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关于偷的真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因。”

谈熙一愣。

“说说我为什么帮你?”男人眼底掠过一丝捉摸不透的高深。

“因为,你是我舅舅。”谈熙理直气壮。

陆征被她气笑了,“没有秦家这层关系,我算你哪门子舅舅?这个理由,不成立。”

“那因为你是我男人,总可以了吧?”

“普天之下,有哪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有婚姻关系?”

“啧,我什么时候跟秦变态有婚姻关系了?”谈熙手一挥,“没拿证,不算!”

“那也没办法容忍。”

她和秦天霖正儿八经举办过婚礼,双方亲朋到场,还邀请了媒体,就算法律上没有婚姻关系,可是在众人眼里,“谈熙”这两个字就意味着秦家儿媳妇,秦天霖的妻。

“嘶……”女孩儿咬着筷头,“陆征,你该不会……在吃醋吧?”

“难道我不该?”冷眼一瞥,霸气侧漏!

“呵呵……该,你该……”

妈的!就知道老东西不好说话!可她现在有事要办,这个节骨眼儿上,真的不能和秦家撕破脸。

介时,麻烦上门,她疲于应付,处境只会一团糟。

谈熙深吸口气,试图采用迂回战术,可不等她开口,男人冷冰冰一句——

“这个理由不成立,再想。”

她一口老血哽在喉头,香香辣辣的小龙虾塞进嘴里也索然无味。

“我怕你名誉受损!”和外甥媳妇搞在一起,影响多不好?

“再说,你的名声毁了,连带影响公司形象,多不划算?”

谈熙点头,开始顺着这个思路,一本正经分析下去,最后把整个陆家都囊括进去。

等她说完,男人不急着开口,而是先替她盛了碗汤。

谈熙非但没有任何惊喜,反倒毛骨悚然。

“说完了?”他问,音色沉沉。

点头。

“首先,爷不看重名声这玩意儿,有实力的人,名声自然就好;其次,陆氏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最后,陆家盘根错节,想看它衰败,可能要等到下个世纪。”

话音一顿,“所以,还是不成立。”

“陆征!”谈熙跺脚,泪眼汪汪,“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我只要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

说到底,男人心里也憋着气。

谈熙灵机一动,丢碗放筷,蹭到他身边,陆征别过头,小模样还挺不领情。

她索性捧着男人的脸,坐到他腿上。

“谈熙,我还在吃饭!”

她不听,恶作剧似的扭扭,撩得男人双眼喷火。

“我想到了。”

陆征挑眉,看她还能怎么胡扯。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清了清嗓,“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咱们玩地下恋不是更刺激?”

男人气极反笑,亏她编得出来!

“其实,地下恋还不够准确,咳咳……你不觉得,咱们俩现在这关系,很像……偷情?”

谈熙内心狂笑,她终于把绿油油的大草帽扣在秦变态头上了!

叫你嚣张,让你狂,丫的绿毛乌龟!

陆征却气得咬牙,拳头收紧,她那张嘴还真敢说!

“你想想,公开多没意思?窃玉偷香,懂不懂?”

“你说的是采花贼。”阴测测,凉飕飕。

谈熙脖颈一缩,伸手扯他衣袖,大眼忐忑:“舅舅?”

男人却像突然被踩到尾巴的猫,面色骤沉,“谈熙,你再喊一句试试?”

“啧啧,上次是谁跟余叔介绍我是他外甥女来着?我看你应得很高兴嘛?”

“你!”

“总之,秦家那边的事我会自己处理。”伸手,掰正男人的脸,笑着吧唧一口印在对方唇上,还伸出舌头舔了舔,“陆征,你要相信我嘛!”

男人满腔怒火像被戳了个大洞,瞬间没气儿。

“那你跟秦天霖有没有……”

谈熙一愣,旋即想到什么,眼底浮现出一丝邪趣。

娇笑着,吐出两个字——“你猜?”

这个问题,还是昨天晚上他送她回秦家的时候,谈熙主动抛出来的……

“没有。”男人笃定的语气,让她顿时错愕。

“何以见得?”

“直觉。”

“看来,我在你心里是个小天使。”谈熙得意挑眉。

“不,你是个小妖精。”

勾魂夺魄。

下午,陆征又进了书房,谈熙躺在阳台那把椅子上,旁边搁了杯柳橙汁,头顶一个遮阳草帽,远处青山明快,近处江水滔滔。

好不惬意。

正拿着手机“削水果”,有电话进来。

“喂。”

“是我,殷焕。”

“特地打来告诉我魏刚的下场吗?”

“你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谈熙喝了口果汁儿,咂咂嘴,“但我能猜。”

“猜?”

