面前,大眼对小眼。

顾子航躲开。

谈熙非往他跟前儿凑。

“害羞了?”

“疯女人!”

“我们好歹也kiss过,你是不是该换个称呼?”

“不换。”耳朵尖尖却红透了。

他上英语兴趣班,老师曾经说过,kiss就是亲亲,只有爸爸和妈妈才可以做。

“叫声姐姐来听?乖咯~”

“……”

“叫吧叫吧叫吧……”

“你烦死了!”

“叫不叫?!信不信我再亲……”

“不要!”两只肉嘟嘟的小手把脸捂住,缩进顾怀琛胸膛,像只小骆驼把头埋进沙里。

“你捂住我也能亲。”

“坏女人!大骗子!”

“叫姐姐。”

“不叫。”

“那我继续亲了……”说着就嘟起嘴巴,作势要往他胖乎乎的小手上啃。

小东西挣扎,推她的脸,谈熙非往前凑,突然力道一松,她惯性前倾,虽然反应及时,唇却无可避免擦过男人侧颈。

顾怀琛一震,全身僵直,激流窜过四肢百骸,心像触电般痉挛。

谈熙目露懊恼,稳住身形,不再逗小奶包。

“那个……”

“你……”

两人同时开口,顾子航趴在叔叔肩头,稀开一条小小的缝隙偷看。

“对不起,我好像闹过头了。”谈熙saysorry,坦坦荡荡。

顾怀琛反倒不好再说什么,敲了敲怀里不安份的娃,“没关系。”

心里却仍有余悸,像地震后的余震,一波接着一波……

谈熙吐吐舌头,站回原来位置,继续用脚尖画圈圈。

心想,这服务员怎么还没来……

顾子航却不乐意了,朝她挤眉弄眼,可惜谈熙低着头,压根儿没看见小东西扭曲滑稽的脸。

“其实,航航不喜欢和陌生人有肢体上的接触,不过,你好像是例外,”顿了顿,补充道:“唯一的例外。”

谈熙笑笑,偏着头看他,“是吗?”

顾怀琛点头,“他很喜欢你。”

“三叔!我才不喜欢疯女人呢!”小东西红着脸,瞬间炸毛。

“抱歉,让二位久等……”服务员小跑而来,刮起一阵风。

将一张小票递给谈熙,另外一张递给顾怀琛。

“这是二位的成交明细单,上面有电脑记录的详细收银时间,精确到秒……”

两相对照,谈熙以三秒的优势险胜,拿下鼠标。

服务员把钱退给顾怀琛,“先生,真的很抱歉。”

摆摆手,“没事。”

“三叔,买不到了……”顾小底迪很失望,眼巴巴瞅着谈熙……手里的纸袋。

倒也不哭不闹,一看就是家教很好。

“不会的,前几天已经托了国外的朋友,不出一个星期就能拿到。”

“真的?!是jack叔叔吗?”登时,两眼发光。

“嗯。小脑袋瓜还挺聪明。”

“当然!”

谈熙让服务员把她之前试用的那只包起来,但只肯出原价的一半。

“好的。”

顾怀琛过来告辞,“谈小姐……”

“熙熙。”

男人微愣。

“我不是什么‘小姐’。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谈熙;或者,像朋友那样喊一声熙熙。”

“那我们走了。”到底,没有叫出口。

谈熙垂眸,敛下其中一闪而过的失望。

再像,也终究不是他……

“小姐,你要的鼠标。”谈熙抽出五百块放到柜台上,不等找零,拔腿就跑。

“顾怀琛!”

男人驻足回头,便见一个高挑的身影小跑而来,两条白花花的长腿前后交迈,令人眩晕。

“呼……”停下,长舒口气,女孩儿咧嘴一笑,露出标准八颗牙,“你走得、真快……”

“嗯,”他点头,回之淡笑,“因为腿长。”

“没想到你也会开玩笑……”

顾怀琛挑眉,“我怎么就不会开玩笑?”

“因为你看上去很仙。”

“鲜?”他摇头,“都是老腊肉了,鲜不起来。”

“噗——我说的是仙人的仙。”

“哦,原来是这样。”话音一顿,“那你现在还觉得我,仙吗?”

谈熙点头。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难道我看上去很……飘逸?”

“不,是干净。”

顾怀琛一顿,他竟然从女孩儿眼底看到了一种名为“倔强”的情绪。

她在坚持什么?又或者,认定了什么?

心头涌上一丝怪异,他试图深究,却已无从探寻,她在笑,很正常,好像那一瞬间的失态,只是错觉而已。

谈熙把那只没拆封的鼠标连着纸袋塞进小奶包怀里,“不用谢。你给我亲一口,我送你一只鼠标,两不相欠了哈!下次见面,不准叫我疯女人!拜~”

“你……”顾怀琛开口,谈熙却不看他,转身,一头扎进人群。

女孩儿的背影终究消失在人海,烈日炎夏仿佛少了一寸光,变得不再晃眼,也少了些许*。

她说,两不相欠?

……

谈熙站在街边,后背抵着灯柱,俯身粗喘。

晶莹的汗滴顺着腮骨向下滑,全身湿泞不堪,t恤紧巴巴黏在背上,“热死姑奶奶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

也没料到这具身体这么能跑?

她已经蹿出几条街,甩开电脑城好远,但两条腿就是停不下来,像……装了马达。

脑子里掠过顾怀琛的脸,和记忆深处另一张脸重合,谈熙两眼眩晕。

她想,自己可能中暑了……

“老板,一瓶矿泉水,要冰的。”

“三块。”

拧开瓶盖,咕噜两口下肚,像重新活了过来。

又用手掌掬起一捧,往脸上浇,水滴顺着脸,滑进领口,很快湿了前胸。

好在足够宽松,不至于贴在身上。

其实,贴也贴不出什么名堂,湿身诱惑遇见32b,什么美感和旖旎都破灭了。

“陆总实在太客气,劳您亲自作陪,实在惭愧。”林博堂笑得如沐春风,若熟悉他的人,便能察觉其强装的笑意下难以掩盖的诚惶诚恐。

“林局长言重了。”说完,掏出打火机点烟,直接无视了那只朝他伸过来的手。

陈秘书上前,自然而然接过这茬,林博堂笑着和他相握,两人寒暄一番,倒也其乐融融。

“……林局,您看陆氏在平津那块地的绿化……”陈凯说一半,留一半,聪明人无须多言,一点就明。

林博堂大手一挥,笑得很是豪爽,“小问题,包在我身上。明天就下个批文,让下面的人尽快审查,绝对不耽误陆氏招标。”

“那就一切拜托。”

“好说好说。”

两手交握,陈凯将事先准备好的支票塞到男人掌心,林博堂不动声色揽下。

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陆总,陈秘书,告辞。”

“林局慢走。”

陆征没说话,深邃的目光定定望着前方某处,眉心逐渐拧紧……

------题外话------

明天就能见到二爷和熙熙的对手戏啦!蹦沙卡拉卡!(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