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到底谁是老司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00章

谈熙是在半躬着身体,兜扯领口的时候被偷袭了。

左手手腕被钳,矿泉水瓶砸在地上,溅起一串水花,谈熙怒:“你他妈谁……”

头抬到一半,话卡在嘴边,她整个人僵住,保持着半躬的姿势,右手还扯着领口。

傻了,愣了,呆了。

男人就站在面前,很近,嘴里叼着烟,外套静静躺在臂弯,西裤笔挺,直若刀裁。

黑色衬衫,领口微敞,没有领带、领结此类装饰,凌乱之中带着狂放的性感。

他站着,她躬着。

谈熙的视角正好可以将男人线条精致的下颌尽收眼底,凸出的喉结上下滚动。

她忍不住舔了舔唇,心里有只蠢蠢欲动的兽在咆哮,竟一时看痴了。

陆征本来不确定是她,距离远不说,又一直低着头,可越看越觉得熟悉,尤其是那股横劲,喝水的动作比老爷们儿还粗,恐怕没几个姑娘敢像她这样当街洗脸,还学男人扯领口进风?

偏偏这狗东西长相不赖,身材高挑,虽然胸小,可耐不住腿长,就这样明晃晃摆在街头,像朵夏日娇花,尤其招蜂引蝶。

往她旁边路过的人,没有一个不回头。

站在陆征这个位置,恰好可以从她扯开的领口,看到里面被黑色内衣包裹的两颗幼桃。

不够水润丰满,但形状却甚是好看。

心念所至,指尖微颤,竟生出一种把在手心细细赏玩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魔怔了……

“啧,眼睛往哪儿瞟?”谈熙站直,胸前旖旎也随之消失,不羞不恼,反而用一种近乎调侃的目光看他,微波潋滟。

陆征不急着开口,反而向前一跨,将两人之间的距离缩到最小。

谈熙挑眉,略微后仰,男人长臂一捞,大掌紧贴腰侧,将她整个人都拢在怀里。

附耳,低语:“你不就是露给爷看的?”

谈熙惊讶,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个人,侧首看他,不期然撞进一双沉邃凛然的眸中。

“啧,没看出来,你也挺能撩骚?”

男人食指轻动,沿着谈熙腰线摩挲。

“你怎么在这里?”

“陪客。”

“谁这么有面子,敢劳您大驾?”

“生意上的人。”

谈熙眨眼,从男人胸膛嗅到下巴,剑眉上挑:“喝酒了?”

“没醉。”

“喝醉的人才会强调自己没醉。”

“所以,你觉得我喝醉了?”男人眼底漆黑一片。

谈熙不闪不避,瞪回去,“要不然怎么尽说胡话?”

“胡话?”

“不是吗?”

力道猛然一紧,谈熙倒抽凉气,她腰快断了!

“你做什么?!”她痛,所以她怒,更恼这人仗着多喝几口马尿撒酒疯,粗暴,蛮干,半点不懂怜香惜玉。

女人的腰是让你这么掐的吗?!

二货!

“不喜欢我摸?”他笑,眼底涌上一层雾霭,出口竟是软绵轻挑的调调。

得,真醉了。

若在平时,他怎么会主动搂她,没有一巴掌把她拍飞就已经谢天谢地,还指望他能识情解趣,风花雪月?

也只有喝醉了,才能看到这样的陆征。

会挑逗,会暧昧,更是明骚无下限,让人酥到骨子里。

那……是不是可以做一些平时不敢做的事?谈熙心下一动,手开始试探着前进,慢慢摸索。

比如——

这胸好硬,比想象中更健壮;

肤色真好,介于古铜色和咖啡色之间,浓淡适度,深一分则糙,浅一度则秀;

鼻梁很挺,咬一口,咯得她牙疼。

谈熙得寸进尺,越来越放肆,眼里闪动着晶亮的光,比钻石更璀璨。

许真的醉了,陆征也由她乱来,瞪着一双黑飕飕的冷眼,却被醉意抹去了往日的凌厉,染上几分罕见的温情。

他站着,像根铁柱,手搭在她腰侧不肯放下,有点幼稚,些许倔强,像只护食的狼犬。

好想推到,狠狠蹂躏,肿么破?

