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陆征,你要不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句话,勾动天雷地火。

这个时候,他要还没反应,就不是个男人!

向前一扑,直接把人压到床上,嘴也跟着堵上去。

些微冒出头的胡渣刺得谈熙脸颊发疼,却隐匿着一丝挑逗,像猫的爪子挠在心上,酥酥麻麻。

这个男人似乎永远学不会温柔,掐在她侧腰的手又紧又狠,像两把铁钳。

炽热的唇带着灼烫的温度,像一块烙铁,让她畏惧,让她疼痛。

到底是活了两辈子的人,早已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也许曾经对阳光男孩情有独钟,目光流连在操场上那一个个带球奔跑的身影,看他们挥汗如雨,然后相互击掌大笑的模样,那是每个中学女生都会做的梦。

抑或,对温文儒雅的翩翩公子心生倾慕,自比卿卿佳人,盼着与梦中情郎红袖添香。

梦是假的,可眼前,是真实的。

她,谈熙,正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做着少儿不宜的事。

他说,“你是我的……小妖精……”

她偏头,躲过男人激狂的吻,最终落到侧颈位置,一股震颤直击大脑。

“陆征。”

男人动作一动,抬头看她,那双寡淡冷邃的眼眸此刻已被*覆盖,猩红的眼底涌动着莫名晦涩的情愫,纠结缠绕,早已不复往日的高冷。

“嗯?”喉头哽出一声,压抑着心里那头横冲直撞的野兽。

他在忍。

很辛苦。

谈熙认真看他,一双澄澈水眸在灯光下折射出靡丽清波,似清泠山泉淌过男人心上,突然,那股烦闷的燥热奇迹般安定下来。

她问,“陆征,你要我吗?”

那般,珍而重之,无所畏惧,像匹随时可以撒蹄狂奔的马。

“要”是什么意思,两人心知肚明。

她已然做好了准备,把一切身家押上去,博他一个平等的筹码。

要?

不要?

给?

不给?

缰绳就在手边,而他此刻骑在马上,要么勒紧缰绳,从此浪迹天涯,要么就此放手,放其自由……

他舍不得!

“熙熙,不是我要不要,是你……愿不愿给。”

那一刻,清湛的眼里陡然焕发出惊人的神采,如焰火绽放的瞬间,极尽绚烂。

喉头滚动,“你从来不是需要征服的烈马,我也没有高高在上对你挥鞭的权力。”

“不是吗?”美眸半敛,睫羽轻颤,“我以为,你只是好胜心作祟……”

一直以来,都是她追着他跑,而他似乎不愿领情。

低声笑开,似有暖意弥漫,他说,“对你,我认输。”

谈熙仿佛听见心跳的声音,眼前繁花似锦。

“我给,你要吗?”一字一顿,从未这般坚定。

“要。”沉邃冷冽,掷地有声。

眼神胶着处,火势蔓延成灾。

谈熙趁他不备,猛然翻身,两人位置瞬间调换。

陆征眼里闪过一秒错愕,想掰回来,无奈谈熙压得紧,没成功。

“下来!”他冷斥,额上已有青筋暴起。

谈熙充耳不闻,啪嗒——

皮带解开,扎进去衬衣下摆被她全部扯出,往上一推。

“一二三……”还真有六块腹肌。

咕咚!谈熙咽了咽口水。

男人瞳孔由墨黑逐渐转变成漆黑,透着一股引人探寻的神秘。

谈熙再接再厉,伸手去扯男人领口,无奈质量太好,没有想象中,衣扣迸裂的场景,着实美中不足。

正晃神,眼前地转天旋。

等反应过来,谈熙又回到之前的方位,被男人牢牢压制住。

“你想要……这样?”说着,单手一撕,谈熙听到布料开裂嘶啦声。

这头蛮牛竟然把她当睡衣穿的t恤撕了……撕了……

关键,这是t恤,没有扣子啊喂!

白皙的锁骨,精致如蝶,往下雪色凝脂,瞬间看红了眼。

“熙熙,你……愿、愿意吗?”褪却了*,她能一眼看到其中隐含的认真。

点头,“好。”

*,燃起来哪有道理可言?

