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绿云罩顶,他要养媳妇/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情就此揭过。

林嫂被安排管卫生,王嫂继续留在厨房。

至于谈熙,可谓一战成名。

厉害,泼辣,得理不饶人,总之,不会有人再轻视她,也不敢轻视她。

当然,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秦天霖态度的转变。

他竟然出手帮二少奶奶惩治林嫂?!

“这两口子关系不是不好吗?二少爷怎么会帮二少奶奶?”

“嗨,谁知道呢?以前不好,不代表现在不好,我看他们挺配的。”

“也是……二少奶奶长得漂亮,又年轻,我瞧着那小脸儿啊,能掐出水儿似的,这么俏生生一姑娘搁身边儿,我要是男人,也当心尖子护!”

“话虽这样,可前段时间不还闹得鸡飞狗跳,哦,你以为二少奶奶住院是闹假的?”

“现在的小夫妻哪对不出些幺蛾子?年轻人,一时冲动也情有可原。好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时间久了,感情也慢慢加深。”

“猜来猜去也不嫌累。不怕告诉你们,咱二少爷对二少奶奶稀罕得很!什么感情不好,全是谣言!”

“你咋知道的?不会诓我们……”

“切,你们还不信……我上回轮夜班,外面的厕所堵了,就想去客厅那个。大概凌晨两三点这样,乌抹抹的,竟然有人坐在沙发上抽烟,你们猜是谁?”

“不会是二少爷?”

“可不就是!咱们二少爷正看着客房发呆咧!”

“呀!肯定想二少奶奶了呗……”

众人哄笑,好不暧昧。

这下,谈熙可算咸鱼翻身,从打入冷宫的“弃妇”,一夜之间成为“宠妃”,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变了。

毕竟,人家是有老公护着的,可不能随便招惹。

林嫂就是个血淋淋的教训。

外头如何议论,谈熙不知道,她现在正“斯文”地用餐。

“饱了。”放筷搁碗,“你们慢慢吃。”

擦嘴,作势起身。

秦天霖眉头一紧,“吃这么少?”

“不饿。”

“你在外面吃什么了?”

啧,反应真够快的……

“想知道?”谈熙眨眼,笑容神秘。

男人点头。

“就不想告诉你。”

转身,哼着跑调的《爱情买卖》翩然离去,长发因潮湿结成一簇一簇,随意耷在后背,少了几分飘逸。

男人瞳孔一缩,眸光晦暗。

“天霖,你跟谈熙……”陆卉开口,欲言又止。

“妈,我是我,她是她,没有任何关系。”表情淡淡,目光疏离。

陆卉舒了口气,笑着替他夹菜,“多吃点……”

谈熙回房,关门落锁,她确实不饿,下午在酒店吃太多,现在肚子还撑。

当着陆卉和秦变态的面,又勉强吃了几口,实在hold不住了。

还好,回来吃饭的人不多,正好省了问长问短的麻烦。

秦晋辉有应酬,秦天美据说要约会,不过秦天奇两口子居然也不在,这倒是奇怪了。

据谈熙这段时间的观察,秦天奇这个人表面看的确成熟稳重,但有时候成熟过头就成了“老旧”。

比如,每天按时上下班,当然,有应酬的时候除外,所以,通常都能在饭桌上见到他。

再比如,饭后四十分钟,雷打不动的跑步时间,有一回外面已经开始打雷了,他还是坚持要出去。

固定作息时间,早上起来必看当天晨报,手边还得搁一杯绿茶等等。

网上有个词,叫什么来着……

哦,老干部!

这就是退休老人家的生活好吗?

