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跟着二货去上班/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cript> 陆卉见到陆征的时候,还讷讷反应不过来。

秦天美在旁边推她,“妈……”

“阿征,你怎么来了?”笑着,迎上去,“我让林嫂给你倒茶……”

“征少爷,喝茶。”林嫂动作快,不到五分钟,热滚滚的茶水摆在他面前。

陆征转眼,打量她,“你是陆家的?”

也只有陆家人才会称呼他“征少爷”。

“诶!以前在陆家帮佣,后来随小姐到这边,一待就是几十年……”

陆征点头,不再开口。

林嫂还想搭几句,可男人气场太强,她有些发怵。

“下去吧。”陆卉淡淡开口。

林嫂退开,躲进厨房仍心有余悸,“怪冷的……”

秦晋辉整装完毕,西服傍身,领带打得一丝不苟,成熟男性的魅力尽数彰显。

“阿征来了。”

“姐夫。”

两人颔首致意,视线接洽处,刀光剑影。

一个是老牌悍将,一个是初生新贵,胜负尚未可知。

“去书房谈。”

陆征点头应允。

两人进去之后,陆卉赶紧吩咐厨房。

“二爷留下来吃早餐,各种样式都多备一份……”

一大早,秦家上下因陆征这位稀客变得忙碌起来。

……

叩叩——

“谁?”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谈熙听见敲门声。

“二少奶奶,吃早餐了。”

“就来。”

她睡过头,误了早饭的次数不少,陆卉从来不管,今儿倒是破天荒想起她?

扭头,看窗外,很正常啊,太阳还是从东边升起来的……

谈熙出去的时候,陆卉正安排人入座。

秦天奇和岑云儿两口子不在,大概彻夜未归,所以并不拥挤。

陆征原本被安排坐在秦天奇的位置上,可能不想离主位太近,他后退一格,那是岑云儿的座位,正对谈熙。

王嫂报上菜单,记下在座各位想吃的东西,转身回了厨房。

很快,几个小女佣端着盘子或碗鱼贯而出,摆到对应的人面前,愣是没出丁点儿错。

难怪林嫂慌了,王嫂也是个人精,不吭声不出气地就把厨房改头换面,以前可没这些花样……

谈熙要的是杂酱面,根据她嗜辣的口味浇了一层红彤彤的辣子油,葱姜蒜剁成粒儿,两个金黄金黄的荷包蛋放在最上面。

动筷一搅,辣香喷鼻。

秦天霖就坐谈熙旁边,她这一翻一搅,辣味也跟着窜,男人呛咳起来,满脸通红,随手拿起一瓶喝的往嘴里灌。

谈熙瞪他,龇牙咧嘴:“你没有吗?干嘛喝我的?”

男人又咳了几声,才稳住呼吸,瞥了眼被她当宝护着的面碗,目露嫌弃,“吃的什么猪食……”

啪!

筷子拍在桌面上,女孩儿眯着眼睛笑。

“有本事再说一遍?”

秦天霖还真说了,口齿清晰,一字一顿。

谈熙也不生气,凉飕飕开口:“确实,前几天有头猪点名要吃这个,痘印现在还没消,喏……你说猪食,就猪食呗!反正又不止我一个……”

男人面上青白交加,额头那片尚未消退的红印更是实力打脸。

“闹什么闹?!都给我好好吃饭!”

秦晋辉发话,谈熙歇菜,这点眼色她还是有的。

“那个谁,麻烦替我拿瓶新的椰奶,这瓶扔掉,”顿了顿,小声嘟囔,“被猪拱了,说不定有病毒……”

她说得小声,只有旁边和对面的人能听清。

陆征埋首早餐,吃得很认真,隐匿了唇角些微上扬的弧度。

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秦天霖两只眼睛快被怒火给冲瞎了,却碍于他老爹在场,不敢发作。

这女人天生就跟他犯冲!

远的不说,就拿昨晚两人吵架,秦天霖回到房间,越想越不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心里憋着火,想喷又喷不出来!

她倒好,神清气爽去跑步,跟刘全讲话的声音恨不得把整个别墅的人吵醒。

而他刚睡着不到半个钟,还没来得及做梦……

再比如,此刻。

他都快气饱了,她还吃得津津有味,凭什么?!

