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这样吸烟/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旧娇娇软软的调,带上几许鼻音,在静谧的夜里有种别样亲昵。

像糖,黏糊糊,却甜丝丝。

“怎么了?”他不由放软声音。

眸底泛起漪澜,犹如平静湖面投下一颗石子,漾开层层微波。

没有人见过这样的二爷。

“陆征……”

“嗯。”

“陆征……陆征……陆征……”像个固执又淘气的孩子,一声接着一声,却一声比一声委屈。

敏锐如他,已经察觉到不对。

“乖,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低沉醇冽的男嗓,带着安抚的意味。

谈熙原本没什么,可一听他开口,鼻头就抑制不住泛酸,瞬间红了眼眶。

就像小孩儿跌倒,本来不疼,蹬蹬腿就能爬起来,再搓搓手,拍拍灰,又可以活蹦乱跳,可如果这个时候家长来了,再一通心肝儿肉地乱叫,没得说,铁定哇哇大哭。

现在谈熙就是这种状态。

尤其男人那一声“乖”瞬间戳进她心窝里最软的那块儿,委屈来得措不及防,泪光也在预料之外。

“都怪你……”

陆征陡然惊愣,第一反应是秦家人知道了什么,可转念一想,他们今晚才在一起,秦家耳目不可能灵通至此。

“到底怎么了?”

某妞儿吸吸鼻子,咕哝:“原本没怎么,你一说话,就害我怎么了!坏人!”

“那到底是怎么呢?”

“明知故问!”

那头闻言,一阵低笑。

谈熙目光软软,感觉耳朵要怀孕,这个男人不去当翻译官真是太可惜,浪费一把得天独厚的醇嗓……

“人在哪里?”陆征开口,轻得不可思议。

“外面。”吸吸鼻子,凌晨的风还挺冷。

“没回秦家?”音色沉凛下来。

“回了。”

“然后?”

“又出来了。”

“原因。”陆征急打方向盘,调头往回开。

狗东西,一刻不消停!

“他们欺负我……陆征……陆征……他们都欺负我……”像被抢了糖吃的奶娃,打不过,就找大人告状。

“他们怎么欺负你了?”危险暗藏。

谈熙开始大吐苦水,“……你说,那群人是不是很过分?!”

“嗯。”

“咦?你跟秦家人不是亲戚吗?”居然会附和她?

“没有你亲。”

谈熙微愣,旋即漾开一抹张扬的笑弧,“陆征,你越发长进了?不过,这话我爱听。”

要说陆征对秦家的态度,若非还有陆卉这个陆家人居中调和,恐怕早就闹翻了。

“你跟他们吵了?”

“我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吗?那叫争辩!争辩!”

“没动手?”

那头倏然一默。

“谈熙?”他急躁,却不得不按捺,只是油门踩得猎猎作响,车如离弦之箭穿梭于茫茫夜色之中。

“秦变态想扇我耳光……”

陆征面色阴沉,眼底寒芒稍纵即逝。

“有没有受伤?”

“当然没有!我躲开了,然后反手一耳光,直接把秦渣打懵逼,像只呆头鹅一样站在原地。我怕他反应过来报复,所以赶紧跑了,走之前,还撂了狠话,要求这事必须给我个交待,要不然就桥归桥,路归路!”

“他们……让你走?”

“凭什么不让?姑奶奶是自由身,不让就是非法囚禁!”

电光火石间,陆征惊觉小丫头才十九岁,未到法定婚龄。突地,勾了勾唇。

“陆征,陆征,你会收留我吧?”女孩儿屏住呼吸,话一出口,心就高高提起,然后——

轻轻落地。

他说,“站在原地别动。”想了想,又补充:“等我。”

谈熙收好电话,打了个响指。

陆征沿路回开,找到她的时候,女孩儿正坐在石阶上,单手托着下巴,手肘自然撑在膝头,身后恰好就是灯柱,暖暖的光笼罩在她身上,似氤氲出一层薄雾。

夜风轻拂,掀动发梢,那么小小的一团,让人有捧在手心的冲动。

突然,女孩儿看到他,目光定住,下一秒,眉开眼笑。

谈熙伸手,像颗子弹**男人怀里,环住他的腰,尽是依赖的姿态。

“陆征!”她开口,比电话里更清脆,笑得眉眼弯弯。

男人心头一软,将她半拥入怀中,“又闯祸了。”

“不关我的事,他们挑衅在先。”

“你还有理?”他伸手捏她鼻尖。

谈熙皱了皱,“别捏,痒……”

“声音怎么不对?”

“没事……”话未落,先打了个颤,一声喷嚏接踵而至。

男人皱眉,“先上车。”

“哦。”

上车的时候,谈熙不小心踩空,陆征在她后面托了一把,这一托,刚好托在**。

“这里倒是有肉。”目光隐晦地扫过女孩儿胸前。

谈熙正系安全带,从右肩斜挎到左下,刚好压过胸部中间,原本不甚小小平平的两团,倒因此显眼起来。

辅一抬头,对上男人沉邃的目光,两颗瞳仁隐隐发亮。

“色胚!不是嫌我小吗?”

