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有我在他就看不上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好!少给我嬉皮笑脸。”音色一正,脸也板起来。

谈熙撇嘴,在男人近乎严苛的目光下,收手敛笑,眼睑半垂。

“我又不是你手下的兵……”小声咕哝。

男人眸色骤凛,“你再说一遍?”

“……”

“开口!”

“吼什么?!不都解释了,你还想咋样?”谈熙本来就是闹着玩的,冷不防被这么一吼,恼怒、羞愤齐齐上涌,打从两人确立关系以后,这还是她第一次挨训。

与之前喝酒、抽烟不同,这次男人较真了!

从他严肃冷酷的语气,和森然凛冽的眼神中,谈熙清楚认识到这点,心里有点慌。

“为什么拉窗帘?”

“刚才看了电影。”

男人冷笑勾唇,“你和他看电影?”

“……”

“谈熙,你很好,好得很!”磨牙嚯嚯,双拳收紧,似绷紧了全身力道,随时都会爆发。

她下意识想躲,可后背抵着门,退无可退。

男人紧逼上前,两手撑住门板,谈熙被困中间,进退皆难。

“想躲?”昏暗的室内,男人唇畔浮现出一抹冷戾的浅笑,莫名诡谲。

谈熙眼神闪烁,不自觉咽了咽口水,“你……”

四目相接,呼吸近在咫尺。

男人漆黑的瞳孔突然变得深邃,好像夜空猛然撕开一道缺口,而缺口之下,尽是未知。

谈熙被这样的眼神骇住,“陆征,你别吓……唔!”

潜伏的巨兽发动攻击,低头,直接堵住她接下来的话,啃啮,吮吸,辗转纠葛,似要将怀中女人拆吞入腹。

如果说,男人以前的吻是狂放和性感的结合体,那现在就是狂暴和惩罚的混合物!

谈熙被他堵得几欲窒息,伸手去推,纹丝不动,抬脚去踹,屹立不倒。

“唔……放……”她摇头。

下一秒,后颈被大掌箍住,男人的吻也接踵而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谈熙顺着门板滑坐在地,扶着胸口拼命**。

头发乱了,双颊涨红,唇色娇艳欲滴,一双清湛的眼眸此刻蒙上薄雾,逐渐汇聚成晶莹水光,沿着腮边淌落。

没有黯然垂眸,也不曾低眉敛目,谈熙就这样直勾勾看他,愤怒和委屈烧得双眸明亮,隐约有簇火苗跳动。

“谈熙,”男人伸手,抚上她脸颊,将尚未风干的泪痕拭去,动作轻柔,眼底却一派冷冽,“游戏从你手上开始,却由不得你随便结束。招惹了我,还想着其他男人,你说,该不该罚?”

蓦地,一个寒颤。

他却径直笑开,不由分说将她揽进怀里。

“熙熙,你还没回答我。嗯?”声如冷罄,字字带寒。

“……陆征,我没有!”她伸手推他。

男人双臂却越收越紧,一双冷眸在谈熙看不见的角度,寒色弥漫。

他说,“那最好。”

谈熙觉得憋屈,第一次有种被人吃定的无力感。

而这样的陆征,让她害怕。

“平时,你怎么任性我都可以纵容,但有一点你必须记住,永远不要背叛我……”

谈熙怔愣。

男人却一口咬上她的唇,狠绝的力道没有半分怜惜,像要把某种信念烙进她灵魂深处。

“……因为,代价你付不起。”

谈熙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时璟守在门外,眼底闪过忧虑。

“你没事吧?”

摇头,朝他摆手。

时璟眉心一拧,“老陆他……”

女孩儿红肿的唇瓣那么明显,像被暴风雨摧残的娇花,让人既怜惜,又心疼。

“我去找他。”

谈熙动了动唇,想说什么,还来不及开口,便见他一头冲进书房。

原地默哀三秒后,回到房间,关门,落锁。

谈熙长吁口气,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后怕团团交织。

太恐怖了……

她突然想到一句话: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而此刻,书房内,两个男人面向而立,不分伯仲的身高,如出一辙的冷硬气质,像两把出鞘利剑,无形中交锋。

“老陆,你是不是太过分?!”

冷眼一扫,时璟心下发虚,好不容易说句硬话,结果下一秒就软了——

“你说你吧,一大老爷们儿,跟个小丫头计较什么?值当不?”语重心长。

陆征沉脸,不予回应,只是那双眼睛黑飕飕的,怪瘆人。

时璟轻咳两声,在一旁沙发落座,“我说老陆,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和谈熙之间有什么吧?”

“难道没有?”

“我勒个去!你啥意思?兄弟还当不当了?!再说,那就是个高中生,胸无二两肉,也就你稀罕,捧在手心当宝!”

“看电影?走正步?”冷眸半眯。

“我……那不是无聊,打发时间嘛。不过讲真,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老陆吃飞醋,嘿嘿嘿……”

“谁告诉你我吃醋?”

笑容一顿,时璟盯着他,目光如炬:“别装了,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

陆征闻言,面色平静,确实不像生气。

半晌,时璟才反应过来,陡然拔高分贝:“你装的?!”

“闭嘴!”

“你诓谈熙?why(为什么)?”

“小东西太嚣张,总得治治她。”一抹浅笑漾开,轻不可察。

“阴险!”时璟想起刚才小丫头霜打茄子的蔫样儿,不得不说,这招立竿见影。

陆征也很无奈。

但凡其他方法制得住那狗东西,他又怎么会出此下策?

抽烟、喝酒、打架、撒谎,技能不是一般齐全,性格又躁,不肯吃亏,给条尾巴能翘到天上去!