“魏刚在别人的地盘上,弄死人小舅子,就像一个大耳光,啪的一声甩在雷老大脸上。你说,他能有什么好下场?”

那头,沉默良久,才挤出一句:“真的是你!”

谈熙不说话,俨然默认的姿态。

她也算运气好,本来想抓魏刚的把柄捅到警察局,一来,收拾收拾他,二来,也可以试探他背后的人究竟有多大能耐。

没想到让她顺藤摸瓜查到了北面的地盘,这下也不用她布局,直接把消息漏出去,自然有人收拾魏刚。

“我这招借刀杀人如何?”

“……魏刚手脚被废,送医院的路上就断气了。”

谈熙啧了声,“这个雷老大还真是下了狠手。”

殷焕惊讶于对方语气中的凉薄,就像死了一只阿猫阿狗,或许,从她设局开始,就没想放过……

一股凉气爬上脊背,蓦地打了个寒颤。

对面却扑哧一笑,“别告诉我,你被吓到了?”

“……没、有。”握住电话的手却暗自用力。

“你昨晚去仁和街看了?”

“嗯。”

谈熙目露了然,难怪这么大反应,亲眼目睹和听说完全是两回事。

她之所以还能笑出来,一是因为她不认识魏刚,二来这人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

就算没有谈熙传递消息,雷老大那边迟早也会把他揪出来。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食物链的存在本来就代表着杀戮——优胜劣汰,物竞天择。

谈熙没什么本事,握不住枪,也撂不倒人,顶多耍些小聪明,再加上运气好,会见风使舵。

好比这件事,她的目的自始至终只为将殷焕那群人拿过来,为她所用,而魏刚不过是通向对岸的一座桥,谈熙只需要在雷老大过桥的时候,搭个顺风车。

一切搞定!

反正,毁了那座桥的人又不是她。

“殷焕,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是不是也该拿出诚意?”

“放心,我答应过的事,决不食言。”

“那最好。”

“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明天晚上胖婶的排档摊见。”

“要叫上所有兄弟吗?”

“我需要二十个人,样貌周正,身上尽量少些痞子气,最重要的是,人品要好。”

“人品好?”殷焕觉得有些可笑,跟一群混混谈人品?这姑娘脑子确定没问题?

“说简单点,两个字——不贪。我呢,就先把话撂在这儿,如果这件事出了什么幺蛾子,而责在你那边的人,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我懂了。”

“肥仔情况如何?”

“小腿骨折,轻微脑震荡,还在医院。”

“胖婶那边尽量瞒着。”

她收线的时候,抬眼一瞥,男人半倚在门框边,嘴里叼着烟,也不知来了多久。

谈熙目光一闪,扑过去,“什么时候来的?”

男人不说话,一双沉沉黑眸盯着她看。

谈熙心里发慌,面上却无丝毫不妥,任其打量。

“怎么不说话?”她偏着头看他。

“刚才和谁通电话?”

“一个朋友。”

“男的?”

“嗯。”

“别玩得太疯,当心踩雷。”

“如果我真踩了,你会帮我吗?”

男人看她一眼,保持沉默。

女孩儿叹了口气,“果然,靠天靠地靠男人,还不如靠自己。”

不似幽怨,更像调侃。

谈熙懂的,别人有,始终是别人的,自己有,才能随意支配。

踮脚,吧唧一口亲在他脸颊上,顺手把烟抽掉,扔在地上碾熄。

“臭死了!”

他伸手搂她的腰,谈熙闪身躲开,窜进室内,光着两只脚啪嗒啪嗒走在木地板上。

陆征俯身,把她的拖鞋提在手里,跟着进去。

谈熙站在冰箱面前,探了个头进去,退出来的时候,小脸皱成一团。

“陆征,你家冰箱除了矿泉水,什么都没有。”

“还需要有什么吗?”他拿了遥控器,坐到沙发上。

谈熙蹭到他面前,像看山顶洞人,“你都不吃零食?”

“不需要。”

“你还真是无趣。”

冷冷看了她一眼。

谈熙瘪嘴,本来就是,还不让人说,坏蛋!

“你还有事要做吗?”谈熙伸手,揪他的寸板,男人老是躲,“别动!”

陆征拍她的手,“拿开。”

“摸摸嘛,就摸一下下……”

男人发窘,实在没办法,只能由着她捣乱。

“太短了,都揪不起来。”

“……”

“男人的头发就跟老虎屁股一样,摸不得。”

“so(所以)?”

“撒手。”

“不要!”

“谈熙。”

“那你叫我一声熙熙,我就不闹你了。”连名带姓,一点都不亲。

男人轻咳,喉结动了动。

------题外话------

零点之前还有一章,继续发糖!看在如此nice,如此sweet的份上,是不是该掏票子喂喂鱼惹?(托下巴……)(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