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老陆看上的奇葩/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哐——

两人同时回头。

“熙熙?”

“小丫头?”

“那个……我有点口渴,出来倒杯水喝。”

陆征走过去,牵她的手,眉心一紧,“这么凉?”

“夜里风大,刚才还把门吹上了……”

陆征看了眼紧闭的卧室房门,转身往厨房走,“我去烧点热水。”

谈熙坐到沙发上,眼前蓦地挥过一只爪。

视线对焦,时璟那张硬朗帅气的面庞出现在眼前。

“小丫头片子,发什么愣呢?”

“……”

“你这么看我干嘛?”时璟一哆嗦,“千万别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就算有也趁早打消,朋友妻不可欺,更何况老陆是我兄弟!”

“之前还口口声声问我对你有什么遐想,转眼,就警告我?什锦糖,你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我是不是该给你颁个奖?”

时璟嘴角一抽,“还、还是算了……”

“热的,喝完去睡觉。”两人中间横过一只手,正冒热气的玻璃杯递到她面前。

谈熙抬眼,明明还是那张冷脸,眼神却不复漠然,伸手接过,仰头,乖乖喝完。

“喏。”空杯随手一递,在时璟讶异的目光下,陆征伸手接过,转而放到茶几上。

“早点睡。”

“你呢?”偏着头看他,“我们一起。”

时璟头皮发麻,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先进去,我还有点事。”

“哦。”她敛眸,笑意未变,转身回房。

男人目露狐疑,这小东西什么时候变听话了?

“诶诶诶!你那什么眼神儿,演都市言情剧呢?这里还有只单身狗,注意影响!”

陆征收回视线,冷冷一瞥。

别说,那眼神还真像看一条狗,时璟瞬间黑脸。

“老陆,你就是这么对待兄弟?我这都喝一天冷水了,你咋就不晓得给我整杯热的?”

“糙皮厚肉,死不了就好。”

时璟像受到什么天大的委屈,哇哇叫了两声,“老陆,你不厚道!”

“出息!”

“还说我?你不也一样,就知道心疼小女朋友……”

“所以?”

“你就不该心疼我一点?说好的兄弟情深呢?”

“我看你活得比谁都好。”

“强颜欢笑,故作洒脱,懂不?”

陆征面无表情。

“诶,说真的老陆,你从哪儿拐了这么个娇滴滴的小丫头?跟兄弟说说,没准儿我也能诓一个?”

“你当拐卖人口,还诓一个?”

“嘿嘿……你不也拐了,我为啥就拐不得?”

“少来!”

“真没想到,你一大把年纪了,还学人家吃嫩草。啧啧……那丫头也太小了。”

乍一看,就是个高中生!

老陆这心可真够黑的。

“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辣手摧花!人家好好一小姑娘,就这么被你个老东西啃了,暴殄天物!”

陆征眉心一跳,目露森然,“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时璟像被踩中脖颈的鸭子,瞬间没声儿。

“你接下来怎么打算?”

时璟收起玩笑的态度,“我一定要找到yan。”

“如果她涉嫌洗黑钱,你打算怎么做?”

气氛一时沉滞,良久无言。

“……终归是要护的。”

陆征面色乍冷,凌厉的目光如出鞘利剑,“时璟,别忘了,你是个军人!”

“我知道!”

“你有这样的想法随时可能成为叛徒!”

“老陆,换做是你,你怎么做?”双手握拳,大男人竟生生憋红了眼。

“任何人犯了错,都不值得包庇。”

“也包括你那小女朋友?”冷戾讥诮。

眉心一拧,“这是你的事,少往别人身上套。”

“我只是打个比方。如果,谈熙那小妮子做了同样的错事,你会不会护着?”

“不可能。”

“万一她真的做了?”

“没有万一。”

“老陆,你在逃避我的问题。”时璟目光一凛,步步紧逼。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做错了,我会亲自……收拾她。”

“呵……”时璟自嘲一笑,“葛老说得对,论铁血公正,我确实比不上你。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但愿你,说到做到!”

“我不会让那种情况发生。”

“命运这个东西,谁又说得准?”

男人冷眼如刀,拳头收紧,绝对不会有那一天……

“葛老有没有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归队?”

陆征不急着回答,转而问道:“你身上那一枪怎么回事?”

“误伤。”

“时璟,别把大家当猴耍。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

“……”

“说!”

“我……调查鸿鑫的时候,撞破一场黑市军火交易。”

“你报告上级了吗?”

“……没有。”

“时璟!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怕打草惊蛇。”

“所以你就隐瞒不报,眼睁睁看双方交易?”

“就算报上去,葛老也会选择放长线钓大鱼,不会为一场交易而破坏全局。”

“可你没上报,是事实。”

“这是找到yan和姑母唯一的机会,我输不起。”

“你!”

“老陆,我的事,以后你别管了。”

“那一枪,怎么伤的?”普通人根本伤不到他,除非……

“我怀疑,接头那天,有一方是天爵集团的高层。伤我的是个黑人,我怀疑……是非洲雇佣兵。”

“雇佣兵?”陆征目光稍凛,“看来,有大鱼。”

“我听见鸿鑫那边的人叫他……爵少?”

“你听清楚了?!”

“老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如果,这声‘爵少’没错,应该是幕后那位现身了。”

“你说那个天爵集团的**oss?!”

“嗯。”

“老陆,我……是不是坏事了?”

“时璟,该走哪条路,你自己想清楚,错了一步,就再也没法回头。”

……

而此刻,卧室内,被子保持着被掀开时的状态,床上空无一人。

谈熙抵在门后,双手抱膝,滑坐在地。

半晌,漆黑的瞳孔动了动,眨眼,再眨眼。

时璟……时家……时绣……yan……

上辈子没能见到的亲人,这辈子见到了,却再无相认的可能。

炎兮死了……yan死了……

只有谈熙还活着!

