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初时阴,瞬转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打书房出来,谈熙心里就窝着一口鸟气。

她不反感陆征吃醋,相反还挺喜欢看他恼怒跳脚的样子,可她没办法接受这人说话的语气,训她跟训孙子一样!

拜托,她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OK?

至于,她和时璟,谈熙承认,自己对这个军人表哥印象不错,加上母亲弥留之际的叮嘱,所以她尝试与他和平共处。

后来发现,这人跟她挺合拍。

比如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比如,口味偏重,尤其嗜辣;再比如,同样喜欢《非诚勿扰》……

如果说,一开始是出自血缘的顾盼,那相处之后,谈熙更愿意拿他当朋友。

时璟对小丫头的感觉也挺复杂。

首先,是好奇。一个能迷倒陆征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再者,是惊讶。长得漂亮,可说话糙,性格更是不敢恭维。

最后,演变为欣赏。

没错,他欣赏谈熙。小小年纪能活成这样,比女人娇俏,比男人洒脱,看似吊儿郎当,实则很有想法。

虽然有时候嘴上不把门,语气轻挑又浮躁,但什么场合该说什么,对什么人该摆什么脸,她都一清二楚。

不聪明的人,往往自作聪明。

自以为聪明的人,通常眼高于顶。

只有真正聪明的人,才明白“难得糊涂”。

时璟总觉得,这丫头并不如外表看上去那样简单,反正他摸不透,这种感觉他只在面对陆征的时候有过。

老陆用冷漠当外衣,而谈熙则是用笑容伪装。

“喂,你死了没?”谈熙甩不开男人的手,只能开口问他。

时璟嘴角一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心里却在想:臭丫头这张嘴里永远吐不出什么好话。

陆征眸色愈沉,保持抓她手腕的动作,站在原地不动,似要凝成一尊雕像。

眼底除了堆积的怒火,竟然还有几分控诉,像受了委屈的小学生,我就眼巴巴瞅着你,瞅得你心虚!

潜台词是: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宝宝要你自己认识到错误,然后羞愧而死。

谈熙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陆征面无表情,下颌却不自觉绷紧。

时璟看谈熙的眼神就像看外星人,这、这个时候了还笑?!

心够宽的。

张妈闻声寻来,眼见三人之间气氛不对,顿时有些尴尬。

“那个……先生、小姐午饭再不吃可就凉了。”

时璟动了动唇,他想劝,可又怕越劝越火。

“你出去。”

“什锦糖去吃饭。”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对视一眼,又飞速移开。

时璟瞠目,他居然被赶?!

半晌才讷讷哦了声,灰溜溜走人。

陆征:“把门带上。”

时璟:“……”

某妞儿抿了抿唇,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也不是什么大事。

如果坐下来好好说,应该还有转圜的余地。

两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因而才打发了时璟这个瓦亮瓦亮的电灯泡。

“松手。”门合上的瞬间,谈熙淡淡开口,视线落在自己被拿捏的手腕上。

男人松了力道,行至窗边,斜斜倚着墙。

谈熙走到他面前,想了想,试探着去牵男人的手。

他没有避开。

蓦地,松了口气,“抱歉,我刚才有点急。”

谈熙并不介意先服软,要强是一方面,可很多事不光要强就能解决,必要的时候软一点,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

正如当年,在得知自己将被调查的时候,她如果沉住气,竭力周旋未必没有活路,可到底年少气盛,一想到自己后半生会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度过,她如何甘心?!

结果脑子一热,居然一走了之,正好给了对方杀人灭口的机会。

悔之晚矣。

陆征闻言,神色一软,紧绷的侧脸线条也逐渐柔缓。

其实,他也知道小东西和时璟之间不会有什么,不过是想借机杀杀这小犊子的锐气,后来又听她赌气不吃饭,这才开始撂脸子。

说到底,他也舍不得这么个娇滴滴的瓷娃娃,可大老爷们儿的面子观念又放不下,更何况有时璟那瘪犊子在场,再心疼也得克制。

现下,见她主动服软,一股温热瞬间填满心窝子,愧疚也接踵而来。

他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熙熙,我……”

谈熙把玩着男人的手,余光却一刻不离他脸上,见他欲言又止,眼中悔愧不似作假,心里堵着的那口气顿时就通了。

“你什么?”她笑,褪去了冷漠,一如往昔娇俏。

陆征指尖一动,被她攥在手里。

“我……误会你了。”

“误会我什么?”她装傻,逗得男人面色窘然。

“你和时璟……不过,身体是你自己的,别为了赌气不吃饭。”

谈熙瞪他一眼,“谁说我不吃饭是为了赌气?”