“天霖,你吃个煎蛋。”陆卉这个当妈的察觉儿子情绪不对,借着往他碗里夹蛋的空档,递给他一个半是安抚、半是警告的眼神。

谈熙没看见,也不想去看,因为她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放在对面那个人身上了。

帅的人,怎么看都顺眼,哪怕吃屎……

陆征要的也是面条,不过跟她碗里这种不一样,是那种宽宽厚厚的刀削面。

筷子往汤里一捞就是一大坨,许是当兵养成的习惯,他动作很快,但良好的教养又赋予他非同常人的气质,一举一动都彰显从容,该守的餐桌礼仪,也毫不含糊。

所以,除了动作略快,陆征的吃相算是很好看的。

谈熙咂吧吞下一口面,舔舔嘴角,这男人——极品!

就是冷了点,木了些,好在是个闷骚,慢慢调教,总能把“闷”转“明”,介时,这老东西肯定特呛人!

想想都热血沸腾。

对面的女人不知道在盘算什么,眼神越来越亮,目光越来越辣,陆征没抬头都能感觉到那股浪劲儿,可想而知是有多外放。

好在,没人管她,也或者,向来如此,大家习惯了。

“爸妈,你们吃这个。”谈熙用干净筷子替秦晋辉和陆卉各自夹了些凉拌木耳,笑得那叫一个甜,“医生说,木耳养生,您二老多吃点,现在看起来三十岁,说不定吃完就变二十岁!”

嗓音清甜,人又活泼,关键是马屁到位,这下不仅陆卉高兴,连秦晋辉也挂了三分笑。

两人愣是把她夹的木耳全部塞进肚子里,还一脸满意。

顺理成章,谈熙开始给小姑子夹,连秦变态这个老公也得到一只鸡爪,就是品相有点残次,指头掉了两根……

最后,剩下陆征。

男人放筷,“我饱了。”

一碗面,只剩汤,干干净净。

谈熙转手拿勺,取了个干净的碗,盛上面汤,双手捧到他面前,在无人可见的角度,偷偷眨眼。

“吃面喝汤,益寿安康。舅舅给个面子呗?”

陆征眼底划过怔忪。

他不是没听过谈熙叫他“舅舅”,或恼羞成怒,或……含嗔带媚,可刚才那声不一样,少了嬉皮笑脸和挑逗撩拨,带上一种纯粹的认真,像……对待崇拜的人。

她,崇拜他?

这个认知让陆征有点惊愕,摇头置之。

谈熙又往他面前送了送,眉梢含笑,眼底尽是认真。

其实,她也没乱说。面条吃得太快容易积食,而面汤则刚好有助消化。以前,炎武还没发达的时候,家里指望理发店的收入过活,日子紧巴巴,连盒消食片都买不起。

有回,她吃撑了,抱着肚子在床上打滚儿,又没钱带她去医院,最后,被时绣灌了一大碗面汤,别说,还真有效。

陆征伸手,接过。

交递瞬间,她的指腹擦过男人指尖,旋了个转儿,流连的意味,暗含挑逗。

陆征眼神一暗,她却笑得愈发明媚。

“阿征,这丫头古灵精怪的,你要不想喝别勉强。”陆卉笑容关切,眼神柔和,却在转向谈熙的时候陡然变成警告,还有些埋怨。

稀客上门,招待人喝面汤?

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大牙!

“不碍事。”说完,一仰头,还真喝了。

陆卉有些吃惊,谈熙坐回原位,笑得山明水净。

秦天霖看了她一眼,余光不动声色去瞄陆征,眼底划过沉思。

他突然想起昨天下午谈熙那通电话。

按理说,她和陆征八竿子打不着,怎么会替他传话?

但也仅限于疑惑,并未往深处想,在他看来,陆征和谈熙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有交集。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秦天霖一个,其他人亦然。

这也是为什么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和谈熙的暧昧关系能够一直维持,并从裤裆升华到脑门儿的重要原因之一。

吃完早餐,各自行动。

秦晋辉去公司,边接电话,边往外走。

谈熙隐约听到“天奇”两个字,看来事情不小。

陆卉和秦天美相约扫货,已经让司机在门口候着,看这架势,准备大干一场。

秦天霖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边走边甩车钥匙,很快,传来跑车绝尘的轰鸣,谈熙骂了句“二世祖”,转头看见二货正往外走。

那腿,那背,那步伐,怎么看怎么顺!

