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时间的时,斜王伴景/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似察觉到她打量的视线,男人望过来,因受伤而绵软的眼神陡变犀利。

谈熙迎上去,不闪不避。

两相交锋,火花四溅。

“熟人?”她问陆征,语气带着几分跋扈。

“嗯。”陆征应了,并未有任何发怒的征兆。

男人一惊,原本犀利的眼神带上疑惑和探究,这……真的只是个钟点工?

老徐动作一顿,眼里的惊愕较前者要外放许多,敢用这种口气和陆征讲话,关键陆征还不生气,看来,小丫头身份不一般。

果然——

“谈熙,我……女人。”

这话从不近女色的二爷口中说出来,可想而知有多震撼。

两个男人俱是一震,齐刷刷投向谈熙的视线像看什么外星生物。

这世上,竟有女人能入陆二的眼?这本来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况且,这还不算个女人,顶多叫……女孩儿?

谈熙沉着脸,不动声色扫过二人,便听陆征介绍,“徐彦刚,时璟。”

徐彦刚,也就是老徐,笑着朝谈熙点头,敦厚的笑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谈熙也不例外。

至于,另一个名字,什锦?

什么鬼?还不如叫什锦糖……

似看穿她的想法,男人面色一黑,单手捂住腹部枪伤位置,沉声道:“时间的时,斜王伴景。”

时璟?

谈熙一时怔忪,姓时啊……

“你现在不能说话。”陆征突然开口。

老徐点头,深以为然,“伤口虽然处理过,但随时有感染的危险,结痂之前,必须卧床静养。”

言罢,开始给他扎针挂水。

“部队那边……”

气氛陡然凝滞,谈熙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打了个呵欠,“困了,先去睡。”

说完,也不看三人,径直离开。

老徐呵了声,“这丫头有点意思。”

陆征没说话,从时璟一身鲜血出现在他面前直到现在,脸色就从未缓和过。

徐彦刚不敢再笑,开始动手配药。

“老陆,我……”时璟辅一开口,就被陆征抬手制止。

“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徐彦刚叹了口气,“再难的任务也没见你受伤,这次明明很简单……”

谈熙占了主卧,陆征睡客房,时璟暂时不能移动,徐彦刚在客厅守着。

一夜无梦,酣睡好眠。

第二天,谈熙起来的时候,陆征不在。

“他人呢?”

徐彦刚正替时璟挂点滴,闻言,笑道:“出门了。”

“去哪里?”

“我也不清楚。”

谈熙哦了声,去厨房找吃的,冷锅冷灶,显然陆征走得急。

时璟睡了一晚,亏得身体底子好,没有发烧,伤口也没有感染溃脓的迹象,老徐这才松口气。

“算你命硬,差点就伤到脾脏。”

时璟靠坐在沙发上,笑得不以为意,“更糟糕的情况都出现过,这点伤算什么?”

“对,你是铁人,耐摔耐打耐磨搓!”徐彦刚没好气,拿着针头,“伸手……你是没看到,昨晚陆征黑脸的样子,像要把人给撕了。”

时璟笑笑,“他一直都这样。”

“兄弟,你这次确实做得太过。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这点咱们刚入伍的时候就耳提面命。你熬到现在不容易,原本这次任务结束就该升衔,你又何必在这个时候踩线?”

时璟摆摆手,明显不愿多谈。

徐彦刚长叹一声,“算了,老陆出手,你小子应该不会背处分。至于升衔的事,估计有得拖……”

“等等,你说老陆出手?”

“你消失这几天,上头已经知道了,陆征动用庞家的关系替你把事情压下来。”

时璟一愣,“他人呢?”

“现在应该已经和葛老坐在一起喝茶。”

“他去见老首长?!”

“不然怎么保得住你?兄弟,你犯的不是小错,往严重了说,叫擅离职守,要开除军籍的!”

时璟苦笑。

徐彦刚还想开口说什么,冷不防被一声清脆的“喂”打断。

女孩儿靠在门边,语气随意:“吃早餐了吗?”

两人对视一眼。

老徐讷讷摇头,“没、没有……”

谈熙哦了声,转头回厨房。

“她、什么意思?”徐彦刚眼神发懵。

时璟收回目光,“估计准备早餐去了。”

十五分钟后,三个盘子摆上餐桌,谈熙捧着杯牛奶坐下,朝二人道:“将就。”

徐彦刚忙活一晚上,别说还真有些饿了。

“谢谢,呃……”在称呼上,他犹豫了。

按理说,他比陆征大,叫声“弟妹”也无妨,可那姑娘实在太小,看上去就像个高中生,他卯足劲儿也叫不出口,只能挠挠头,笑得尴尬。

“谈熙,我的名字。”

“你好。如果不介意,可以叫我老徐。”

