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他不爱我/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14章

高跟鞋敲击在石板路面的声音,由远及近。

若仔细一听,便会发现,声音并不规律,时轻时重。

很快,一个踉跄的身影出现在巷口,迈步往深巷而去。

岑蔚然知道,她回来得有些晚,还喝了酒。

不过,她高兴!

阔别多年,老同学相见,虽然人来得不齐,却并不妨碍大家坐在一起,追忆过去。

那些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孔变得陌生而淡漠,可这里面并不包括她,张璐。

还是那个斯文秀气的女生,笑容灿若往昔。

推开门的瞬间,岑蔚然第一眼就看到她,一如当年元旦汇演,只要她在,永远都是目光追逐的焦点。

“蔚然,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张璐。”

两手交握,四目相接,岑蔚然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到底是不一样了。

中途她上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碰见张璐。

“hi,好巧。”

女人秀气一笑,她说,“算不上巧,我是特地过来等你的。不介意出去走走吧?”

彼时,岑蔚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该来的,总会来;不是你的,终究不会属于你!

两人沿着林荫道漫步前行,天黑尽了,街灯一盏盏排开。

“国内变化真大。”

“你在国外这么多年,记忆和现实有差距,才会有这种感慨。”

“今天七夕,没有和男朋友一起过?”

岑蔚然笑笑,手却不自觉握紧,“他有正事,要赚钱养家。你呢?”

张璐眼里闪过落寞,旋即化作哀伤,“以前总以为往前走,就能看到更多更美的风景,可如今一路走来,才发现,最初的或许才是最好的。”

岑蔚然一时怔忪,最初的?

风景?还是人?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有些东西失去了,才知道它的宝贵。”

“可惜,”岑蔚然直视她,“人生没有回头路,既然决定向前,就再也没有回到原地的机会。每个人,都是如此……”

“可我想试试。”女人眼底浮动着希冀的亮光,“既然我已经没办法回头,那就让他追上来,我们也还有重逢的机会,不是吗?剩下的路,我们可以结伴而行。”

岑蔚然笑了,这个时候,她要是还不懂对方的意思,那就白活二十多年了。

“如果那个人身边,已经有了能够陪他前行的人,你又怎么办?有些东西,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样貌会变,心也一样。”

张璐只笑不语,恬静温雅的性格一如往昔。

半晌,状若轻喃:“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

岑蔚然冷笑一声。

“你们……在一起了,是吗?当年,我就知道,你对他……”

“张璐!现在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当年?当年怎么了?当年是你说走就走,抛弃了他,你凭什么以为他还会站在原地等你?而我,是在你们分手之后,才答应和他在一起。你没有任何立场指责我。”

“蔚然,你还是和当年一样勇敢。只是,这个世上,光有勇敢还不行,很多事并非靠你一头热就能做到。”

一头热?

呵呵……

是啊,当年的殷焕可以为了她连命都不要,如今的殷焕听见她的名字还会恍然失神,他们是两情相悦,天作之合,而她岑蔚然自始至终都是局外人!

之后她们还说了什么,岑蔚然想不起来,或者,根本没注意听。

她知道,无论面上伪装得多么镇定,心里到底是慌了。

吃完火锅张璐就走了,她和一群同学又杀到ktv,拼掉三打啤酒才散场。

中途,有人请她上台唱歌,是莫文蔚的《他不爱我》。

他不爱我

牵手的时候太冷清

拥抱的时候不够靠近

……

我知道他不爱我

他的眼神说出他的心

我看透了他的心

还有别人逗留的背影

他的回忆清除得不够干净

……

每一句都是为她量身定做,每一个字都血淋淋戳进她心脏。

“诶,好好的怎么唱着唱着就哭了?”

“蔚然?你没事吧?”

“听说她还在和那个混混处对象,好几年了……”

七嘴八舌的议论,探究好奇的眼神,都通通与她无关,岑蔚然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也不想听,不想看!

殷焕,你心里什么时候才能腾出个位置给我?

张璐信誓旦旦的模样,让她原本该有的底气在瞬间土崩瓦解。

“呵呵呵……”

漆黑空寂的走廊,女人绝望的笑声声回荡,一条壁虎从她脚边蹿过,岑蔚然忘了害怕,也没有力气尖叫。

开门,进屋。

等待她的,只有一室黑暗。

他不在。

他竟然不在?!

今天是七夕啊……

瞧瞧,这么多年,她都过成了什么鬼样子?

蹬掉高跟鞋,仰躺在沙发上,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殷焕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

“蔚然?然然?”