一成不变,一丝不苟。

其实,就是保守,通常来说,这种人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不过岑云儿倒是乐在其中,每每看他的眼神都在发光,如获至宝,也愿意配合男人的生活步调,堪称贤内助模范。

可今天两人都没回来,陆卉亲自打电话去催,通了不到十秒,草草收线。

谈熙目光一定,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岑云儿貌似接了个电话,面惨白惨白的,二话不说就拉着秦天奇走了,连早餐也没来得及吃。

看样子,出事了。

至于什么事,迟早会知道。

突然,传来震动的嗡鸣声,谈熙从包里摸出手机。

一看来电显示,眼睛登时就亮了。

“肥仔。”

“谈姐,我查到了。”咕咚,吞水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儿?”

“刚到家。”

“别急,慢慢说。”

那头粗喘几声,逐渐平稳下来,“我按您说的一路往北打听过去,连那种旮旯小巷都没放过,嘿,还真让我问到了!同仁街206号有一家风味小吃店,在街尾拐角,地势比较偏僻,所以生意也不太好,为了省房租,老板索性带着老婆孩子住在店里。8月7号那天晚上,他家孩子发烧,两口子轮流守着,为了省钱,没开自家的灯,好在窗户正对路灯可以借光。”

“大概凌晨两点左右,楼下传来打架的声音,但持续时间不长,等他伸头出去看的时候,已经没人了。老板以为可能是小混混闹着玩,也没多想,关了窗,回去继续照顾娃儿了。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开店,发现墙角被人撒了泥,清扫的时候居然发现了血迹!”

“8月7号……”摩挲着下巴,目露沉思。

“那天正好是老板娃儿的生日,他不可能记错。”

“周围有没有闭路电视?”

肥仔又往肚子里灌了杯水,语气明显低落下来,“那是条老街,杂货铺和小吃店居多。我从街头找到街尾,没有看到摄像头。”

“那正对小吃店有没有路况监控,或者抓拍装置?”

“……也没有。”

谈熙拧眉,“周围有什么标志性建筑或者比较出名的店面?”

肥仔细细回想,“远一点可以看到金融大厦,近的话……有一家酒,上半年从巴西弄来几个跳脱衣舞的洋妞儿,生意很红火,名声也越来越响。”

“酒?什么名字?”

“银窝,嘿嘿……是金银的银。”

谈熙:“……”

“听说归北面那片儿的老大罩,雷哥本人偶尔也去捧场。不过,他最近应该没心情。”

“怎么说?”

“他小舅子失踪大半个月了,听说,就是在银窝不见的,雷老大忙着找人,根本没时间寻欢作乐。”

一道亮光划过眼前,谈熙豁然开朗。

“小肥肥,你做得很好!”

“嘿嘿……谢谢姐!”先前的郁闷一扫而光。

“你打听的时候没暴露身份?”

“没有没有!我装成顾客,吃东西的时候跟老板闲聊,他自己把不住嘴什么都说了。”

“嗯,辛苦了,回头请你吃饭。”

“嘿嘿……姐,您甭客气,我大事做不来,跑个腿什么的还行。不过,您打听这个干啥?魏刚那群逼犊子肯定把人砍了,还在雷哥的地盘上,万一被发现……”

谈熙但笑不语,何止占用别人的地头,连人小舅子也砍。

正好,录像原本就在他们手里,谈熙要做的,只是提个醒,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在她的掌控范围内了。

希望魏刚的命够硬。

阿弥陀佛。

现在就等殷焕表态,距离零点,还有……四个小时。

叩叩叩——

“谁?”

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敲门?谈熙蹙眉,顺手删掉通话记录。

“是我。”

秦天霖?!他来干什么?

门拉开的瞬间,男人一脚踹上来,幸好谈熙闪得快,不然非得磕到门上,鼻青脸肿在所难免。

哐当——

门砸在墙上,木屑轻扬,谈熙只觉颊边掠起一阵劲风,呼啸而过。

“你撒什么疯?!”她怒。

男人黑着脸,目光阴沉,二话不说挤进来,又抬脚把门踢上,反手落锁。

谈熙心知不妙,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后退,企图远离,顺手拿起一个木制衣架挡在面前,防卫的姿势。

“呵,倒是有模有样,进了医院,果然长进不少。”

“秦天霖,你做什么?”

