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肥仔挨揍,再遇三少/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你信我。小惠是个好女人,下海也是被逼无奈,我、我反正相信她!”肥仔急得脸红脖子粗。

他很怕小惠因此受伤害,毕竟,谈熙在他眼里就是个谜,看不清,扑朔迷离,还带有很强攻击性。

连魏刚那种狠角色都逃不过被她阴的下场,更何况小惠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女人?

肥仔的态度,让谈熙惊讶了一把。

原来这人不是没脾气,只是心太宽,大多时候选择隐忍不计,可一旦触碰底线,就会毫不犹豫亮出利爪。

谈熙啧了声,将他从头看到脚。

肥仔心里发毛,“姐,你看……看啥?”

“看你。”

“我?!”手指着鼻尖,眼珠瞪得溜圆,嘿笑两声,“我有什么好看的?”

“小肥肥,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你也可以这么man,哦,就是男人的意思。”

“嘿嘿……我本来就是个男人!不慢(man)还了得?”

“嗯,你有这个觉悟,很好!”

得了夸奖,肥仔直乐呵,两腿一并,抬手,从额角挥出来,四不像的军礼极具魔性。

“谢谢姐!”

谈熙板着脸,装严肃,拍拍他厚实圆滚的肩头,“好好干,前途一片光明!”

“嘿嘿……姐,那小惠的事,你应该不介意的嚯?”

“怎么,怕我对她下手?”剑眉一挑,似笑非笑。

“姐,你不是这种人,我信你!”

“哪种人?”

支吾半天,嗯啊不出个所以然来,肥仔咬牙,“我也说不清,反正你不是!”

谈熙摸摸下巴,没说话。

看来,她的形象还挺高大的……

何止高大?肥仔眼里的谈熙,那就是个女超人,什么都会,无所不能,顶顶神秘了!

他甚至猜想,谈熙是部队特种兵,被同伴出卖,结果流落民间;或者,国际某某恐怖组织训练出来的杀手,不想再当杀人机器,凭借身手脱离掌控,从此隐姓埋名,混迹于都市。

他把这些说给谈熙听,后者直接削他一脑袋瓜子,“小说看多了是吧?边儿待着去!少给我瞎说!”

肥壮的身体一退,开门逃命,“姐,酒喝多了,先上个厕所。”

“滚滚滚!”谈熙挥手,“记得把门带上。”

“好嘞。”

顺手拿起酒瓶,一晃,没动静;倒扣下来,再晃,一滴不落。

“还真能喝……”

叩叩——

“进来。”

服务员笑容可掬,端上最后一道菜,“水煮鱼。”

“我们已经吃完了。”谈熙从包里摸出湿纸巾擦手,见状,到底有些不悦。

“因为厨房临时出了点状况,所以耽误了,真的非常抱歉。”

“能退吗?”

服务员面露难色,“按照规定,菜品上桌概不退换的……”

“行了,不退就不退,我打包。”

可以让肥仔带回孝敬胖婶子和他叔,想想,又添了几个菜,“刚才我说的,加上这盆鱼,一起装好带走。”

“需要您再等十五分钟,可以吗?”

“嗯。”

直到敲门声再响,服务员拎着打包好的饭菜走进来,谈熙才惊觉肥仔离开得太久!

面色一变,“男厕所在哪里?”

服务员有点懵,讷讷反应不过来。

“我他妈问你话,开口!”

“出、出门拐右……”

拽起挎包,一阵风似的掠过,眨眼间没了踪影。

只留被吓懵的服务员还傻站在原地,“没、没……结账……”

谈熙出门,径直拐右,不等她走到男厕,就听见一群人起哄的声音,她没心思管,擦身而过的时候,听见一个人说——

“就这只死肥猪咯……走路不长眼……你们几个使没吃饭吗?!都给我用点劲,往死里揍!”

接下来,拳打脚踢的声音。

谈熙猜到,多半是肥仔,借着身高优势,踮脚一看,果不其然!

可出手的人不像地痞流氓,反倒穿得人模狗样,一看就是公子哥儿。

手脚功夫不硬,偏偏脾气大得很,曾几何时,她也是其中之一,作天作地作到死。

肥仔怎么会惹上这群人?