“舅舅,”她冲上去,叫得甜,笑得也甜,“不介意搭个便车嚯?”

男人看了她一眼,冷得掉冰渣。

谈熙状若未见,脸上的笑绚烂了整个夏季,“舅舅~”

又换了。这次,是撒娇。

“跟上。”言罢,大步外迈。

谈熙赶紧拎了包包,追上去,YES!

还是那辆高高大大的路虎,车身沐浴在朝阳下,笼罩在金色光晕中,一如它的主人,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光芒积聚的焦点。

开门,长腿一搭,腰腹随之用力,轻松坐定。

一米七的个头不是闹假,又穿了宽松的直筒裤,衬衣束进裤头,一套动作下来,说不出的潇洒干脆。

男人坐到驾驶位,两眼平视前方,发动引擎,油门踩得猎猎作响,手刹一松,车身猛然前蹿,速度随之提上来,迎着夏日初晨独有的暖风,绝尘而去。

驶出半山别墅区,谈熙偏头,开始明目张胆打量他。

突然,冒了句:“面汤好喝吗?”

没应。

“你吃饱了没?”再接再厉。

还是不说话。

“陆征?”

“……”

“舅舅?”

“你很吵。”拧眉,冷冷吐出一句。

谈熙撇嘴,这人情商堪忧,好好说句话都不会,夹枪带棒的……

“你去公司?”她问。

“嗯。”

“我能跟着去吗?”大眼眨巴。

男人眉间褶皱变深,“你去做什么?”

“顺路看看。”

她原本约了肥仔见面,可以晚点出门,为了搭趟“便”车,她容易嘛?!

趁时间尚早,她还能溜达一圈儿。

“顺路?”男人反问,低沉的调调乍一听有种玩味在里面。

“嗯啊!”小鸡啄米。

“哦,那你说说公司的具体位置。”

谈熙:“……”

第一次,伶牙俐齿的某妞儿完全哽住。

四十分钟后,路虎驶入停车场,熄火,灭灯。

谈熙昏昏欲睡,耷着眼皮,全身犯懒劲儿,灵动的眼眸袭上困顿,整个人蔫蔫的。

“下车。”

“哦……”一开口,声音哑得发软,偏偏又是那种绵绵无力的调子。

落在男人耳中,心尖儿也随之颤颤。

“到了。”语气稍缓,他推门下车。

谈熙没动。

陆征绕过来,拉开车门,“下来。”

一个女孩子娇成这样,那胳膊腿儿轻轻一折估计就能掰断。

这话要是被谈熙听到,估计又得骂他“棒槌”。

“陆征,”巴巴眨眼,“我腿麻。”

“……”

“真的!一动就疼。”

温热的大掌攥住手腕,指根修长,骨节分明,薄茧摩挲在腕部皮肤,触电的感觉从手臂蔓延全身,谈熙心跳如雷。

“下来。”顿了顿,男人软下嗓音,“我在,别怕。”

谈熙看他一眼,又看看脚下,犹豫半晌,开始动腿。

辅一接触地面,两脚发软,陆征顺手一捞,谈熙被他以半揽的姿势护住。

一股清香钻入鼻尖,男人心神晃漾,那是……独属于处子的清甜,挟裹着致命的诱惑,引人深陷。

“站好。”

谈熙皱眉,白他一眼,刚才还温柔小意,转眼就冷得瘆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你别撒手,还麻着呢……”

待她缓和过来,男人撒手,转身往电梯里迈。

谈熙小跑跟上,挤进去,与他并肩而立。

“你跟来做什么?”

“陪你上班。”

“谈熙,我要工作。”

“嗯,你工作你的,我陪我的。”

“……”

一上去就是公司大门,谈熙打量着眼前这幢耸立在市中心寸土寸金之地的巍峨大楼,啧啧称奇。

不是那种单层出租的写字楼,而是整整一幢,从里到外,再加上旋转门前那个大到夸张的喷泉广场和刚才停车的地下车库——

全都姓陆!

“舅舅,你……”咽口水,“真有钱。”

冷眼一睨,酷到没朋友。

“我能抱大腿吗?”

“……”

“不给抱,那就捏胸!”谈妞儿恶狠狠呲牙,活脱脱一强抢民女的恶霸!

