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同床共枕/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夜,谈熙开始肚子疼。

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开始还勉强能忍,可越到后面,小腹就像挨了闷拳,又重又沉。

“唔……”该死的“姨妈痛”!

掀被,下床,刚接触地面,双腿一软险些摔个倒栽葱。

看了眼时间,凌晨三点。

捂着小腹去厨房,倒了杯温水,捧在手里,热度通过指尖传到全身,她这才长舒口气。

喝完,回卧室。

一躺下来又开始疼,“妈的!”

四肢僵冷,后背汗湿,谈熙爬起来关空调,又把窗户打开通气,很快,室温升高,她坐在床沿,鼻头上挂着汗滴,刚才发冷,现在又开始燥热。

“烦死了——烦死了——”

拖鞋一蹬,四仰八叉倒在床上,头埋进被子里——装死。

咔哒,开门的声音。

高大的身影行至床边,把人从被窝里挖出来,伸手拨开女孩儿脸上散乱的碎发,“熙熙?怎么了?”

“疼……”

“哪里疼?”

谈熙拉他的手搭在自己小腹上,“这里。”

“吃坏肚子?”

“不是。”

“家里有药,我去……”

“别,没用的。”

男人皱眉。

谈熙绞手指,“其实,是那个疼……”

“那个?哪个?”

“亲戚。”

男人一怔,搭在她小腹上的手动了动,轻轻揉按:“每次都这样?”

漆黑的室内,只有路灯隐约的光亮从窗户透进来,所以谈熙错过了男人脸上那抹不自然的尴尬和红晕。

“没,就是偶尔会疼。”

“那应该怎么做?”

谈熙眯了眯眼,“你替我揉揉。”

“就这样?”男人动作不停。

“嗯。”

半晌,陆征停下来,“还疼吗?”

没有回应。

他放轻嗓音:“谈熙?”

回应他的是女孩儿平稳的呼吸。

睡着了。

……

第二天,谈熙睡到自然醒。

习惯性动动胳膊,伸伸腿儿,又往枕边蹭了蹭。

咦?

似乎不太顺畅。

下一秒,猛然睁眼,男人沉静的睡颜近在咫尺。

又密又长的睫毛,鼻梁高挺,薄唇下意识抿作一个弧度,牵扯出冷毅的味道。

温热的掌心紧贴在她小腹上,暖意蔓延到全身,谈熙舒服地嘤咛一声,懒懒的模样跟小二晒背的时候如出一辙。

凑上去,软糯的唇贴上男人眼皮,如蜻蜓点水。

正当撤退之际,后颈一重,又被按回去。

“唔……你装睡!”

“你偷亲。”

“谁让舅舅秀色可餐,我把持不住呢?”

男人眸光微暗,两只手来掐她侧腰,谈熙痒痒,笑着想躲,像只毛毛虫,扭来扭去。

一声闷哼,“别、动。”

谈熙眨巴眼,刚才她好像踢到一团软软的……东西。

她伸手去摸,被陆征躲开,冷着脸,目露警告:“适可而止。”

“小气!摸一摸又不会掉……”

男人面色骤黑。

谈熙收手,吐吐舌头,不敢再闹。

亲戚没走,还是不要把人撩狠了,万一控制不住擦枪走火,吃亏的是她……

两人起床洗漱,开门出来的时候,时璟手里的遥控器啪嗒一声——掉了。

“你、你们……”不是分开住的咩?

陆征不理。

谈熙也不说话。

两人手牵手去了饭厅,吃早餐。

整个早上,时璟都用一种极度怪异和八卦的眼神打量他们。

也亏得这俩不是一般人,自始至终,神态自若。

下午,时璟走了,陆征开车送他到军区医院,留谈熙一个人在家。

临别之际。

“臭丫头,你一定要好好调教老陆,这人太损了!”居然赶他走!

谈熙深以为然,“放心吧!”我会让他更损的。

就这样,在时璟三步一回头,眼泪花花不停涌动的情况下,门合上,世界终于清静。

张妈开始手脚麻利地打扫卫生,谈熙闲着没事,也搭把手。

两个女人,虽然年龄差距有点大,但凑在一起还是有很多可聊的话题。

“张妈,这个花瓶放哪儿?”

“我看看……哦,这个摆酒柜倒数第三层最后一格。”

“你好像很熟悉?”

“在这儿工作快两年了,能不熟悉?”

谈熙有点吃惊,“两年?”

“原本,我是过来当保姆的,可能陆先生不习惯突然多一个人,所以就改成钟点工模式,有需要再过来。”

但工资不变,张妈自然欢欢喜喜表示接受。

这样一来,她不仅有收入,还能在家帮忙带孙子。

“那他平时都在家里吃饭吗?”

“哪能?”张妈把换下来的沙发套塞进洗衣机,“陆先生是个大忙人,我白天过来打扫的时候很少碰见他在家。”

“那周末呢?”