谈熙身上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

潜藏的火星,再也按捺不住,猛然蹿高,以燎原之势迅速蔓延,势不可挡!

她甚至忘了,这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自己还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分分钟都有可能被围观。

直到一声轻咳响起,谈熙才猛然清醒。

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站在前方不远处,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打量她,或者说,他们。

面上残留的惊骇尚且来不及退去,可想而知,他受到了多大……惊吓。

“你好,我是陆总的秘书,陈凯。”

面上不动声色,内心隐隐崩残,陈同学表示,他很内伤。

打从酒楼门口,陆**oss望着街口对面怔怔出神之际,陈凯同学作为御前第一近侍兼狗腿,凭借其灵敏的嗅觉,闻到了……荷尔蒙发酵的情味。

在此之前,他从没在自家老板脸上看到除了冷漠以外的其他神情,可就在刚才,他竟然同时看到了嫌弃、冷嗤、不屑、愤怒种种情绪交织在那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上。

惊讶,甚至惊悚,都不足以形容他当时的表情。

反正,有个三岁小孩儿路过,指着他说了句——“妈妈快看,鬼是有影子的。”

陈凯默。

当他一路尾随,亲眼看到两人抱在一起,还是自家老板先伸手,陈凯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三观被彻底刷新。

然后,重启,又活过来。

谈熙闻言,只“哦”了声,并没有介绍自己的打算。

“陆征,你男人来接你回家。”语气绵软,暗含不快,她还没摸够呢……

噗——

陈凯一口老血喷十米,他什么时候成boss的男人了?

到底是职场历练过来的,反应很快,当即明了,这是对他不满,要发作的节奏啊……

可他到底哪里惹这位不快了?

谈熙别开眼,没有给他深入探究的机会。

咳咳……她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好事被打断,而恼羞成怒。

陈凯摸摸鼻子,未来老板娘似乎不大好伺候……

“陆总?我送你回去?”

喝醉的人原地不动,搁在谈熙腰侧的手却暗自用力,攀住不放。

“那我叫司机来接?”

没动,没反应。

陈凯冷汗直冒,很想直接跪地,问一句:爷,您到底闹哪样?

“要不趁时间还早,就近找个酒店休息,等酒醒之后再走?”

这回,男人掀起眼皮,凉凉地看了他一眼。

陈凯灵光一现,突然开窍了。

不再一个劲儿傻问,而是直接拍板,“这位小姐,陆总多喝了几杯,又顶着毒日头送客,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我现在要送一份紧急文件到区政府盖章,根本脱不开身,所以,能不能麻烦您带陆总去酒店,开间房让他好好睡一觉。”

没有给谈熙任何犹豫的机会,陈凯从自己包里掏出现金、银行卡通通塞到她怀里。

“那就麻烦您了,唉哟,我这边赶时间,先走一步,拜托您一定照顾好陆总!”

言罢,溜得比兔子还快。

谈熙第一反应是拒绝,她想吃点豆腐没错,可一听上酒店开房,她就浑身不自在。

这种情况,就跟上辈子一样。

玩的时候多大尺度她都能接受,可真到了临门一脚,提枪上阵,她立马怂蛋。

只怪,老天给了她一颗**的心,却忘了给她一个**的身体。

在这种事上,谈熙有洁癖,对开房避之不及。

谁知道那张床上,躺过多少人,颤抖过多少次,撒了多少脏东西……

“喂!你回来——我没带身份证!”跺脚,气愤。

陈凯朝她挥手,“放心,我把我的留下了。”

谈熙:“……”

pia——

“手拿开!”谈妞儿不开心,她觉得自己被强迫了,转头朝男人撒气。

“你不喜欢?”