将人扯过来,眼睛对上眼睛,陆征目露警告,“想跟着,就老实点!”

她瘪嘴,宝宝委屈,可是宝宝不说。

“你要再敢蹦跶,有多远滚多远!”

嗯嗯!她点头,懂了。

老老实实跟在男人身边,进了旋转门后,谈熙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身着职业套装的男男女女步伐匆忙,要么夹着文件,要么低声交谈,见了陆征最多点点头,叫声“陆总”,然后继续埋首工作,一点儿没有见到上级的殷勤劲。

“陆征,你这Boss当得真没劲,都没人巴结……”

“不需要。”

昨天才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迎来,叫了声“陆总”,目光掠过谈熙,似有几分惊讶,随即恢复正常,开始一本正经汇报工作。

“上午九点,各部门月底总结,十点半和杰达陈总有约……”

汇报完毕,收起速记本,毕恭毕敬跟在陆征后面。

谈熙看了他好几眼,这人都目不斜视。

陈凯内心远没有面上这般平静,相反,惊涛骇浪!

Boss带女人来上班?!

这是天要下红雨的节奏啊!

他还算好的,其他人估计就……

等三人进了专用电梯,金属门合上的瞬间,一声尖叫乍响——

“啊啊啊!天哪——我是不是在梦游?!”

一人打头,众人随,八卦的气泡开始乱飞,之前还一本正经忙于工作的白领精英们秒变中年大妈,七嘴八舌。

“首先,那人是陆总,没错吧?”

整齐点头。

“然后,跟咱陆总身边儿的,除了陈秘书,还有个女的?”

再点头。

“那小美女是穿黑白条纹衬衣和Versace直筒牛仔裤,然否?”

“然!”

pia——拍大腿的声音,结案陈词:

“老娘没眼花。”

众人绝倒。

“陆总有女朋友了?”

“我看不像,两人都没牵手呢!”

“现在没牵而已,私底下指不定怎么腻歪!”

“可那女的……好小。”

“你指什么?”

“年龄,还有……胸。”

“可人家脸蛋长得好诶,又瘦又高,那腿,那腰,那气质……”

“咱陆总该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控?”

“说不定喜欢玩养成。”

“嗷嗷!萝莉配大叔,好浪漫……”

“上帝,请赐我一捧狗粮。”

而此刻,18楼,总裁办公室。

乍一看,空旷无人,只有咻咻的声音不时响起。

陈凯端着杯橙汁敲了半天的门,里面毫无回应。

搭上门把,径直推开,视线所及处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

心里咯噔一下,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小姑奶奶人呢?!

还好,咻咻的声音让他找回理智,循声走到沙发旁边,停下来,终于松了口气。

小姑奶奶正躺在沙发上,两腿微蜷,刚好可以将她完全容纳,举着手机,另一只手在屏幕上乱划,亮晶晶的眼里那是实打实的愤怒。

嘴里还念念有词。

陈凯断断续续听了几句,着实吓得不轻。

“削削削……削你丫个棒槌……全部砍掉……切切切……扒光……绑起来……”

“咳咳!您好。”

谈熙动作一顿,坐起来,手机被她丢在一边,屏幕朝上。

陈凯用余光瞄了眼,是削水果的游戏界面。

顿时,满头黑线。

“是不是陆征开完会了?!”

对上那双闪闪发亮的大眼,陈凯竟然生出一种罪恶感,“没、没有……”

“哦。”光芒黯淡下去,整个人蔫巴了。

“您喝橙汁吗?”

谈熙撇他一眼,伸手,接过来,“我叫谈熙,谈话的谈,熙熙攘攘的熙,别再您来您去,我瘆得慌。”

“谈小姐。”陈凯从善如流。

“过来,坐。”她往旁边挪,给他腾出一个空位。

陈凯眼皮一跳,“这个,不太好吧?工作时间……”

“陆征刚才不是让你好好招待我?”

呵呵两声,陈凯坐下,怎么看都拘谨,还带着防备。

“切,我又不是老虎,你怕什么?”

陈凯讪笑,努力让自己放松,心里却在疯狂吐槽:有些女人比老虎还可怕,好伐?