“陆先生通常回老宅,陪老爷子和老太太?”

“你知道他爷爷、奶奶?”

“床头柜上有照片,我打扫卫生的时候见过。”

“哦。那……他有没有带其他女人来这里过夜?”

张妈看她一眼,目露揶揄,“谈小姐放心,我在这里工作近两年,你是陆先生第一个带回来的女孩儿!”

谈熙咂咂嘴,不错,这男人还挺安分。

“……当时,我看见你还差点惊掉下巴!”张妈乐呵,反正在她眼里,陆征不仅是个好东家,还是个绝世好男人!

这个社会,像陆先生这样有钱又不乱搞男女关系的,比熊猫还稀罕!

谈熙听她把陆征捧得比神还高,顿觉恶寒。

“咳咳……我去扔垃圾。”

说完,拎着垃圾袋落荒而逃。

张妈擦擦手,忙不迭追上去:“诶!谈小姐你放着,我……”

可惜,已经没了人影。

谈熙把袋子丢进垃圾回收箱,拍拍手,转身,原路折返。

等电梯的时候太无聊,与其盯着楼层,还不如玩手机。

叮——

门打开的瞬间,下意识抬眼,然后,里面和外面的人同时愣住。

“顾怀琛?”

“谈熙,又见面了。”

她笑笑,把手机收好,“都是猿粪。”

“谢谢你送的鼠标,航航很喜欢。”

“那你喜欢吗?”

“我?”男人一时错愕。

“对啊!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送他,当然要问问你的想法喽。”

顾怀琛轻咳两声,目光微闪,脑海里又划过那日擦颈一吻的场面,顿时有些不自在。

谈熙一贯心宽,倒没想太多。至于,男人脸上略带尴尬的神色,大概是因为收了人家东西,有点不好意思。

“你觉得ok吗?”她重复,双眸晶亮,隐约带着期盼。

“我也……喜欢。”

“那就好。”说着,侧身让路,顾怀琛出来,她进去。

电梯门合上的同时,也将女孩儿笑靥如花的模样隔绝,只留一扇冷冰冰的金属门耸立眼前。

顾怀琛摇头失笑,不过是个爱笑的女孩儿,他怎么接二连三失态?

这时,手机响了。

他接通,转身往外走。

“阿琛,在忙吗?我订了餐厅,一起吃个饭?”

男人眼底闪过温柔,原本清淡儒雅的笑也带上宠溺,“好。”

……

等谈熙回去,张妈已经把该收拾的收拾完毕,正在厨房准备晚餐。

“谈小姐,陆先生今晚回来吃吗?”

“我打个电话问他。”

很快,那头接通。

“舅舅,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暂时走不开。你先吃,不用等。”

“哦,那好吧。”

谈熙挂断电话,整个人蔫蔫,心情有点down(低落)。

“先生怎么说?”张妈站在厨房门口。

“哦,他不回来吃。”

“那我少蒸半筒米,免得吃不完浪费……”

低落不过是瞬间的事,谈熙整理好心情,给卫影打了个电话。

小妮子还在她姥姥家,日子过得特滋润,每天好吃好喝,还到处旅游撒欢,朋友圈里晒出的照片简直就是在拉仇恨!

“……熙子,来重庆吧,包吃包住,我姥姥一家特别好!”

“少来引诱我。”

“嘿嘿……我跟你讲,这里有好多重口味美食,什么串串香、麻辣牛肉、水煮鱼……”

“停停停!你要再讲,我就挂电话了。”

“诶,别啊!这还没说几句呢!讲真,我觉得这地儿挺好,就是热了点,没有空调简直活不下去……”

“所以,你在对未来四年即将居住的地方表示满意?”

“宾果!”

卫影录的川美(四川美术学院),就在重庆。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就考虑到她姥姥在重庆市区,好有照应。

加之近两年,卫家生意开始向南方中部地区转移,在重庆两江新区标下好几个建筑工程,有向南发展的势头,所以卫影去那边读书,谈熙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只怕,再过几年,卫家在南方扎根,她和卫影想见面就难了。

这个女孩儿,是她重生以后,第一个挺身而出用拳头护她的人,所以,在谈熙心里卫影始终占据着一个特殊的位置,于她而言,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你的录取通知到了吗?”

“津市t大。”

“熙子,依你的艺术成绩,就是报考央美也绰绰有余,为什么最后选t大?综合性大学听起来不错,可术业有专攻,咱们学美术的还是要进专业美院才靠谱。”

“我不想一直留在京都,也不想走太远,津市正好,就在隔壁嘛!”

两人又聊了会儿,直到卫影那边有人叫吃饭了,才依依不舍结束通话。

眼看九月份近在眼前,又是一年开学季。

谈熙摸摸下巴,是时候回趟谈家,拿录取通知书……

------题外话------

大家久等啦,抱歉抱歉!晚上有二更,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