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借机发难,痛掴渣男/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栽赃陷害?!”秦天美音调一高,“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我看,你就是条被逼急的狗,逮着谁咬谁!”

谈熙眸色一寒,不等她开口,陆卉已经出言呵斥。

“天美,好好说话!有些人没素质,你也跟着没素质,这么多年的书白念了?!”

“其实,我也想知道,究竟谁这么无聊,玩出这种小把戏。”谈熙冷笑,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最后落在岑云儿身上。

“大嫂,请问你什么时候发现东西丢了?”

岑云儿埋在老公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秦天奇拍拍她后背,以示安慰。

女人这才抬头,精致的妆容已经糊成一团,滑稽的样子乐得谈熙嘴角一抽。

咳咳……

好吧,她有点不厚道,可……真的很搞笑诶!

蓦地,对上秦天奇温和不失警告的眼神,她飞快垂眸,紧抿着唇角试图掩盖那抹笑。

被人老公当场抓包,窘死。

岑云儿擦擦眼泪,又深呼吸,这才哑着嗓子开口,“大概……今天下午两点半,我和天奇从医院回来。”

一提起“医院”,她又止不住眼泪,嘤嘤起来。

谈熙烦得很,直接打断,“那你最后一次见到这对耳钉是什么时候?”

“三天前。”这话,是秦天奇回的,“梳妆台下面的抽屉里。”

“打开看过吗?”

“……这倒没有。”

“换句话说,你看到的仅仅是盒子,里面有没有东西,有什么东西,你一概不知?”

“……嗯。”

“所以,这对耳钉什么时候不见的,谁也不知道。”

秦天美冷哼,目露不屑,“问了这么多,有用吗?谈熙,别想狡辩了,好好认个错不行吗?”

“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认?”

“死鸭子嘴硬!”

“天美,我也想问你几个问题。”

对方甩给她一截高傲的脖颈,谈熙真心无语,这人是被“雪姨”上身了吧?

那一瞥,一扭,一甩,惊起胸前两团波涛,尽得神韵。

“你好像早就知道我包里有东西,否则,怎么会一来就要求翻包,而不是搜身?像耳钉这种东西,体积小不说,上面镶嵌的红宝石还价值不菲,稍微有点脑子的贼都会选择贴身携带吧?”

在场三个男人同时皱眉,他们不是傻子,天美的反应太激烈,而谈熙又太镇定。

普通人都能看出端倪,更何况他们?

偏偏秦天美毫无所觉,小声咕哝:“谁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陆卉暗骂蠢货!

早知道就不该提前告诉她!

原本,陆卉的计划是按兵不动,等下个月她就想办法断了谈熙的零花钱,想必那个时候她已经无意中发现了那对耳钉,只要她受扛不住,用耳钉去换钱,那她偷窃、偷卖的罪名就能彻底坐实。

毕竟,耳钉确实是从她手里卖出去的。

介时,就算谈熙说她是冤枉的,也没人会信!

陆卉算准了人性的贪婪,和对金钱的渴望,却忽略了她有个胸大无脑的蠢女儿!

迫不及待想修理谈熙,根本没和她商量,就布了个自以为高明、实则漏洞百出的局,对付一般人还行,可谈熙根本不吃这套,三言两语就把劣势追平,还让其他人产生了怀疑。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陆卉气得眼皮猛颤,蠢货!蠢货!

那厢,谈熙思路越来越清晰,逻辑越来越顺,爆出的漏洞也越来越多——

“刚才听你的意思,是说我准备拿大嫂的耳钉去卖钱?”

“难道不是?!”

谈熙摸摸鼻子,讷讷道:“虽然妈给的零花钱少了点,还是上次爸说了之后才给的,可我也没必要偷东西去卖吧?家里有吃有喝,你不还送了我两双jimmychoo的鞋?吃饱,穿暖,样样不缺。退一万步讲,就算我没钱,偷东西去卖,可这个时候不应该变成一大叠钞票躺在我包里,又怎么可能让你搜到所谓的‘脏物’?”

陆卉面色一白,这番话明里暗里都在挖苦她零花钱给得少。

而秦天美两眼发懵,竟忘了反驳,或者说,她已经无力狡辩。

“咳咳……天美,不是我这个当二嫂的教训你,关键是,栽赃嫁祸这门技术,你真心练得不咋样。以后,还是少出来丢人现眼。”

说完,朝陆卉莞尔一笑,“妈,您说对吧?”

陆卉气得牙齿打颤,却碍于其他人在场,隐忍不发。

“既然都是误会,那叫散了,天美跟我到书房。”秦晋辉说完,起身上楼。

谈熙心里冷笑,刚才怎么不说是误会?

等牵扯到他宝贝女儿才跳出来打圆场,什么玩意儿?!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门,姓秦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有个姓陆的老货……

呸!陆征不算。

这个地方虚伪得令人窒息,她一刻也不想待下去!至少,出了这种事之后,她不能继续住在这里!