“确实小。”

“那你还看?”

“不影响观瞻。”

“只是观瞻?你就不想……把玩?”说着,舔了舔唇,眼角眉梢都透着诱惑的意味。

男人喉结动了动,别开眼,线条硬朗的面庞带着几分压抑的气息。

“舅舅,不开车吗?”她眨眨眼,笑问,精乖的模样纯洁得像个天使,眼底却涌动着恶魔才有的邪气。

男人发动引擎,平视前方。

女孩儿侧着头,却只看他。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各有各的专注,各有各的心思。

车一停下,谈熙就醒了,揉揉眼,身上搭着西装外套,是陆征的。

“唔……到了?”初醒时独有的低哑,还有点迷糊。

“嗯。”

男人下车,绕到副驾驶,躬身将她连人带衣打横抱起。

迎着漫天星辉,沐浴在皎白月色之下,谈熙抬眼,讷讷看着他,目光流连过男人眉眼、鼻梁、下颌,最终停在习惯性抿紧的薄唇上。

“陆征。”

“嗯?”

“没,就想叫你。”

“傻姑娘。”他笑,眉眼皆暖。

还是那套公寓,简约的布置,谈熙被下药的那次,就在这里住了一晚。

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他把她放到沙发上,谈熙蜷进角落,不一会儿,男人端着玻璃走到面前,递给她,触手生温。

“陆征,你要收留我吗?”

“这不是很明显了?”

女孩儿眉眼晶亮,放下杯子来抱他,头也开始在男人胸口乱蹭,“你真好……”

这个男人,像长辈,给她温暖,又像情人,让她心动。

“你说,我怎么就这么稀罕你?”她伸手,捧住他的脸,四目相对,一个温情柔软,一个满是无奈。

“你呀……”

喝完水,陆征让她去洗澡。

“我没有睡衣。”谈熙靠在浴室门口,故作苦恼,“也没有换洗的小可爱,怎么办?”

男人眸光一暗,“先穿我的,明天再买。”

“那你替我挑。”五指穿插发间,随意梳理着,有种说不出的慵懒风情。

陆征打开柜门,随手捞起一件,丢给她。

谈熙接过,牵开一看,是长袖宽松的休闲t,有点厚,穿起来肯定很热。

她丢回去,“换件衬衣。”

陆征又重新扔了件,转身走出卧室,“不要泡太久。”

谈熙看着男人的背影,又瞅瞅手里墨蓝近黑的衬衫,剑眉一挑,关门洗澡。

半个钟后,她耷着半湿长发出来,在客厅转了一圈,不见陆征。

又找了客房和书房,还是没人。

“陆征?”

“舅舅?”

厨房还是没有,而玄关位置他的鞋还在,就只剩……阳台。

果然,男人靠在露台扶栏上,指间夹着香烟,正吞云吐雾。

连抽烟的姿势也比普通人性感,那种痞痞的味道,足以让每个女人尖叫。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过来。”他开口。

谈熙走到男人身边,沐浴后的身子散发出清新的香气,风一吹,芬芳扑鼻。

“又没吹干?”大掌抚上她后背,接触到湿发,动作一顿。

记得上次,她也这样。

“晾一晾不就干了?”她耸耸肩,盯着男人手里的香烟。

“呛到你了?”

“没有。那个……我能不能吸一口?”

男人面色骤沉,眼里情绪翻涌不定,“哪里学的坏习惯?!一个女孩子,喝酒,抽烟,你还有什么不会?!”

陆征不由想起她一杯接着一杯灌余胖子的时候,光看架势,就知道不是第一次。

好在,酒量不错,没有糊里糊涂,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嗬,没想到,这狗东西还会抽烟?!

谈熙嘿嘿一笑,“我很多都不会啊……比如,让女人生孩子……”

陆征:“……”

见他不说话,谈熙直接伸手,被男人一记眼刀瞪回来。

她笑着挂到他脖子上,双腿也跟着缠上去。

“别闹。”话虽这样说,却还是用没拿烟的另一只手托住她。

“一口,就一口。”

“一口也不行。”他把手举高,任凭谈熙怎么够也够不到。

“我就尝尝。”

“不准!”

“你霸道!”

“你看过几个女人抽烟的?”

“好多女人都抽!”

“不包括你!”