谈熙握拳,咬牙走开,拐进转角之后,拨通殷焕的手机号——

“是我,什么都别问,马上带人来福源酒楼,肥仔挨揍了。”

殷焕正和媳妇儿在一家小面馆等位,闻言,面色一凛。

“对方几个人?”

“暂时看到六七个,不知道包间里还有没有。”

“我知道了,最多二十分钟。”

通话结束,殷焕把手机放好,伸手拿搭在椅背上的夹克。

“出什么事了?”岑蔚然皱眉。

“媳妇儿,我先走了,”从衣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这里面有我接私活挣的钱,昨天到账,没来得及跟你说。下午,你去商场把我们之前看好的那台空调买了,再去给自己买身好看的行头,化个妆什么,漂漂亮亮去同学会。”

“你真的不跟我去?”

“乖,现在有急事。”

说完,不待岑蔚然开口,便大步离开,瘦削的背影有些轻微佝偻,搭在肩上的夹克重得像座山,压弯了腰杆。

以前,她问过,为什么每次出门,都会随手带上夹克,即便炎热的夏天,也这样。

他笑得吊儿郎当,“因为这样让我看起来更凶。”

“我说真的,没跟你开玩笑。”一记粉拳砸他胸口。

“我也说真的。”他板起脸,夹克往身上一披,目露凶光。

岑蔚然被这样的他吓到,“你怎么……”

“怕不怕?”他把夹克扯下来,拿在手里,嘴角拉开一抹痞痞的笑,瞬间又恢复成原来的他。

“傻媳妇,这是伪装,是气势,也是最后的倚仗……”

当然,如果对方最后没有被吓到,那他很有可能完蛋。

“你这是赌博!用命赌!”

“放心,肯定会赢,我还没跟你生娃娃呢……”

回想起曾经一幕,攥着银行卡的右手缓缓收紧,女人心里说不出是暖多一点,还是苦重一分。

纠缠这么多年,他们早就离不开对方,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也罢,他想做什么,她支持就是了。

却说出了面馆的殷焕,几个电话就火速联系上兄弟们——

“一山,你还在不在工地?”

“在的,哥儿几个正吃午饭。”

“你现在马上去福源酒楼,能带的兄弟全部带过去,记得操家伙。”

“出事了?!”

“肥仔被人群殴。”

“操他大爷的!等我,马上就到!”

殷焕好不容易截到一辆出租,“师傅,我知道是现在交班时间,但我确实有很急的事情,性命攸关,能不能帮个忙?”

“去哪里?”

“福源酒楼。”

“行了,上车吧,虽然挺绕的,看你这么急,我就当做件好事。”

“谢谢!”

他今天陪媳妇儿逛街,没开摩托过来,所以才拦的出租车,前几辆都说交班不载人,还好遇到个爽快的……

“叔,能不能快点,真的很急!”

司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行,我尽量。”

这厢,救兵还在路上;那头,肥仔已经奄奄一息。

“……穿得这么穷酸,还敢来这种地方……肥得像头猪,又蠢又丑……”

肥仔不说话,身体抱作一团,倒在地毯上默默忍受着拳打脚踢,连痛呼和闷哼都带着压抑。

他越犟,落在他身上的力道就越重。

“看不出来,你还是条汉子!行,不吭声是吧?我倒要看你多能忍!强子,去包间拿个酒瓶出来。”

被点名的某人进了包间,隐约传出说话声,显然,里面还有人!

“华少,给。”

男人握着瓶颈狠戾一笑,甩手砸向墙面,砰——

瓶身碎裂一半,只剩半截,参差不齐的缺口,在廊灯映照下泛出凛凛寒光。

华少握着,邪笑着,朝肥仔走去。

众人停止踢打,识趣退开。

“你说,我是扎哪里好呢?”阴沉的目光扫过肥仔的脸、前胸、后背,最后停留在胯下。

“华少想送他去练葵花宝典?”