男人抬步紧逼,“你今天下午去哪里了?”

谈熙没说话,大脑飞速运转。

他为什么这样问?

知道了什么?

难道是她打过去的那通电话有问题?

不,不会。

秦天霖也许有所怀疑,但他还在摇摆,否则,不会闯进来质问,而是直接把证据甩在她脸上,然后说一句——“自己看,贱人!”

所以,谈熙只要稳住,不露端倪就好。

“闲逛。”

男人面并未好转,显然,对这个答案不甚满意。

“具体地方。”

“啧,秦天霖,你没问题?大晚上像强盗一样冲进来,又踹门,又踢人,你确定自己这儿,”手指正对太阳**,“正常?”

“强盗?踢人?你倒是会扣帽子。”扯开一边唇角,笑得不无讽刺。

“破门而入,来势汹汹,强盗都比你有原则,至少不为难女人。”

“嗯,不为难,只是抢回去当压寨夫人,暖炕生娃而已。”

谈熙:“……”

有病!

“so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男人眯了眯眼,“谈熙,从进来到现在三分零六秒,你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我答了你就麻溜地滚?”

“看情况。”

“一个川味排档,一家茶楼。”下意识略过酒店,太引人遐想。

“没有了?”

“没有。”

“你去茶楼做什么?”

“喝茶,见朋友。”

“什么朋友?”

谈熙抱臂环胸,用一种诡异又晦暗的眼神打量他,像撞破了什么惊天秘闻。

秦天霖头皮发麻,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说,“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话音一顿,莞尔扬唇,“一个妒夫。”

“呵,谈熙,你配吗?”冷笑,强自镇定,手却逐渐收拢,紧握成拳。

“既然不配,那你现在在做什么?话别说得太满,小心打脸。”

他作势抬手,谈熙向后一避,目露戒备。

“你怕我?”动作僵硬半空,无力垂落。

谈熙笑了,挑着眼尾看他,嫌恶和鄙夷纵览无遗,“一个对女人下死手的变态,我难道不应该怕?”

“所以你他妈给我戴绿帽?!”男人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猩红的眼底浮现出暴虐的凶光。

谈熙后退一步,脑海里全是他挥鞭抽打时,癫狂狠绝的样子,是了,就是这种眼神……

鲜血淋淋的女孩儿,蜷缩成瑟瑟发抖的一团,像个破布娃娃被丢弃在地板上。

谈熙瞳孔一缩,那些不属于自己却仿佛亲身经历的回忆涌上大脑,她既像旁观者目睹一切,又像当事人身临其境。

血污刺目,更揪心的是女孩儿眼底的绝望和浓郁化不开的悲伤。

“有资格吗?”偏头,不再看他,轻轻开口,恍若无声。

他还是听见了,怔愣。

“秦天霖,”她笑,蓦地转回头,四目相对,无惧无怖,只剩冰冷,“你凭什么质问我?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男人身形微晃。

“就算绿云罩顶,那你也是自作自受!我们俩什么关系?你是我丈夫吗?你有一个丈夫的担当吗?除了名义上那层牵连,我和你比陌生人还不如。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哪来的立场质问?还他妈要不要脸?!”

“就凭你是秦家承认的媳妇,一举一动都代表家族脸面,你要敢在外面乱来,别说我,天王老子都护不住你!”愤怒,气极,咬牙切齿。

谈熙笑了声,又短又尖,说不出的嘲讽。

“你是怕传出去丢面子?试想,天下绿帽千千万,为什么偏偏是你秦二少爷中奖?”

言下之意,你自己有问题,逼得老婆偷汉子,无能!

“所以,你承认了?”

“承认你麻痹!证据呢?你有证据吗?别逮着谁就咬,想往姑奶奶身上泼脏水,也要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男人面稍霁,半晌,“你头发怎么弄湿的?”

谈熙嗤了声,“天太热,用矿泉水降温不行吗?”

