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这个男人让她鼻酸/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了一晚上,将近十点陆征才开车送她回半山别墅。

两人坐在车里,沉默笼罩着整个空间。

喧嚣之后的沉寂,有种让人窒息的憋闷,他平视前方,她低眉敛目。

车身摇晃着前进,驶向既定终点,而那里,谈熙还是谈熙,陆征还是陆征,可站在一起就是两个略微沾亲的陌生人。

她叫他,舅舅。

而他,从不对她开口。

偷来的时光,总不会长久,待繁华落幕,终究要回归现实。

好比焰火,再绚烂,也只在那一瞬间盛开,燃过了,除却一个残余火药味的纸筒,什么都不剩。

天,还是黑的,就像从不曾因焰火而明亮过。

“陆征,”女孩儿的声音很平静,唇瓣微抿,睫羽轻颤,“你……”

夜掩映下,男人一双漆黑的眼瞳幽幽无波,在她开口瞬间,搭在方向盘上的手不自觉收紧。

“……后悔吗?”

吱!

一个急刹车,两人因惯性前倾,谈熙下意识抠住扶手,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儿。

路虎的车盖正对路边安全栏,只差一点点就撞上了。

心,回归原位。

下一秒,怒不可遏——

“陆征,你疯了!”

男人沉默,也不看她,目光穿过挡风玻璃落在虚空某点,深邃无边。

半晌,“后悔如何?不后悔又如何?”音沉凛,寒意迫人。

看着男人线条紧绷的侧脸,谈熙皱眉,这人到底闹什么?

她才开口说了一句话,就给她撂脸子,等等!

电光火石间,谈熙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伸手扯他衣袖,“生气了?”

答案是肯定的。

男人不说话,双手握紧方向盘,手背突起的青筋昭示着此刻压抑的愤怒。

她把他当什么?

后悔吗?

她还真敢问出口!

他若说后悔,她是不是转身就走,像丢开一件没有价值的东西,不带任何留恋?

不怪陆征会有这种想法。

谈熙这个女人,就像一根翩跹在空中的羽毛,她想撩你的时候,近在眼前,让你以为伸手就能抓住,可当你真的伸手,她却早已游离到触不可及的远方。

看得见,抓不住,比风还自由。

那双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是全世界,可那双眼睛也会这样看别人,那又是另一个“全世界”。

“你……怎么了?”偏着头,大眼眨巴。

没错,就是这样的眼神,清澈明亮,似涌动着光和热,引诱他一步步靠近,一寸寸深陷。

“如果,我说后悔……”

“没有这个可能!”她挥手,打断他,眼底覆上一层寒霜。

男人一愕。

谈熙伸手掐他下巴,“还真以为这是个问句呢?没门儿!你后悔也好,不后悔也罢,从你答应陪我过情人节那一刻起,你,陆征,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所以,这是强买强卖?”他笑,下巴位置有两个凹陷的酒窝窝,一双点墨黑瞳亮得惊人。

“省省你!”手从下巴移开,转而去戳他心窝,一下接着一下,“得了便宜还卖乖,刚才也不知道是谁,一脸要被抛弃的怨妇相?”

她又不傻,想想就知道这人误会什么了。

“不过,你好像被强得挺满意?”

陆征别开眼,轻咳两声,借以掩饰尴尬,目光再回到谈熙身上的时候陡然慎重起来。

他说,“你担心的,我来处理。”

谈熙讶然,她担心的?

是了,她不仅是谈熙,还是秦天霖名义上的妻子,秦家二儿媳妇。

原主爸妈留给她的公司、财产还在狼心狗肺的二叔二婶手里。

她才十九岁,高中毕业,即将进入大学……

这些,都是她的顾虑。

目光一紧,“你打算怎么做?”

“我会去秦家解释。”

“不行!”

谈熙自己也没料到,她的反应会如此激烈,这一吼,接踵而至的是良久沉默。

男人降下车窗,摸出一支烟,点燃。

缭绕的雾气在他指间氤氲,逐渐模糊了眉眼。

谈熙没有像之前那样阻止他,鼻尖突然有点酸,为这个男人的担当。

他本来可以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提,这个社会,男男女女分分合合,犹如家常便饭,更何况,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秦家,有那层禁忌的关系存在,能走都远还不确定,他竟然……

“你还惦记他?”

谈熙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个“他”指谁。

“没有。”顿了顿,“或许,曾经有,但那次住院以后就彻底结束了。”

在目睹卧室极尽香艳的一幕后,男人接踵而至的冷嘲成为压垮原主的最后一根稻草,谈熙能够明显感觉到,原主的意识在逐渐抽离,带着对秦天霖的爱和恨,一去不回。

现在的她,是原原本本的她,对秦变态没有任何幻想。

“为什么不行?”他吐出一个烟圈,手搭在车窗边,抖落一截烟灰。

“还不是时候。”

“所以,你的打算?”