顿时,一阵哄笑。

肥仔轻颤,冷汗浸湿了后背,却依旧忍着,一声不吭,像在跟谁较劲。

谈熙就站在侧方拐角,眉心一紧,肥仔的态度……很反常!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在谈熙看来,肥仔性格敦厚,是那种“打不过,早认错”的人,战斗力不强,没有混子身上那股狠劲,所以成不了先锋,只能管管后勤。说白了,就是个软蛋!

这样的人,成就不一定多大,但活得长久。

可现下,他却闷声不语,拒绝服软,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倔强,像要证明什么,抑或,做给谁看?

情况比她想象中更糟糕。

“得,这人骨头硬,等着我给他松松筋……”手高高抬起,半截瓶身折射出刺眼利芒。

“住手!”

一声娇喝传来,众人循声望去,沉寂三秒后,又热烈起来:

“妹妹打哪儿来?长得忒水灵……”

“先叫声儿哥哥来听。”

“这种血腥的场面不适合女孩子看,等收拾完这头肥猪,咱们再一起high……”

谈熙目不斜视,盯着男人手里高高举起的酒瓶,轻描淡写:“我全都拍下来了。”

场面一窒。

“并且发给朋友,让他五分钟后报警,所以,”话音稍顿,冷眸扫过众人,“你们还有五分钟……”

面面相觑。

“臭婊子!录像交出来!”男人举起的手放平,半截酒瓶调转方向直指谈熙。

“晚了。你就算拿到录像也没用。”

窃窃私语,不安发酵,骚动越来越大。

“华少,怎么办?”

“她不会真的报警吧?”

“万一警察来了……”

他们有钱,可是没权,到了警局还不是个平头百姓,一视同仁。

“慌什么?!她说拍,你们就信?”

谈熙走到肥仔身边,蹲下,“要不要紧?”

摇摇头,蜷在地上的人坐起来,靠着墙壁大口**,脸上青紫交加,血污骇人。

抿了抿唇,压下心头怒意,谈熙站起来,一脸漠然。

“你可以不信,”抬腕,看表,“还有四分钟。”

骚动再起,空气中明显飘浮着不安的气息。

“万一她真的报警……”

“华少,算了,里面的人一直没表态,你何必出这个头?说不定人家还觉得你多管闲事。”说话人往包间方向瞟了瞟。

华少目露犹疑,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懂?

可错过眼前的机会,要想跟那位搭上线,就难了!

谈熙挑眉,之前明了五分,那现在就明了八分,这个被称作“华少”的是在帮人出头!

“三分钟。”淡淡开口,谈熙松了口气,对方态度已经有所松动,而她只需适时加上一把火。

“华少,听小弟一句劝,反正人已经揍了,也算替那位出了气,实在没必要闹到警局。万一,你真进去了,他又不保你,这不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行!今天就放过你们。不过,妹妹,我记住你了!”

谈熙嗤笑,给他一个冷漠的侧脸。

一群人扬长而去。

谈熙伸手去扶肥仔,“还好吗?我送你去医院。”

肥仔摆摆手,坐在地上,后背倚着墙,眼里有种深切的悲哀涌动。

“谈姐,”他哑着嗓子,“我是不是很没用?”

谈熙皱眉,“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论拳头,你没其他人硬;论外表,你不符合大众审美。这样看来,确实有点次。”

肥仔垂下头,嘴巴一瘪,半晌,“姐,你也太直接了。”

谈熙看他一眼,“可你性格敦厚,吃苦耐劳,为兄弟两肋插刀,为朋友挺身而出,如果说外在给你十分,那内在能得一百分。”

“真的?!”黯淡一扫而光,双目铮亮,只是配上那张青肿的猪头脸,着实滑稽。

“如假包换。”

“可我还是打不过那些人……”刚充满电,转眼又蔫了。

“拳头是最不明智的解决办法。”

“那什么才是?”

谈熙指了指脑袋:“这里。”

肥仔半懵半懂。

“你真的以为我录了视频?还让人去报警?”

“难、难道不是?”舌头一时捋不过来。

“傻!他们这么多人围着,我又站在转角,怎么可能拍到?拍不到就没证据,就算报警也拿他们没辙。”

“那你刚才……”

谈熙耸耸肩,“我唬那些人的。话说,你怎么惹上那群公子哥?”