男人上衣尽除,谈熙身上挂着撕坏的t恤,陆征闭着眼睛,寸寸深吻,手也开始不安分。

隐隐绰绰的灯光平添暧昧,将床上二人笼罩在暖晕之中。

突然,大掌被按住。

陆征猛然睁眼,便见身下女孩儿面色惨白,额上也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唇色煞白,不复之前娇艳。

“熙熙?你怎么了?”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男人顿时清醒。

“疼……”她伸手搭上小腹。

陆征面色一变,两只手撑在侧面,把身体支起来,他并没有进一步,怎么会……

“我可能大姨妈来了。”

男人:“……”

旖旎到此为止,谈熙灰溜溜进了洗手间,男人坐在床沿,手里夹着烟,一口接一口。

脚边还躺着从他身上脱下来的衬衣。

半晌,才压住体内翻涌的邪火,深吸口气,碾灭了烟头。

起身,敲门,“熙熙?你进去很久了。”

没反应。

他继续敲,“谈熙!”

“舅舅,我……”欲言又止,期期艾艾,“忘了拿卫生巾……”

陆征面色骤黑。

“在哪里?”

“购物袋。”

昨晚从超市采购回来就遇上时璟重伤,急需救治,所以那两大袋东西还丢在玄关,没人收拾。

除了谈熙早上从里面拿出两盒牛奶和一条起司餐包以外,剩下的东西还没动过。

里面刚好就有姨妈巾。

还好她有先见之明,先备着,不然现在这副窘样,她还真不知道如何应付。

“……应该在那个小一号的袋子里……”

陆征往客厅走,无可避免要见到时璟,后者吓了好大一跳,连最喜欢的《非诚勿扰》也不看了,只一个劲儿盯他,似要看出朵花儿来。

眼神也由惊讶变成揶揄。

“呦,我记得你刚进去没有几分钟吧?这么快就完事了?”

陆征冷他一眼,走到玄关把两个购物袋拎起来,放到鞋柜上,开始翻找。

“哦~我知道了!”时璟笑得心照不宣,“临门一脚,突然急刹,忍得难受吧?不过,计划生育可是个大问题,必须做好措施!万一弄出人命,那就糟糕了。”

陆征薄唇一抿,脸色有向更黑发展的趋势。

被时璟看在眼里,心疼兄弟三秒,“赶紧找吧,找到就立马办事,我跟你说,这种事情真他妈忍不得!上回,三连有个小子,夹带黄色刊物每晚躲被窝里偷看,一看就兴奋,可兴奋归兴奋,找不到泄洪的口啊!只能憋住,结果得了急性前列腺炎,给送医院……”

陆征:“……”

“你瞪我干啥?大实话来着!不信问老徐!”

一通翻找,总算找到了。

粉色?

还是,蓝色?

反正都一样,随便吧!

捞起粉色那包,往卧室疾步而去。

时璟眼尖,加上陆征没藏没掖,一眼就看清是什么东西。

“老陆,咳咳……你拿错了吧?”

陆征不理他,冷得很。

时璟也不在意,兄弟嘛,不是我冷,就是你热。

自然,他也不介意指导一下,“不是这种软面包装的,要盒装!你手里这个是……给女人用的!盒子里那种才是给男人用!”

男人风一样没影,砰——

卧室门摔上。

时璟骂了句脏话,突然,灵光一现,“不、不会这么巧吧……”

再说卧室里,洗手间外。

门开了条小缝,陆征把东西塞进去,里面的人接过,然后缝隙合拢。

三十秒后,粉色小包掷出来,砸到男人怀里。

“不是这个,是蓝色那包……”

“有区别吗?”陆征脸上的神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那种濒临暴怒的狂躁似要将他变成一个火药桶,随时都可能炸开。

“粉色是日用,蓝色是夜用,长度不一样……”

时璟见他出来,脸上表情可以称之为怪异。

“又、怎么了?”

这回陆征没有继续装深沉,没头没尾甩了句:“女人就是麻烦……”

时璟一听,乐呵。

“老陆啊老陆,你要知道,最难消受美人恩,当初招惹人家的时候怎么不觉得麻烦?”

陆征回他一记冷笑,拿了东西转身就走。

时璟撇了下嘴角,漫漫长夜,这家伙还有得憋!

他怎么就觉得格外神清气爽呢?