她去拉他的手,“陆征,我们先瞒着,好不好?”

“原因。”碾灭烟头,他凑近,一嘴的烟味,“爷从不偷偷摸摸,除非你有说服我的理由。”

谈熙沉吟一瞬,“我需要时间。”璨然的眸望进男人眼底,不偏不倚,不闪不避。

半晌,他移开眼,“多久?”

“我也不知道……你总要等我长大……”女孩儿咕哝,娇娇软软的语调,有些撒娇的意味,像羽毛扫过男人心尖,只剩战栗。

长大……

“确实,小了点。”

谈熙黑脸,“喂!你往哪儿瞄?”抬手环住胸前。

这一挤,加上因贪凉敞开的领口,若隐若现一道沟。

男人呼吸一促,眼神暗沉。

“还看!”谈熙跺脚,连带车也晃了晃,特么这辈子最讨厌被人拿胸说事。

陆征不动,目光定定。

谈熙伸手去捂他眼睛,结果被横抱了腰,往一个温热的怀抱里拖。

交颈相贴,呼吸近在咫尺。

“我才十九岁!”

言下之意,老娘还小,有的是发展空间!

“确实。你还有第二次发育的机会。”

轰——

谈熙脑子发懵,这是陆征会说的话吗?!

“你你你……闷骚!”

“如果,你喜欢明着来,我也可以配合。”

“你还是陆征吗?”

“需要全身检查吗?”

谈熙:“……”

重新发动引擎,路虎平稳上路,很快,驶入半山别墅区。

“这里停,我走上去。”

陆征踩下刹车,吱嘎的声音在夜里有些刺耳,谈熙头皮发麻。

“手机给我?”她伸手,掌心摊开。

陆征递过去,没设锁屏密码,谈熙输入自己手机号,呵,这人之前就存了。

一看备注名——小疯子。

嘴角一抽,随便他了。

谈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找到收件箱里那张自拍,转过去,对着他,“看了几遍?”

喉结轻动,“不记得。”

“是不记得,还是数不清?”她笑,一脸揶揄,眼底却有亮闪闪的得意。

“……”

“还有,你倒说说,没有是什么意思?”

这老东西,不会讽刺她没胸?

“没穿。”

“没穿什么?”

“……内衣。”

“原来你看出来了?怎么,你对这方面很了解?”

“……”

第一次发现,女人胡搅蛮缠起来,是件如此头疼的事。

“很晚了,别闹。”

谈熙把之前一起拍的那张照片递过去,“给你,我不方便拿回秦家。”

轻嗯一声,接过。

她下车,走了两步,又倒回来,敲敲车窗。

缓缓降下,男人侧脸出现在眼前,冷静又淡漠,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流淌出的从容。

顿时,恶趣横生。

“你怎么不问我,有没有跟秦天霖……那啥过?”

男人眸光瞬间犀利,她却挥挥手,潇洒走远。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哼着歌,踏进别墅,对上众人齐刷刷望过来的视线,谈熙才察觉到不对。

灯火通明的客厅,秦家所有人都在,包括早出晚归的秦晋辉,以及消失一天一夜后再度出现的秦天奇两口子,连刘全这个保安经理也在。

谈熙挨着叫人,“……如果没事,那我先回房。”

“你给我站住!”陆卉厉声叱咤,似有滔天怒意。

谈熙一怔,挑眉间,不动声掩下眸中惊诧。

陆卉这人虽然刻薄,但很注意形象,从来没像这样歇斯底里过,更何况是当着秦晋辉的面。

“出什么事了?”

“你给我过来!”

谈熙耸耸肩,走过去,钥匙放进挎包里,碰到一个金属质感的东西,她也没在意,反正她包里杂七杂八,从来没干净过。

秦晋辉坐在沙发上,老脸沉重。

秦天奇目露担忧,岑云儿面有些苍白,眼眶通红,一看就是刚哭过。

秦天美坐在沙发上,抱臂环胸,唇角一抹冷笑。

至于,秦天霖,皱着眉头,抬眼看她的时候,目光甚是复杂。

谈熙扫过众人,心头一阵怪异。

这是……在等她?

“东西交出来。”秦天美语气悠凉,眼底全是幸灾乐祸。

“东西?”

得,还真是冲着她来的。

“别装傻了。大嫂一对红宝石耳钉不翼而飞,别墅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找过,我们是肯定不会拿,现在就剩你最有嫌疑!”