“真不给?”谈熙眯了眯眼,谲光自眼底飞闪即逝。

男人俊脸一沉。

“喏,是你不给的,别怪我……”最后一个音节消失在男女相贴的唇齿间。

舌头扫过男人唇瓣,狠吸两口,残留的烟味带到谈熙嘴里,些许涩然,她盯着男人因惊愕瞪大的眼,全是挑衅的意味。

退开,咂咂嘴,依旧挂在他身上,女孩儿笑得无限明媚。

“看,这不就尝到了?”偏头,大眼眨巴。

从她凑上来那一刻,直到现在,陆征脑子里一片空白。

唇上软绵的触感,令他全身僵硬,亲密无间的距离,让他能清晰感受到女孩儿呵出的气息,如兰清香,如泉甘冽。

“傻了?”谈熙一口咬在男人鼻梁上,留下一道浅浅的齿印。

陆征倏地回神,继而,勃然大怒——

“谈、熙!”

她敬了个不伦不类的军礼,声音清脆:“到!”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引、火、烧、身!”

女孩儿娇笑摇头,“不过,你可以——教、我。”

男人呼吸一紧,全身肌肉在瞬间变得紧绷。

“小疯子!”

他抱着她,直奔卧室,不过转眼之间,谈熙就被他压在身下,男人目光发狠,伸手掐她脖颈,并未刻意用力,却也叫她挣脱不开

“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发怒的男人像头被惊醒的睡狮,猩红的眼底涌动着来自灵魂暴虐。

“弄死我?你舍得吗?”她笑,眼底浮动着同样兴奋的光,全身血液都叫嚣着涌向四肢百骸。

“谈熙,你不该惹我!”

“惹都惹了,怎么办?”

“那就负责。”

“怎么负……唔……”

男人的唇压下来,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霸道,张狂,肆无忌惮。

谈熙招架不住,呼吸变得极其艰难,拼了狠劲儿推他。

陆征纹丝不动。

半晌,才停下来,用手撑在两侧,用一双深邃无垠的黑眸打量着她。

谈熙已是双颊绯红,泪光涟涟。

伸手,抚上唇角,她倒抽一口凉气,看向男人的眼神带着委屈,水雾越积越多。

都破了……

“陆征,你就是头蛮牛!”她怒,带着哭腔。

“是谁先挑事?嗯?”灼灼目光定在女孩儿唇上,伸手,轻轻一点。

“嘶……”

“疼?”

拍开男人的手,“废话!”

“为什么会破?”

“你、说、呢!”咬牙切齿。

“我没咬。”

“那是谁咬的?狗?!”

男人轻咳两声,不接话。

谈熙怨念倍增,这人到底会不会接吻?除了吸,就是啃,不然就用舌头扫,牙齿咬,粗暴得可怕。

“下次还敢不敢撩火?说话!”

“……不。”

“还抽不抽烟?!”

“你不也抽……”

“你说什么?”

“……没什么。”

“谈熙,从今往后你给我老实点,别让我逮到,否则……”

“否则怎样?”

冷冽勾唇,“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蓦地,打了个寒颤。

“陆征,我是你女人,不是你女儿!”言下之意,谁让你管这么多?!

“都一样。”

谈熙怔住,“你说什么?”

“我说,只要是你,都一样!”

“变态!”

“你不是喜欢叫我舅舅吗?”

“……”

陆征从她身上起来,坐在床沿,伸手把被子拉上来,给她盖好。

谈熙露了个头在外面,水眸盈然,怯生生看他。

刚才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会窒息而死,那种无法呼吸的恐惧又将她带回上辈子临死前,站在悬崖边的情境,仿佛下一秒,就会粉身碎骨。

似察觉到她眼底的不安,男人拧了拧眉,伸手抚上女孩儿颊边。

“吓到了?”

谈熙抿唇,不说话,只盯着他。

“抱歉……”眼底闪过懊恼,有些心疼。

“很晚了,睡吧。”

“你去哪儿?”

“客房。”

“为什么不在这里?”

“狗东西,你确定,要我在这里?!”一字一顿,腮帮咬紧,男人眸底泛起丝丝猩红。

谈熙脖颈一缩,往上拽了拽被子。

她还有阴影呢……

“那你等我睡着了再走。”

“自己睡!什么乱七八糟的坏习惯!”他冷斥,实际上,却是急着去冲凉。

“陆征……”可怜巴巴,伸手拉他袖口。

男人冷脸,无动于衷。

“舅舅……”

还是没反应。

谈熙收手,转过身,用背对着他,“走走走——你走!”

怎么看,都像小孩子赌气。

看着女孩儿倔强的侧影,陆征叹口气,把多余的灯关掉,只留床头一盏,转身出了卧室,顺手带上门。

还真走了?!

谈熙怒,两个枕头接连砸到门上,滑落地板。

“陆征,你丫混蛋!”

亲了她,就这样拍拍屁股,擦擦嘴,直接走人了?

还咬破了她的唇……唔……

亏大发了!

五分钟后,她撇嘴,光着脚下床,又把那两个枕头捡回来。

困意来袭,某妞儿决定先会周公,一切等睡醒再说。

老东西,明天再收拾你!

------题外话------

甜得发腻!请大家吃糖糖哦~晚上二更!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