“……”

“不喜欢我摸你?”喝醉的男人也固执得可爱,非要问清楚答案。

什么高冷、矜持通通都是浮云,如果说以前的陆征是站在云端、睥睨众生的仙,那如今此仙人已跌落神坛,和普通群众没什么两样。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用嘴吃饭,撅屁股拉屎。

谈熙呵呵两声,“比起被摸,我更愿意摸人。”

“嗯,给你摸。”两手摊开,一副任君采撷的姿态。

谈熙大窘,妈呀,这真的是陆征吗?

“你……确定自己喝醉了?”

目光顿住,面孔倏地阴沉,他说,“我、没、醉。”

一字一顿。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是是是……你没醉。”才怪。

“嗯,我喜欢听话的女人。”他笑得很浅,却甚是勾人,伸手挑下巴的动作由他来做,风流,却不下流。

挥开男人的手,谈熙目露警告,“醉了就给我安分点,信不信丢你在街上,然后被人当野鸭捡回去操练?!”

陆征:“……”

谈熙扛着男人一只粗臂,累得气喘吁吁,直至把人丢到床上,才彻底解脱。

两腿发软,顺着床边滑坐在地毯上。

身后,传来男人平稳的呼吸。

她像完成了一件十分了不起的大事,倍感欣慰。

瞄了眼时间,下午两点。

说早不早,说迟也不迟,然后——她发现自己饿了。

嗯,打电话叫客房服务。反正别人的钱,不花白不花,再说,她累死累活把人弄上来,还不算刚才在大厅登记、填表、领房卡这些琐事,拿点回报理所应当。

“你们有什么吃的……哦,那我要麻辣龙虾、夫妻肺片、水煮牛肉、小号榴莲披萨……对502号房……你动作稍微快点,饿死了……”

放下座机,谈熙随手捞起电视遥控,猛地,动作顿了顿,习惯真是害人不浅,她差点忘了床上还睡着个醉鬼,想想还是算了,别打扰人睡觉。

谈熙坐到沙发上,掏出手机,开始“削水果”。

冷气的风口正对头顶,不到十分钟,就冻得打摆子,左右手臂起了厚厚一层鸡皮疙瘩,她赶紧挪开。

纯棉t恤吸了不少汗,后背全湿了,冷气一吹,冰冰凉凉贴在皮肤上,谈熙牙齿打嗑。

“阿嚏——”

再这样下去,肯定感冒!

把室温调到二十八度,转身走进浴室,不管怎样,先洗个热水澡再说。

没有用这里的浴缸,谈熙直接开了花洒。

咦,不出水?

她拿起来看,呲——

“卧槽!”鬼东西喷她一脸,这下好了,上衣全部湿透,原本不打算洗头发,现在也非洗不可了。

速战速决,十五分钟后,谈熙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粉色。

转到阳台,把洗过的t恤晾好,不出意外,五点之前应该能干。

坐到床边,刚好避开冷气扫风区,单手将湿发拢至一侧,偏头,用干毛巾擦拭,下一秒,措不及防撞进男人漆黑深邃的眼中。

静止三秒。

“酒醒了?”谈熙眨眨眼。

男人薄唇一抿,不说话,眼里轻雾未散,有种朦胧的神秘感。

“陆征?”

“……”

“二爷?”

“……”

“舅舅?”

“你很吵。”

咦?看样子很清醒啊。

想了想,又问:“你醉了吗?”