这人也太拿自己当回事!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在经历过大凉山那段食不果腹的日子以后,谈熙从不拿吃饭开玩笑。

即便下一秒要奔赴刑场,前一刻她也会抓紧时间填饱肚子。

绝食这种昏招,是要多蠢的人才会干?

男人目光一暗,反问:“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谈熙没好气,“我之前看电影的时候吃太多零食,肚子现在还撑,怎么吃得下午餐?”

陆征别开眼,面色有点不自然,这下尴尬了。

“那吃不下饭,总能喝汤,我让张妈替你盛一碗……”

言罢,落荒而逃。

看着男人步伐踉跄的背影,某妞儿勾了勾唇。

很快,陆征就端着碗进来,碗口还冒热气,谈熙动动鼻子,开始咽口水。

从床上爬起来,探出半个身子,够着去看,只见奶白奶白的汤汁令人食指大动。

陆征:“张妈手艺不错。”

谈熙看他一眼,又盯着碗,“你喂我。”

男人犯了错,就此揭过,当然要小心伺候着,坐到床边,当真就把碗送到谈熙面前要喂她。

谈熙从善如流,手不动,就张了张嘴。

男人扶着碗,小心翼翼前倾。

等汤碗见了底,谈熙也喝饱了,咂咂嘴,“好鲜……”

“甲鱼汤。”

“嗯,甲鱼汤,不是乌龟汤。”谈熙坚决不承认她吃了小二的同类。

“你这副懒散的样子倒跟那只巴西龟一样。”男人摇头失笑,眼底涌动着无奈,却难掩宠溺。

谈熙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全身暖洋洋。

四目相对,皆有笑意,仿佛之前的龃龉从未发生。

陆征知错能改,又伏低做小将就她,谈熙活了两辈子,也不点破他,给足脸面。

“下次不许再怀疑我。”

“那你不能跟其他男人看电影。”

嘶,老东西还会讨价还价。

“你管我?”女孩儿勾唇,目露挑衅。

“我管不得你?”

“你凭什么管我?”

“凭我是你男人。”

“现在知道你是我男人了?刚才训人的时候,怎么不说?”

“拈花惹草是个坏习惯,你必须改!”男人绷着冷脸,一本正经。

“你不就是我惹回来的?”

碗一放,伸手钳她侧腰,力道收紧,“有我还不够?”

“多多益善总是好的。”

面色骤冷——“你敢?!”

谈熙但笑不语。

陆征不淡定了,时璟说得没错,巧克力确实比水果糖招人,也招苍蝇。

尤其,这还是颗成色上佳,浓香馥郁的巧克力,稍微靠近就能闻到那股子甜腻腻的味儿。

谁不喜欢?

连他也没能例外,更别说其他人。

“狗东西,非要惹我生气?”

“你,不能惹吗?”媚眼如丝,音色绵软。

指尖在男人胸膛轻戳,时而如弹琴般飞舞跳跃。

呼吸沉滞,黑瞳幽深。

“陆征,你既然要求我不能拈花惹草,那我是不是可以同样命令你不能招蜂引蝶?”

“命令?”

“嗯哼!你听吗?”

“……听。”

伸手,拽他领口,凑近耳边,呵气如兰,“那你,服不服?”

“……服。”

两人手牵手从卧室出来,时璟一口鳖汤险些呛到,猛地打了个颤,鸡皮疙瘩爬满全身。

“你们……没事了?”

谈熙坐到旁边,拿起筷子替自己夹了块松糕,放进嘴里,气定神闲。

陆征坐主位,开始端碗吃饭,看得出来心情不错。

得!这两人还真好了。

比天气预报还不靠谱!

“你吃这个。”谈熙替男人夹菜。

“吃不下饭,就多喝汤。”陆征亲手盛了一碗推到她面前。

时璟眼巴巴看着,内心一万点伤害。

单身狗也是狗,求不虐啊喂!

饭后,张妈收拾碗筷,时璟坐回沙发上,他还是个病号,需要静养,对,静养……

谈熙端着果盘,一口接一口,腾出手去拿遥控器,没想到被时璟抢在前头。

“看那个《我们约会吧》,跟《非诚勿扰》差不多。”她边吃边指挥。

“咳咳……你跟老陆怎么又好了?”

“什锦糖,你不觉得自己很八卦吗?”

“是有点。”这人诚实,“他威胁你了?”

谈熙摇头。

“强迫你了?”

还是摇头。

时璟瞪大眼,“难道……他色诱你了?!”

谈熙:“……”

“看来这段日子你过得太清闲,”陆征从书房出来,手里还拿着电话,“我已经和葛老沟通过,他老人家让你明天下午三点军区医院准时报到。”

“嗷嗷——老陆,你没人性!”

------题外话------

小吵小闹,还是很暖哒,当个能屈能伸的女纸灰常之重要!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