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你真的惹到我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先到这里,散会。”

总裁叫停,各部门经理鱼贯而出。

“还有财务部和技术部没发言,陆总怎么说停就停?”销售部经理一脸纳闷儿,却不难听出其中的幸灾乐祸。

“谁知道呢?好在我们人资部第一个被点名,早死早超生,今晚就带手底下那帮崽子出去high。”

“我们销售部今晚吃火锅,算是庆祝这个月安全度过。”

“诶,你有没有发现陆总今天好像……不在状态。”

“不会吧?我觉得跟平时一样,没什么不对劲……”

“我干HR(人力资源)这么多年,看人一看一个准,况且咱们跟陆总做事不止一天两天,你不熟悉,我还不熟悉?”

“你说真的?”

“我算了一下,从九点开会到九点五十散场,期间陆总低头看了四次手机,喝了三次水,还多次变换坐姿。”

“这你都注意到了?”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在看报告的时候,三次翻错页码,这在以前从没有过!所以,陆总肯定有问题!”

“咳咳!”一声重咳自两人身后传来。

“韩、韩总……”

一团大红走近,板着俊脸:“开会时间你们还有空闲聊?!”

“韩总,这都散了,还开会时间?”人资经理半开玩笑。

“是嘛?”他摸摸鼻子,嘀咕,“散得有够早……”

“如果您没什么事的话,我和蔡经理就先回了,部门那边还有好多杂事要安排。”

“等等!”

“韩总?”

“咳咳,刚才听你们说陆总看上去不太正常?”

“是啊!”人资经理把之前说的重复一遍,问他,“韩总,你跟陆总的时间最长,这事你怎么想的?”

“听你这么讲,倒还真有些反常。”

“惦记女朋友,开小差呢!”HR经理压低嗓音,笑得一脸笃定。

韩威眼前一亮,侃了这么半天,就等这句话!

销售经理还一脸懵逼,“陆总……有女朋友吗?”

“今天早上,我在停车场……”

偌大的会议室,人走茶凉。

挂钟发出嘀嗒报时声,时针指向10点。

椭圆形会议桌两侧已空,唯余上首端坐一人。

男人一手夹着香烟,指尖缭绕雾气,另一只手随意搭在膝头,状若沉思。

桌面上,正放着一部手机,屏幕朝下。

他翻过来,指腹轻触,屏幕随之变亮,是短信页面。

一张图片几乎霸占了整个屏幕,女孩儿坐在大班椅上,细长的双腿并拢,屈起,蹬在椅子上,双手抱住,下巴磕在膝头,垂坠的发丝散左右两侧,整个人缩在椅子上,像只慵懒的波斯猫。

因屈腿抱膝的动作,胸前受到挤压,加之衬衣领口呈自然V形,一道沟壑若隐若现。

偏偏女孩儿目光澄净,笑意娇憨,纯得像张白纸,就这么对着镜头,一手自拍,一手比V。

纯与媚交织,露得不动声色!

图片末尾还有字——

舅舅,我有事先走了,谢谢你的“顺风车”,奉上自拍一张聊表谢意。(你可以用来当屏保~)

PS:工作不要太拼命,注意休息,时间就像**,挤挤就有了。么么哒~

九点三十收到的短信,当时人力资源部正做报告,这是最让他放心的部门,所以不肖细听。

所以,陆征点开了,一串陌生的号码。

看到图片的瞬间,他呼吸僵滞,第一反应是按熄屏幕,待理智回归,又点开看了第二眼。

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脑子里全是那张图,甚至可以想象她是如何摆出这个动作,如何对着镜头笑,如何按下拍摄键……

那张椅子,是他的,象征着陆氏王国的最高权力所在,好比龙椅之于皇帝,宝马之于悍将。

她整个人蜷缩在上面,肆意,慵懒,甚至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将所谓的“最高权力”踩在脚下。

试想,一个女人,当着皇帝的面把龙椅当成踏脚的矮凳,抑或,把将军的马当作驴子抽打。

皇帝会如何反应?

将军是怒是愤?

其他人,陆征不知道,但他只想做一件事——

征服!

像男人征服女人那样,用最原始的方法,让她哭,让她叫,让她痛,让她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只有这样,他才能容忍一切,因为她是他的,纵容又何妨?

“该死!”

猩红的目光定在图片V字领口那处,恨不得灼出个洞来。

“谈熙,你真的惹到我了……”

陈凯听说提前散会,立马着手安排十点半和杰达陈总的会面事宜。

等一切就绪,已经十点一刻,还是不见陆征人影。

“小王,陆总人呢?”

“没回办公室。一楼来电话,说陈总已经在接待室了,需不需要迎上来?”

“多久了?”陈凯急得满嘴燎泡,面上却硬撑着,不能慌,不能慌……

“刚到。”

“嗯,你带人去接,中途尽量拖延时间,我马上联系陆总。”

“好。”

陈凯往会议室去,没出总裁办就迎面撞上陆征。

“人到了?”

“在楼下,我已经让小王几个去接。”

“把人带到办公室。”

陈凯领命而去,临了,想起什么,脚步急刹。

“陆总,谈小姐说她给你留了字条,压在烟灰缸下面。”

“嗯。”

推门而入,敞亮的室内,他一眼就看到了办公桌后那张皮质大班椅。

行至矮几旁,停下,拿开上面的烟灰缸,一张A4,潦草的字迹跟她人一样不靠谱,张牙舞爪。

上面只有一句话,外加一个樱粉色唇印。

猜猜我今天的Bra是什么颜色?