“没、醉。”

得,酒还没醒。

谈熙长舒口气,毕竟,她现在这样,陆征要是醒了,还挺尴尬……

不过,话说回来,这人酒品够好的,醉了也不撒疯,比起那些又吵又闹的浑人,好了何止千百倍。

“你说,人和人之间怎么差别就那么大?”谈熙蹬掉拖鞋,爬到男人身侧,支起下巴打量他。

天庭开阔,唇线饱满,尤其那双醉时亦不减淡漠的眼,幽幽泛光,深沉无垠。

看着看着,就呆了,手也不听使唤,游弋在男人精致的五官,轻如点水。

与韩国盛产的花美男不同,这样的精致绝非以假乱真的化妆和光鲜亮丽的包装可以做到,而是基因赋予,得天独厚。

说是精致,也不尽然。

这个人身上中和了爷们儿的糙和军人的硬,没有一丝豪门骄子的纨绔,和她是两个极端。

谈熙打从第一眼见到他,便心知肚明,此人非我族类。

许是出于好奇,或者,只是觉得有趣,她开始乐此不疲地招惹他。

一个女人,招惹一个男人的方式,无非就是撩骚挑逗玩暧昧,一言不合滚床单。

“痒。”男人的嗓音有些嘶哑。

谈熙动作一顿,手指停在男人鼻尖,“陆征,你说,你要没醉的时候也能这么听话该多好?”

点头,“嗯,我喜欢听话的女人。”

谈熙哑然,定定看着他:“可我不会听话……”

不是“不听话”,而是“不会听话”。

叮咚——

“客房服务,送餐。”

谈熙回过神来,收手,下床,趿着拖鞋跑开,姑奶奶快饿死了,好嘛?

不愧是五星级,餐车一推进来,她就味道了那股辣香,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祝您,用餐愉快。”说完,自觉退出去,带上房门。

谈熙已经忍不住动筷,吃到一半才想起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咳咳……你要不要也来点?”

“……”

不说话?

估计不想搭理她,这棒槌,喝醉了也还是一样不近人情。

谈熙撇嘴,只能暂时把他撂一边儿,吃饱喝足才是人生头等大事。

要不,怎么有力气征服冰山?

等她填饱肚子,已经是半个钟头以后,正想是不是该叫个芝士蛋糕当甜点,原本睡在床上的人却突然坐起,吓了谈熙一大跳。

“过来。”

“啥?”

他重复,“过来。”

谈熙起身,往床边走。

“你干……”

下一秒,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她已经被男人压在身下。

“起开!”谈熙用手抵在男人胸膛,后背绵软的触感让她极度不安,浑身僵硬。

她没有失忆,这是在酒店,而她正躺在酒店的床上!

“不是想勾引我吗?火撩到一半就走,什么意思?”

谈熙震惊,半晌,“你没醉?”

邪笑扬唇,眼底却覆盖着万古不化的坚冰,冷肆,凛寒,“我早就说过,你不信而已。”

“陆征!我日你祖宗!骗我?你他妈骗我?!”愤怒、自恼、懊丧种种情绪汇集到一起,然后,砰的一声,爆了!

用脚踢,膝盖顶,手臂乱舞,指甲锋利,甚至连头撞头,下嘴咬这种小孩子打架才会用的招数也齐齐上阵,谈熙像头炸毛的幼狮,一狠起来,不管不顾。

陆征空有一身本领,却拿身下这个疯女人没有任何办法,他总不能把人劈晕,或者像男人打架那样直接轮拳,只能尽量把人压制住,不让她的腿乱蹬,手乱挥,还得注意力道轻重,怎一个狼狈了得!

“住手!”男人咆哮,“你再动,老子抽死你!”

谈熙像被施了定身术,手脚僵滞,下一秒,“你个二货!抽老娘?!挠死你……”

又是一轮新的鸡飞狗跳。

挣扎中,谈熙身上围裹的浴巾越来越松,下压的力道却越来越重,到后来,男人索性把全身重量都压到她身上。

“起来!重死了!”

“还动不动手?”

冷眼看他,谈熙讽笑:“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动手?”

男人轻咳,掩饰了眼底那抹不自然,转眼看别处。

饭局上,他确实喝了不少,之后送林博堂离开,偏巧看见她站在街对面,两条白花花的腿露到根儿,衣摆一遮,就像没穿裤子,当即眼窝一热,被酒精勾起的燥热演变成熊熊烈火,从小腹一直燃到大脑。

鬼使神差走了过去,又透过扯开的领口看到那等旖旎风景,所剩无多的理智防线彻底崩溃。

之后,他也说不清是醉是醒。

“怎么不说话?心虚?”谈熙累了,动作渐缓,改用语言攻击。

“我说了没醉,是你不信。”

“丫的!喝醉的人也会说自己没醉!”