反正,在他看来,能让陆大Boss抓狂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而事实,的确如此。

“你叫陈凯是吧?包儿陈,凯子的凯?”

“您……记性真好。”特么为什么不能说凯旋的凯,非得是凯子……

“陆征的秘书?”

“是的。”

“贴身那种?”

“算……吧。”

“有多贴身?”

“还挺……贴身。”不对啊,怎么听起来怪怪的,陈凯纳闷儿。

“比起苏菲呢?”

“我们公司好像没有叫苏菲的秘书。”

“哦,那是姨妈巾。”

“……”

“诶!你被走啊!我就打个比方,行了,跳下一个。”

陈凯坐回去,牙齿打嗑,面部疯狂肌肉抽搐。

“您……问。”

谈熙目露嫌弃,“你能不能别笑,要笑就好好笑,怎么比哭还难看咧?”

陈凯:“……”他忍。

“你今年多大了?”

“30。”

“嘶……还挺老。娶媳妇儿了吗?”

“没有。”

“处对象呢?”

“也没有。”

“你不急啊?”

“不急。”

“你家里人也不急?”

“不急。”

“为什么不急?”

“暂时不想娶。”

“为什么不想娶?”

“……”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两眼一眯,呲呲冒着寒气,逼近,再近,“说,你是不是觊觎陆征?!”

陈秘书两耳嗡鸣,眼前发黑。

妈呀!谁来收了这妖精?

“你默认了!”某妞儿小眼神分分钟扎死人,刺得很。

“谈小姐,陆总和我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比白纸还纯,绝对没有那种乱七八糟的事!”

“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嘿嘿,我开个玩笑嘛,你急什么?”

陈凯:“……”

他现在有杀人的冲动。

谈熙滴溜着眼,四下张望,“为什么没看见女秘书?”

状若随意,好像就是闲口一问,没别的意思。

陈凯不敢有任何放松,全身肌肉紧绷起来,严阵以待。

“陆总说,不需要。”

“哦?”

“因为,麻烦。”

谈熙点头,“这倒像他会说的话。”

陈凯吁了口气,下一秒,再次提起——

“哪里麻烦了?”

“呃……这个陆总没说。”

“那你猜他怎么想的?”

“我哪里猜……”

话没说话,姑奶奶的脸顿时阴沉,“让你猜就猜,磨叽个啥?!”

陈凯一抖。

“说话!”

“可能是因为……因为……”

谈熙盯着他,眯眯眼,笑得诡异,陈凯咬牙,死就死吧!

“因为女秘书不仅每个月来事,还得生孩子休产假,生完孩子要喂奶把尿,拉拉杂杂一堆破事儿!”

“这是你说的,还是陆征说的?”

“呃……差不多,大概,也许,就是这意思……吧。”

谈熙摸摸下巴,若有所思。

下一秒,语出惊人:“不错,很有觉悟!”

陈凯替自家Boss默哀三秒,惹上这么个女人,除非挥刀自宫,不然真的难逃魔掌……

阿门。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一步,记得替我跟陆征说一声,拜~”

“谈小姐,你……不等陆总?”

目露疑惑,“我等他干嘛?”

“不用去吃个午餐什么?”

“哦,我们不吃,只坐。”

陆征答应让她坐车,可没说请她吃饭,某妞儿很有自知之明。

吓!陈凯面色发白,不吃,只……做……

“真、前卫……呵呵……”干笑两声。

谈熙眨眼,笑得意味深长,潜台词是:你懂的。

陈秘书的三观再次崩塌,一时半会儿,重建不起来,脑海里来来去去,只有一个念头——

Boss,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陆征!

“我给他留了纸条,压在烟灰缸下面,一定要提醒他看哦~”

“好的,您慢走。”

陈秘书身心俱疲,瘫软在沙发上。

这女人,太恐怖了……

哐当——

门被撞开,一身火烈鸟打扮的韩威冲进来。

“小美女呢?老陆终于思春了!哈哈哈——”

“人呢?怎么不在?凯子,问你话呢!”

“凯你个毛线!滚!”

“火气这么大……”

------题外话------

关于更新时间,评论区置顶公告笼统说的是【中午】,因为确实有点不稳定,所以只能暂时这样,抱歉了哈!下午有二更,大概五六点这样,大家有月票的砸过来吧,看能不能砸出个三更哈~嘻嘻!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