肥仔正准备开口,突然,一个包间的门开了,之前就是从这里面拿出来的空酒瓶。

谈熙抬眼望去,下一秒,顿住。

男人唇畔一抹浅笑,自包间门口朝两人走来,身形颀长,却不显壮硕,过分白皙的面皮带了几分温和的秀气,乍一看,像韩剧里的花美男。

只是那双眼睛却邪肆张狂,下颌微抬,得天独厚的优越感。

“又见面了,谈熙。”宋白两手摊开,像准备迎接爱人的情郎。

她恶寒,呵呵两声。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又让你骗过了。”他蹲身,与她齐平,四目相对,那双眼里满满都是笑。

“姑娘?”谈熙撇嘴,“你个小毛孩子才几岁,就学老大爷装深沉?”

宋白嘴角一抽。

谈熙目测,这人顶多二十出头,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小白脸还嫩得很,偏偏说话老气横秋,矛盾感真不是一般的强。

“四不像。”

“你这个女人,嘴真臭。”

“你这个男人,心忒毒。”

“啧,我心毒?说话可得有证据。”

“别告诉我,你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可你装瞎,不表态,让那帮人对我朋友拳打脚踢,借刀杀人玩得够漂亮啊!”

男人眉心一拧,这才正眼去看肥仔,很快便移开,像什么脏东西污了他小祖宗的眼。

“这肥猪,你朋友?”眼里不屑明晃晃的。

谈熙面色一沉,“会不会讲人话?”

“得!”他整了整领口,“这人,你朋友?”

“废话。”一记白眼。

“听你的口气,像我故意整他?”

“没有你的暗示,那群人会出这个头?”

“呵,那我只能说,他活该!”男人眼底闪过嘲讽,恶狠狠瞪了肥仔一眼,后者眼神飘忽。

“到底怎么回事?肥仔,说话。”谈熙面色陡然凝重,语气也沉下来。

“他想截小爷的胡,搞我女人。”宋白呛声。

“我没有!明明是你想掐死小惠,我……”

“小惠?喊得够恶心啊!你也爬过那小婊子的床?啧啧,没想到她眼光差成这样,让爷倒尽胃口……”

“你闭嘴!我们没有!清白的!”肥仔涨红了脸,气喘如牛。

谈熙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挨打也一声不吭,还以为他终于血性了,原来是做给女人看,不想丢脸;也亏他能忍,被揍成这样还扛得住,不肯吱声。

“清白?”怪笑一声,宋白像看傻子一样看他,谈熙暗道不妙,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一只不晓得被多少男人搞过的野鸡还有清白?这简直是我有生以来,听到过最好笑的笑话!”

“你!”肥仔气急,心肝脾肺都在痛,比刚才挨打的时候还痛!

这个人说的全是狗屁!小惠很好,她收留过他,还为他做过饭,笑起来又柔又暖。

“你胡说!不准侮辱她!”

宋白撇嘴,像看跳梁小丑,突然唇角上扬,朝包间招手,“过来。”

谈熙就知道,这人不会善罢甘休。

倒是肥仔,呼吸沉了沉,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

一个低着头的女人出现在门框边,畏缩不前。

“过来。”宋白冷脸。

女人一颤,蹑手蹑脚走到他身边,结果被他反手狠狠一推,直挺挺砸向肥仔。

“看看,这个是不是你的恩客之一。”宋白咧嘴,露出森白的牙,笑容极其恶劣。

肥仔脸色刷白,唇瓣颤抖。

女人倒下来的时候用手撑住地面,闷哼一声,到底是稳住了身体,没有砸到肥仔。

谈熙看见她两边脸颊红肿,下巴和脖子都有淤青的痕迹,衣服湿哒哒挂在身上,狼狈到极点。

不着痕迹皱了皱眉,别人的生活谈熙从不置喙,更何况她和这个小惠根本不熟,也没资格替她抱不平,只是看向宋白的目光却忍不住鄙夷。

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鸟,比如秦天霖。

宋白似看懂了,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轻咳两声,“这女人害我输掉赌局,面子丢大发了,我打她又怎么了?”

况且,他从银窝把人带出来的时候,给的钱只多不少。

听见这种类似解释的话,谈熙无动于衷。

这就是纨绔子弟的毛病,付了钱,那就是我的东西,管他是人是物,都有处置的权利!