“宝石耳钉?”谈熙皱眉,看向岑云儿。

秦天奇拍拍妻子肩膀,无声安慰。

半晌,她才抬头,看向谈熙的眼神哀戚苦楚,还带了丝乞求。

“弟妹,如果真是你拿的,我求你能不能还给我?我可以用其他首饰交换!而且市价绝对不低于你拿走的那对耳钉……

话未落,泪先流。

宛如暴雨中,被摧残的白梨,而她谈熙就是那场人人厌憎的暴雨。

“好了,没事的……”秦天奇叹息,低声劝慰。

秦天霖眉心一紧,他不喜欢大嫂高高在上的施舍语气,好像连带把他也看低了。

说到底,谈熙是他老婆,打狗还要看主人,还真以为他是死的?!

“大嫂!”秦天美跺脚,怒其不争,“她偷你的东西,本来就不对,报警抓她都没话说!你倒好,居然拿首饰去换……你,你就是太善良,才会被人骑在头上撒野!”

陆卉轻咳两声,秦天美才有所收敛。

“谈熙,把东西交出来,你也看到你大嫂现在这样,做人要凭良心?”

“好了!”秦晋辉拍桌子,“家里出了贼,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眉眼锋利,直指谈熙,“老二媳妇,你太让我失望了!”

谈熙着实无语,你失不失望,关老娘屁事!

陆卉眼底闪过一抹笑,转瞬归于沉寂,微微眯起的眼角却被谈熙看在眼里。

“爸,这件事还没弄清楚,不一定是她。”秦天霖突然开口,所有人目露诧异,包括谈熙。

可转念一想,她若成了小偷,秦天霖的脸往哪儿搁?

“二哥!你被她下**了?!今天我和妈让佣人把该找的地方都找过,除了她,还有谁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秦天美叫嚣,怒目而瞪,好像丢东西的人是她。

“说完了?”谈熙淡淡开口,“那好,现在轮到我说。”

“第一,我才知道大嫂丢了东西;第二,不是我拿的,别想往我头上扣屎盆子;第三,没有证据就闭嘴,捉奸在床,捉贼拿赃,别欺负我读书少,”

“爸妈,你们看,她做错了事还这么嚣张!呵,你要证据是?敢不敢把包里的东西翻给大家看看?!”

陆卉伸手,在女儿腰上揪了一把,目露警告。

这样太明显,只会惹人怀疑!

秦天美表情讪讪。

谈熙已经有所警惕,回想起刚才指尖触碰到的那抹沁凉,咯噔一声。

心,跌落谷底。

“你到底敢不敢?”

“敢,或不敢有什么关系吗?我说了,不是我,就没必要证明什么。”

“我看你根本就是心虚!”

“好啊,你怀疑我,要翻我的包,那我现在觉得你很有可疑,那你是不是也要当众翻翻自己的包,以证清白?”

“血口喷人!”

“你之前说的那些,难道就不是血口喷人?”

“我让你乱说!”目光一恨,骤然起身,朝谈熙猛冲过来,伸手抢她挎包。

谈熙没想到秦天美会像个泼妇一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动手就动手,她下意识拽住。

秦天美咬咬牙,狠狠发力。

啪嗒——

肩带断了。

秦天美重心不稳,抱着挎包往后仰,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自由落体,后脑勺着地。

一声闷响,光听着都疼。

她却不管不顾,自己坐起来,把包向下一扣,哗啦,零零碎碎的东西撒开一地,湿纸巾、唇膏、防晒霜、钥匙……

叮!

轻微脆响,红光一闪。

两枚耳钉静静躺在地板上,切割完美的红宝石,一看便知价格不菲。

人赃并获!

所有目光齐刷刷射向谈熙,秦天美的尖叫——

“是她!就是她偷的!难怪……前几天,我在jmmychoo专卖店门口看见她,要进不进的样子,一看就是没钱!没想到,她竟然偷大嫂的首饰去卖!”

岑云儿上前捡起那对耳钉,泫然欲泣,“找到了……我明天就戴给爸爸看,他一定会很开心……”

秦天奇抱着她,眼底划过心疼:“我们结婚那天,爸亲手替你戴上这对耳钉,就是希望咱们今后的日子开开心心,红红火火,所以,不能哭,要让他放心,对不对?”

“嗯!我知道……可是,爸爸他……”

又是一阵嘤嘤低泣声。

谈熙顿时了然,难怪这两人一天一夜没回家……

“谈熙!人赃并获,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陆卉冷笑,端出一家主母的威严,凛然不可侵犯。

“我怀疑有人栽赃陷害。”

心里越慌,脸上就越平静,她很确定自己没拿,看来,这个家里有人想整她!

呵,还真是好算计,挑秦晋辉在的时候发难,这是存了一击必中的心思,不给她留任何翻盘的机会呢!

------题外话------

下午二更!么么哒!有票票的妞,鱼来喊你们喂食啦**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