他调出图片,皱着眉,仔细端详一番,蓦地,扯开唇角,弧度微微上扬。

点开信息回复,两个字——

没有。

没有Bra,她用的是胸贴,肉粉色。

很快,手机震动,有短信进来的提示。

他点开——

“你看了。不止一遍。”

放下手机,男人嗬笑一声,暗色瞳孔愈发深邃,浮沉起落,最终归于平静。

他觉得,自己完了……

彻底完了……

“姐!”肥仔站在街对面朝她挥手。

谈熙把手机塞回包里,唇畔扬起的笑弧昭示着好心情。

“姐,你好像很高兴?”肥仔一身宽松的灰蓝T已经被汗水打湿,前胸后背都贴着肉。

谈熙丢给他一瓶冰水,又从包里扯出湿纸巾。

肥仔嘿嘿傻笑,伸手接过。

谈熙在后面一家茶餐厅订了包间,领着他过去。

“姐,咱们去哪儿?”

“先吃午饭。”

“哦。你今天心情不错?”

“嗯啊!确实不错。”

“是因为要收拾魏刚吗?”

“魏刚?他算那颗葱,也值得姑奶奶高兴?”

肥仔擦了把冷汗,“那你乐呵啥?”

“姑奶奶前段时间射雕,都没中,今天大雕自己送了几根羽毛过来,我能不高兴?”

“啥玩意儿?雕?!”肥仔一头雾水,懵傻的样子像麦兜。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懒得理他。

“你昨晚看《射雕英雄传》了?梦到郭靖?杨康?”

“……”

谈熙领着肥仔从正门进去,迎宾小姐笑容灿烂——

“欢迎光临。”

一入大厅,到处富丽堂皇,肥仔咽了咽口水,突然后悔自己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姐,这地方是不是太好了?”

“我请你。”谈熙以为他担心钱的事,头也不抬。

“不是……我觉着,咱们既然是出来商量大事的,就不该选这么亮堂的地方。警匪片里,上级和卧底交涉不都选在出租屋,或者废弃仓库吗?”

谈熙被他逗笑了,“我是警察吗?”

摇头。

“你是卧底吗?”

摇得更凶。

“那去什么出租屋?大热天又没空调,还仓库呢……你以为四方城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几个仓库可以让你废弃?傻!”

“嘿嘿嘿……”肥仔挠头,“好像也是嚯。”

“以后少看那些片子,全在强调个人英雄主义,人又不是铁打的,你试试从车上跳下来会不会摔死?”

“行,那我以后不看了。”

“小肥肥,”谈熙突然敛了笑,正眼看他,“你要记住,没有哪个人是无敌的,都是血肉之躯,做任何决定之前,不要把自己想得太无畏,也不要把自己当成盖世英雄。能用嘴,就别想着动手;实在要动手,你就看情况,假如那个人没你强,那你就上,往死里揍;可万一那人比你强,你就跑,必要时候,记得找警察叔叔。”

肥仔不傻,谈熙这么郑重其事,他多少能听懂些道理,心窝子一热一热的,眼眶瞬间红透。

“姐,您就是我亲姐……呜呜呜……”

谈熙撇嘴,目露嫌弃,“大男人你羞不羞,还哭?”

“我、我这不是太感动了嘛!以前,我跟的老大,一个劲儿让我们冲啊,杀啊;后来,遇到焕哥,他带我们这帮混子找工作,接工地;现在又遇到你……”

他说得语无伦次,谈熙还是听懂了。

“小肥肥,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你现在是因为狂不起来,所以含泪悲愤吗?”

肥仔:“……”

“行了行了,虽然你吨位大,努力一下也不是没有希望,安啦~”

什么感动,温馨,通通没了。

“姐,你讽刺我。”

“这叫摔打,你懂个屁!”

肥仔:“……”

很快,服务员上菜,摆了一大桌。

“是不是太多了?”

谈熙上下打量他,“你不是很能吃?”

肥仔抓狂,他能吃,也塞不下这么多啊!

“行了,请你吃饭还苦大仇深,又没让你全部吃光。”谈熙撇嘴,倒了两杯红酒,推给他一杯,“试试看?”

“嘿嘿嘿……这玩意儿我还没喝过呢!很贵吧?”

“贵的买不起,便宜得很。”

肥仔哦了声,整掉一大口,直接当成雪碧来喝。

好在谈熙没要高脚杯,直接用装白酒的那种玻璃杯倒的,还挺新奇,虽然糙了点……

“姐,没吃完的我能打包带回去吗?”

“可以!”

谈熙没动几口,倒是肥仔一个劲儿塞,边吃边夸,分分钟化身代言人。

“说说,雷老大那边你接上头了吗?”看他吃得差不多,谈熙才开口。

肥仔用手背擦擦嘴,又灌了大半杯酒下肚,“姐,你放心,消息我都给出去了,雷老大迟早会查到魏刚身上,到时候,嘿嘿……”

“你怎么搭上线的?”

“我……认识个小姐,在银窝上班,她现在混、混得还不错,能说上话的。”

“小姐?”谈熙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勾了勾唇,“你跟她……”

“啊?没有!我们什么都没有!她挺好看的,怎么看得上我……”

“那你给她钱了?”

肥仔木木,“没有啊!”

“那她凭什么帮你?”

“她以前在我们这片的夜总会干过,我帮过她,她说报恩……”

谈熙拧眉,语气重了几分,“你确定她靠得住?不会把你抖出去?”

“不会的!小惠不是那种人!”

“这么信她?”

“我……”

谈熙懂了,敢情有人单相思,玩暗恋,命都可以托付出去。

------题外话------

这章算不算有大的进展呢?求票啦,想看二爷和熙熙亲亲吗?想看啪啪啪吗?嗯,票子先交出来喂鱼哈~

T(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