“嗯?阿焕,你回来啦?”女人看着他傻笑。

眉心蓦地一紧,“你喝酒了?”

“嗯!”重重点头,“喝一二三四五……七瓶!”

“你!”

“别生气……我今天看到很多老同学,还、还有你的张……唔!”

猛坐起来,捂着嘴,跌跌撞撞跑进厕所。

“呕……”

殷焕跟上去,伸手轻抚后背,替她顺气。

半晌,岑蔚然才吐干净,跌坐在湿漉漉的地板上,面无血色。

“妈的!谁让你出去喝酒?!啊!”

岑蔚然被他扣住肩膀,大力摇晃,原本就晕,现在更晕了。

“醉成这个样子,你他妈想勾引谁?!怕你那些男同学没豆腐吃,所以腆着脸送上门?!”

“殷焕,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我说错了?你醉成这样,不是摊开给人操?”

“我给谁操了?!除了你,我什么时候跟其他男人睡过?你良心被狗啃了?!”

“嗬,睡没睡让老子检查一下不就得了……”

说完,直接把人扛进卧室,一脚踹上房门。

“殷焕,你干什么?!放手——”

“干你!”

“放开!我不要……”

“现在不要,等会就该求着我要了!媳妇儿,你真香……”

“我不想做,你这是**!”

“不想也得想!”

“唔……”

“乖,让我检查一下,谁敢动你一根毛,我就要他的命!”

“殷焕,你凭什么强迫我?!”

“就凭我是你男人。”

“你滚——”

“乖,马上就让你爽……”

“殷焕,别逼我恨你!”

“随便。反正这辈子,你也只能被我骑!”

“不要脸!”

“我要你就行。”

“唔……”

岑蔚然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事后,男人点烟,一口接一口抽。

女人裹着被子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大掌伸出来,想去摸她,辅一接触到,女人抖得更厉害。

“……对不起。我不放心你和那个什么班长……”

“所以你就用强?”

殷焕狠吸口烟,敛下眸底翻涌的暗沉。

“我不喜欢你在外面喝得醉醺醺。”

“那你醉成一滩烂泥的时候,我管过你了吗?”

“我是男人!”

“所以,我就该无条件容忍你,服从你?殷焕,这么多年,你还是一样霸道!”

冷笑爬上嘴角,“媳妇儿,自己爽过了,转眼就开始数落我,有意思吗?”

“那都是你逼的!”

“我逼你叫,逼你浪了吗?”

“……”

“今晚是我不对,”男人碾灭烟头,搓了搓指间,“下次不会了。”

“殷焕,我不是你心头那个人,所以就可以随便糟蹋,是吗?”

“你在胡说什么?”眉心紧成一个疙瘩,“糟蹋?岑蔚然,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糟蹋你了?”

“我都说不要,你为什么强来?”

烦躁地抓了把头发,“你是不是非得咬住不放?”

“呵,你做错了,还有理?”

“我已经道过歉。”

“好,如果有一天我跟别的男人睡了,然后再跟你说对不起,你会原谅我吗?”

“老子会杀了你!”

“……算了,跟你讲不通。”她现在连说话都极其费力。

“然然……”

“……”

“我去打水帮你擦干净。”

男人翻身下床,趿着拖鞋往卫生间走,很快端着小盆子回来。

“媳妇儿?”

背对着他,没反应。

殷焕想了想,绕到另一边,才发现女人双眼紧闭,已经睡了,只是脸上还挂着泪。

他伸手抹去,冰凉的触感让心也为之一颤。

俯身,在眉心印下一吻。

“然然,对不起。你只能是我的……”

窗外,夜色正浓,月华皎白。

第二天,岑蔚然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

殷焕已经不在了。

桌上摆着冷掉的瘦肉粥和一盘小笼包。

她拿出手机,上面显示有条信息,时间是上午八点零二分。

点开——

桌上有早餐,记得加热,吃完再回学校。

心,就这样软成一团。

岑蔚然无数次骂自己窝囊、下贱,却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原谅他。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吃完早餐,又做了清洁,见沙发上搭着脏衣服,她拢作一团,扔进洗衣槽浸泡。

十分钟后,水变成了红色。

岑蔚然脸上刷的一下,全白了。

他受伤了?!

把那堆衣服牵起来,一件一件仔细找,最后在一件白色汗衫的右下肋骨位置,发现一团血迹,因浸泡而晕开,把整槽水都染成了红色!

------题外话------

手残的鱼爬上来了,对不起大家,抱抱……(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