“老陆,你不厚道。”时璟皱眉。

“那孩子不服管。”

“人家交个女朋友,甜甜蜜蜜,整天腻歪,搁你身上,还得阴谋阳谋,斗智斗勇。你说你图什么?”

时璟倒不是说风凉话,他和陆征过命的交情,自然希望兄弟幸福。

在他看来,谈熙就像一颗费列罗巧克力,只需拆开那层薄薄的金色锡箔纸,就能闻到浓郁的醇香,神秘且诱惑,足以勾起每个人的食欲,那是她独特魅力所在。

而陆征需要的,也许仅仅是颗水果糖,外表朴实,嚼进嘴里才知果香馥郁,齿颊留香。

怎么想的,时璟就怎么说了,结论是:“……你们不合适。”

年龄有差距,性格南辕北辙,最关键的一点,小丫头太野,他怕陆征压不住,反倒把自己陷进去。

闻言,男人摩挲着下巴,反问:“既然大家都会被巧克力吸引,我又凭什么例外?”

时璟一哽。

“既然巧克力比水果糖更优,口感更好,我有什么理由舍前者而选后者?”

“越好的东西竞争者越多。”

“你觉得我陆征抢不过?”轻描淡写,眼中睥睨的霸气却一览无遗。

时璟轻咳,眉眼带笑:“那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成为你的对手?”

半开玩笑,半当真。

陆征看了他一眼,目光深沉,后者不闪不避,笑意盎然。

“没有。”他说。

“为什么?”

“因为,有我在,她就看不上你。”

时璟倍受打击:“老陆,你丫忒坏,就知道打击人……”

书房里一阵怪叫。

巧克力如此诱人,识货的又怎会只有他陆征一个?

张妈提着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客厅空荡荡的,她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准备午餐。

先处理了甲鱼,准备好配料,然后架锅开炖。

又麻利地炒几道家常小菜,擦擦手,去叫人吃饭。

“谈小姐?”她先敲了卧室门。

谈熙正躺在床上刷微博,顺手玩了几把“削水果”。

“有事?”

“午饭好了。”

“没胃口,不用管我。”看电影的时候零食塞太多,现在还不饿。

张妈接着去敲书房的门,正巧赶上陆征出来,时璟也在。

“先生,午饭好了。”

“嗯。”

两人上桌,可菜都上齐了,却始终不见谈熙。

陆征面色阴沉。

时璟眼观鼻鼻观心,暗道:这丫头年纪小,胆子却不是一般大,绝食赌气?

老陆最烦受人威胁。

“她人呢?”

“谈小姐说她没胃口,不、不用管她。”

工作这么久,陆先生虽不苟言笑,但也绝对没像现在这样黑过脸,张妈打从心底发怵。

“老陆,你冷静点,万一她……”真的是没胃口。

可惜,不等他说完,陆征已经大步离桌,去敲卧室的门。

“谈熙,开门。”

好巧不巧,某妞儿正插着耳机看一段网络搞笑视频,那叫一个聚精会神,压根儿就没听见敲门声。

不等视频播完,两只耳朵一痛,耳机被硬生生拽掉,抬眼,男人正黑沉着脸,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她,左手是她的耳机,右手拿着一串钥匙,眼底深处依稀有火苗在跳动。

谈熙唬了一大跳,耳朵被扯疼了不说,还差点摔了手机,当即面色一沉。

“你做什么?”

“谈熙,你在闹什么?绝食?”

“绝……”垂下眼睑,掩盖了那抹本能的错愕,刚到嘴边的话,也被她尽数咽回去。

“说话!”

“陆征,”她笑,有种凛冽的冷,“你当我没脾气是吧?”

男人一时错愕,他见过女孩儿或娇憨、或明媚、或妖娆的笑,却唯独没见过眼前这样:唇角带冷,眼含讥诮。

“为什么不吃饭?”

“没胃口。”

“是没胃口,还是不想吃?!”

“因为没胃口,所以不想吃。”

“你在跟我赌气?”

谈熙笑得更欢,唇角弧度愈深:“有这个必要吗?”

“现在,出去吃饭。”

“你在对我发号施令?”

“你可以这样想。”

谈熙瞬间炸毛:“你凭什么命令我?姑奶奶一不是你下属,二不是你新兵。刚才在书房,事情还没弄清楚就往我头上扣屎盆子,行,你是我男人嘛,以后要钻一个被窝的,我忍!可你现在又闹哪出儿?!陆征,我不是你的宠物,别把我当狗来训!”

“谈熙,我问你,吃不吃饭?”

抬眼冷笑,一字一顿:“不、吃。”

时璟见势不对,冲到两人中间,“都少说一句……”

“你让开。”

“老陆,你别吓到她。这丫头几岁,你几岁,也值得较劲?”

谈熙看了时璟一眼,瘪嘴,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不知怎地,时璟突然想到小妹,幼时,她被大院里其他孩子欺负,回到家也会用这种可怜巴巴的目光看他。

心,蓦地一软,甚至想对小玥那样,伸手拍拍她的头。

这种情绪来得太快,也不合时宜,但就是发生了,连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

陆征牙关一紧,女孩儿眼底的依赖和眷恋犹如细针,密密麻麻扎在他心上。

什么时候,她竟然会用这种祈求庇护的眼神看时璟?

“让开!”

时璟被他一甩,牵动了伤口,疼得倒抽凉气。

谈熙皱眉,想伸手扶他一把,却被陆征截下。

“你干嘛?!他伤口好像裂开了……”

“不关你的事!”男人死死钳住她腕部,气急之下,脱口而出。

“陆征,你看清楚,那是你兄弟!你说的什么鬼话……”

谈熙简直要气炸了!

------题外话------

晚上二更,么么哒!另外,评论区好像抽风了,没办法发评论。(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