秦天霖不置可否。

她移到门边,拉开,示意他出去。

男人没动,背对她,突然开口,“你衣服,湿的。”

谈熙一愣,想起他刚才在客厅伸手搂自己的时候,闪过片刻僵硬,以及,那若有所思的深邃一眼。

原来如此……

在酒店统共待了不到两个小时,衣服没法晾干,当时她走得急,往身上一套,哪管什么干的湿的,没想到成了把柄。

好在,不算太湿,看起来没什么异样,摸的时候有点润而已。

“你去街头曝晒三十分钟试试?”白眼,无语状,“干的才奇怪,ok?”

定定看了她一眼,男人薄唇抿紧,目光晦暗,谈熙不闪不避,嘲讽轻哼。

半晌,丢下一句“好自为之”,转身离开。

谈熙把门摔得哐当作响,对着门缝嚎了句:“神经病!”

秦天霖上楼,撞见陆卉,低低叫了声“妈”,然后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陆卉看着紧闭的门,又望了眼楼下,眼底划过一抹冷光,稍纵即逝……

月沁凉,夜阑人静。

一条黑灯瞎火的小巷,尽头处隐约传来脚步声,猩红斑点缭绕在烟雾之中,随着男人吸纳的动作,忽明忽暗。

时而响起的细微猫叫,与隔壁巷子传出的狗吠遥相回应。

没有街灯霓虹,所幸石板路面搭得很平,笔直延伸,倒也不至于摔跤。

很难相信,摩登繁华的四方城里也会有如此破落的地方。

名唤,青铜巷,众所周知的贫民窟。

殷焕上楼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只壁虎,又软又棉,稍微抬脚,它便晃着尾巴溜之大吉。

停在五楼,中间那扇铁门,钥匙插进锁孔。

嗒——

一声轻响,门开了。

接着又换另一把,开里面那道木门。

推开瞬间,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袭上鼻端,他习以为常。

进门,换鞋,不想开灯,摸黑往沙发的方向走,然后,躺下来,静静抽完手上的烟。

本来想随手杵灭在地板上,想起什么,伸出另一只手往沙发下面乱摸,半晌,掏出个玻璃烟灰缸,将烟头碾灭。

八点二十。

要不要答应她?

殷焕知道,这是一笔只赚不亏的买卖,既能保全阿飞,又不至于暴露蔚然,可谈熙说的那事……

他不敢用兄弟去冒险。

一声轻叹在黑暗中响起,疲惫,无助,苦涩难掩。

再次睁眼,头顶明晃晃的灯光让他片刻怔愣。

“醒了?试试活动下脖子,你也是,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女人倚在厨房门边,系着卡通围裙,长长的头发被她绑起来,束成一络马尾,手里拿着锅铲,有菜香钻鼻子。

殷焕起身,脖子有点僵硬,把身上的毛毯收拢,塞到沙发一个角,起身,走到她面前。

轻轻一带,娇躯入怀的同时,嘴也堵上去,狂乱,粗暴,毫无章法,又咬又扯。

岑蔚然招架不住,推他:“老实点,锅里还有菜。”

“你不就是我的菜?”说着,低笑两声,灯光下,男人的脸似被邪气笼罩,平添妖冶。

女人一时怔愣,呆呆看着他,好像回到高中时代,那时,他就俊俏勾人,皮肤比她还白……

“嘶……做什么呢?疼。”

“你不专心。”

“好了,去盛饭,我把锅里的菜舀起来。”来四方城生活这么多年,她不是还会飙句乡音。

男人的手刚把她下摆从皮带的束缚里拽出来,哪里舍得。

“乖,让我摸一下,解解馋……”

“老惦记这种事,你也不烦?”

“我要烦了,怕你没地儿哭。”

“讨厌!”抬脚踹他,双颊却羞成绯。

“是是是,我讨厌,女人哪,口是心非!床上的时候,还咿咿呀呀叫得好听,穿上衣服就不认人,媳妇儿,你可不道义。”

“再说,我回学校了!”

