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赌股集资,你这是犯法/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排档摊前,阿飞来回走动,不时看表。

一山够着脖颈往巷口瞅,侧扭的弧度有点滑稽,眼底神却无比肃杀。

他怀疑,焕哥可能被暗杀了。

这也是个黑帮电影中毒的娃……

“怎么还不来……都六点四十了……”

身后等着十几二十个兄弟,皆有唏嘘声。

相较于众人的焦躁,谈熙还好,拿了个小板凳跟胖婶儿排排坐,两个女人凑在一起,除了叨嗑还能干啥?

就差人手一捧香瓜子……

“……呵呵,可不是?那男人被他老婆两耳刮子扇到地上,屁股着地,得,摔懵了,小三儿还卷着被子坐床上抹眼泪,吓得全身发抖!”这一桩,是隔壁排档摊两口子的破事儿,经胖婶儿这么一说,精彩程度不亚于现场直播。

“后来呢?”

“男人跟着婆娘回家,小三儿被痛揍一顿。”

“完了?”

“不然咧?”

“这么轻易就原谅了?”

“难不成真离婚?”

“不行吗?”

“娃那么小,女人又没工作,离了婚怎么活?”

谈熙咋舌。

“说起来我好些天没看到肥仔,也不知道这孩子瞎忙什么?隔壁张婶儿说了个姑娘,我打算让两人见面处处看。”

“应该有正事。”谈熙笼统略过。

“咳,他能有什么正事?估计也就跑跑腿,去工地催款什么,那身横肉倒是能唬人。”说着,胖婶儿自顾自笑起来,眼底暖显而易见。

她和丈夫没有生育,一直把肥仔当作亲生孩子对待,该操的心一点没少。

谈熙不接话茬,怕说得太多,说漏嘴,遂又转向别的话题。

胖婶儿不疑有他,欢喜得很,许是性格使然,什么话题都能搭上两句,两人相谈甚欢。

“谈姐,”阿飞拧着眉头,走过来,“我骑车去找找。”

谈熙嗯了声,阿飞戴上头盔,准备发动引擎,这时,巷口却传来一阵轰鸣声,机车飞窜而入,停在排档摊前,殷焕摘下头盔,单手拿着一件夹克,跟兄弟们打招呼。

“焕哥来了。”

“焕哥好。”

“……”

阿飞总算松了口气,迎上前,“哥,没出什么事?”

“没事。”殷焕摆手,径直走到谈熙面前,低低叫了声。

抬眼看他,“换个称呼。”

殷焕是这群人的老大,他这声“姐”,谈熙当不起。

“换什么?”

“直接叫名字,谈熙。”

她没打算变成个女混混,不过是想借助殷焕的力量为自己办件事,作为交换,她阴了魏刚一把。

说到底,他们的关系仅限于合作,各取所需罢了。

殷焕坐到她旁边,胖婶儿见状,识趣地找了个借口离开:“我替大家伙催菜去……”

“说,你有什么事需要……”

谈熙摆手,打断他,“先让你的人填饱肚子再说。我请客。”

这里大部分人是从工地直接过来的,别说吃饭,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好。”

殷焕朝阿飞使了个眼,后者起身,朝大伙儿吆喝:“今天谈姐做东,大家好吃好喝。”

话音刚落,响起一片叫好声。

很快,胖婶上菜,手脚麻利,阿飞又叫了几个兄弟扛啤酒,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阿飞,一山,你们过来坐。”

加上殷焕和她,刚好四个人围一桌,这是要谈正事了。

“今天爱来的这批人可靠吗?”谈熙率先开口。

见殷焕没有开口的意思,阿飞摸摸鼻子:“都是混了好多年的兄弟,大部分从乡下来,在工地打散工的时候慢慢召集起来的。”

“性格人品如何?”这是谈熙一直都强调的东西。

“我可以用命担保。”殷焕突然发声。

谈熙掠过三人,最终落在今天下午刚熟悉的一山身上,汉子高高壮壮,却一脸懵逼。

“你们大致把事情跟他讲一遍。”

阿飞点头,一开口就把魏刚的死抖落出来,唾沫横飞。

汉子咽咽口水,“真、真死了?”

要说这魏刚,以前也是跟他们一起混工地的,称兄道弟,肝胆相照,可是后来居然当了叛徒,吞掉他们所有工程款不说,还明里暗里使了不少阴招。

这里所有人,都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包括一山。

“死得好!那个龟儿子,总算有天收拾!”

“这可不是老天爷开眼……”阿飞故意卖关子。

“那咋、咋整的?”

阿飞神秘一笑,把事情从头到尾,原原本本说给他听。

男人僵滞半晌,而后看向谈熙,眼底陡然爆发出一阵骇人的光亮——

“谈姐!从今天起,你就是除焕哥以外,我的第二个偶像,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只要我许一山能做到,必将万死不辞!”