“那是其他人。”

言下之意,他老实,他有理,他没错。

“这么说,是我一厢情愿,该担全责?”

陆征给她一个绝对赞同的眼神。

谈熙气得肝疼,“你敢不敢再无耻一点?”

“无耻?”沉声轻喃,意味深长,“比如,这样?”

男人低眸,谈熙循着他的视线,最终落在自己胸前。

浴巾半松,露出半个**,虽然不够丰满,还是可以勾勒出胸型。

“下流。”谈熙推他,“还想压到什么时候?”

“正好替你挤挤。不都说,沟是挤出来的?”

轰——

谈熙眼前发黑,耳朵嗡鸣,用一种极度惊悚的目光看着他。

“你……”还是那个陆征吗?

“吓到了?”一抹冷笑袭上唇畔,熟悉的神态,凛然到高不可攀。

深吸口气,冷静下来,“你想做什么?”

“谈熙,不是只有你能撩。”

“所以,你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你陆征才是个中高手?”

大掌钳住她秀气的下巴,扯了扯嘴角,“老子犯浑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别玩过头,被火灼了手。”

“你威胁我?”

“提醒而已。”

“嗬,”谈熙笑得极尽讽刺,学他钳人下巴的动作去捏他的下颌,回敬:“你难道没听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较年龄,除了证明你是个老人家,还有什么用?技术好不好,段位高不高,跟活了多少年没有半毛钱关系。好比,九十岁的老头可能是处男,十八岁的小美眉也许身经百战。老司机,就一定老吗?不见得……”

男人眸色微沉。

谈熙拢了拢浴巾,“陆征,你敢说,一点没被我撩到?”

“没有。”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一个男人压着一个女人,我不信,他没有提枪上阵的念头,除非……”

陆征心里咯噔一声。

“他、不、举。”

“你找死!”

“我可以理解为,恼羞成怒吗?”

“你!”

谈熙伸手,轻轻一推,男人放开她,仰躺在侧,眼睛盯着天花板,胸膛上下起伏。

她爬起来,一刻也不想躺在这张床上。

“你来真的?”

谈熙穿鞋的动作慢了半拍,目光微闪,“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懂。想玩,又不想负责,我陆征在你眼里,就这么好招惹?”

她穿好鞋,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他,“那你被我招惹到了吗?”

抽出一支烟,点燃,缭绕的雾气模糊了男人眉眼。

谈熙耸耸肩,“算了,当我没问。”

“有。”他说,“我是个男人,而你,是女人。”

他没有坐怀不乱的本事,可也不想随便。这么多年主动送上门的女人不少,或清纯,或妩媚,无一不是长相出挑、身材惹火,却没有一个能让他提起兴趣,除了谈熙。

她是个意外。

措手不及的意外。

谈熙没什么反应,面色平静,心绪无波。

陆征的意思,她懂,无非就是恰好入了爷的眼,让他有那么丁儿想放炮的冲动,不是什么狗屁爱情,甚至连好感也谈不上,只是纯粹的欲!

没有谁比谁高尚,她不也是恶趣作祟,想看冰山喷火嘛?

“ok,”一个响指,她坐回床沿,“说说你的想法。”

既然捅破了窗户纸,也就没什么好尴尬了。

陆征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干脆,眉心逐渐收拢,他突然犹豫了。

谈熙偏头,一双亮晶晶的眼眸水光浮动,直勾勾看他。

男人心里像被猫爪挠了一把,不是那种轻轻的,而是狠狠一划,连皮带肉,见了红。

“我们,”喉头发紧,“可以试试。”

“试什么?你的活,还是我的活?”