常言道,有一就有二。

如今,你退一步;明天,他就要你退两步;退着退着,就退到悬崖边,只剩死路一条。

这种时候,就应该把态度摆出来,让秦家人看看,她谈熙也不是好惹的!

打定主意,她冲进客房,开始收拾行李。

秦天霖追过来,一脚踢翻她的行李箱,“大半夜,你发什么疯?!”

“我发疯?!你们秦家人才发疯!”谈熙只管扯着嗓子嚎,最好让所有人听到。

“我告诉你秦天霖,上次你对我动手的事,行,我忍,可这次连你的好妹妹也欺负到我头上,真他妈拿我当受气包,谁都可以踩一脚?”

“你秦家了不起?你秦家人多伟大?!欺负我一个姓谈的是吧?还真以为扛个秦字在头上,就能只手遮天?我告诉你,那叫一叶障目,他妈的白痴!”

秦天霖伸手拉她,被谈熙一脚踹在腿肚子上,气得直接撂耳光。

谈熙闪开,反手一甩——

啪!

世界安静了。

男人愣了。

而谈熙爽了。

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尖儿,每个毛孔、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兴奋。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以后别对女人轻易动手,因为,你会付出代价!”

说完,也顾不上收拾什么行李,径直跑到客厅,抓起被秦天美扯下来的挎包,往肩上一搭,转身就走。

临出门前,谈熙回身,看了眼二楼,每间卧室房门都紧闭着。

妈的!缩头乌龟。

清了清嗓:“你们秦家欺人太甚,我告你们,今天这事要不给我个交待,咱们就没完!反正你们家不拿我当媳妇,我还留下来干嘛?!真以为秦天霖是个宝,姑奶奶多稀罕?大不了一拍两散,各走各的!”

说完,扬长而去。

等秦天霖从那一耳光的怔忡里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女人的身影。

“**!”一脚踹在门上,发出哐当沉响。

秦天奇从楼上下来,走到弟弟身边,温凉的目光掠过他红肿的侧脸。

“哥,你说这女人怎么就拽成这样?”一惹就炸!

“她打的?”

“你还笑?!”

“天霖,感情经不起消磨,有时候闹多了就散了,你……好自为之。”

目光一闪,“哥,你少胡说,我怎么可能对她有感情?!”

“嗯,那最好。刚才她说的话你也听见了,这次的事只怕很难善了,毕竟妈和天美都不是那种轻易肯低头的人,如果最后实在没办法挽回,你要有心理准备。”

一记闷锤敲打在头上,秦天霖两耳嗡鸣。

嘴唇动了动,本就白皙的面皮愈发苍白,“哥,你……什么意思?”

“别忘了,她还没到法定婚龄,一开始你们就没办证。从法律层面讲,她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仅是你,还有秦家每一个人,如果她铁了心要走,谁都拦不住,懂吗?”

秦天霖眼神呆滞,大脑一片空白。

……

却说摔门走人的某妞儿,一路哼着歌,像只飞出牢笼、重获自由的小鸟。

回想刚才扇秦变态耳光的时候,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让她兴奋得想尖叫。

她说过,迟早都会还回来!

不急,比起那顿鞭子,一个耳光仅仅只是利息。

谈熙仰头,看着夜空那个弯弯的月牙,唇畔逐渐扬起一抹冷沉的弧度,眼底隐有暗芒流转。

她等这天已经很久了。

久到……

从她踏进秦宅那一刻,就开始了。

名正言顺地离开,理直气壮地放话,然后潇洒地甩给所有人一个桀骜的背影。

没想到陆卉和秦天美这对母女这么快就坐不住,给她设了个这么烂的局。

也好,经此一事,秦家理亏,主动权落到谈熙手里。

是合是分,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说白了,她父母双亡,家业被夺,除了一条命,什么都没有。

所以她才敢豁出去和秦家人叫板。

她输得起,也不怕输。

只是,她深更半夜跑出来,还放了一通狠话,回去是绝对不可能了。

长夜漫漫,总该找个人聊慰相思。

嘿嘿嘿……

陆征还没到家,手机响了。

直接按下通话键,“喂。”

那头,只闻风声,良久无言。

男人皱眉,瞄了眼来电显示,“谈熙?”

“唔……陆征……”

------题外话------

二更来啦!么么哒!鱼是个手残党,时速鬼爬,如果万更的话,除开吃饭、去厕所,基本上在电脑面前一坐就是一个白天,更新时间有些飘忽,先跟大家说声抱歉!鞠躬……然后就是有些妞妞会一直刷一直刷,很毛躁,所以,鱼以后会经常在评论区播报更新状况,如果大家到了点刷不出来,记得看一眼评论区!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再有,就是谢谢大家的月票,俺也是在榜上待过的鱼了!(*^__^*)嘻嘻……爱你们!有票票的亲,喜欢鱼的话,记得喂鱼哦!啪啪啪~(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