连腹部的伤口也不那么痛了……

谈熙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男人靠在墙上,侧颜刚毅,冷峻逼人。

冷不丁闻到屋里呛人的烟味,谈熙咳了两声。

陆征把窗推开,夜风凉悠悠吹进来,带着江滨独有的湿润。

“生气了?”这人郁闷的时候才会吸烟。

“没有。”

谈熙作势往他身上蹭,男人退开一步,她有点受伤,眼里晶莹滚动。

“你嫌弃我!”她才不会当收起小媳妇。

“没有。”

“那你躲什么?”

“我……怕忍不住。”

谈熙勾了勾唇,“这还差不多……”旋即,目露尴尬,“裤子脏了……”

“嗯?”

她转身,米白色运动短裤上,红艳艳的一块。

男人瞳孔紧缩,那是对鲜血本能的反应。

“可能床上也有……”

他走过去,看了眼,因为是深色床单,并不明显。

谈熙有点发窘,坐到床沿边,拉过他的手。

“抱歉……”

“为什么?”

“我本来想睡你的,现在睡不成了,唉~”那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让男人头皮发麻。

是了,这狗东西刚才还想压他来着。

“拿去,换了。”

谈熙伸手一接,是条灰蓝色运动短裤,跟她现在身上穿的这条是同一款式。

“哦。”

等她换好出来,陆征已经不在屋里。

她跑到客厅,时璟正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换台。

“他人呢?”

时璟眼前一亮,忙不迭招手唤她过来。

“干嘛?”

“小丫头替我倒杯水呗?渴了。”

谈熙看在他是病号的份上,不跟他一般见识。

“喏。”

“谢啦~坐过来,我们侃侃。”

“大半夜,谁要跟你侃?”

“你不是问老陆嘛?”他朝客房努努嘴。

谈熙抬步往里冲。

“等等!”

“什锦糖,你真的很话多!”

男人顿时风中凌乱,什锦糖是个什么鬼?!

“小丫头片子,少给人起外号!”

“是你的名字太引人遐想。”

“遐想?”两眼登时一亮,“说说,你对我到底有什么遐想?是不是觉得老陆没我帅,也没我壮?”

一个白眼儿送上,“脸皮真厚。”

时璟炸毛,“不识货!”

“嗯,我不识货,只识人。”言下之意,你丫就是个东西,货嘛,那不就是件玩意儿?

“骂人不带脏字儿啊!”

“呦,你听懂了?”

“小丫头,你这么嚣张陆征知道吗?”

“他……”

“我许她这么嚣张。”沉凛的嗓音,男人穿着浴袍,站在客房门口,一看就是刚洗完澡。

谈熙扑上去,缠他手臂,“老陆,这人不着调,受了伤还不消停!”

时璟嘴角一抽,这女人居然当着他的面告黑状?!

哪来的奇葩!

“无关紧要的人,不用理会。”言罢,搂着她进了卧室。

留时璟一个人对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咬牙切齿,唉哟哟,伤口也跟着痛了……

“说好的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呢?!”

却说回了房间的两人,褪去方才野火燎原的冲动,只剩相顾无言的尴尬,谜之……忸怩。

陆征要去睡客房。

谈熙保持沉默,直接扒住男人的手不放,用实际行动说话。

“撒手。”头发还没来得及擦干,一滴滴往下淌水。

谈熙拿起之前她擦头发的毛巾往男人头上一套,“别动!”

然后,开始一通乱揉。

“慢点……”软了语气,有种无奈在里面。

“哦。”她放柔动作。

“好了,你早点睡,已经很晚。”

“你陪我。”

“今天不行。”

“是我亲戚造访,又不是你,装什么装?!”

陆征很想反问一句:有区别吗?

反正都吃不到。

“你是不是……不想要了?”

额上青筋一突,“没、有。”

“你明明就有!”

“谈熙,别闹。”

“哼!刚才还叫熙熙,现在就是谈熙,还想狡辩?!”

陆征:“……”

“老陆,这床这么大,我们一人一半很宽敞。”

“不是床的问题。”

谈熙脸一沉,“那是什么问题?”

他真的快要被逼疯了!

“你说!”

“……”

“不说不准走!”

“我忍不住,行不行?!”男人吼回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谈熙眉开眼笑,“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不撩你就是了……”

陆征:“……”

“真的!我保证!”

------题外话------

这一章,算是来颗小糖糖,很虐脑细胞的好咩?卡得我想吐血,将就着看哈,今晚记得做个【好】梦,嘿嘿嘿……(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