她笑笑,开始埋头吃早餐,还好昨天从超市买了大号吐司,煎了荷包蛋放中间,再涂上一层沙拉酱,勉强应付。

徐彦刚拉开凳子坐下,看了眼盘子里的东西,咂咂嘴,说实话,他这个大老祖还真没吃过这些,平常在军区食堂,不是馒头稀饭,就是豆浆油条,一顿狠塞几个,保管整个上午不饿,所以,他很怀疑这几片面包能不能让他填饱肚子。

“不合胃口?”谈熙顿了顿。

“没、没有……”

“旁边有鲜牛奶,要喝自己倒,加热的话就放进微波炉叮几十秒。”

“那个……有没有稀饭之类的流食?他刚做完手术,可能……”老徐搓搓手,看得出来挺不好意思。

谈熙往沙发上瞄了眼,对上男人打量的视线,她淡淡收回。

“抱歉,我不会做饭。厨房里有锅有米,如果你愿意,可以亲自动手。”

“我?”老徐指着鼻尖,瞪大眼。

他一个老爷们儿从来不进厨房,连烧水都不会,怎么可能煮饭?

谈熙点头,大眼无辜。

“那……还是算了……”摸摸鼻子,笑容讪讪。

时璟却很不厚道地笑出声,阳光透过落地窗映照在他胡子拉碴的脸上,有种硬朗的活力,像竹,宁折不弯。

谈熙吃完,把盘子收进厨房,出来的时候,正看到老徐把时璟那份往自个儿盘子里掏。

“反正他也不能吃,丢了浪费……”

然后,埋头苦干。

谈熙嘴角一抽,准备回卧室睡个回笼觉,晚上还要去见殷焕。

路过客厅,被时璟叫住。

“你是老陆的女人?”

谈熙停步,转身,正面看他:“你有意见?”

打量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扫视一遍,时璟两手一摊,却因扯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不像。”他说。

谈熙挑眉,一股英气油然而生,“不像什么?”

“不像他喜欢的类型。”

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人在她面前,提起陆征“喜欢的类型”,之前宋白也提到过。

“那你说说,他喜欢什么类型?”

“你不知道?”

谈熙拢拢头发,偏着头笑,眼底清澈的光一览无余,竟让他片刻晃神。

她却毫无所觉,自顾自开口,“我以为,他喜欢我这型。”

“你看上去很有自信。”

“难道我该自卑?”谈熙反问,笑得天真烂漫。

时璟哑然。

谈熙不想跟他多说,准备走开。

“你好像……对我有敌意。”肯定的语气,陈述句。

她也不否认,“难道我该对一个拿刀抵在我脖子上的人笑脸相迎?”

时璟微怔,半晌,苦笑着说了句,“抱歉。当时情况紧急,我又撑不了多久,所以才……但我没想真的伤害你。”

谈熙微讶,一个大男人肯拉下面子向她道歉,态度真诚,已经算很难得。

昨晚洗澡的时候,她认真检查过好几遍,发现侧颈位置确实没有伤口,想来,这人还是有所分寸。

“算了,我不跟你计较。”挥挥手,某妞儿很是大度。

时璟嘴角一抽,昨晚他没伤她,她倒往他身上踹了好几脚,用手肘顶他的时候,正中腹部枪伤,疼得他差点休克!

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他算见识了。

“那你好好养着呗,我就不奉陪了哈~”说完,钻进卧室。

靠在床上,拿着手机玩了会儿,谈熙觉得,既然冰释前嫌,那得拿出诚意,况且,“什锦糖”看上去和二货的关系不错,那她就好好招呼着呗。

“喂,麻烦送一份果蔬粥、凉拌木耳……到蓬莱b座18楼……”

安排好,伸了个懒腰,裹进被子里,开始睡回笼觉。

叮咚——

猛不防听到门铃声,两人顿时警惕。

“谁?”徐彦刚抵至门边,后背靠墙。

时璟下意识掏枪,一摸全身绷带,顿时黑脸。

“四季酒楼外卖。”

两人眼神交汇,皆露愕然。

徐彦刚开门,外卖小哥把两个包装袋递给他,然后拿出签收单,“麻烦在这里签个名。”

“呃……我们没订外卖啊?”

“这里是b座18楼,没错吧?”蓬莱的设计为了保证居住者拥有足够私人空间,所以每层都是独门独户,不可能敲错门。

“那我该付多少钱?”

“不用了,已经在网上付过。”

徐彦刚把东西提进来,拆开包装,一一摆放到茶几上,清粥小菜,简单却不失精致,香味直钻鼻尖。

老徐点点头,“小姑娘还挺有心……”

他吃的那两份早餐味道也是不错的,虽然上面涂的酱汁味道略奇怪。

时璟叹了声,笑意爬上嘴角:“老陆这小女朋友倒挺有意思……”

------题外话------

二更到,出来个新的帅哥呢~(*^__^*)嘻嘻……(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