“行行行,我不说……”他做了个封嘴的动作。

“等着,今天给你做了好吃的。”

殷焕摸摸鼻子,笑着去盛饭,至于那件事,暂且放一边,性福最重要。

等菜全部上桌,殷焕乐了。

韭菜炒牛肉,枸杞炖猪脚,再加两个小菜,两个人吃刚刚好。

“媳妇儿,我最近……不够卖力?”

岑蔚然装了碗猪脚汤,放到他面前,闻言,皱了皱眉,有点懵。

“卖什么力?”

“当然是这个……”他直接做动作,岑蔚然薄红未褪的颊边,登时变得嫣红。

“没、没有……”

“那你弄韭菜和枸杞让我吃?”

“这两种东西有问题吗?”

“你不知道这是壮阳的?”

“呃……不知道。”她摇头。

殷焕稀罕她这懵劲儿,凑上去猛啃一口,咂咂嘴,像只偷蜜成功的大猩猩。

“臭死了……一股韭菜味!”女人目露嫌弃,唇角却不自觉上扬。

“那我多吃点,今晚壮给你看。”笑得风骚又下流。

岑蔚然赏他个猪蹄,狠瞪:“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你的嘴能堵上,要不要试试?”

“先吃饭。”

“嗯,吃饱了才有力气。”

岑蔚然:“……”

饭后,她收拾了桌子,进厨房洗碗,把剩下的猪脚汤倒进保鲜盒,又细心地蒙上一层膜,放进冰箱。

切了西瓜,用盘子装起来。

“喏,冰的。”坐到沙发上。

“在哪儿买的?楼下那家少秤,下次别去……嘶,还挺甜。”

岑蔚然拉过他的手,就着吃过的那处咬了口,“嗯,甜!那是因为我会挑。”

嘿笑两声,“还是我媳妇儿会过日子。”

“放心,上次在楼下买到烂西瓜我就再也不去他家,这个是在学校水果店买的。”

“学校?你一路提过来的?”

“就当锻炼。”

男人面一沉,“下次不许这样,要买,就给我坐车!万一中暑怎么办?”

“行了行了,我知道!”

公交车要转,麻烦;叫出租太贵,还不如去楼下让那家敲竹杠。

“少敷衍!听见没有?!让媳妇儿顶着太阳,还提个西瓜走路,当你男人死的?!”

“好好的生什么气!我保证,下次一定坐车,行了不?”

男人脸上阴转晴,“嗯,这样才乖。”

“嘚瑟!”

“饭吃了,水果也吃了,是不是该做正事?”说着,整个身体压上来,根本没有给岑蔚然拒绝的机会。

“你怎么说风就是雨……别在这儿……”

殷焕把她抱到胸前,是那种抱奶娃娃的姿势,边走边亲。

砰——

房门关上,隔绝一室香艳。

暴雨初歇。

男人光着膀子倚在床头,手里夹着烟,一副餍足的样子。

岑蔚然半梦半醒,累得不行。

“殷焕……”

“嗯?”鼻音沉沉,比平时低哑。

“热。”

他从旁边抽屉里扯出一把老式蒲扇,还是上一个租客留下的。

男人一手夹烟,一手持扇,开始在她头上来回轻摇。

“再大点。”

“嗯。”他加快速度。

“凉吗?”

“凉。”

轻柔的风,抚平夏日独有的燥热,房间里还是闷闷的,心里却没有之前那种憋闷窒息的感觉。

日子苦了点,也还算温馨。

“明天有课吗?”他问。

“没有。”

“那我们去商场买把风扇回来。”

“好。我记得新纪元百货这几天在搞活动,有瑕疵商品折价,咱们去看看?”