陆征咬牙,放在另一侧的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来回数次,已是汗水淋漓。

“都可以。”眼神闪避,故意躲开她探究的目光。

谈熙站起来,随着她的动作,男人呼吸明显一滞。

她说:“我要十分钟考虑。”

“嗯。”点头应允。

十分钟后,谈熙从浴室出来,已经换回自己的t恤。

男人斜倚床头,指间夹着香烟,即将燃尽。

谈熙走到他面前,踢了踢烟灰缸,男人指间一抖,烟头落地,被她用脚碾灭。

“考虑好了?”声音很哑,带着一丝颤,不知是因为忐忑,还是其他……

“嗯,考虑好了。”她笑,白净的脸上好似笼罩一层暖光。

陆征抬眼看她。

“我拒绝。”

说完,拎包走人。

“你什么意思?”

“陆征,想玩的是你,不是我。”谈熙头也不回,摔门走人。

砰——

世界安静了。

叮——电梯抵达,谈熙进去,一个人都没有。

正好!一脚踢上电梯后壁,整个空间都跟着颤抖,而后,缓缓下降。

“陆征你个王八蛋!想拉老娘当炮友,你他妈哪来的自信和勇气?”

啧啧……

会咬人的狗不叫,陆征还真是令她刮目相看。

当然,这里面或许有酒精的作用,不过,他既然敢说出来,就表示有这种念头。

闷骚的人浪起来,那才叫招架不住。

不过正好说明,他对她也不是完全没感觉。

想到这点,谈熙笑了,如今主动权貌似又回到她手里……

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喂?”对方接得很快。

“老公,是我~”谈熙出了电梯,大步离开酒店。

秦天霖皱眉,朝旁边的人摆摆手,又指着电话,那人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他起身,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

“是你?有什么事?”绷紧的声线,刻意僵冷。

谈熙撇嘴,这人还挺记仇……

“没事啊!我想你了嘛~”

“你又发什么疯?”男人打了个颤,一身鸡皮疙瘩。

“难道我就不能打个电话,问候问候自己的老公?”最后两个字被她故意咬重几分,秦天霖顿时觉得阴森。

说实话,打从谈熙住院回来,他就摸不清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老婆究竟在想什么。

甚至,秦天霖有时候很疑惑,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上一秒还笑脸相对,人比花娇,下一刻就能龇牙咧嘴,恨不得咬死你。

好莱坞巨星只怕也没她收放自如。

“如果你只是来耍嘴皮子的,那恕我不奉陪。”放在平时他还能呛上两句,不过,现在他有正事,没那个美国陪她打嘴仗。

“啧,还真是没情趣。男人呐,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秦天霖皱眉,潜意识不喜欢她说这样的话,听起来就像她见过很多男人一样。

“我在谈正事。你别这个时候闹……”

“行了,我是贤内助嘛,体谅你,记得回家吃晚饭喔~对了,舅舅好像找你有事,让你给他电话,拜~”

“那……”

不等他开口,通话已经结束。

秦天霖皱眉。

陆征找他能有什么事?

为什么不直接打他手机?

就算需要人转告,也不会是谈熙。

这两个人不熟吧?

还是说,这根本就是谈熙那个疯女人的恶作剧?

尽管心里有所疑惑,秦天霖还是拨通了陆征的号码。

万一真的有事……

“喂,舅舅,我是天霖,听说你找我有事?”

酒店房间内,身形挺拔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女人大步离开的背影,举着电话的右手指尖泛白。

垂放身侧的左手逐渐收拢,最终紧握成拳。

“嗯,是平津那块地的招标。”

“这个不是一直由我哥负责?”

“天奇电话不通,你记得转告他,早做准备。”

“好,我知道了。舅舅,以后有什么事让我妈转告,不用找谈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像……在警告?

“嗯。”

谈熙!

真的是你!

好,好得很!

咬牙切齿。

------题外话------

讲真,有没有被二爷吓到?下午五点,有二更哦~(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