胸膛拍得哐当作响,梁山好汉的语气,骨子里有种热血劲儿。

谈熙喝了口啤酒,闻言,笑道:“确实有事,不过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三个男人对视一眼,谈熙只当未见,又慢条斯理吃了几口菜,“我听说现在市面上流行一种新的股票玩法,叫赌股。”

“股票我不懂,可赌股我还是知道的。”许一山咧嘴,黝黑的皮肤衬着那口大白牙,晃眼得很。

谈熙一脸淡定,殷焕和阿飞则目露疑惑。

他们是小混混,股票这种东西,听过,却没摸过,知道很赚钱,可也有自知之明,从来不碰。

且不说,这是文化人干的事,光那些交易规则、曲线走势就让他们眼花缭乱。

“股票很复杂,但是赌股很简单。就跟赌大小一样,只不过赌的是涨跌……”

庄家会给出八到十支股,每日开盘下注,买涨,或者买跌,以收盘价为准,买中即赔,至于赔率,与股票变动弧度成正比。

“打个比方,假如有个人买二号股跌,收盘的时候,恰好跌了,就算买中,跌得越多,赔率就越大。”

阿飞点点头,“这倒不难,跟买大小和庄闲差不多,只是开骰的时间略长。”

这样一来,不需要什么开户手续,甚至对股票毫无了解的人也能参与进来,只要运气好,连蒙带猜,百分之五十的买中可能,还是有很大赢面。

简单,粗暴,其实和地下赌场那些买定离手的玩法,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沾了“股票”俩字儿,听起来更高大上。

谈熙又补充了许一山的说法,这才让殷焕和阿飞听懂。

“谈姐,这跟我们要办的事有什么关系吗?”

“有。我想坐庄。”

一声惊雷,三个男人都愣了,呆立当场。

“姐,你你你……”阿飞哆嗦半天,挤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许一山整个人都僵了。

殷焕还好,惊愕一瞬,又被平静代替,“你确定不是开玩笑?”

谈熙将三人反应尽收眼底,似早有所料,也不觉意外,平静的嗓音缓缓流泻——

“目前,赌股在上海和深圳最流行,以这两个城市为中心,辐散南方地区,相对而言,北方则保守许多。”

一来,深沪设有证券交易所,方便及时关注动态;二来,南方对赌博的打击力度远远小于北方,毕竟有个澳门赌城在,政府也不敢太打脸。

“一般情况是由地下赌场坐庄,艇仔作为中间人,联系下注者,主要工作是收聚筹码,和发放赔利。”

“据我所知,目前京都只有少数地方出现过这种玩法,却并不主推,尤其在地下赌场原本拥有大量盈利的前提下,这种玩法暂时还没有成为主流被接受。”

言下之意,这片市场还是空白,最好先下手为强,趁机占领!

“坐庄需要大量资金,谈姐,你……”阿飞欲言又止。

谈熙虽然出手阔绰,看上去像个富二代,可钱再多也没法跟地下赌场比啊!

“这个不用担心。我只问,如果我坐庄,你们愿不愿意当中间人?哦,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艇仔。”

三人皆默。

“就算我们愿意,下注者也不会放心把钱交给我们。”许一山看得很清楚。

他平时也会手痒摸上几把,谈熙说的这种玩法他在城北一家赌场见过,几乎无人问津。

谈熙打了个响指,“那就让他们放心。”

她把杯子灌满,啤酒泡沫漂浮在液面上,跳动着水汽,“假如你们手上有一笔钱,准备拿去赌,一般会选什么地方?”

阿飞:“规模大,人多的场子。”

殷焕:“信誉好的。”

一山:“赌场老板有头有脸。”

“你们说的这些,实质上就是寻求一种保障。输了,不会被讹;赢了,不会欠账。如果,能让目标对象认定你们有诚信,并且庄家是个大人物的话,猜猜,他们愿不愿把钱拿出来?”

“如果是这样,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阿飞点头,又摇头,“不过,要取得陌生人信任,没那么简单……”

“不必信任,只须让他们羡慕即可。”

“羡慕?”

“当前几个人成功了,后面的人还坐得住?是人都会眼红。”

殷焕若有所思,半晌,冷冷抛出一句:“你想通过我们集资?”

谈熙微愣,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看穿她的企图,既然如此,那——

“没错。”

“你这是犯法的!”沉声掷地,冷冽如冰。

“犯法谈不上,踩线是肯定的。这事若成了,中间的利润可想而知。你们要是不愿意,我绝不勉强,但机会只有一次,希望你们考虑清楚。”

------题外话------

说明一下,关于这个赌股,我也只是略有耳闻,然后再自己想象杜撰了一些,大家不要当真哈!纯属虚构!

另,二更在下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