她也曾这样霸道过,所以并不觉得宋白这种思想难以理解,但她不敢苟同。

只能说,宋白太年轻,做什么都习惯锋芒毕露。

“幼稚。”

“你说什么?!”宋白炸毛。

谈熙冷哼,看他一眼,不屑扭头。

那厢,肥仔强撑着脱臼的手臂去扶女人,被她避开。

“不碍事,你有伤,我自己可以。”细细的声线,有种暖柔的情调。

说完,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捋捋垂耷在额前、耳边的碎发。

“三少,我能……送朋友去医院吗?”女人低头,瘦削的薄肩微佝,一开口,声音在打颤。

宋白火气正旺,冷笑两声:“这是要和恩客再续前缘?小惠啊小惠,你眼光还真是……差到极点。”

肥仔握拳,面上乍青乍白。

女人也不还口,站在原地,保持低头垂眸的姿势,随他说什么。

“从你出台到现在不到三个钟,这一走就算旷工,按规矩,我可以要求银窝退钱,你想好了?”

谈熙眉眼一沉,这可不是光退钱的事,只怕还有其他惩罚。

夜总会这样的地方,调教手段不是一般厉害,里面的妈妈桑可以顶好几个容嬷嬷。

果然,女人身体猛地一震,睫羽不安颤动。

“你不用管,我可以自己去!”肥仔咧咧嘴角,崩开了伤口,血流蜿蜒。

他撑着墙壁爬起来,“看,没问题。”即便汗如雨下,也没有发出任何痛呼。

宋白咂咂嘴,看得饶有兴味,眼底涌动着恶劣的光。

“想好了吗?聪明人都知道怎么选,”他伸手去揽她的肩,故作亲昵,“伺候好爷,你这个月的业绩也不用愁了。”

肥仔眼底闪过苦涩,用求救的眼神看向谈熙。

姐,帮我。

谈熙扶着他,往外走。

“不了,谢谢三少,我会打电话让他们把钱准备好,你可以随时去要回来。”

说完,小跑追上去,搭上肥仔另一只手。

“慢点,我扶你。”细细的嗓音,带着愧疚,“下次别为我出头了……”

谈熙似有惊讶,这才正眼瞧她,撞上对方看过来的眼神,她笑笑,点头。

对方也笑,有几分稚嫩,露出一颗小虎牙。

两人合力把肥仔弄上出租车,正值午晒,都出了汗。

小惠跟着上去,谈熙朝她摆手,“你照顾好肥仔,我就不去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然后从包里摸出一沓钱,塞给她:“这里应该有一千块,先付医药费,剩下的以后再说。”

“不用,”她推回去,“我有。”

谈熙也不勉强,“把人照顾好。”

“你放心……还有,谢谢。”

“谢?”谈熙挑眉。

“是你救了肥仔。”

她当时被宋白困在包间,险些被掐窒息,听着外面拳打脚踢的声音,悔愧难当。

如果不是她,肥仔也不会变成这样。

车刚开走,就看见殷焕带了拨人气势汹汹从马路对面过来,一黑衣夹克,配上那张冷脸,别说,还真有点社团老大的威风。

“进去再说。”谈熙转头,往酒楼里面走。

殷焕交待一声,让大家散了,他后脚跟上去。

一进包间,他就把夹克脱下来,搭在椅背上,顺手把空调调低两度。

“我还以为,你不热。”

“有水吗?”

谈熙指着桌上剩下的一碗冰冻银耳汤,“将就?”

“可以。”

咕噜几口下肚,这才缓过来。

“动手了?”

“嗯。我们一到就碰见那群人出去,按你说的,准备好几口麻袋,直接一套,保管揍得爹妈都不认识!”

------题外话------

昨天收到好多的妞妞的月票票,还上了个榜,好害羞,虽然是倒数,不过也好开心!(*^__^*)嘻嘻……

下午还是有二更,大概五六点,如果明天下午二更之前《拽媳》还留在月票榜上,那就加更哈,三更哦~嘿嘿!所以,有票子的亲,快来喂鱼吧!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