“嗯,媳妇儿说了算。”

“身上粘,不舒服。你去打盆水过来。”

“我抱你去厕所洗洗不就行了,弄这么麻烦……”

“花洒怀了。”

“哦。你等等……”

几口把烟抽完,殷焕下床,胡乱套了条裤子开门出去。

很快,端着一盆温水进来,水面上浮着小方巾。

拧干,替她擦身上,动作谈不上多温柔,但从来不会弄疼她。

岑蔚然目光微闪,其实,她还有件事没说……

“明天晚上,我可能会出去一趟。”

“做什么?”他没抬头,手上动作麻利。

“高中同学会……”

殷焕动作一顿,低敛的眉头有收紧的趋势,只动略微了下,便恢复正常,看不出任何异样。

但就是这点轻得不能再轻的反应让一直紧盯着他的岑蔚然心头骤沉,眼里划过一抹怅然,很快消失干净。

还是忘不掉吗?

多少年了……

“班长说,她也会去。”

“谁?”就着同一盆水,他开始清理自己。

“张璐。”

动作彻底顿住,落在岑蔚然眼里又是一番重击,还好,她没有忘记微笑。

“哦。”这是他的回应。

然后,端着盆子出去,没有再看她一眼。

岑蔚然躺在床上,身体上的疲乏,抵不过心的困顿,她好累,却睡不着。

他在干什么?

怀缅初恋?

呵……

殷焕倒了水,准备回房间,跃跃欲试还想来一发。

目光掠过墙上老旧的挂钟钟面,顿住,已经十二点了!

心猛然提起,却在下一秒,轻轻落地。

这个钟不准,快了十五分。

从沙发上摸到手机,看了眼灯光还亮着的卧室,走进厨房,顺手把门关上。

铃响的时候,谈熙正用新买的鼠标大杀四方,“丫的,砍死你……”

电脑右下角显示准确的京都时间,十一点四十八。

还有十二分钟,她就可以睡觉了。

嗯?

手机在响!

扣下电脑屏幕,调整呼吸,按下绿通话键。

“我是殷焕。”

“考虑好了?”谈熙听见自己无比冷静的声音,很好,稳操胜券的气势。

“你说,你有办法对付魏刚?”

“嗯。”

“说到做到?”

“能不能弄死他,我不确定,但缺胳膊少腿儿还是可以的。”

即便做了心理准备,殷焕还是倒抽一口凉气。

“你有什么……”

“别问我怎么对付他,因为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就算告诉你,你也不一定能安排周全。”

“我们你做事,有没有钱拿?”殷焕开门见山。

“这要看你们够不够给力。”

“怎么说?”

“很简单,按劳分配,这个劳并非劳动的劳,而是功劳的劳。谁替我赚得多,谁就分得多。”

“不用流血?”

“不用。”

“没有生命危险?”

“没有,前提是操作得当。”

“你要多少人?”

“你有多少人?”

“加上我,二十七个。”

“我要求肥仔参与。”

“本来就没打算跳过他。”

“所以,你是答应了?”谈熙切中关键。

“嗯。”

“合作愉快。”她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殷焕喉头发痒,“……合作愉快。”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但他清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家徒四壁,连台空调都安不起……

今后,他不是一个人,还有媳妇儿要养,或许,这是机会也不一定。

那个女人,看上去还是挺有本事。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魏刚?”

“明天。”

“需要帮忙吗?”

“不用。”

“祝你成功。”

女孩儿轻笑两声,殷焕莫名生出一股诡异的寒凉。

她说,“等着看……”

就像一个小女孩儿坐在电视机前,等着少儿节目,简单纯粹,没有任何见血的预兆。

通话结束。

殷焕握着手机,唇发白,细碎的散发垂落额前,挡住他漆黑明亮的眼。

突然,厨房的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你怎么来了?”他皱眉。

岑蔚然看着男人手里,屏幕还亮着,成了唯一的光源。

“在打电话?”

她刚才在外面,听见一个女人的笑声。

很干净,就像……曾经的张璐。

------题外话------

七夕快乐!虐狗节快乐!必须二更哒~下午五点左右,可能会晚一点哈。然后就是,有月票的妞妞,别忘了鱼,二更在招手,快拿月票来召唤神龙!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