母亲弥留之际的叮嘱,言犹在耳,“兮兮,你要找到你外租一家,替我这个不孝女说声……对不起……他们在京都……京都……时家……当年,我怎么能那样狠心?那样自私?!”

“你外祖父是个外表严厉的人,但他的心很软很软,每次撒娇,他都会束手无策……”

“你外祖母再和蔼不过,写得一手好字,会写词谱曲,也会吟诗作对,她一定很乐意教你画画……”

“还有,你舅舅,我这辈子最愧对的人就是他……”

“乖女儿,替我守护时家,就像这些年,我守护你一样……”

可如今,她不是炎兮。

真正的“炎兮”死在大凉山坳,尸骨无存……

相见不相认?

她如何忍心?!

第二天睁眼,谈熙发现自己睡在床上,枕边没有男人的踪影。

揉揉发涩的眼,脸颊一阵紧绷。

她哭过?

或许。

下床,进浴室洗漱,站在盥洗台前,抬头一看,镜子里两眼红得像兔子一样的人……是她?

出去客厅,猛然看到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吃早餐的时璟,谈熙全身一震。

“呦,起床了?”

谈熙作势开口,被他抬手制止,“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老陆去公司了,留我们在家里自生自灭。”

“哦。”

“咦?你怎么就这个反应?”

剑眉轻挑,她坐到时璟身边,偏头看他,“那我该怎么反应?”

“大吼大叫,然后娇声质问——陆征,你为什么留我和这个讨厌的人在家里?!”夹着嗓,学她的语气,怪声怪调。

谈熙扑哧一笑,这人还挺记仇,昨天早上她醒来没看见陆征,确实有点不高兴,所以吃早餐的时候全程黑脸,没想到这人还记着,直接掀她的底。

谈熙没什么反应,笑容依旧灿烂,明媚得晃眼。

她这个人什么都薄,只有胸垫和脸皮最厚。

“原来你也知道自己讨厌?”

“小丫头片子,心理素质还挺强。”

“不强能拿下陆征?”眸光一睨,神采飞扬。

时璟被她逗得发笑,眼里涌动着八卦光芒,轻咳两声,“不介意侃侃吧?”

“不介意!”

豪爽到让时璟顿觉不安,“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放心,阴谁也不会阴你。”这话,她笑着说的,眼底却并无笑意,尽是认真。

“那你赶紧爆料!”

“嗯……其实很简单,他跑,我就追。”

“他跑太快,追不上咋办?”

“开车呀!傻!”

“呃……所以,你是老司机?”

“算吧。”

时璟目瞪狗呆。

“那你们进行到哪一步了?负距离有过吗?”

谈熙想了想,正准备答他,一个系着围裙的大妈从厨房出来。

“这位是谈小姐吧?早餐已经准备好了,需要我端上来吗?”

“呃……你是?”

“钟点工。今天早上陆先生打电话让我过来打扫清洁,顺便给二位准备早餐。”

“哦。”难怪大清早,什锦糖就吃上了。

大妈准备的是杂酱面,谈熙又让她放了一堆醋和辣椒。

“不在饭桌上,弄这儿来,我要跟他一样边看边吃。”

“好。”

时璟诧异地看她一眼,“小丫头,你今天很不对劲哦!”

谈熙哧溜一口,酸味和辣味翻搅着舌尖,一个字——爽!

嚼了几下,抬眼瞄他,“怎么不对劲?”

时璟闻着那股香香辣辣的味儿,再低头看看自个儿面前的清粥小菜,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咂吧几口,“你不是很讨厌我?”

怎么可能跟他在同一张茶几上吃早餐?

“可我不讨厌看电视啊,尤其《非诚勿扰》。”说着,身体往下一溜,索性盘腿坐在地毯上,这样一来,茶几的高度就刚好合适。

看得时璟又是一愣。

“咳咳……你平时都这样?”

“哪样?”

“……席地而坐。”

“哦,我坐就坐,有问题?”

时璟摇头。

他没问题,是陆征的眼光有问题。

“那你不生气了?”

谈熙挑面的动作一顿,“生什么气?”

“咳咳……就是我用刀架在你脖子上。”

“上回不是都已经说清楚?我现在不生气啊!”

“哦,嘿嘿……”

“话说,我那个时候明明感觉到痛了,为什么没找到伤口呢?”

“因为我用的是刀背。不过,你那一肘子拐得可真狠,直接顶我伤口上,痛得老子想骂娘……呃,话有点糙,习惯了,你别介。”

“不介,嘿嘿……”因为再糙,也没姑奶奶糙。

“你也喜欢看《非诚勿扰》?”

谈熙甩他个白眼儿,“废话!”

“那你最喜欢哪个男嘉宾?”

“我……先说说你吧,最喜欢哪个女嘉宾?”

“你猜猜。”

“那啥露露。”

一个响指,“小脑袋瓜子还挺灵光。”

谈熙嘴角一抽,全场就那妹子胸口两团肉不藏私,你丫不喜欢才怪!

“诶,那你呢?喜欢哪个男嘉宾?”

谈熙随口说了个名字。

“为什么是他?”时璟纳闷儿,那男人不帅啊……反正没他帅……

“腿长,鼻高,还有肱二头肌,按理说,活不错。”

活……不错?!

时璟如遭雷劈,妈呀,老陆这是看上个什么奇葩欸!

------题外话------

温馨的兄妹时光!哒哒哒~月底求票票啦!宝宝们记得翻翻口袋哦~mua!(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